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东方云海瑶光诡宝迷冢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09:32

东方云海瑶光的故事仍在上演,却无时无刻不在勾起小编对这本小说的兴趣,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主角是东方云海瑶光的小说《诡宝迷冢》。诡宝迷冢第11章 交底。眼看情况要失控,旁边突然传来一声“砰”地一声巨响,我们转头一看,就见虎爷黑着一张脸,一只手握在放在桌上的茶杯上。显然刚才那一声,是他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而造成的。

诡宝迷冢

推荐指数:8分

《诡宝迷冢》在线阅读全文

诡宝迷冢第11章 交底

“闹什么闹?都坐下!”

虎爷的声音不大,但自带一股威严,尤其是那双眼睛再配合着那么一扫,整个包间里立刻安静了下来。

“不是,虎爷……”牛犇还想说两句,虎爷立刻瞪了他一眼,“我说了,都坐下。怎么,现在我说的话,你们都不听了?”

虎爷说完,眼睛朝着我扫了扫。我心里一跳,这才发现自己也站着,连忙干笑了一声,带头坐了下来。

牛犇瞟了我一眼,眼神暗沉,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跟着我坐了下来。

我们一坐,就算是示了弱了,猫子和地鼠也没理由继续杵着,也很快坐了下来。

等我们坐好,那虎爷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副旧社会大老爷作派地端起桌上的杯子,老神在在地抿了一口。

“不是我说你们,实在是你们太不争气了。都是一帮子的兄弟,至于为了点小事吵成这样吗?猫子,你记性不好,重要的事情就该拿笔记在下来。牛犇,你这脾气也该改一改了。”

那猫子鼻翼一煽一煽的,似乎还带着气,不过人却很服贴地站了起来,冲着虎爷恭敬地弯了个腰。

“虎爷教训得是,我会注意的。”

虎爷教训完猫子,眼睛又转向了牛犇。

牛犇虽然不甘心,也只能站起来照着刚才猫子的话说了一遍。虎爷满意地笑了笑,眼睛有意无意地扫了扫我。

我眼皮儿一跳,忍不住多看了那位虎爷一眼。

这一手玩儿得可真是妙啊!先是让猫子试探我,然后叫地鼠打圆场,最后他再来个敲山震虎。

如果我不是在社会上混了几年,做的又是那么个生意,或者是我要再老实一点,只怕就要被这虎爷这一手给镇住了。

当然这些我都只放在心里,面上却很识相地站起来端起茶杯,以茶代酒敬了虎爷一杯。

握手,要么是平辈论交,要么是身份更高的人给身份稍低的人脸面,所以之前这位虎爷端着,现在我自动降低了姿态给这位虎爷敬茶,这位虎爷倒是很高兴,很给我脸面的抿了口茶,问:“你叫云海,对吧?”

我连忙陪着一张笑脸回答道:“是,虎爷好记性。”

虎爷冷哼了一声,似乎是对我讽刺猫子记性不好有点不高兴,不过我这话明面上是赞扬他,他也不好发作,只又冷着声音问:“小伙子,但凡能折腾起古董的,就没有几个是一点儿家底都没有的,虎爷我挺好奇既然你家底这么厚实,怎么就想不开要跟着我们混了呢?”

牛犇一听这话,脸色又黑了。我在心底冷笑了一声,这老家伙明摆着是铁了心地要套我的话啊!

怕牛犇冲动,我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见他脸上的恼怒压了下去,我才再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不跟虎爷你们交待,实在是这事说出来丢脸啊。我那店不大,门面还是租的,但是倒也真像虎爷您说的那样里面很有些东西。只是上个月我脑子抽筋,请了我家的一个远房亲戚来给我看门,哪知道这亲戚是个老烟鬼,而且习惯不好,喜欢将烟头乱扔。上个月那烟头扔在了我装棺材撤下来的废纸团上,把店面给点着了。”

当初跟牛犇商量着编排我的来历的时候,我们那条街面上正好就有一家铺子着了火,情况正是我说的这样,我看虎爷是不问出个四五六来是不会罢休的,干脆就拿出来用了。

我没想到的是那家店铺的事,这位虎爷不知道,但是那位贼眉鼠眼的地鼠竟然知道,俯在虎爷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位虎爷立刻笑了起来,神态又亲和了不少。

“这么说这次损失不小了?”

我再次叹了一口气,摆出一副心情沉痛的样子,“虎爷,不瞒您说,我店里刚搬了几样东西进去,也跟买主约好了看货的时间,这一下就出了个大窟窿。关键是我就是一个搬砖头的,货还没给钱,……”

俗话说得好,话不能说尽,得留点想象的空间给别人,说到这里,我再度沉痛地摇了摇头,住嘴不往下说了。

那虎爷听我说完,沉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突然展眉一笑道:“云老板,我也不跟你藏着掖着,这摸金倒斗的事也没外人以为的那么容易,若云老板只是缺点钱,我可以借给你。不是我小瞧了云老板,实在是以云老板这养尊处优的身子骨,恐怕是吃不了这个苦。”

我一下子看不透这位虎爷了。之前他端着,我还真没将他放在眼里,不过就是个爱摆谱死要面子的家伙,根本就不足为俱,可是现在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真要借钱给我?

别说我跟他只是一面之缘,像他这样的,就算是跟他认识了七八年,我也绝对不会找他开口说借钱。怎么说呢,都端成他这样了,能是什么好人,会好心把钱借给你?

怕只怕说要借钱给我是假,想赶我出去是真。要知道牛犇他虽然也跟我一样没啥技术,但是他有背景啊,这些人不管是为了那些轻易不能到手的工具,还是为了以后真出事了有人兜着,都不会得罪牛犇,我是牛犇介绍来的,他们不想要也得要。至于我真一时晕了头答应了他,那钱能不能到我手上还两说。

想通透这个,我面上装作一喜,随后又摆出更苦闷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唉,不瞒虎爷,我这个洞有点大,没个四五千万堵不住,不然我直接就找牛犇借了。”

虎爷一听这数字,脸色也变了。他们这帮人虽然钱来得容易,但是去得也快,要说有钱那也确实是有,但是一次性地拿出四五千万来——他们手上要有四五千万,还不得在家里歇着,谁还走这一趟?

“既然是这样,那云老板只能跟着我们一起去冒险了。只是——只怕算是跟我们走了这一趟,也不定能挣到这么些钱。”

我心里得意地笑了笑,面上却装得更苦了。

“唉呀,现在只能先弄到多少算多少,大不了我多走几趟。”

“呿,你以为这是卖白菜啊,多卖几趟银子就出来了?”在旁边听着的猫子冷笑了一声,讽刺我。

那位虎爷扫了猫子一眼,猫子又老实了,不说话了。虎爷随即笑了笑,道:“那确实只能多走几趟了。”

我跟着叹了一口气,道:“谁说不是呢!”

不过我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在却在冷笑。这丫说得好听,只怕心里早将我当成白痴了。不过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们越小瞧我越好。他们越小瞧我,我就越安全。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