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一腔深爱气势如虹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秦浅

发布时间:2018-11-07 10:05

一腔深爱气势如虹秦浅 翟钧霖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一腔深爱气势如虹全文在线免费阅读,一腔深爱气势如虹是作者栖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秦浅翟钧霖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秦浅!”稚嫩的童声带着欣喜在雨雾间,直穿而过。一个白瓷般的男孩笑着扑进了秦浅的怀里,伞页轻抬,露出她姣好白皙的侧脸。两人相视一笑,画面温馨而静谧。突然。一辆黑色轿车从转角处朝着两人疾驰而来,惊得学生家长大呼:“秦初妈妈,小心!”几乎是本能的,秦浅抱着秦初往旁边躲开,膝盖擦过地面有些刺痛。刺耳的刹车时扬上天际,地上的积水溅了秦浅一身,车稳稳停在两人身侧。

一腔深爱气势如虹

第1章 入秋凉意入脊骨

嵘城。

已入秋。

临江的城市笼罩在雾中,绵绵的雨弥漫在街道。

女子着一袭白灰色的棉布长裙,外间套了一件藏青色的针织衫。

她撑着一把浅色的伞,在一所小学的大门对面,阴雨的天气里,仿若于水墨间亭亭而立。

“秦浅!”

稚嫩的童声带着欣喜在雨雾间,直穿而过。

一个白瓷般的男孩笑着扑进了秦浅的怀里,伞页轻抬,露出她姣好白皙的侧脸。

两人相视一笑,画面温馨而静谧。

突然。

一辆黑色轿车从转角处朝着两人疾驰而来,惊得学生家长大呼:“秦初妈妈,小心!”

几乎是本能的,秦浅抱着秦初往旁边躲开,膝盖擦过地面有些刺痛。

刺耳的刹车时扬上天际,地上的积水溅了秦浅一身,车稳稳停在两人身侧。

“秦浅?!”秦初担心地从她怀里钻出来,关心到。

“你怎么样?”秦浅上下检查了一遍,确定孩子没事,她才松下一口气。

透过车窗模糊的影子,男孩声音忐忑似怯,“妈妈……”

转过头看向轿车,她了然,揉了揉男孩的头发,柔声道:“没事的,有妈妈在。”

男孩握着秦浅的手指,能感觉到小家伙手心的细汗,却见他绷着小脸,紧抿着唇,跟着她朝前,不曾退缩。

秦浅牵着小家伙的手,走向那黑色的轿车,车窗下落,露出一张俊逸的侧颜。

男人薄唇微掀,“上车。”

“我今天有事。”

秦浅轻声说,像着落在伞页上的雨丝,轻轻柔柔的。

闻言,男人终于动了动,舍得转过脸侧她一眼,“送你过去。”

他这句话,倒是让秦浅平静的眸子诧异地闪了一闪。

今年她27岁,跟翟钧霖结婚的这7年里,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一天,他出现,说:送你过去。

假得那么的不真实。

“不用了。”秦浅淡然拒绝。

翟钧霖似不耐地眉头轻拧,“去了之后回老宅。”

仿佛秋风过,丝丝透过针织的缝隙,刮着秦浅的背脊。

凉,凉意入骨。

秦浅打开车门,低头轻声:“小初,我们上车。”

男孩松开秦浅的手,被握过的手指,突然泛凉。

“爸爸。”

男孩睁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男人,礼貌地唤到。

翟钧霖面色闻声徒沉,森冷的目光扫向秦浅,“你教的?”

“小初是我儿子,只要我和你一天没有离婚,他叫你一声爸爸是基本的礼貌。”两人上车,秦浅回答。

“你也知道他是你儿子,叫秦初?”

翟钧霖脸色浮起讥诮,意思很明白,秦初跟他们翟家没有丝毫的关系,也并不会承认他的存在。

“容许他活着,已经是翟家最大的底线!”

话落,小家伙把小屁股往秦浅身边挪了挪,明明三个人坐的后座,此时中间却隔开一个人的位置,空空荡荡,仿若无法逾越的鸿沟。

秦浅伸手搂过秦初在怀,抬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抬眸,轻声扬唇,“知道了,你不必不断重复,不然会让我以为你已经开始健忘了。”

弧度不深不浅,笑意不冷不淡。

翟钧霖:“……”

车内安静极了,仿佛能凝结薄冰。

“停车。”秦浅突然开口。

车停稳,秦浅低声跟小家伙说:“妈妈去给买束花,小初等我。”

小家伙点了点头,“嗯。”

秦初放下车窗,望着秦浅的背影进了路旁的花店,细雨斜着飘进车内。

“关上!”翟钧霖命令到,顿了顿,补充,“我不是你爸爸!”

“我知道。”小家伙回过头,一双黑亮的眼睛,映着翟钧霖黑沉的俊脸,声音稚嫩却沉静,“我叫你爸爸,因为你是秦浅的老公。等秦浅不跟你在一起,嫁给别的人了,我会叫别的人爸爸!”

翟钧霖:“……”

此时,男孩一点也不似方才秦浅在时怯怯的模样,更不像一个六岁孩子应该有的神情,还偏偏与秦浅淡然的感觉该死的一样!

第2章 电梯匆匆思绪晃

秦浅回到车里,她看着翟钧霖的一张脸仿佛像是结了冰那样冷。

身边的秦初,倒还是十分乖巧的模样,见她回来,接过那束铃兰,抱在怀里,靠着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翟钧霖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复杂了许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愤怒的灼热,又像是冰天雪地的寒意。

车很快驶入墓园。

停稳。

翟钧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二十分钟。”

秦浅明白,他还是不准备上去。

她实在不解,为什么他今天突发奇想要送她过来。

即便要回老宅,他大可以跟从前一样让她在离老宅一公里的路口等他。

秦浅下车,一手撑着伞,一手牵过小家伙的手。

翟钧霖抬眸,透过车玻璃望出去,伞页将一大一小的身影罩在其中,柔弱又萧瑟,在视线中,渐渐远去。

莫名让他想起方才秦初说的话,“等秦浅不跟你在一起,嫁给别人了”。

这话稚嫩又直白。

死也要留下野男人的孩子,还要再嫁给别人?

男人眼底浮起阴霾,仿若这秋雨的天,低低沉沉泛着冰凉。

呵!

小家伙的鞋踩过青石板的积水,“嗒”的一声,清脆悦耳。

“秦浅,外曾祖母喜欢你吗?”

秦初有时候像个小大人,会直呼她的名字,说叫“秦浅”很好听;有时候又会怯怯讨好地叫她妈妈。

不过,他待人接物都有礼貌,见他开心,秦浅也随他去了。

“喜欢。”秦浅抬头望了一眼层层的台阶,看着那深青色的尽头,像是看到某个慈祥的老人,轻笑着回答,“她是最爱我的人。”

“如果外曾祖母最爱你,那为什么她还要你嫁给爸爸?”秦初抱着那束娇嫩的铃兰,歪着脑袋,不解地说到:“他对你又凶又恶,还欺负你,一点也不好。”

闻言,她低头看着秦初满眼的疑惑,张了张嘴,却只能沉默哑然。

她实在无法用三言两语,来解释她和翟君临之间复杂的事情。

墓园出来,秦浅让司机开车去了一趟伴山雅筑,将秦初先送回了家。

从她带秦初回嵘城那天开始,他就从未被翟家承认过。

所以他只能跟她姓秦,只能跟她住在外面,一辈子也进不了翟家的门。

“妈妈,你晚上什么时候回来?”

回到家,秦初坐在沙发上一边掏作业,一边问。

“会尽快。”

她也只能这样回答,那个地方,一直都不是她说去就能去,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那我等你!”秦初坚定地望着她。

秦浅轻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你呀,做好作业放在小桌子上,然后就去睡觉,知道吗?”

“可是……反正楼上每天晚上都‘笃笃笃’的,睡也睡不着呀!”小家伙学着那个声音,模样有些好笑,“刚好可以等妈妈回家。”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楼上装修与旁的正好相反,每日白天安静得很,却从晚上八点开始折腾。

“一会儿妈妈会上去说说,不会再吵到你了。”

小家伙撇了撇嘴,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兜里的手机震动,拿出来看,是楼下翟钧霖司机打来的,估计男人等得不耐烦了。

她安抚了一下秦初,便出了门。

走进电梯,在按楼层的时候,指尖顿了顿,按了一下楼上的层数。

她在楼上邻居门口敲了许久的门,都不见人来应一下。

思忖了一会儿,她从包里掏出纸笔,将便签贴在了楼上的门上。

转过身到电梯口,刚好电梯打开。

她抬脚准备进,却不防一道阴影打下来。

脚尖相抵是一双黑亮的皮鞋。

“抱歉。”秦浅往旁边撤开。

男人绕过她,等她抬头时,却只看到男人一个高大的背影。

宽肩窄腰,长身而立,笔直如松。

看着他的背影,秦浅思绪晃了一下。

第3章 花枝折断寒意现

回到翟家,还是那漆黑的雕花大门,每一次秦浅看着都觉得透着森冷。

仿佛,这里头的,不是一个家人的住所,而是一个冰冷的囚笼。

“霖哥哥,你可回来了!”一个娇俏的身影从屋内翩然上前,扑到翟钧霖跟前,挽住了他的胳膊,亲昵地靠在他的肩头,“我给你煮了你最喜欢的咖啡,快进屋尝尝!”

说着,便拉着翟钧霖往屋里走,仿佛偌大的院子里根本没有秦浅这个人的存在似的。

“这些事,交给下人做就行。”

翟钧霖抬脚朝前,一边朝里走,一边脱掉外套,递给下人。

“可是我就想亲自给你做嘛!”

秦浅跟在两人身后,看着张允茜又黏了上去,招呼着下人送上她为翟钧霖精心煮好的咖啡。

她站在门口,看着那一大一小,一刚一柔,不舍不分的身影,白驹过隙,时隔七年,一如她来翟家的第一天。

那个时候,也是这样。

她跟在翟钧霖身后,刚到门口,男人便被张允茜这个娇美的女孩有说有笑地拉进了屋,留她一人与空气融为一体。

她怎么不晓得,怎么又不清楚,张允茜对翟钧霖的心思,那么明目张胆,毫不遮掩,又那么恣意张扬。

突然,眼前一暗,一道阴影打下来。

秦浅抬眸,撞入眼帘的是翟钧霖的脸。她疑惑蹙眉,手上一重。

她低头,手上是一杯咖啡,醇香萦着热气钻入鼻尖。

“霖哥哥……”张允茜看着那杯她精心研磨煮出来的咖啡就这样到了秦浅手里。

委屈可又小心翼翼。

“她没喝过名贵的咖啡。”男人故意说道,像是在等着她的出糗。

在男人的注视下,秦浅递到唇边抿了一口,皱眉,“真苦。”

迎来两人戏谑鄙夷的神情。

“真苦。”她重复,看向张允茜,“想来允茜小姐磨咖啡的时候,一定也很苦。”

可不苦么?喜欢不能说,爱却不能得。

话落,一瞬间,张允茜的脸色大变。

气愤不已,“明明就是你没见识!猪八戒吃人生果!”

“你说的没错。”秦浅不恼,反而笑着回答,眉眼柔和,看起来温柔乖顺,“我就是这种俗人,像他酒窖里珍藏的红酒,对我而言,也就是比温白开难喝。”

翟钧霖:“……”

“浅浅。”

一道和蔼的声音从旁传过来。

她闻声望过去,见老人坐在几案前,银白的发丝细密整齐,手中正摆弄着刚刚修剪过的那支白色桔梗,“奶奶。”

窗外的光晕过来,笼在老人身上,安详而静谧。

“来,过奶奶这边来。”钟美琴招招手。

秦浅走上前,钟美琴便把翠白的桔梗递给她,笑盈盈地问到:“今天小霖送你过去了吗?”

闻言,秦浅一怔,恍然今日翟钧霖的突发奇想。

虽然她很想跟钟美琴说,不用做这样的事,但最后她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将桔梗斜插入瓶中,“嗯”了一声。

钟美琴从花草中选了一支最柔嫩的铃兰花,轻叹一口气,“小初已经六岁了吧?”

秦初一直不被接受,算不得翟家的禁忌。相反,总是被他们用来羞辱她提起。

秦浅不知钟美琴什么意思,点头应到,“是。”

“明年你要给小霖生个孩子。”钟美琴说。

她说的是,你要。

简单直白,语气笃定。

终究这件事,还是又一次被提了出来。

可是她和翟钧霖……

别说要一个孩子,就是同住一个屋檐下都成问题。

“我会跟他商量的。”她说。

“我要的不是商量,是结果!”钟美琴的话锋突染冷意,浑浊的眸子闪过锐利,“如果没有孩子,那秦初也不必再留着了!”

秦浅呼吸一窒,脸色白净如雪。

“你外婆生前,最喜欢的就是铃兰了。你这性子啊,可真像她。不争不抢的,什么都不在意。是该说你温和淡然,还是该说你只是不放在心上?”

钟美琴拿起剪子,语气由突然的温和,徒转冷然,“也不知道你外婆生前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的话,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

刀刃剪掉一部分花枝,只听见“咔嚓”一声,锋利又干脆。

冷光过眼,寒意入骨。

第4章 静待逐出家门日

回程的路上,意外的,翟钧霖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她丢在路边扬长而去。

司机开车回到伴山雅筑,秦浅说了一声谢谢。

刚准备开门,车却突然落了锁。

她回头看向身旁的男人,清清冷冷的灯光浅浅地透过车窗,落在他冷峻的脸上,轮廓冷毅。

他不开口,秦浅也望着他沉默着,像是一场无形的拉锯战。

半晌,男人转过头,锐利的眸子定格在她脸上,“在老宅,你跟奶奶说了什么?”

“没什么。”

她低垂眼眸,剪影落在眼睑,浅浅晕开。

“没什么?”男人冷嗤一声,欺身上前。

秦浅本能后退,却被男人捏住下颚,呼吸扑洒在面颊,冰凉冷冽。

她望着他眼底的渐起的风雪,听见他冰裂的嗓音:“没说什么,奶奶让我跟你要个孩子?”

“呵……”男人讥讽嫌恶地嗤笑了一声,“秦浅,你这样的女人,配给我生孩子?还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秦浅轻抿着唇,低低轻轻地呼吸着,一点也没有乱。

她就这样望着翟君临蕴着深色的眼眸,淡淡开口,“就像你想的那样,我也没有想要给你生孩子的打算。”

那的神情清冷浅淡,仿若初雪融化后那般浅淡,即便寒风过境也卷不起半分波澜。

好像,一瞬间,变成了她对他毫不在乎,是他缠着她要为他生一个孩子一般!

“最好你说的是真的!”

男人撤开他手上的力道,收回视线不经意扫过,那白皙的下颚染开红,让男人的眸色情不自禁暗了一分。

秦浅没有同他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问到,“我可以走了吗?”

翟钧霖面色冷凝,但没有阻止,“别让我知道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否则我绝不会再容忍你呆在翟家!”

司机解了锁,闻言秦浅身体一僵,但是她没有回头,打开车门下了车。

在关上门一秒后,她敲了敲车窗。

车窗落下,男人侧脸,目光落在她脸上,她唇瓣一张一合,像是轻轻上扬,“关于奶奶说的孩子的事,并不是不好办。”

听她这么说,男人的脸色立马阴霾起。

却见她眉目柔和,眼眸里是浅浅的光点,“奶奶想你要个孩子,你不想我给你生一个孩子,你大可跟我离婚,娶一个你觉得可以给你生孩子的女人,生一个你们都想要的孩子。

明明是恬静的神情,轻柔的话语,却能叫他心头仿若火山爆发岩浆迸流般气愤。

谁给她的勇气,谁给她的底气!竟然敢跟他提离婚!

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秦初跟他说的那句话,眸底冷凌乍现,想跟他离婚,着急去找那个野男人?

“你好像忘了,离不离婚由我说了算,你没有选择的资格!”翟君临面无表情,目光凝在秦浅的脸上,“只要我不同意,就算是守活寡,你也只能呆在翟家一辈子!”

呵!

秦浅觉得有些好笑,眼前的男人,一边威胁着她不会再容忍她呆在翟家,一边又说着她只能呆在翟家一辈子。

“我知道。”秦浅一点也不恼,像是没有感情的木偶,神色淡得透明,莞尔一笑,“我会耐心地等待你找到心上人,逐我出门的那一天。”

翟钧霖:“……”

他看着她浅然融在夜色消失的背影,满心满怀的只有两个字——混账!

这个死女人!

秦浅回到家,客厅的灯没有开,却在沙发旁留了一盏台灯,晕着温馨柔和。

她没有开灯,换了鞋去了卧室。

小小的床上,鼓起一个小小的隆坡,秦浅上前,坐到床边。

秦初一直都很乖巧,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这个孩子太过超乎同龄人的成熟。

只是在每个夜晚,他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入眠的时候,秦浅觉得,他确确实实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

床头的小灯泡亮着微弱的光,落在小家伙的梦里。

秦浅替他掖了掖被子,看着那张香甜的睡颜,轻轻地蹙起了淡眉。

要她和翟钧霖生一个孩子是不可能的。

如果翟钧霖跟她离婚,她带着秦初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怕只怕,翟家不肯放她离开,却又偏偏要赶走秦初……

所以……

她有了七年来,从未有过的迫切——离婚!

第5章 想当年赌咒发誓

嵘城跟南北方的很多城市都不同。

没有秋日的艳阳天,也没有秋日的萧瑟,永远一副阴雨蒙蒙,好似一双睡眼松惺的眼眸,总是醒不来。

秦浅临时有事耽搁了一会儿,给学校老师打了个电话说晚些过去接秦初。

所以她到的时候,学校门口空空荡荡的。

“秦初妈妈,你怎么来了?”学校的保安是认识她的,看到她到,还十分诧异。

“李叔。”她笑着打了个招呼,回答。“我来接秦初。”

“接秦初?”李叔面露疑惑,“之前来接秦初的人,不是你叫来的吗?”

“什么?!”秦浅面色一凝,“什么人?”

“就一辆黑色轿车,来跟秦初老师说你今天有事,所以让他来接秦初。秦初也认识那个人,就……”说到这里,李叔的话戛然而止,二话不说,立马拉开门,“秦初妈妈,你进来,我给你调监控!你马上报警!”

秦浅脑子“嗡”了一下,强迫自己马上冷静了下来。

秦初不会随便跟人离开的!

阿觉这个时候在美国,也不可能来接走秦初。

其他仅有的几个朋友,来接秦初,肯定会事先给她打电话的。

如此强势行为的,她认识的人里——只有翟家!

刚想到这种可能,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李叔走了两步后看秦浅没有跟上来,回头,刚好见她在接电话,一向温和浅笑的她,此时的面色,仿若浮起秋意了的霜色。

“李叔,谢谢。我知道孩子在哪儿了。”秦浅朝他礼貌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御江苑。

秦浅不记得上一次来,是在什么时候。

周遭的景致已经熟悉中开始透着陌生。

她望着面前的别墅,迟疑了一会儿,最终深呼吸,还是按了门铃。

开门的还是认识的吴婶,看见她来,有些诧异,有些欣喜,又有些意料之中的神情,她恭敬地唤了她一声,“二少奶奶,小少爷正客厅看书。”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越过吴婶进门,看见了窝在沙发上的那个小小身影。

“妈妈。”听见声响,秦初立马就站了起来,对上秦浅的眼睛,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没事。”

秦浅上前,蹲下身,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轻笑,“我知道,小初最棒了。”

闻言,秦初精致白净的小脸露出得意的笑容,脆生生地“嗯”了一声。

“来,跟吴奶奶说谢谢,我们回家了。”秦浅将秦初的书装进书包,牵过秦初说到。

“吴奶奶,我们走了。”秦初十分有礼貌地跟吴婶打招呼,像一个小绅士,“您做的小饼干很好吃,谢谢!”

吴婶一听,脸色立马就变了,“二少奶奶,您们不能……”

她正准备劝说阻拦,此时便听“咔嗒”一声,门从外打开。

披着外面已经降临的夜色,男人站在门口的灯光下,如披着一束浅浅的光柱,冷冽着又如鬼魅。

冷厉的眸子扫过视线内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冷哼一声,“怎么,外面过不下去了,就想舔着脸回来?”

“不是的,二少爷,二少奶奶是……”

“吴婶!”翟钧霖声音冷凝,打断吴婶的话,抬脚进屋。

鞋底踩在地板上,发出声响,一下比一下冷硬。

在离秦浅两三步距离的地方顿住,灯光将他的影子打过来,仿若他的气场,直直地朝她压下来。

“当初是谁赌咒发誓,就是废了你这双腿,也绝不回来,踏进这里一步的?”男人朝前又迈了一步,气势更甚,居高临下,“现在……”

男人的声音顿了顿,复而继续,“你是这双腿不要了的意思?”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