莫清浅莫婉晴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忠犬残王

发布时间:2018-11-07 11:06

莫清浅莫婉晴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忠犬残王嗜宠毒妃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古装小说,在忠犬残王嗜宠毒妃里,主要介绍了莫清浅穿越之后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李云霜不相信,她连莫震风都能骗过去,这个废物是怎么发现的?难道她只是看看就能知道她的病?莫清浅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懒得在跟她卖官司。她第二天还得嫁人呢。“我是不是废物,李姨娘不知道么?反正我明天就出嫁了,临走之前关心一下姨娘的身体,让人为你检查检查,也不难吧?”

忠犬残王嗜宠毒妃

第1章悲惨,魂穿异世

疼,浑身就好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疼。莫清浅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不是在坐飞机的时候,遭遇到了飞机事故,应该掉进太平洋里死了么?怎么可能还会感觉到疼?

“这个贱人,竟然还妄想着要嫁给太子做太子妃,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我今天不打死她!”

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手里拿着一根长鞭,看着地上倒着的人,眼睛里露出厌恶嫌弃的神情。手上的长鞭不停的挥舞着,好像打死她都不解气一般。

“婉晴不要,姐姐她毕竟是未来的太子妃,又是莫家嫡女,你不要在打了……”

旁边的女孩一身白衣,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带着些许的柔弱之感。让人有一种想要拥进怀里保护起来的感觉。

她说的好似关心,但是在看向地上倒着的莫清浅的时候,嘴角露出得逞的笑。

“太子妃?就凭她也配?莫家嫡女?她只会给莫家丢人罢了!”

莫婉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女人,哪里会注意到旁边人的真正心思。

这时候听到姐姐的劝阻,不但不停下手里的动作,反而更气了。

随着耳边“啪,啪”的两声鞭响,剧烈的疼痛让莫清浅猛的清醒过来。

她被人称作医毒双绝,别人的生死,都只在她的一念之间。竟然有人敢对她挥鞭子,不想活了?

凭借着敏锐的听觉,直接抬手抓住了垂直落下的长鞭,危险的感觉让她忽略了手上的疼痛。

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并没有忽略旁边莫婉柔眼中的恶毒。

长鞭之下,莫清浅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令对面的两人都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背后冒出了冷汗。

“明明就是一个废物,谁允许你这么看我的?”

莫婉晴很快反应过来,随之而来的是愤怒。她竟然被一个废物的眼神给吓住了,说出去简直丢死人!

说着,就想把鞭子拉回到自己的手里。

莫清浅手上用力,右脚向前一步,松开鞭子,抓上对方的手腕,用力的在阳池穴按下,莫婉晴只感觉手指一麻,鞭子应声落地。

“你在找死!”

紧接着,莫婉晴惨叫一声,胳膊耷拉下来,因为疼痛,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但是在看到莫清浅眼中的冷意之后,愤怒渐渐转变成了恐惧。

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就好像是地狱里爬出的修罗一般,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撕碎一样……

莫婉柔现在也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瞪得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惊恐……

看着她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怪物。

本来还想利用莫婉晴直接打死她算了,可是在这样的眼神注视之下,她只想要快速逃离。

莫清浅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动着,周身都散发着一股狠厉的杀气,每一步都好像踩到她们的心坎上一样。

“莫清浅……你……你要干什么?”

莫清浅没有回答,脚下不停,仍然在向前移动。只有眼神越来越冷。

两人相携着不住的后退,当退到门口的时候,两人再也承受不住这样气势上的碾压。

“莫清浅,你等着,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只留下这么一句,两人就夺门而逃。

看到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莫清浅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突然,头部传来一阵剧痛,脑中像放电影似的,一个片段接着一个片段,播放着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当朝太子的未婚妻,因为原主被毁容,婚事一拖在拖,原本应该十六岁嫁人,硬是拖到了十七岁。

堂堂太子怎么能一直没有正妃?现在拖不过去了。庶妹早就想取而代之,这个时候怎么会不急?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自己么?可惜啊,让她们失望了。她不但会活着,还会比她们任何人活的都好!

太子算什么东西?那样的人渣,白给她,她都不屑去要。

脑中的片段还在继续,从小到大,莫清浅就在这些片段当中,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第2章变化,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莫清浅毕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平常即使是睡觉,哪怕意识不清楚,精神也都处于高度的警戒状态。

她感觉自己好像泡在了一池冷水之中,清凉的水让莫清浅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后立刻警惕的看着身边的景物。

她的感受没错,她现在的身体确实就泡在一个清泉之中。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体上,跟清泉里的冷不同,暖暖的。

不过,莫清浅并没有放松警惕。四周看了看,清泉的周围铺满了绿草,土壤肥沃,带着泥土的清新。

感受了一下,除了她,没有别人的气息。

她记得她穿越了,脑中还有原主的记忆,那这是哪里?

还不等她上岸看清楚,耳边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让她忍不住皱眉。

闭上眼睛,在睁开,她躺在冷冰冰的地面上,身上被鞭子抽打过的地方已经结痂。

“那个贱人竟然敢把你的胳膊弄断了,看我今天不打死她!”

一声尖锐的女声响起,紧接着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眼前出现了三个女人的鞋子。

莫清浅慢慢站起,打量着最前面的妇人装扮的女人。

一身价值不菲的布料,头顶戴着各种发钗,几乎要插满了整个脑袋,整张脸化的好像白无常一样,看着她的眼睛里带着鄙夷,下面是一张血盆大口……

莫清浅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自己不知道,可是对面看着她笑的人却一个个如同见到了怪物,眼睛里的嫌弃更盛。

“贱人,你笑什么?”

从原主的记忆中,莫清浅知道,来的正是她父亲的小妾,在她母亲死后,成了继室,被抬成了正妻。也是莫婉晴跟莫婉柔的亲娘——李云霜。

“笑什么?当然是笑有些人没有贵夫人的气质,却偏偏往那上面打扮。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画虎不成反类犬,说的就是李姨娘你了。”

听完莫清浅的话,李云霜的火气更甚,在府中这么多年,谁见了她不尊称一声“夫人”。可是她今天竟然敢直接称呼她为“姨娘”?

这个称呼可以说是她永久的痛,只要一想起来,她就觉得整个人哪哪都不对劲。更何况她竟然还嘲讽她。

气愤的她没有去关注莫清浅的不一样,只想着要好好教训她,让她知道,这个家里到底是谁说的算。

“你这个贱婢,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今天就要教教你,什么是尊卑!”

说着,右手高高抬起,就想要给莫清浅一巴掌。

可是,手掌刚落到一半,还没等打到莫清浅的脸上,就被她给擒住。

“呵呵,教我尊卑?李云霜,你好大的胆子。一个妾而已,竟然妄想管教嫡女?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尊,什么是卑!”

说着,脸上的神色一冷,手上的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只听到李云霜一声惨叫,然后就看到她抱着自己的手在那又蹦又跳的哀嚎……

“李姨娘,我称呼你一声姨娘,那是看你年纪大了给你点颜面,要是你为老不尊,给脸不要脸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李云霜这个时候才发现莫清浅跟平常的不一样。

曾经那个唯唯诺诺,任人宰割的莫清浅不见了,现在的莫清浅,周身都散发着凌厉之气,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但是这种感觉也只是维持了一瞬间而已。紧接着,就是恼羞成怒。

“小贱蹄子,你是要造反么?”

在李云霜的心中,莫清浅已经废材了十几年了,就算现在在怎么变,她终究也只是个废材!

“李姨娘,好歹你现在也是帝都第一御医莫震风的妾室,虽然上不得台面,起码也不能丢了皇上御赐的这第一医药世家的脸面吧?”

“这一口一个贱蹄子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街边的泼妇,李姨娘的家教还真是好呢。”

莫清浅漫不经心的说着,看着李云霜的眼神充满了讽刺跟嘲笑。

从莫清浅说话开始,李云霜就憋着一口气。并且愈演愈烈。

现在的她,早就把莫清浅是不是哪里不一样的问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莫清浅现在估计早就已经被万箭穿心了。

不过,如果她以为只有这样,那她就大错特错了,莫清浅显然不打算这样就算了。

“妾就是妾,就算穿的在华贵,也高贵不起来。李姨娘知道这叫什么吗?”

“这叫……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曾经原主在这里受的气她可是都记着呢。既然她继承了原主的身体,那么原主的仇,就由她来报吧。

从今以后,她,就是莫清浅。

“贱人,我跟你拼了……”

李云霜终于忍无可忍,整个身子都向着莫清浅扑了过去。

呵,莫清浅心里暗笑。怕的就是她不来。

微微弯腰,躲过了李云霜扑过来时大张的双臂,右手分出两指并拢,在侧肋肘尖处的章门穴用力的点了下去……

“啊……”

李云霜倒在地上直冒冷汗,感觉每呼吸一口气就痛,可是憋气也痛,疼的她现在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恶毒的眼神看着莫清浅。

莫婉柔跟莫婉晴本来是带着李云霜来找莫清浅这个贱人来算账的,可是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们的位置在门口,也就是李云霜的正背后,莫清浅的动作又极快,所以她们只看到了莫清浅弯腰,却没看到后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看到自己母亲的样子,两个人早就吓得腿都软了。在看到莫清浅,眼睛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你们在干什么?”

颇具威严的声音响起,让莫清浅一愣。但是听到莫婉柔跟莫婉晴的耳朵里,那就是天籁一般的声音啊。

莫震风一进来就看到自己的姨娘倒在地上,表情狰狞,而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女儿却躲在墙角直抖。

自己最不看重,整个帝都都知道的莫家的耻辱,却好好的站在房间的正中央……

“都胡闹什么,哪里还有一点名门世家的样子?也不嫌丢人!”

莫清浅一直都保持着淡漠的笑容,在莫震风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眼睛明显看着的是自己。

看来,原主在这个家里,还真是不讨人喜欢呢。

第3章忠仆,嫁给残废王爷

莫清浅正打算看看她这个名义上的爹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就看到门口有个小丫头,怯生生的走到了她的身边。

在看到她身上鞭痕的时候,大大的眼睛立刻布满了水雾,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出声,一只手想要去触摸她的伤口,又怕弄疼她的样子。

“小姐……”

凭着原主的记忆,莫清浅知道,这是她的贴身丫鬟,柳儿。

据说是当年她卖身葬父,被一些地痞羞辱,多亏了原主的母亲救了她,带回到家里。所以,柳儿不但是陪着原主一起长大,对她也是尤为衷心。

这么多年,伺候她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只有她,对自己不离不弃。

想着这些年柳儿陪她受过的苦,莫清浅看着柳儿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

“逆女,你还不跪下!”

这声音大的吓人,让莫清浅身边的柳儿浑身都一颤,下意识的抓住了莫清浅的手,把她往自己瘦弱的身后拉。

莫清浅知道,每一次莫震风发脾气,自己都逃不过一顿毒打,下人们因为私下惧怕李云霜,也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可是每一次,柳儿都跟现在一样,用她那瘦弱的小身板挡在她的前面,受得伤每次也都比她严重。

莫清浅在心里暗暗发誓,从今以后,柳儿就是她的人。除了她,谁敢动一动,都是她的敌人!

李云霜感觉身上已经不是那么痛了,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跪到莫震风的脚下大嚎出声。

“老爷,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你恐怕连妾身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啊……”

看着李云霜的样子,莫震风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嫌弃。虽然被他掩藏的极快,莫清浅还是捕捉到了。

呵,原主的记忆里可是记得非常的清楚呢。

李云霜是当朝太医院首座的庶女,莫震风娶她,无非就是为了能够顺利进入太医院,功成名就。

不然以她这样,一没容貌,二没身材,三没心机只会嚎的三无女人,怎么可能得到莫震风的青睐?

再看看莫婉柔莫婉晴那一脸耀武扬威的得意样子,真不知道她们哪来的这份自信,如果不是因为她们还有利用价值,莫震风哪里会像现在一样宠爱她们。

“父亲,女儿并没有犯错,不明白为什么要跪。”

莫清浅站的笔直,说起话来不卑不亢,犹如一棵迎风而立的雪梅,透着她的骄傲。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残忍,折断了婉晴的手臂。她可是你妹妹啊……”

莫婉柔在莫震风还没说话的时候,就开始细数莫清浅的罪证。脸上带着悲伤,好似还有些惋惜。

可是她到底是惋惜莫清浅不顾亲情伤了庶妹,还是惋惜莫婉晴没有把这个嫡姐活活打死,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娘亲她也只是来问问婉晴哪里惹到了姐姐不开心,姐姐怎么能对娘亲动手呢……”

一边说着,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呵!”

莫清浅嗤笑一声,看着两人的眼神满是嘲讽。

刚才这个女人打她的时候她不觉得残忍,现在她只不过是回报她,卸了她一条胳膊,就是残忍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那时候的身体太过虚弱,她以为她们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里么?

听了莫婉柔的话,莫震风简直怒不可遏。

小的时候,莫清浅也是个可爱漂亮的小女娃娃,后来毁容,连他的医术都不能医好,他也就放弃了。

这样丑陋的容貌,别说是太子,就算是他,看了第一眼也不愿意在看第二眼。对他以后的官途,没有一点助力。

既然已经失去看作用,他自然也就不会在关心她过着的是怎样的生活。说白了,给她一口饭吃没让她饿死,已经是看在她身上流着自己的血,照顾她了。

久而久之,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现在莫婉柔关系到太子妃的地位,他又怎么会由她胡闹?

“逆女,你还不给我跪下!你的眼睛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竟然连长幼尊卑都不知道?”

察觉到柳儿又想要替自己出头,实际上是替自己去认罪,挨打。莫清浅及时在暗中拉住了她。

直视着莫震风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他在那大发雷霆,眼睛里没有一丝畏惧。

她的这个父亲真的是让她寒透了心了,只要不傻不瞎,单看她这一身的鞭痕,就应该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

他不但不管不问,还一来就对她问罪,当真是父亲中的典范呢。

等到莫震风说完了,吼够了,莫清浅才不紧不慢的张口:“父亲恐怕是老糊涂了吧,女儿没忘了尊卑啊。”

说到这里,莫清浅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浑身都散发着冷气。

“女儿是莫家的嫡女,李姨娘说到底只是一个妾,女儿只是教训了一下家中的庶妹,她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女儿?”

“况且,女儿是皇上下旨赐婚,国中无人不知的未来太子妃,无论从哪论,也都是女儿尊,李姨娘卑!”

莫震风看着这个女儿,也察觉了她今日的不一样。

往常,这个女儿看到她之后,眼睛里都是畏惧,甚至有好几回都特意躲着他。

现在竟然敢这样跟他对视,他不能不怀疑,这中间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莫震风不由得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的女儿。

脸,还是那张脸,凹凸不平的脓包,着实吓人……可是,为什么感觉她与平时看起来不太一样了?好像多了一种耀眼的光辉……

是了,是那双眼睛。以前她的眼睛是空洞的,现在的那双眼睛,正绽放着灵动的光明,睿智优雅,好似一颗稀有的黑色宝石,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还不等他想明白莫清浅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对,旁边的莫婉晴就忍不住对莫清浅吼了出来。

“太子妃,你也配?父亲早就跟皇上说好,太子妃由姐姐来当,你已经被许配给那个废材王爷了!你……”

“闭嘴!”

莫婉晴越说越激动,她想要继续说下去,却听到耳边响起了父亲恼怒的声音,只能狠狠的瞪了莫清浅一眼,乖乖的闭嘴。

当初皇上赐婚无非是拉拢他,希望他能做出延年益寿的药来。所以,只说是赐婚给莫家的女儿,却没说是哪一个。

现在婚期越来越近,太子自然是不愿意娶这样一个丑陋的女人做太子妃,他们才商量出这么一个办法。

但是有些事,可以做,却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而这换婚的事情,自然就属于不能说那一边的。

不过,这件事早晚也都是要让莫清浅知道的,反正她对自己的确是没有一点帮助,知道也就知道了吧。

“婉晴说的没错,你准备准备,明天就是你的大喜之日了。虽然说你嫁给的不是太子,但好歹也是个王爷,配你不亏!”

第4章作用,索要嫁妆

本以为莫清浅听到自己要嫁给全城有名的残废王爷之后,必定会又哭又闹,李云霜母女皆是一脸看好戏的得意样子。

没想到莫清浅却镇定自若的站在那里,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过。

这让李云霜母女得意的表情慢慢僵硬在了脸上。好像自己的得意在她看来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

就连莫震风都要怀疑,难道她没听明白自己说的话?一时没忍住又确认了一遍。

“你可听明白了?”

“有何不明白的?”

莫清浅嘲讽的笑了起来。不就是嫁人?又不是让她去死,有什么明白不明白的?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她们如果敢招惹自己,可就不会像这次这么轻松了。

莫清浅淡然的态度让莫震风非常的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一般。

“不过……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当时我跟太子可是立了婚书的,上面明明白白写的是我的名字。现在却变成了是妹妹替姐姐出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妹妹不要脸,勾搭自己的姐夫呢。”

莫清浅当然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太子嫌弃毁了容的她,但是婚书还在,这可是具有法律保护的。

所以,他们才会想出换亲这么个偷梁换柱的办法,如果仅是一个庶女,哪里来的太子正妃的资格?

莫清浅的话一说出来,莫婉柔的脸立刻像调色板一样,一会儿青一会儿红的,看着就那么痛快。

“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跟太子殿下是真心相爱。如果姐姐真的爱太子,难道不应该成全他的幸福么?”

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那一脸的单纯模样,眼泪要掉不掉的恰到好处,好似委屈到了极致。那姿态,分明是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连哭都不敢哭一样。

啧啧啧,不愧是白莲花,明明是她抢了人家的未婚夫,却要表现出一副她为爱牺牲,他们是才是真爱的表情。

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当娘的抢了人家的丈夫,当女儿的就抢人家的未婚夫。真是好不要脸!

莫清浅心里鄙夷。如果真的是真爱,太子会在她还没进门之前就已经侧妃,小妾,通房一大堆了么?

想起这个身子的原主每次都因为太子又宠幸了哪个女人独自在房间里垂泪,莫清浅就替她不值。

那么一个种马的男人,会有真爱?请不要侮辱“真爱”这两个字好么?真爱会哭的。

“姐姐,如果姐姐愿意,婉柔会竭尽全力向太子推荐,让你进府,做个妾……”

“胡闹!明天就是蕲王跟你姐姐的婚礼了,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去太子的府里做妾?”

莫婉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莫震风高声打断。好像生怕莫清浅会同意一般。毕竟,当初他的这个女儿迷太子迷到什么程度,几乎是人尽皆知的。这也是为什么皇上会选择让她嫁给蕲王。

因为她最大的作用就是……羞辱蕲王。

莫震风看着莫清浅的眼神带着一丝危险,一点都不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女儿,反倒像是在看着一个仇人。

“你想要什么?”

莫清浅仍旧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当然是要嫁妆了。我好歹也是莫家的嫡女,又把太子妃的位置让给了妹妹,嫁的又是个王爷,您说……我这嫁妆如果少了的话,会不会让莫家遭人话柄呢?”

对于古代中别的莫清浅不知道,但是嫁妆这块,莫清浅是清楚的。那就是以后她的私人财产,除了她,谁都不能动的。

她母亲的嫁妆早就被她父亲当年全部给吞下了,早就融入到了莫家。可以说,现在莫家的财产实际上最少有一半都是她母亲留下的。

不过她现在就算是再想要,也要不出来了。但是要不出来她母亲的嫁妆不等于她就会不要。

钱可是好东西,她还等着那个什么王爷将来把她休了,她好出去给自己留条退路呢。

莫震风之所以死同意让莫清浅嫁给蕲王,无非就是为了捧皇帝的臭脚。反正这个女儿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

如果因此能让皇帝在多倚重他一点,也算是莫清浅报答了他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但实际上,说道蕲王,莫震风打心眼里害怕。那可是战场上有名的杀人不眨眼,满身满手的鲜血,谁不害怕?

“放心,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女儿,嫁妆会跟婉柔将来的一样,不会厚此薄彼,你安心等着明天出嫁就是了。”

说完直接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老爷……”

李云霜在听到莫震风要给莫清浅准备嫁妆的时候,整个人就变得不好了起来,在听到嫁妆还不会比她女儿差的时候,更是怨恨无比。

凭什么?她的女儿可是太子妃,莫清浅嫁的却是个废材王爷,凭什么嫁妆会一样?

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都像是没感觉到疼一样,再看向莫清浅的眼神满是怨毒。她好恨啊,就不应该让这个贱人活这么多年!

“李姨娘,有在这跟我找茬的力气,不如在去多买一些上好的香粉,把自己身上的味道遮一遮,闻着就呛人!”

“你说什么?”

听到莫清浅的话,李云霜心里咯噔一下,慌张的打断。

一双眼睛不停的往门外看,确定莫震风已经走出很远了,不可能听到,提着的心稍稍的放下。

“婉柔婉晴,你们俩出去!”

“凭什么?娘……”

莫婉晴刚想反驳,却被莫婉柔拉住了手腕,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母亲那不似玩笑的脸,莫婉晴撅了噘嘴,狠狠的瞪了莫清浅一眼,也跟着离开。

“贱人,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对于她恶略的语气,莫清浅毫不在意,反而转身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轻笑出声。

对上莫清浅的眼神的时候,李云霜浑身一颤。她不想承认,她被莫清浅的眼神给震慑住了,让她觉得害怕。

“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莫清浅虽然坐着,气势却明显要高出李云霜很多。两个人就像是地位调转了一般。

“李姨娘最近是否金沟的分泌物增多,白色的像豆腐渣一样,有臭味。会觉得瘙痒,灼热,疼痛。特别是……”

“别说了,闭嘴,闭嘴!”

莫清浅撇撇嘴,感觉差不多了,也就不再说了。反正她们彼此心里都明白就是了。

不过就是普通的妇科炎症,在现代,只要及时治疗,在普通不过的病。

但是这里不一样,这里是古代,女人私处的病状是会被当成不干净,甚至是不贞的情况。

所以,李姨娘刚开始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适,却不敢轻易的去看大夫。

虽然她自己这些年跟着莫震风耳濡目染的,也学会了一些药理,但是毕竟懂的少,又要瞒着枕边人,哪里会治的那么彻底,以至于越来越严重,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腥臭味,不得不用大量的香粉掩盖。

“你个小贱人,不许你胡说八道。你这个废物明白什么?

第5章 威胁,惩治刁奴

李云霜不相信,她连莫震风都能骗过去,这个废物是怎么发现的?难道她只是看看就能知道她的病?

莫清浅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懒得在跟她卖官司。她第二天还得嫁人呢。

“我是不是废物,李姨娘不知道么?反正我明天就出嫁了,临走之前关心一下姨娘的身体,让人为你检查检查,也不难吧?”

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李云霜双眼通红,看着莫清浅的样子,恨不得一把撕碎了她。

她在莫家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失去?她不甘心!

“你要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莫清浅分明能够听到话里面咬牙切齿的声音。

“五百两……黄金!”

在这个爹爹不亲姥姥不爱的地方,还是有点钱傍身才有安全感。

“五百两?还是黄金?你怎么不去抢?”

李云霜平常的确有一些私房钱,可是也都是银子。毕竟不是什么真正的富贵人家,莫震风的小妾通房也不少,处处都要开销。

五百两黄金,几乎是她所有的私房钱了。她现在已经开始谋划,要不要现在叫人进来,直接整死这个贱人算了。

“李姨娘,我劝你还是要理智一些。万一闹大了……这太子妃的位置,说不定就要换别人家的姑娘做了。毕竟,有个不干净的娘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是不是?”

一口一个“李姨娘”,还说她“不干净”,句句都在往李云霜的心窝子里戳。

“莫清浅,你好啊!收了钱,从今以后,把嘴巴闭严实了!”

莫清浅点头,她还是很守信用的。

“明天出嫁之前,我要拿到银票。”

“好!”

李云霜着实气的不轻,也差不多知道多说无益,咬着牙转身离开。

莫清浅倒在自己破旧的床上,脑中开始分析目前的局势。

残王?好像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啊。

原主本来对外面的事情是一无所知的,但是因为这个残王实在是太出名了,以至于连原主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都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

原本是战无不胜的常胜王爷,却在一次凯旋遭遇伏击中受伤,据说还差点因此而丧命。后来命是保住了,可是一双腿却废了。

从那以后,这个蕲王就再也没有出过他的王府一步。百姓之中无不惋惜摇头,觉得蕲王可怜。

可是,真的可怜么?那样一个战场上的神将,真的会需要别人的同情?莫清浅嗤笑。

对于结婚嫁人这样的事情,莫清浅上辈子是从来没想过的。

她只对医术有兴趣,本以为一辈子就那么一个人过了,没想到红颜薄命,刚过来就要嫁人了。会不会太搞笑了一点?

正想着,耳边猛然响起了女人低泣的声音。

莫清浅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个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呢。

“柳儿,你怎么了?”

看着柳儿眼眶通红,莫清浅只觉得心里一疼。

这个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胆小了。动不动就被人欺负,欺负了还不敢说。

不过也不能全怪她。毕竟原来的莫清浅也保护不了她。主子懦弱,连手底下的人都跟着遭殃。

“小姐……你真的要嫁给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残废王爷么?呜呜……”

柳儿说着,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嫁给残废的是她呢。

感情是在因为她嫁人哭呢。这个丫头还真是傻的可爱。

“好了,别担心。在这里我们也不见得过的有多好,嫁出去说不定会比这里强呢。放心,凡事有你家小姐我呢,不能把你卖了。”

听到莫清浅的话,柳儿一时忘记了哭泣,瞪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为什么她会觉得,小姐说的好像很对的样子?

“柳儿,你个小贱蹄子,又跑哪偷懒去了?来人啊,给我搜!”

外面猛然传来的叫声让柳儿的脸色一白,身子抖若筛糠。

这个声音莫清浅同样也不陌生。

李嬷嬷,李云霜嫁过来的时候一起带过来的,对李云霜尤为衷心。

往常她没少找原主的麻烦,没想到,今天自己主动送上门了。

一个下人,说白了不过是李云霜身边的一条狗而已,竟然也敢带人来搜她的院子了?

莫清浅从床上起来,直接往门口走去。运足了一口气:“我看谁敢?”

李嬷嬷正要让人进屋搜查,却没想到里面的人已经走了出来。

阳光下,台阶上的女孩一身翠绿色的衣衫早已被洗的发白,还有几处已经破裂,明显是抽打留下的痕迹。

大大的脓包依旧肿胀的挂在脸上,只是那双看着她的眼睛,射出凛凛的寒光。

饶是自以为见过不少风浪的李嬷嬷,在这样的目光下,背后也冒出了冷汗。

“我……我是来找柳儿那贱蹄子的,不好好干活,竟想着偷懒……你快让她出来!不然,我连你一块教训!”

她可是听他们夫人说了,这个大小姐三天后只能嫁给残废王爷。

以前她是未来太子妃的时候都任由她们欺负,现在,他们更加没什么可畏惧的了。

这样想着,李嬷嬷的脸上又重新露出了傲慢的神情,仿佛她们才是这里的主子一般。

恰巧这个时候柳儿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嬷嬷别生气,奴婢这就回去干活。”

说着就要往下走。她必须尽快离开,不然肯定又会拖累小姐被人奚落了。

可是她才迈了一步,胳膊就被人给抓住了。

莫清浅的脸色非常难看。

虽然在她的记忆里知道原主在莫家是任人欺负的,但是也没有想到,好歹是莫家名义上的嫡女,竟然会落魄到连个奴才都敢欺负的境地。

如果连个奴才都制服不了,她不如再死一次算了。

慢慢的走下台阶,好似随意的走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李嬷嬷却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迫使她只能楞楞的站在原地,一动都不能动。

“啪啪啪”!

接连的巴掌声响起,让院子里的人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就连被打的李嬷嬷在被打的转了两圈之后,也怔怔的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等她反应过来后大怒:“你这个贱人,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

说着,右手高高的扬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