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陈源沈梦的小说_男女主是陈源沈

发布时间:2018-11-07 09:32

今天为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带来一本由旧日支配者著写的小说《赤眸神医》,这本小说的剧情设计非常的巧妙,快来阅读这本小说看看吧。赤眸神医第13章 危机。陈源进入公司找到唐嫣如,将草药与她交换就在陈源拿到钱,想要为妹妹改善生活时,手机铃声响起。

赤眸神医

推荐指数:8分

《赤眸神医》在线阅读全文

赤眸神医第13章 危机

“喂,你好,请问有什么事?”陈源礼貌的说。

“我是陈柳的同学,你是她哥哥吧。陈柳在下午放学后被一伙人劫走了,你快点找人去救她!!”

电话中传来噩耗呆愣在原地。

“你呆愣着干嘛?谁的电话?”看见陈源呆站着,唐嫣如皱着柳叶眉问道。

“我先走了。”

陈源不理唐嫣如飞奔出去,在门外骑上摩托就奔驰而去。

现在距离陈柳被劫走已有较长的时间,时间越长妹妹越危险。陈源立即启用追踪眼,骑着摩托,陈源追踪到一处别墅内,原来是何全绑架了陈柳,召集了医生准备强行换肾。

看到何全,陈源盛怒之下冲了出去,暴打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你妹妹是人,我没就不是人了么?渣宰!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我……你这个疯子,你妹的肾能够换给我妹妹是你们的荣幸,我们家又不是不给你钱,拿了钱什么不能有!”何全一边后退一边叫嚣。“来人还不来抓住他。”

何全大声呼叫,可是并没有人过来。

“你,你别过来。”看到好没有人,何全战战兢兢的说。“我是何家,何家的大公子,小心以后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么?那现在就看谁的拳头硬吧!”说完陈源就论起拳头砸向何全。

一位是常年做事的农民,一位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想也知道后果。

“我……我错了,你别打了,我再也不打你妹妹的主意了。你只要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你妹妹在哪。”何全哀嚎着,随后便晕倒在血泊中。

“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老子等着,你记住了,陈源,老子与你不死不休,不共戴天,有你没有我。”何全说完就晕倒在这血红中,不省人事。

陈源可不是吃这一套,在说现在正是年少轻狂,他怕过谁。就不说现在身具瞳术这样逆天的存在,有了这样的依靠连官都不怕,更何况是这只知花天酒地,混喝等死的花花公子。

只几分钟时间,陈源就打得何全只吐血,终于停手,一脚把他踢开,“别说这些没用的,我陈源不怕来事,是你招惹我的,就得给我付出代价。”

“啧,真没用,这才打几下,不过瘾。”

陈源说完,就走出了房间的门,开启了透视眼,扫视了一圈,轻松找到了关陈柳的房间。楼上的房间打开,一个皮肤憔悴,有点瘦弱的女生坐在凳子上,不用说这就是何全的妹妹何杏。

她看到陈源的时候大声尖叫,心理防线完全崩溃,她认为自己的哥哥好歹可以支撑到表哥来的,谁知道这才几分钟时间,陈源就找上来了。

她知道陈柳的哥哥陈源来了,楼下发生打斗的时候声音特别大。她就知道坏事了。她也清楚她再怎么哀求陈源,也只是徒劳。以往不可一世的脸上,面如死灰。

“就是你想躲夺我妹妹的肾?歹毒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我妹妹是你这种人渣能动的。”陈源抬起右手狠狠的反复拍抽在何杏的脸上,“这是为我妹妹扇的。”

何杏被狠狠的抽飞在床头,满脸都是手掌印,脸上肿成了猪头,再也看不出原本姣好的姿容。而且何杏本来就得了肾病,身体娇弱,更受不住这些怒扇。

“你竟敢打我,我何家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何杏捂着已经肿成馒头样的脸,脸上满是血,咬紧牙齿,眼里恨恨的说道。

“打你又怎么样,你以为你现在能干嘛?”陈源走到绑陈柳的凳子旁,解开绳子。

“你们不就是农民么?不怕我将你们弄的家破人亡吗?”何杏叫嚣着,尽管此时她在下风,可是任就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尤其是在陈柳面前。

陈源不理何杏,任她似疯狗般的咆哮。

“我来晚了,让你委屈了。”陈源走过去把陈柳轻轻地搂在怀里。

“不怕,我就知道哥哥会救我的。”陈柳抽咽着,抱着陈源一直哭,那泪水都快浸湿陈源肩膀的衣服。

“没事,乖啊,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了。”陈源抚摸着妹妹,温柔的说

“我不会怕的,因为我知道哥哥会救我的。就像紫霞仙子的至尊宝一样,只是我的是哥哥罢了。”陈柳抽咽着,抱着陈源发泄内心的不安。

“好了,不哭,我们走,这里是何家,不安全。何杏打电话给他表哥。我怕夜长梦多,到时候又被包围就麻烦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陈源背着虚弱的陈柳,骑上摩托,一路跑出了山水别墅。

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把陈柳抱上了床,盖上被子。陈源知道这里并不安全,而实力盘根错节的何家人迟早找上门来的。

可是自己的村子和房子已经被那场洪水冲得一去不回复了。现在还有哪里可以藏身?

他现在唯一想到的是那个人,也是他唯一能帮的人,摇一摇在床上的陈柳细声地说:“小柳,快点醒醒。”并双手抱起了陈柳

“怎么了?哥哥,我们要去哪里?”模糊地眼睛,并发出了朦胧的声音。

“哥哥带你去安全的地方,你累就睡会,不用担心。

陈源背着虚弱的陈柳,骑上摩托,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把陈柳抱上了床,盖上被子。陈源知道这里并不安全,何家人迟早找上门来的。

现在有能力帮自己的,他现在唯一想到的是沈梦,摇一摇在床上的陈柳细声地说:“小柳,醒醒。”并双手抱起了陈柳

“怎么了?哥哥,我们要去哪里?”模糊地眼睛,并发出了朦胧的声音。

“哥哥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