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时境迁夏千易愿爱不必再怜悯免费章节在线

发布时间:2018-11-07 11:02

时境迁夏千易的故事仍在上演,却无时无刻不在勾起小编对这本小说的兴趣,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主角是时境迁夏千易的小说《愿爱不必再怜悯》。愿爱不必再怜悯第13章 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童家和虽然身手不错,可到底双拳难敌四手,他们这些人的手上又有棍子,他想要拦住所有人确实有些异想天开。

愿爱不必再怜悯

推荐指数:8分

《愿爱不必再怜悯》在线阅读全文

愿爱不必再怜悯第13章 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很快就有几个人将时境迁给困住了,他们也算是说到做到的,砍刀直接往他双腿砍去。

时境迁猛地一避,避过那把锋利的长刀。

只是第二把刀子和一旁的棍子紧随而来,危险再度袭来。

漠漠看的惊险万分,半晌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忙将行李箱横放在地上。故意忽视那个被自己踩出一个洞的地方,忙把箱子打开了。

随后将里面的东西都捧到自己的怀里,这才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朝着时境迁移动了几步。

“住,住手……”他很是大义凛然的喊了一声。

声音脆脆的,还带着十足的稚嫩。

巷子里的众人微微一愣,错愕的看着莫名其妙出现的一个小孩。

时境迁刚打算下狠手的动作也是微微一顿,眯着眼看向那个孩子。

漠漠眨了眨眼,额,怎么这么听话?哎呀,不管了,他是来见义勇为来着的。

他当下垂眸看向自己怀里的东西,随后抄起一样就往时境迁身上砸,“这是防狼器,这是辣椒水,这是扭扭蛋,这是飞碟,这是小飞镖,这是棍子……”

时境迁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砸来的东西……飞到自己一步之远便无力的落在了地上,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

这孩子是没意识到这边的危险吗?

然而下一刻,他倏地眸子一亮,趁着几个混混愣神的档口,猛地上前接住了朝自己飞来的一根铁棍。

那棍子十分小巧,拿在手上不过两公分长,可却是能够自由伸缩长度的,最长可伸到一米半。

时境迁倏地笑了,‘咔咔’两声便将铁棍伸到最长,随后直接抽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混混头子。

“啊……”

几个混混瞬间回神,暗暗低咒一声,再想返回去对付时境迁时,却已经失去了先机。

时境迁手上的铁棍像是活的一样,几番转动抽打之下,竟然将那伙人手上的棍子刀子全部抽打到了地上。

“该死。”混混头子低咒一声,“都是那个小屁孩。”他恼羞成怒,回头就去找漠漠。

然而偌大的巷子里,哪里还有漠漠半个身影?只有不远处那个敞开的还有一个破洞的小黄人旅行箱。

他二话不说上前,一脚就将小黄人旅行箱给踩个稀烂。

“老大,警察来了,快跑。”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那几个混混全都猛然一惊。

混混老大看着一时半会收拾不了时境迁,反倒是自己这边的几人被打的狼狈至极,顿时气恼不已,猛地一挥手,“先撤。”

一时之间,六七个混混撤得干干净净的。

童家和想伸手抓住他们,被时境迁拦住了,“不用抓了。”

他说完,将铁棍重新收好,袖子也放了下来。仔细看来,身上竟然半点污渍都没有,除了额头上出了细细的汗。

童家和退了回来,凝眸看向他手上的铁棍,猛地就想到那个孩子。

可是左右看了看,却没见着人。

“时总,那个孩子呢?”

时境迁捡起地上的防狼器辣椒水,视线落在巷口旁边的一个广告牌后面,笑道,“出来吧,他们都跑了。”

漠漠这才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半个人影了,才松了好大一口气,踩着小碎步走了出来。

“大叔,快点谢谢我。”漠漠直接跑到时境迁的面前,十分激动的开口。

童家和嘴角抽搐了一下,看向时境迁。

后者将手里的东西都递给了漠漠,倒是立刻满足了他那膨胀的虚荣心,“谢谢。”

漠漠满意了,捧着手里的东西跑向小黄人旅行箱……

“我的箱子。”漠漠震惊的看着面目全非的箱子,蹲下身子很是痛心,“我可怜的箱子,你,你跟了我那么多年,对我不离不弃,忠心耿耿,可是现在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呜呜,我的心好痛,好痛,好痛……”

童家和在一旁嘴角微微抽搐了起来,这孩子自己才几岁?还跟了他那么多年……

时境迁有趣的看着漠漠,“你的箱子变成这样,也算是为了我。我带你去买一个新的,你想要……”

“好的你说话要算话我还是想要这个样子的小黄人旅行箱,毕竟我们感情深厚密不可分看到新的小黄人我也能缅怀旧的,毕竟我是个念旧的人而且非常有良心对了我还想把这个旅行箱拿去火化让它安息你觉得怎么样?”

童家和错愕的看着猛然站起身,一本正经面对自家总裁并且说话利索连口气都不用喘一下的孩子,由衷的佩服。

时境迁也愣了一下,终于开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漠漠。

模样精致,唇红齿白,那双眼睛更是明亮的宛若葡萄一样,尤其是说到可以重新得到一个旅行箱时那闪闪发亮的眼神,以及微微翘起的嘴角,居然让他想到了……狐狸。

是了,像只小狐狸一样。

时境迁的视线又落在他那只旅行箱上,里面的东西很杂,换洗的衣服也是五颜六色的,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盒子。

这孩子……打哪儿来的?父母呢,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出来?

童家和见自家老总沉默,忙蹲下身对漠漠说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父母呢?还有,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

漠漠皱了一下眉,他们怎么都没回答他方才的问题呢。

难道,是他刚才提的要求太多了?恩,那他反省一下。

那,最多,最多就不火化了,也许他们觉得不吉利。

还有,这个人怎么一下子问这么多的问题?难道他不知道小孩子的脑容量很小的吗?他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来着?

漠漠正努力的回想,那边忽然踢踏踢踏的跑来几个警察。

其中一个中年模样身穿警服的男人直接停在了时境迁的跟前,额头上还有汗,“时总,你好你好,我是潘芝强,你没事吧,那些混混有没有伤着你,我们接到报警电话马上就过来了。”

潘芝强?漠漠眨了眨眼,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呢?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