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你是穿肠毒全文在线阅读_苏茶顾锦西目录

发布时间:2018-11-07 10:35

你是穿肠毒苏茶 顾锦西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你是穿肠毒全文在线阅读,你是穿肠毒是作者明月西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苏茶顾锦西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别走!”顾锦西低沉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祈求的味道。苏茶难以置信,连声音里都克制不住惊喜:“你让我留下来?”“若儿,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顾锦西小心翼翼的声音在空气中微微的颤抖着。因为他叫了其他女人的名字,苏茶就像被人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到脚凉了个精光。“我娶苏茶,那就是为了让她付出代价,我答应你,我不会碰她,让她守一辈子的活寡!”恨意从顾锦西的齿缝里渗透出来。苏茶的视线模糊了,强忍着没让眼泪落下来。她没办法体会,对一个人的恨有多深?才能让他搭上一辈子的幸福来报复。

你是穿肠毒

第1章 曾经的模样

住进别墅第一天,苏茶在草坪上栽了一棵梧桐树。

如今花枝茂密,香气浓郁。

一年多了,她几乎每天会坐在窗边打发时间,盯着树上欢快鸣叫的鸟儿,立即忘记了身后的一室寂寞。

偌大的房子,从白天到晚上,只有她一个人居住,没有保姆,不准出门。顾锦西也只是偶尔才回来住一晚,然,从不和苏茶多说一句话。

最近,隔壁搬来了新邻居。每天这个时候,总会有两个孩子从西墙破损的栅栏处偷偷地溜过来。在梧桐树喜爱的草丛上玩耍。

稍大点的是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男孩,稍小一点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样子的小女孩。

小男孩有时会爬上梧桐树,小女孩在下面拍手鼓掌,用力太大,装在口袋里的苹果都滚在地上。

小女孩哭了,小男孩便从树上跳下来,趴在草丛里将那只苹果找到。

两颗小脑袋挤在一处,你一口,我一口,分吃着那只苹果,笑声不断从他们嘴边溢出来……

苏茶看着他们,就像看到了自己和顾锦西。曾经,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他们这般要好。

此时,她满心的期待转身,身后除了一室的寂寞之外,就是已经被她淡忘的那杯融化了的药片水,正徐徐地冒着热气。

她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生病了,所以,每次,都是这样任由那些药片在水里溶解,到一点点的变凉,然后再倒掉。

正当她望着那杯子发呆的时候,忽地,传来了突兀地响动。苏茶侧目,便看到了被酒气熏红眼睛的顾锦西。

他正一瞬不眨地凝视着她。

苏茶起身就要走开,顾锦西说过,他出现的地方她要回避。

“别走!”顾锦西低沉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祈求的味道。

苏茶难以置信,连声音里都克制不住惊喜:“你让我留下来?”

“若儿,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顾锦西小心翼翼的声音在空气中微微的颤抖着。

因为他叫了其他女人的名字,苏茶就像被人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到脚凉了个精光。

“我娶苏茶,那就是为了让她付出代价,我答应你,我不会碰她,让她守一辈子的活寡!”恨意从顾锦西的齿缝里渗透出来。

苏茶的视线模糊了,强忍着没让眼泪落下来。她没办法体会,对一个人的恨有多深?才能让他搭上一辈子的幸福来报复。

还没等苏茶想明白,顾锦西已经来到了她身边。他身上浓烈的酒气,惹得苏茶不禁皱鼻。

“若儿,别哭!”顾锦西的脸凑过来,舌尖温柔的拭去苏茶咸咸的眼泪。

苏茶神经一紧,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顾锦西那发狠的话语在耳边缠绕。原来,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就是一场报复!

可是,她有什么值得他报复的呢?

在这段冰冷的婚姻之中,苏茶并不是没有怨言的,说到报复,能做的也不是他顾锦西一个人!

苏茶瞥了一眼那杯快要凉透的水,双手牢牢地捧到顾锦西面前:“先喝口茶水醒醒酒!”

顾锦西接过那杯水,一仰头就灌了下去,甚至都没有发觉水里苦苦的味道。杯子被他随手一丢,在地上不甘心的发出碎裂的声音。

苏茶望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表,据说,没有患这种病的普通人吃下这种药,很快就会陷入亢奋之中。

第2章 反报复

顾锦西抱着苏茶,不由分说就是一记深长的热吻。一个男人的力气原来可以这样大,都快要把她嵌进他的身体里了。

如果,这种热烈而浓厚的爱意是给苏茶的,她一定会心无杂念的回应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只可惜,她放不下心头的骄傲。更不愿意作为其他女人的替身,来享受这宠爱。

“你怎么又哭了?”温热在胸口的位置晕开,顾锦西停下来,垂眸凝视着怀里的女人,语气中满满的都是疼惜。

“这当然要问你自己!”苏茶猛然推了一把顾锦西,紧紧地抓住他的衣领吼道,“你看清楚,我是苏茶,不是江若秋!”

“苏茶?”顾锦西眼眸迷离,“不不不,你是我的若儿……”

“既然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向我求婚?”这个问题怕是只有在顾锦西不清楚的时候才能得到答案,苏茶比任何人都想弄弄清楚。

被苏茶步步紧逼,顾锦西的后背抵在墙壁之上,眸子才逐渐的有了些许清明之色。

苏茶无所畏惧的仰着头,眼眸如海上的星空一样坚韧坦荡。

恍惚间,那个熟悉的苏茶又回来了!

顾锦西看的有些沉迷,一簇簇小火苗正迎着风在呼呼燃烧。

时机来了,苏茶踮起脚尖,冰凉的红唇印在顾锦西不断翻滚的喉结上。霎时,顾锦西就像被电到了一样,反推一把,直接将苏茶摁在另一边墙上,手脚并用,肆意掠夺。

情到浓时,苏茶突然阻止了顾锦西下一步动作,轻阖着他的耳廓,邪恶地道:“我是苏茶,你确定吗?”

苏茶明显的感觉到顾锦西衣衫下火热的身躯骤然一僵,很快,传来他压抑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不要提那个让人扫兴的名字!”

“哈哈……”痛到极致,苏茶反而笑了出来,“你知道的,我就是那个和你一起长大的苏茶……”

苏茶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下便传来撕裂般的疼痛,顾锦西像野兽一样,不言语,只管疯狂进退。

顾锦西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宣泄他压抑已久的情感。突然,身下的人身子一沉,便不动了。

已经释放了的顾锦西,急忙扳过苏茶的身体。即便是在昏迷之中,她依旧眉头紧锁,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泪痕。

顾锦西的心脏猛然一抽,疼痛霎时传遍全身,他拍拍苏茶的脸,焦急地唤道:“小茶,小茶……”

苏茶是听见了熟悉的呼唤,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可是,刚一睁开眼睛,便对上了一双阴鸷的眼眸。顾锦西的鼻尖贴着她的脸,呼出的气息就像他的人一样冰冷:“当真小看你了,居然敢勾引我!”

苏茶胡乱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灿烂一笑,反唇相讥道:“是谁刚才口口声声说要苏茶守活寡来着,啊?”

“你果然死性不改!”顾锦西被苏茶的话刺激到了,恼羞成怒,整个脸都阴沉的可怕,“像你这种女人,缺了男人就会空虚寂寞冷,就想被填满!”

“啪!”苏茶不经思索的甩了顾锦西一耳光。

“还有力气打人,看来还是做的不够!”顾锦西一跨身,骑到苏茶的身上……

第3章 膜补的不错

男人粗暴的要把刚才的事情重来一遍。

可是,看到苏茶身下那抹鲜红的色彩之后,他瞳孔猛然缩了缩,抽身离开。

原来,她初经人事!

由此可见,那晚和他缠绵一夜的女人并不是苏茶,但是,为什么他爸妈一口咬定是她呢?

“膜修补的不错!”顾锦西再回来的时候,将几个纸盒冷冷地摔在苏茶身上,“把药吃了,你这种心思歹毒的女人,还不配怀我的孩子!”

退去了一身嚣张的苏茶,此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安静的缩在沙发一角,红肿的眼眸正空洞地盯着外面的草坪。

“别逼我对你动粗!”顾锦西声音里有着金属般冷硬的质感。

苏茶的眼珠子转了一下,机械的眸光扫过顾锦西丢过来的东西,居然是四盒一模一样的事后药!

凝视着那盒子,苏茶只觉得嘲讽,这报应来的还真是快,顾锦西用同样的方式还了回来。

苏茶毫不犹豫地将四个盒子里所有的药片都抠了出来,然后一把塞进嘴里,仰头就要咽下去……

她果断的动作,让顾锦西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烦躁。

她就这么不想怀他的孩子?

“你这个疯女人!”顾锦西一把攥住苏茶的脖子,愤怒油然而起,“谁让你都吃了的?”

这种药,一年最多吃两盒才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顾锦西清清楚楚的记得。以前,和江若秋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会鼓动他释放进去,然后,又背着他偷偷吃这种药。

此时,给苏茶吃的,就是那个时候从她那里没收来的。

苏茶不挣扎,任由顾锦西的大手发力,她淡淡的眸光之中充斥着伤痛和绝望,轻轻地勾唇一笑,带着解脱的轻松,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这目光,就像一把电钻,在顾锦西的心上狠狠地钻了两个窟窿。

将苏茶提在手上,顾锦西才发现,那个曾经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不停地叫着“锦西哥”,有些婴儿肥的女孩子,竟然变得如此消瘦和憔悴。仿佛深秋挂在枝头的叶子,孤孤零零,随时都有可能凋落。

顾锦西心间的疼痛加剧,他突然松开了苏茶。

苏茶浑身一软,滑落在地毯上,不停地猛咳。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苏茶感觉自己游荡在这座冰冷的房间上空,听着自己清冷的脚步声,任由那些思念和孤独一点一点蚕食她的心。这种日子于她来说,每分每秒都是折磨,没有得到解脱,她又重新陷进恐惧的情绪里。

很快,那几片药在胃里翻腾了起来,强烈的呕吐感让她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卫生间。

立即,卫生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呕吐声,那感觉似乎快要把心脏都吐出来了。

每次当着顾锦西家人的面,苏茶都会乖巧地吃完顾锦西装模作样夹过来的饭菜,那些没有一样不是她不讨厌吃的。即便如此,苏茶也能憋到趁人不注意,偷偷地去客房的卫生间里呕吐。

这是第一次当着顾锦西的面发生这种状况。

站在门前的草坪上,顾锦西点燃了一支香烟,他非常痛恨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那个装在玻璃器皿里还未成型的胚胎,时时刻刻在提醒顾锦西,是苏茶葬送了他这辈子的幸福,也毁掉了他对苏茶所有美好的印象,顾锦西无法接受这种彻头彻尾的背叛。

突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顾锦西定睛瞧去,不远处的梧桐树下,两个正在玩足球的孩子之中,小女孩摔倒崴了脚,无法着地。

足球滚落在一边,小男孩一边紧张的安慰着小女孩,一边让她爬上了自己的背。

小女孩缩在小男孩背上,紧紧搂着他脖子,迎着黄昏的暖色,消失在破损的栅栏处。

风吹来,那是被遗落在草丛上的足球滚动起来,突然之间,就像被顾锦西刻意封存的记忆,就这么突兀地滚进了他的脑海里。

第4章 隐瞒病情

苏茶小时候,顾锦西经常像这样背着她,她孩童时期差不多是在他的背上睡过来的。

扪心自问,作为兄长,这些年顾锦西是合格的。可是,苏茶的所作所为一下子打破了他的底线,让他无法接受。

他的愤怒异常凶猛。

房间里的呕吐声终于停了下来,精疲力竭的苏茶抱着马桶昏昏欲睡,冰凉的马桶让苏茶十分不舒服,可即便是如此,她也不敢挪动地方,害怕那睡意突然离去。

苏茶最后输给了睡意,抱着马桶睡了过去。

望着苏茶沉睡中那张无辜的脸孔,顾锦西已经探向她的手,猛然缩了回去。这是他亲手为苏茶打造的牢笼,他成功地看到了她生无可恋的模样。本应该高兴的他,此时烦躁无比。

他明明应该恨透了这个女人的,可是,偏偏还会心痛。甚至不敢离开,仿佛只要他一离开,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苏茶睡了长久以来最沉的一觉,要不是手机上设置的日程专属闹铃,她都忘记了今天是复诊的日子。坐起身来缓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面的。

她都记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不过,只要一想到没完没了的复诊,苏茶就没有心情再去想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镜子里的那个自己,苍白、憔悴,唯独略带倨傲的眼神有那么几分熟悉,终究还是活成了自己都讨厌的样子!

很久没有碰化妆工具,苏茶的手一直抖,画了四次都不满意,镜子里的那张脸依旧没有生气。

苏茶对着镜子又把自己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去了医院。轮到苏茶就诊的时候,已经快到下班时分,她是裘照山的最后一位病人。

她局促不安的坐在凳子上,双手不停地交搓在一起。

看过了苏茶的那些检查结果,裘照山的眉头皱在一起,问道:“我给你开的那些药你有没有按时按剂量服用?”

苏茶先是摇摇头,很快,又急忙点点头。

裘照山叹息一声:“小茶,你这样下去可不行,我看需要通知你爸爸了,不然后果很严重。

裘照山是苏茶父亲苏杭生的老友,两家是世交。他又是看着苏茶长大的人,对她自然十分上心。

苏茶刚才还是落寞的眸底,骤然焕发了色彩,一把抓住裘照山的手,弱弱地祈求道:“裘叔叔,求您千万不要告诉我爸爸!”

“可是,你不配合治疗,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裘照山脸色凝重,早就预见了事情的严重性。

“以后,我一定听您的话,好好吃饭,好好吃药,拼命睡觉。”苏茶信誓旦旦,苏杭生年龄大了,心脏又不好,苏茶不想让他担心。

在苏茶和顾锦西结婚这件事情上,苏杭生一直持反对的态度,无奈拗不过苏茶,这才勉强同意了她和顾锦西结婚。

然而,顾锦西还是让苏杭生失望到了极点,没有盛大的婚礼就算了,也只是宴请了少数的宾客。只有苏茶满心欢喜的劝苏杭生,不要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

把苏茶交到顾锦西手上时,苏杭生说:“我就小茶一个女儿,如果有一天你不爱她了,你不要欺骗她,你来跟我说,我来带他回家!”

他只希望顾锦西能明白一个父亲的用心。

苏茶鼻子一酸,当场就哭了。

现在,既然父亲以为她嫁给顾锦西是幸福的,那就让他这么一直以为下去好了。

“可是,你现在情况非常糟糕,已经不是靠你自己能够调节过来的了。”裘照山忧心忡忡,“你爸爸早晚会发现的。”

真到了那个时候,苏杭生的心脏怕是更受不了这种打击。

“我不会让他发现的!”苏茶能做到哪一步?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但她却清楚,一定不能让苏杭生知道。

“那我让裘枫过来陪你?”苏杭生提议道。

“别!”苏茶脸色都变了。

第5章 好久不见

苏茶觉得自己没有脸面对裘枫。当初,裘枫跟她表白的时候,她对顾锦西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便答应了裘枫考虑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后面发生了顾锦西突然向她求婚的事情,苏茶选择了顾锦西,导致裘枫的希望完全破灭,这才让他愤然远走他国。

苏茶和顾锦西宴请宾客那天,裘枫都没有出现。

在这件事情上,苏茶始终觉得亏欠了裘枫。

裘照山不禁重重叹息一声,苏茶之所以这么紧张,说明裘枫在她心中还是占据了一定位置的。

就是到了现在,裘枫对苏茶也还是一直念念不忘,想必和苏茶的厚道有直接关系。她自己的处境都这么糟糕了,首先想到的还是身边的人。

“叔叔,求你了,我没脸见裘枫。”见裘照山一直不说话,苏茶以为他没有答应自己的请求,只能再次出言相求。

“好,我答应你。”裘照山也不想欺骗苏茶,更不愿意看到自己儿子伤心,可是,考虑到苏茶继续下去,会走上死亡的边缘。他还是打了电话给裘枫,在儿子伤心的苏茶的生命之间,他毅然选择了后者。

苏茶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天阴暗无比,还刮起了大风。

风吹透了衣衫,夏天都能让苏茶感觉到浓浓的凉意。她不得不承认身体变差以后,连抗寒能力都跟着变差了。

她裹了裹衣衫,迷茫的站在门诊大楼的的士站台上。只要一想到回到那个死寂的大房子里,比此时站在大街上还要寒冷。她宁可就这样一直站在这里!

她就这么傻傻的站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天上的雨点,像铜钱一般砸在她身上,她才意识到下雨了。

风吹着雨帘,到处摇摆,即便苏茶已经躲在了公交站台的遮雨棚下面,可还是湿透了衣衫。

她冷的嘴唇发紫,浑身哆嗦。

阴暗昏沉的大街上,那些如织的车流和众多的行人,突然像是天兵,瞬间就隐匿了踪迹。苏茶一个人站在大街上,像孤魂野鬼一样无处可去。

说她死要面子也罢,总之,苏茶不想让人看见她形容憔悴的模样。

她清楚的记得,一次偶然遇到朋友,担心的问起了她和顾锦西婚后的生活,苏茶怔楞了许久才做了敷衍式的回答。

可这件事情后来不知怎么就传进了顾锦西耳中,还被绘声绘色地说成婚姻最不幸的那种版本。

当时顾锦西就怒了,要求她在所有人的面前都要装出一副很幸福的样子。苏茶照做了,因为她也不想让人知道她生活的真实状况。

这方面来看,她和顾锦西还真是一类人。但是,这种虚假的伪装对耿直倔强的苏茶来说太累了。

她宁愿选择不与人交往。

“小茶,好久不见!”苏茶身后响起的声音,温暖的像一轮红日,瞬间将光芒照耀进她的心里。

她太熟悉这个和顾锦西陪伴她时间一样长的声音的主人了。

苏茶抬眸,头顶上撑起一片无雨的天空。顺着伞柄,便看到了裘枫。他多半个身子在雨里,倾斜的雨伞稳稳的罩住了苏茶。

“枫哥,好久不见……”

之后,便是漫长的沉默。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