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东方云海瑶光小说免费阅读章节_东方云海

发布时间:2018-11-07 09:32

《诡宝迷冢》仍然每天都在更新,七爷云海的笔下,东方云海瑶光的人物生动又形象,让人对这本小说欲罢不能!诡宝迷冢第13章 前奏。“看清是什么人了吗?”我阴沉着脸问牛犇。如果只是村子里无意间闯进来想偷点东西的村民,就算被听见了也没什么,但若是虎爷那批人的话……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诡宝迷冢

推荐指数:8分

《诡宝迷冢》在线阅读全文

诡宝迷冢第13章 前奏

牛犇的神情比我还难看,听到我问他立刻瞟了我一眼。

“天太暗,那人又对这里非常的了解,所走的路线都刚好令我看不到脸,而且我总觉得我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个背影。”

随着牛犇的话,我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照牛犇这个说法,就算那人不是虎爷的人,只怕也跟虎爷脱不了关系。

牛犇皱起了眉头,显然是陷入到了沉思,不过他很快又摇了摇头,“我记不起来了。”

我略微有点失望,不过记忆这个东西也不是你逼一逼它就能变好的,所以我只能宽慰牛犇,“记不起来就算了,如果那人真打我们的主意,总会遇上,到时候小心点就是了。”

因为之前那道人影的突然出现,我和牛犇都不敢再继续谈任何有关骨雕和虎爷他们这伙人的话,早早地睡了。

第二天天不亮,院子里便传来猫子吆喝上路的话。

干我们这一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再加上铺子里也有伙计守着,所以平时那小日子过得可是相当地懒散,猫子吆喝的时候我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朝着院子里骂了一声娘,

等骂完我才想起我这不是在自己家里,立刻打了一个冷颤清醒了过来。

可清醒过来也迟了,我很快听到了猫子的怒骂声,直到另一个温和中带着几分斯文的声音劝解了几声,猫子的骂声才渐渐熄了下去。

我匆匆穿了衣服,跟着牛犇一起进了院子,才发现大家伙都已经起了,就差我和牛犇。

一见到我和牛犇,猫子立刻吊着眼角斜着眼睛冷笑着盯着我。

“人没大用,脾气倒不小。”

我被猫子盯得有些尴尬,头一低,干脆站到旁边当做没看见。牛犇却不干了,眼一瞪,袖子一捋,就要上去揍人。

“你丫说谁没用呢?”

我心里一惊,连忙拉住牛犇,忍不住苦笑。其实说起来我跟猫子也没有多大的矛盾,猫子看我不过眼,也是从牛犇跟猫子争执起来之后才开始的。我估记猫子是将对牛犇的怨怒都发泄到了我身上。

我好歹也是个在商场上混了好几年的人物,能跟他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

“算了算了,本来也是我们起晚了不对。”

牛犇这人看着凶,其实人非常理智。他要揍牛犇,不得不说其实也有几分装样子的成份在里面,被我这一劝,倒也熄了火,没想到猫子这时候却跳了起来。

“干嘛?想干架啊?来啊!老子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猫子也捋起了袖子,眼看着要打起来,那位余老师一下子拉住了猫子。

“哎呀,都是一帮子的兄弟,何必搞成这样。也不是什么大事,兄弟,给个面子算了吧?”

我这才知道原来刚才劝猫子的人就是这位余老师。

也不知道这猫子是真看我俩不过眼,还是别有目的,被这位余老师一劝,立刻头一偏瞪了过去。

“去去去,一边儿去。给你个面子?你的面子值几个钱一斤啊?”

“猫子!”猫子话没说完,虎爷已经虎着一张脸,怒吼了一声。

猫子一看猫爷的面色,立刻老实了,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我不禁多看了那位余睛余老师一眼。之前猫子在我们面前扑腾的时候,虎爷虽然也虎着一张脸,不过半点也没有插手的意思,显然是默许了猫子的行为,他刚才的那一吼,显然是不想猫子得罪了这位余老师。

这位余老师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能让这位虎爷另眼相看?

那位余老师见我看着他,朝着我笑了笑,点了点头,又转过头去跟虎爷说了几句话,虎爷立刻招了招手,示意大家上路。

路线,是虎爷一手安排的,所以虎爷的车仍然在前面,我和牛犇依然跟在虎爷的车后面跟着。

能不跟虎爷、猫子他们在一起,我和牛犇都同时松了一口气,觉得清静了不少。不过因为余老师并没有开车来,虎爷的车上又因为多了两个人坐不下了,那位余老师便坐到了我们车上。

这位余老师看着斯文,却是个话唠,从上车开始就缠着我说了不少话。

从跟这位余老师的谈话当中,我得知这位余老师确实是一位历史老师,并且特别的喜欢历史,简直到了痴迷的地步。

历史文献收藏了不少暂且不说,最后甚至发展到了只要跟历史沾点边的东西,他都想研究研究。

历史上有什么东西现在还能直观的看到并且摸到的?

那自然是古董。

据这位历史老师所说,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古玩市场上转上两天。可惜的是他一个教历史的老师,又没有什么家底,压根儿买不起古董,所以干脆就跟虎爷这帮人搭上了线,到墓里去摸个够。

别人盗墓,那都是求财,但这位余老师却不同,他进了墓,就只专门要求让他摸一摸尸体和那些非常具有代表情的器具。

不过这位余老师古怪归古怪,却相当有本事,他能根据那些历史文献的记载,推断出历史上一些帝王贵妃的墓大概在什么地方,里面又可能有些什么值钱的东西。

这次我们要去的墓,就是他找出来的,据说是一个唐朝皇帝的墓。

这一路上跟余睛闲聊,倒也不沉闷,聊着聊着,话题不知怎么就扯到了我的身上。我正说得兴起,也没多想,正要回答,牛犇突然咳嗽了一声。

我猛地一回神,立刻出一身的冷汗。

刚才说着说着,我竟然忘了之前我跟牛犇编排的那一套说词,差一点就将指骨骨雕给秃鲁了出来。

这下我不敢再乱说了,连忙找了个借口说没睡醒,闭着眼睛装睡了。

一边睡,我一边还在心里寻思着:平时我也还算精明,将别人的祖宗八代都打探个一清二楚自己的事情却只字不提的情况比比皆是,怎么今天就像没带脑子一样什么都往外说?

越想我就越觉得不对劲,我这一个才江湖都差点被这余老师给套了话,难怪连虎爷都不愿意得罪他。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