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清风无叶不知秋全文在线阅读_叶知秋顾清

发布时间:2018-11-07 09:05

清风无叶不知秋叶知秋 顾清让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清风无叶不知秋全文在线阅读,清风无叶不知秋是作者十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叶知秋顾清让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欧式大床微微晃动,女人的呻吟混杂着男人的低吼,暧昧又旖旎的传来。被浪翻滚,巫山云雨,正是最激烈的时候。叶知秋早就受不住了,如同一叶无助的小帆在波浪中起伏,白皙滑嫩的手臂软软的揽住身上男人劲瘦的腰身。下一秒,就是铺天盖地的吻,带着浓烈的男人荷尔蒙气息。男人的呼吸粗重,他突然扣住叶知秋的双臂,腰身一扭,直接将她翻过来。霸道,直接,不容置疑。她忍不住的惊呼出声,低吟成最美妙的助情剂。一片漆黑中,男人轻笑出声,低沉而慵懒。男人的攻击越发猛烈,带领着她共同奔赴制高点,叶知秋脑中一片空白,只听见阵阵绚烂的烟花在脑中绽放。她抬眸想要看清男人的长相,却只是雾蒙蒙的一片,看不真切,恍然间有些熟悉。

清风无叶不知秋

第一章:春梦了无痕

欧式大床微微晃动,女人的呻吟混杂着男人的低吼,暧昧又旖旎的传来。

被浪翻滚,巫山云雨,正是最激烈的时候。

叶知秋早就受不住了,如同一叶无助的小帆在波浪中起伏,白皙滑嫩的手臂软软的揽住身上男人劲瘦的腰身。

下一秒,就是铺天盖地的吻,带着浓烈的男人荷尔蒙气息。

男人的呼吸粗重,他突然扣住叶知秋的双臂,腰身一扭,直接将她翻过来。

霸道,直接,不容置疑。

她忍不住的惊呼出声,低吟成最美妙的助情剂。

一片漆黑中,男人轻笑出声,低沉而慵懒。

男人的攻击越发猛烈,带领着她共同奔赴制高点,叶知秋脑中一片空白,只听见阵阵绚烂的烟花在脑中绽放。

她抬眸想要看清男人的长相,却只是雾蒙蒙的一片,看不真切,恍然间有些熟悉。

叶知秋一下子醒了过来,明明还是春日,天气凉爽,她浑身却汗津津的,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耳边的鬓发都打湿了。

“呵。”想到梦中的场景,她脸一热,这梦真是越来越荒诞了!

起身,往浴室走去。

换了睡衣出来,叶知秋长叹一口气,“啪嗒”一声打开了灯。

房内布局简单,大气磅礴,黄花梨的整套家具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隐隐透露着主人的不凡身份。

撇了一眼挂钟,正是晚上十二点半。

叶知秋再也睡不着,只呆坐在梳妆台上,脑中不停浮现这方才荒唐的一场梦。

丈夫外出两年了,她一直心无旁骛专心伺候公婆,心知嫁进顾家是高嫁,所以一直小心谨慎。

除了那个不靠谱的小叔子,倒也算事事如意。

今年入春以来,倒是莫名其妙开始做这样荒诞的春梦了,一次比一次逼真,偏偏看不清那人的脸。

忧思重重,叶知秋托腮端坐在台灯旁,光线更衬托的她五官精致,柔美动人。

“呦,嫂子坐这儿思春呢?还不睡觉是不是在等我啊?”

顾清行推门而入,手上晃荡着悍马钥匙,吊儿郎当的走进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叶知秋的脸色一白,侧目望去,见顾清行熟门熟路的如进无人之境,又羞又恼的低声训斥:“谁等你了?你怎么进来的!”

“你以为,换了钥匙就能挡得住我?”

弯了弯唇,顾清行俊美的脸上浮现出捉弄人的笑意,桃花眼微微上挑,端的是风流倜傥。

一团怒火从心底涌起,她得罪不起这被公婆捧在掌心的幼子,屈辱无奈别过头,只当做不理。

反正顾清行就图个乐子,碍于他大哥的威严也不敢真做出什么,只要她不理会,一会儿自然就没意思离开了。

然而今天的顾清行却显的耐心十足,自顾自地拉了一条凳子,干净利落地坐在她对面,拉长嗓音造势,“今儿个我来,是要给嫂子带个坏消息的。”

知道他是想要吊自己胃口,叶知秋偏偏不顺着他的意,依旧垂眸不语,眸中波澜不惊。

第二章:坏消息

果然,等了一会儿没消息的顾清行略微尴尬的摸摸鼻子,兴味阑珊的说:“真没意思,希望过几个月大哥回来了你也能这样淡定。”

“顾清让要回来了?”自动忽略了顾清行的挖苦,叶知秋的杏眸亮了亮。

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刚结婚就被外派了,整整两年没有见面,说来也不算感情深厚。

但顾清让是家中长子,向来说话有分量,也镇压的住顾清行,她也算有个撑腰的了,不必事事谨慎。

也难怪叶知秋如此兴奋,这实在是好事一桩。

顾清行做西子捧心状,“嫂子真无情,大哥回来了就把我扔到一边去了。”

他面上玩笑,眸中却是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光芒。

得知消息准确,原先滞涩的心情一扫而光,“你大哥回来,怎么是坏消息了?”

“等我大哥回来,你我两人就不能夜中幽会了,只怕事事拘束啊。”顾清行长叹一声。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叶知秋心中暗笑。

“放肆!什么夜中幽会?你快回自己房间去,到时候被爸妈撞见了我怎么解释?”

她面色一沉,做严肃状,起身就推顾清行出去。

不顾他的反对,径直关上了门,房中重回安静,叶知秋还在想着顾清让。

离家两年的丈夫要回来了,真是个好消息。

……

“知秋呢?一家人都等着,她这个媳妇好大的架子!”

顾太太身穿墨绿色花枝缠藤旗袍,脖子上珍珠项链粒粒大而圆润,和珍珠耳环相得益彰。

长眉凤眼,不怒自威,自有一派风韵犹存的气派,此时正挑眉训斥着管家。

林管家的腰越发的弯了下去,恭恭敬敬的回答:“已经让人去催了,说是身子不大舒服。”

对于这个出身一般的媳妇,要不是当初大师算的命格正好衬长子,她是怎么也不会点头让她嫁入顾家的。

想到这里,顾太太心里越发的不爽,冷哼一声不耐烦的说:“就她的身子娇贵,我们先走了,让她自个跟上来。”

说罢,挺直脊背,兀自离开。

“少奶奶,太太那边催呢,您好了没有?”佣人敲了敲门,面上有些焦急。

叶知秋俯身吐下最后一口酸水,又漱了漱口,压下胃中再次的翻腾,急忙应到:“好了好了,我马上出来。”

用纸巾掩住苍白的唇,又匆匆跑到床边罐子里捡了几粒梅子含下,才舒服了一些。

“少奶奶,您还好吗?”佣人面无表情,只当是例行公事的问。

“没事,可能是最近积食了,总恶心想吐,又偏爱酸的。”叶知秋不在意的挥挥手,心知婆婆肯定不高兴了,抬脚就跟了出去。

时代在变迁,但顾家是江城首屈一指的商业世家,传承了数百年,家中规矩陈旧而古板,叶知秋向来性子好,也算是习惯了。

追上婆婆的时候,检查已经完毕了,她匆匆打了一声招呼,就跟着医生进去了。

自从公公三年前突发脑溢血去世之后,顾家就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三个月都要来一次全身体检。

第三章: 顾清让回来

叶知秋的脸色越来越白,因为做春梦怀了孩子,这实在是太荒诞了!

她用力的摇摇头,想要把这个惊世骇俗的想法甩出去。

突然她眼前蓦地变得刺眼,吱呀的一声,似乎是什么门板挪动的声音,紧接着眼前归入黑暗。

她猛地睁开眼睛,吞噬一切的黑暗里,传来粗重的呼吸声。

是什么东西进来了么?

她开始浑身颤抖的哆嗦起来,费力往墙角里缩去,她能感觉到,那巨大的宛如巨熊般的东西,朝着她这边过来。

那道黑影很高大,步伐稳健,不急不缓的一步步逼近。

“啪嗒啪嗒……”寂静的暗室中,唯有那脚步声越发响亮。

视觉被隔绝,她的恐惧被无限放大,脚步声在身旁停下的时候,叶知秋终于忍不住挥手失控大叫。

“我真的没有出轨,没有对不起顾清让,就算没有感情,我也不会背叛他啊!”她捂着脸,咬唇哭着说道。

黑暗里传来一声嗤笑。

紧接着,一道低沉醇厚的声音传进她的耳边,语气很是不悦。

“没有感情?”

叶知秋愣了一下,这声音……她伸手猛地向前一挥,空气里传来一声响亮的“啪”声。

她好像打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叶知秋!”

男人忽然欺身而进,叶知秋瞪大了眸子,俊脸距离不到她一厘米。

“砰砰砰……”

许未晚心跳如雷,隐约猜测到这人的身份。

咔嚓一声,豁然灯亮。

漆黑的暗室陡然变亮,眼前的顾清让单膝跪地,单手撑着墙壁,墨眸定定的望着她,五官立体,

第四章:那就生下来

发泄一通情感后,叶知秋冷静了很多,想到那张报告单,羞愧又难为情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无助又可怜,“体检,医生说我怀孕了,妈说我出轨了,可是我,我真的没有……”

她哽咽着说,结结巴巴的带着抽泣声。

说罢,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定定看着顾清让,生怕他不相信。

毕竟两年没有回家,突然听说妻子怀孕了,实在是难以置信的消息。

只怕一般人,都会和顾太太一样的反应吧?

叶知秋神色闪过黯然和绝望,她自己都说不清这里面的缘由。

顾清让脚步一顿,随即又稳健的迈步,一向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却是瞬息划过许多情绪,震惊不敢置信甚至还有隐隐的惊喜。

沉默良久,叶知秋有些心虚,一颗心高高提起,生怕下一秒顾清让就把自己扔在地上。

然而顾清让再次开口,依旧是平时的波澜不惊,“既然怀孕了,那就生下来。”

这回换成叶知秋震惊了,“可是,我都不知道怎么会怀上啊!”

“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他会是顾家的长孙。”

一字一句的说完,顾清让微弯腰,从暗室低矮的门钻出去,神色笃定,不容置疑。

还没等叶知秋反应过来顾清让的意思,就被一声厉喝声给惊醒。

“清让,你把这个贱人带出来干嘛?”

顾太太被管家扶着,怒气不止,转头就吩咐下人把叶知秋给带回去。

“还不把这个贱人给拉回去!”

她狰狞扭曲的面容让叶知秋回忆起方才的疼痛,扭过头不敢看,紧紧抓住顾清让的衣角,生怕他丢弃自己。

那样的折辱和疼痛黑暗,她一次也不想要经历了。

几个保镖上前,有些为难的想要将叶知秋拉走。

顾清让沉默不语,却退后的几步,如鹰一样锐利的眸子扫过眼前的人,沉声道:“谁敢?”

他是实实在在的军人,身上的杀戮之气顿时显现,周身都冷了好几分,一时镇的那些保镖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清让,这个女人背着你怀了孽种,丢尽了我们顾家的颜面,你可不要被她蒙骗了!”

顾太太厌恶的扫了叶知秋一眼,耐着性子和长子解释,以为他刚回来还不清楚。

顾清让高大的身躯不动,将叶知秋护的严严实实,“不是孽种,她是顾家的长媳,生下来的孩子也是顾家的长孙。”

说罢,他不再解释,只轻轻的捏了一下叶知秋的手,让她安心。随后就抱着她往卧室去了,坚定而不容置疑。

叶知秋被他护的极好,身后的怒骂尖叫凌乱的喝止,都隔着他厚实的胸膛,仿佛被隔在了星河之外。

闭了闭眼,心口涨的满满的,那是感动和安心。

周围的喧闹停止,叶知秋一颗浮浮沉沉慌乱的心,才算是勉强定了下来。

“怎么伤成这个样子?”顾清让皱眉,起身去拿医药箱。

他的身躯很高大,健壮,笔挺的军装一丝不苟,极其硬挺的布料衬的他的腿修长而有力。

第五章:上药

叶知秋这才注意到,顾清让还穿着军装,应该是刚从部队赶回来。

两年没有归家的丈夫,一回来就为了自己的糟心事奔波,她心中隐隐划过愧疚和自责。

拎着白色医药箱出来,顾清让轻柔的撩起她的衣服,上了身上的药,望着他英俊冷峻的侧脸,叶知秋有些发愣。

“把裤子脱了。”突然,他抬头说。

“啊?”她茫然惊讶,灵动的眸子如同被惊到的小鹿。

无奈的勾了勾嘴角,“你屁股上有伤,不脱我怎么上药?”

木板重重拍打在臀部,那痛感永生难忘。但是,让顾清让给自己上药?

纵然两个人已经是两年的夫妻了,但准确的说,相处时间并不多,更不要说这样亲密的互动了。

“不,不用了,我自己上就好了。”她摆摆手,咬牙难堪的说,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

顾清让爽快的把药膏递给她,双手环胸的站在一旁看着她。

叶知秋犹豫了一下,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也不好催促,只好慢吞吞的躲进被窝脱了一半的裤子,摸索着给自己擦药。

然而她手上也有伤,动作本来就不利索,再加上那双专注的目光紧紧注视着她,让她越加着急。

越急药就越涂不好,甚至挤了一坨蹭在了裤子上面。

她觉得难堪极了,生怕顾清让觉得她笨手笨脚。

忽然,身上一凉,被子被掀起。

叶知秋惊了惊,转头看去,顾清让神色不明的站在床边,目光可疑的落在她脱了一半的裤子上。

她又羞又急,伸手就想去捞裤子,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中路截止。

“别动,你这样一晚上都折腾不好。”

顾清让神色不明,强势而不容置疑。

叶知秋静默,随即放开了紧紧拽着裤子的手,一转头整个头埋到了枕头里面,恨不得立马有个裂缝钻进去才好。

他笑了笑,笑声低沉而慵懒,在尴尬到冒烟的气氛中还有几分诱惑。

骨节分明的手指沾了绿色的药膏,细心温柔的一点一点涂抹,他的动作很熟练,叶知秋只觉得臀部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就上好了药。

自从爸爸去世,她一直活的小心谨慎,再没有感觉到这样被人捧在手掌心疼爱。

她的鼻头一酸,眼圈非常没出息的就红了大半。

眼泪无声的落下,她紧紧埋进枕头,任由泪水静默的将枕头打湿。

过了一会儿,有些哽咽的声音响起,“顾清让,我,我真的怀孕了吗?”

在所有记忆中,除了那个诡异到真实的春梦,她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可能了。

但无论如何,她怀孕了就算不知情也是对顾清让的背叛。

叶知秋越想越慌,她一直都是一个懂事循礼的姑娘,出轨这种字眼忽然砸在她身上,砸的她措手不及。

心口沉甸甸的,顾清让对她越好,她胸口就越发的沉闷下去。

顾清让手中动作一僵……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