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昆仑医仙在都市张继吴若曦目录_昆仑医仙

发布时间:2018-11-06 18:07

昆仑医仙在都市张继吴若曦吴若依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昆仑医仙在都市张继吴若曦目录,昆仑医仙在都市张继最新章节,昆仑医仙在都市小说讲述了张继吴若曦吴若依三人之间的故事,张继从昆仑上学艺下山,奉命给凌海市星汉集团老总吴远山治病。没想到见到吴远山之后去得到了一份保安的差事。适逢吴远山的女儿吴若依工作室遇到各种危机,在张继的帮助下,吴若依的工作室成功化险为夷,又一托娱乐工作室扩展业务到了化妆品,保健食疗等领域,张继自然成为幕后老板,作用吴家姐妹在怀,人间何处不风流。

昆仑医仙在都市

第一章吃错药了!

凌海市,南京路,这条全市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上,此时却有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正在左顾右盼。

“大婶,我看你邪寒入体,肝火太旺,不如试一下我这百病全消丸……”

“喂!大叔,大叔,你别急着走啊,你面色蜡黄,一看就是肾精不足,只要吃上一副我的威猛大力丸,保证……”

当青年将目光投向一个手拿棒棒糖的小妹妹时,小姑娘直接吓得丢下棒棒糖哭着钻到妈妈怀里去了。

张继看着一个个路过的行人全把自己当成了神经病一样的看待,他心里是崩溃的,难道山下的人全都这么不识货?!自己身上的这些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顶级好药啊!

其实张继也不愿意在大街上兜售自己这些药丸,有点浪费不说,主要是掉价啊,要知道自己可是堂堂昆仑医仙的弟子,现在世界上除了山上那个老家伙,估计还没有谁比自己的医术高呢!

自己这次奉命下山给什么星汉集团的老总治病,结果刚下飞机,钱包就不翼而飞了,这下可好,不光钱没了,连那个老总的联系方式也给弄丢了。

唉,这不,张继已经在凌海市的大街上流浪了好几天了。眼看天色慢慢暗了下来,难道今天又要在火车站里过夜?

张继正在郁闷,突然间一抹鲜艳的红色映入了眼帘!

哇塞,这车子不错啊!张记心里赞叹道。

别看张继在山上整天捣鼓草药,但年轻人那个不喜欢豪车?张继忙里偷闲就喜欢在网上看一看各种豪车的的图片,“顺便”在看看美女车模。

不过就在张继赞叹的同时,却渐渐发现这两红色的兰博基尼有点不对劲。

尼玛,这车子开得,不会跟我有仇吧?!

“呜!”一声轰天的马达咆哮,大红色的跑车蹭一下子擦着张继的衣角从他身边飞了过去。

要不是张继跑得快,现在估计已经……可以当肉酱蘸着吃了!

“吱!”还没等张继反应过来,又一声锐利的急刹,跑车一下横在了路边。

车门打开,一个人从车里跑了出来,扶着路边的电线杆拼命地吐了起来。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看起来二十多岁年纪,侧面看过去,她乌黑的长发垂到肩上,俏皮的微微卷起,圆润脸蛋上肌肤凝脂一样细腻,身材玲珑,步履轻盈,将江南女子娉娉婷婷、水灵清秀的特质表露无遗。

可这样一个大美女,竟然喝成这样,还公然在路边吐的一塌糊涂,还特么的醉酒驾车!还直接给跑车开到了开到了步行街上!

张继想了半天,只能给出一个评价,女人疯起来,真特么的霸气!

不过像这样一个长相漂亮又开跑车还喝的烂醉的女人,绝绝对对是——

一个十分好忽悠的目标啊。

看来老天有眼啊,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

看着那个红衣美女吐了一阵,跌跌撞撞的又要上车,张继赶紧喊道:

“喂!美女,美女留步。”

张继一个箭步跟了上去,如果这一票在搞不成,那自己今天肯定是要喝西北风了,胜败在此一举,张继干脆也不再劝人治病了,直接拿出了自己二把刀的算卦本事。

“美女,我看你脸色黄若金纸,脚步虚浮无力,今天怕是……要交桃花运啊,哈哈。”

张继本来想说有血光之灾,可是突然想到网上都说女人喜欢甜言蜜语,赶紧换了句好词儿,虽然有点前后不搭调。

美女似乎听到了张继的话,转过脸来看了张继一眼,那朦胧的眼神,看的张继一阵脸红心跳!

可美女娇艳的红唇一张,却是冷声说道:

“滚。”

额……

张继没想到人家这么直接,不过这时候张继要是滚了,那就太不符合他的风格了,对待美女,张继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是胆大心细脸皮厚!

“嘿嘿,美女,你不要以为我是江湖骗子,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神算子,师承昆仑山,神算玉虚子,通天彻地,看前世姻缘后世因果……”

张继一边唾沫横飞的吹牛逼,一边心想千万不要给老头子知道自己说过这些话,那玉虚子可是对面道馆里的老家伙,跟自己师傅可是死对头!

可是美女的眼神却越来越冷。

“我只听过昆仑山有医术传承,你还说自己不是骗子?”

美女嘴里虽然吐出一些酒气,但是话里却是一点也不迷糊。

张继听了,差点没后悔死,玛德,早知道这小妞知道昆仑医仙,老子还玩什么算卦?!

“哈哈,其实那,美女,不瞒你说,我是昆仑医术和昆仑六爻术的双料传人唉!”

张继厚着脸皮,改口道。

“无耻,滚开,不然我要报警了!”

美女说话间靠在车上扬了扬手里红色小手机,皱着眉盯着张继。

“别,千万别,美女,都是误会,我真是昆仑医仙传人,家师名讳张希抟,如假包换啊!”

美女听了张继这句话,终于放下了手机,不过还是很怀疑的看着张继:

“真的?你怎么证明?”

证明?

张继从来都认为他昆仑山的弟子理所应当啊,却没想过哪一天还需要给人证明。

“咋证明,我也不知道啊,老头子……不对,是我师傅他老人家也没给我发个毕业证什么的……”

美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看张继,冷声道:

“你拦我不过是想骗钱罢了,我现在给你个机会,我今天喝多了,头很疼,不管你是不是昆仑传人,只要你能给我治好,我就给你一千块!”

张继听了这句话,心里简直乐炸了,治喝酒上头,这特么的也太简单了吧!还一千块,有钱人的钱,真特么的好挣啊!

“哈哈,美女说话可不能反悔,你等着……”

张继说完就在兜里翻了起来,最终找出来两粒药,这下子张继也晕了,到底哪个是呢?

因为出来的时间久了,张继风餐露宿的,药丸上难免就沾了点……泥,不过良药苦口利于病,何况就这么一点点呢!

不过这就导致张继有点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别的还好说,可张继知道,这两个一个是醒酒的,另一个……

可是那种促进女性哪个什么欲望的药啊!!!

这要是吃错了还了得?

张继正在这边琢磨,那边红衣美女早就不耐烦了。

“喂!大骗子,你到底行不行啊!”

这一催,张继心里彻底乱了,特么的这报酬可是一千块钱啊!这种大客户要是跑了,自己还不得后悔一辈子?

“这个。”

张继心一横,随便拿出来一粒说道。心想成功概率起码二分之一,虚什么虚?

美女醉眼朦胧,用白皙修长的手指不断捏着太阳穴说道:

“真的假的,要是不行我可要报警的!”

说着就想伸手结果那个药丸。

“等等!”

张继一听报警,心里又虚了,又看了看两个药丸,将另外一个递了过来。

“嘿嘿,刚才看错了,其实是这个!”

也就多亏了红衣美女喝大了,不然看到张继这迷糊样,谁能敢吃他给的药?

美女接过药,没怎么犹豫就放进了嘴里,昆仑山的药,入口即化,美女显然也感觉到了这一点。

“你真是昆仑山下来的?!”

“如假包换!”

张继有点得意的说道,这可是这么多年来,他最有成就感的一次治病,这可是一千块啊!

可还没等张继得意完,就看到小美女脸上迅速变得绯红。

“你……你给我吃的是什么?!”美女意识到了不对,惊声叫道。

第二章 城里人套路深

“啊!”张继一看,便知道自己肯定是运气不好搞错了。

“你别急啊,美女,你听我解释!”

“你滚开,你个流氓!”

红衣美女只觉得自己身上突然燥热起来,然后瞬间又变的冰冷,心里也想一万只蚂蚁在不停的爬。奇痒难忍。

“你……你给我下药……我要报警!”

美女说着就拿起电话拨号。

张继要是让她报了警,那还那能说得清?情急之下一把就将她抱进了车里!

跑车本来空间就小,现在又挤了两个人,一时间车里的气氛就暧昧了起来。

“啊……你……你无耻,你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呜呜……”

美女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彻底混乱了起来,都知道酒利于春药发挥作用,她本来就喝了酒,现在又吃错了药……

她苗条的而身子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不断想抱住张继,朱红色的唇疯狂的朝着张继问了过来。

“哎呀!别动,你别动啊!”

张继被美女弄的手忙脚乱的,电视里只要美女中了春药,肯定是要男人才能解救,但那是一般情况。

对于昆仑医仙来说,自然有所不同,不过……

“哎呀!别动!”

张继被美女搞的实在是烦了,一把抓住了她的两只娇嫩的手腕,这下不管她怎么扭动,都挣脱不开了。

而张继的另外一只手,则是慢慢伸到了她的胸前,一颗一颗的将美女洋装的扣子解开……

随着张继的动作,她胸前洁白的肌肤逐渐裸露在了空气里。

张继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可看到那娟秀的起伏,迷人的曲线,呼吸还是逐渐变得浑浊了。

银针一挑,最后一片红绸落下,万里河山尽显眼中。

“啊……我好难受……,帮帮我……”

美女还在不停的娇吟,不过张继却慢慢冷静了下来,每当他治病时,他的思维就会变得冷静异常。

稳稳的捏着银针,针尖逐渐在女孩胸前那两点嫣红处落下,每一针,她都会跟着疼的叫起来。

“啊……疼!”

连续十针之后,张继终于尝出了一口气,此时美女脸色已经渐渐变得正常起来,只不过身上出了很多香汗。

早就累的昏睡过去。

张继再次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美女已经没事了,才打开车子的空气外循环,将美女放好在座位上,最后才锁上车子,准备跑路。

不跑?不跑等这小妞醒了?那还不是死路一条,张继可是刚刚在她那个部位上扎了十几针啊!

张继想都不敢想被小妞抓到的后果,赶紧撒丫子转身就跑!

美女,咱们后会无期吧!

一直跑出去一千多米,张继才才出了一口气,可没想到这时又有一个声音突然从自己身后传来,给正心虚的他吓了一跳。

“前面那个家伙,就是你,给我站住!”

张继顺着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警服的靓丽女警正一脸严肃的朝他走过来。女警粉面桃花,双眼清澈无暇,合身的警服紧紧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一下子就又给张继看呆了。

“哇!怪不得老家伙说山下的美女多如云,这才多大功夫,就又碰上了这么一个绝世大美女!”张继心里一跳,暗暗想到。

徐诗诗就是这个女警,她刚上任片警没几天,手上也没什么案子,本来闲得无聊,今天突然接到电话说南京路上有个叫花子在卖假药,一下子就来精神了。

她一定要让老爷子看看,自己虽然是个女孩,同样能做好这个警察!

看见张继杵在那里一动不动,本以为是被自己吓呆了,心里还有点暗暗得意自己刚上任没几天就能有这么犀利的威慑力,谁成想走近了才看到这个家伙竟然嘴角挂着口水朝自己的胸前瞄着,一下子就火了。

“混蛋!你知道你已经犯法了么!”徐诗诗生气的说道,不过她的声音清脆动听,就算是发怒,听起来都跟唱歌的差不多。

“啊?犯法?我犯什么法了啊?”张继这才收回了自己贪婪的视线,讷讷的问道。

“哼,还想抵赖?我接到举报,说一个乞丐在南京路附近兜售假药,别跟我说不是你,现在你涉嫌非法行医,制售假药,占道经营,无证经营……”徐诗诗红唇翕动,一口气说出了十来条张继的违法行为。

“这……”张继被她说的哑口无言,想了半天最后终于憋出了一句话:“警官,其实,你肝火太旺,而且因为长期站着执勤,腰椎压迫过度,导致阳气淤积在腰腹,你应该会间歇性的腹痛和腰疼。”

徐诗诗本以为张继肯定会抵赖,去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张嘴便说出自己身上的暗疾,心里一震,难不成还真是个游方郎中?不过是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今天她是决定先把这家伙带到所里问问再说。

“废话少说,你是乖乖跟我走,还是让我动手?”

张继却是笑嘻嘻的说道:“警官姐姐,虽然我是个随便的人,但是也不能刚见面就跟你走啊,起码要预热一下,你说对不?”

张继流里流气的样子彻底给徐诗诗激怒了。

话说徐诗诗上警校那会可是全校的女子搏击冠军,对上一般的男人,她一个打个三四个都没问题,加上脾气火爆,是出了名的霸王花,不过毕业以后家里不同意她真当警察,说是一个女孩子当警察以后容易嫁不出去,好说歹说,才让老爷子给她安排了一个片警的工作,平时也就是调节下广场舞大妈之间的纠纷,正想抓几个坏人,张继就送上门来了。

“耍流氓,你找错对象了!”徐诗诗冷哼一声,抬腿朝着张继的胸口踹了过去,动作那叫一个干净利索。

然而徐诗诗想象中的张继被踹成一个狗吃屎的画面却没有出现,相反,自己的小腿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抓住了。

“唉,我说美女警官姐姐,你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啊,就算要动手你也得提前说一声啊,你看我长的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大小伙子,万一被你破了相,那我下半辈子可就要你来养了。”

看到张继浑身脏兮兮的还说自己什么如花似玉,徐诗诗差点没吐了,暴脾气完全忍不了,娇喝一声,一口气打出了十七八拳,全部都是她最拿手的的套路。

按照以往的战绩,就算是个一般的高手都要被自己打得屁滚尿流,出手之后,徐诗诗还有点后悔是不是出手有点重了,这样对付一个卖假药的叫花子会不会太残忍。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是,这一套拳打下来,不但脸张继的衣角都没占到,反而是被这小子在自己的纤腰和翘臀上摸了好几下。

徐诗诗差点给气炸了。不过她也不是胸大无脑的妹子,眼看自己连踢带打了半天连长急的毫毛都没伤到一根,惊讶之余,也知道这个流氓还真是个高手。

既然武的不行,那就来文的!

徐诗诗拿定主意,又是一脚踢出,却假装一个不小心直接蹲在了地上。

“哎呀!疼死我了!”只听她娇呼一声,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不过这倒不是装的,完完全全的本色出演,因为刚才那一下装的太像,摔得也太疼了!

张继也一下看傻了,没想到这个美女警察竟然会自己摔倒,也真是没谁了,不过看到她这个梨花带雨的样子,张继还是忍不住走过去关心的问道:

“警官姐姐,你没事吧?”

然而张继确实看到徐诗诗的俏脸瞬间换上了一副得意的表情。

“咔嚓!”一对银光闪闪的大手铐拷在了张继的手上。

“小样,跑啊,继续跑啊!”徐诗诗兴奋地说道。

张继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得想起来老家伙常说的一句话:

城里人,套路深。

第三章 警局治病

姓名。”

“张继。”

“年龄。”

“19,唉,我是男的,不要再问性别了。”张继看着审讯桌对面三个虎视眈眈的警察抢白道。

“彭!”

一个青年男警察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说道:“你给我放老实点,我问你了么?”

张继看了看这个警察正握着笔的手笑道:“这位大哥,我看你拿笔的姿势这么怪异,应该是手腕上有过伤吧。”

男警察一愣,他本来是一名退伍炮兵,因为常年练习,火炮强大的后坐力将手震伤,起初一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最近总是感觉手腕酸痛,严重时甚至拿不住东西。

看到他的表情,张继就知道自己说到了点子上,继续笑呵呵的说道:“大哥,看你拿笔时手微微颤抖,应该是长期从事某种运动损伤了经脉,不是我危言耸听,你这个年纪症状就这么严重,恐怕再拖下去……”

男警察被张继说中了心事,连忙问道:“会怎么样?”

“轻则失去劳动能力,重则……”

“啊?”男警察惊呆了,他自己最近也去了医院检查,可是医生只说没什么问题,但手是他自己的自己知道,最近手疼的厉害,怎么可能没事?

“小兄弟,我这手你看能不能……”

这时候,在一旁的徐诗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自己好不容易抓到这个臭流氓叫花子卖假药的嫌疑人,这什么都还没审出来,自己这个同事就跟人家称兄道弟了。

“咳咳,那个老张,能不能注意一下,现在是在审案子。”

“哎呀,审案子也不急在一时啊,而且我看这位小兄弟慈眉善目的,哪里像什么坏人?”叫做老张的警察一心想着自己的手腕,听到张继似乎很有门道,再看张继是怎么看怎么像传说中的世外高人,哪里有一点嫌犯的样子么。

徐诗诗差点没吐血,老张这家伙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刚才自己吧张继带回来时跟他说要好好审一下这小子,老张拍着胸脯说一定回给嫌疑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这才说了几句话,却反而被嫌疑人给忽悠住了。

张继此时也很开心,下山这么久了,第一次遇到一个人不说自己长的獐头鼠目的。

“哈哈,大哥,我就说你很有眼光,你这个病我还真能治,不过有一点……”

“能治?!太好了。老张听到张继肯定的答复,兴奋地差点没跳起来,可等张继说道“不过”的时候,老张的心再次紧张了起来:“怎么小兄弟,这病很难治?”

“不难不难,不过如果我能治好大哥你的病,是不是就能证明我不是卖假药的?”

“当然!能治好我这手,这医术摆在这里,怎么可能是卖假药的?”

“嘿嘿。”张继听了老张的话笑着看向了徐诗诗:“如果我不是卖假药的,这位美女警察妹妹是不是应该给我道歉啊!”

徐诗诗一听“道歉”就火了:“给你道歉,你怎么不去死?臭流氓!”说着还要冲上来揍张继,还好给一旁的老张拦住了。

“小徐,冷静,冷静。”

张继翻了一个白眼,摊摊手对着老张说到:“大哥你看,不是我不肯帮你治病,而是这位美女警察妹妹坚持对我的不公平待遇,我总不能一边忍受着歧视一边治病吧。”

徐诗诗一把推开正拦着自己的老张,漂亮的大眼睛狠狠的剜了张继一眼说道:“臭流氓叫花子卖假药的,你给我听好了,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不是能治病嘛,当场治,别给我说什么没设备啊没药啊什么的借口,你要是能给治好了,我就给你道歉。”

说完,还一脸挑衅的看着张继。

徐诗诗是绝不相信张继说的什么百病全消丹一类的东西会是真药,因此她断定张继肯定是想借口跟老张套近乎找借口逃跑。

张继真能治病?呵呵,你见过一个卖假药的真大夫?

张继本来被徐诗诗应该带到派出所来有点不开心,现在看到这小妞还一脸挑衅的瞅着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是对美女,容忍也要有个限度,昆仑医仙的弟子也不是谁都能拽过来踢两脚的小猫小狗吧!

“好,一言为定!不过在治病之前,我要先打电话给我的一个朋友,想借用一下咱们这里的电话。”张继一口答应了徐诗诗的赌约。

“来,兄弟,用我的电话就行。”老张赶紧将自己的电话递了过去。

说实话,徐诗诗是不了解他这个手的情况,不相信张继情有可原,他这病根去医院也不是去了一次,多少专家教授都看过,全说没事,也就是张继能一眼就看出来他这手的问题,反正老张是对这个穿着打扮很像“世外高人”的小伙子有些信心。

不过徐诗诗的家庭背景他很了解,大小姐一个,有点冲动傲气也是肯定的,自己也不好明着说,只能等张继给他治过手再看结果了。

张继接过老张的电话,投过去一个感谢地眼神,这个警察很接地气,做事不武断,有方法,可以结交。

将电话打给老家伙,也就是自己的师傅,张继在外面流浪了这么久也想赶紧完成这次的任务回山上享清福了。

“喂喂!是我,老家伙,我现在还在凌海市呢!怎么还没治好?不是没治好,是压根还没找到人呢!你快叫他们派人来接我,我在派出所找警察叔叔帮忙呢!”

放下电话,张继终于将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前几天怕老头子嘲笑自己竟然会迷路,所以一直想用自己的医术来混口饭吃,谁成想再好的医术也要放到合适的位置才能有用武之地。

以至于最后竟然被徐诗诗当成了卖假药的江湖骗子,是时候为昆仑医仙派正名了!

再看此时的张继,虽然衣衫褴褛,但身上却透漏出一股中正祥和的气质,老张的手经脉受损,需要运用真气将经脉打通在施药调养,这对于张继来将并不困难。

张继凝神屏息,伸手一探,已经将老张的手腕攥在手里,再讲丹田的真气慢慢调出,真气像春日的溪流一般,缓缓的流淌进老张的经脉之中。

老张此时只觉得手腕上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慢慢爬行一般,说痛不痛,说痒不痒,竟然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嘶——!”老张龇着牙,吸了一口冷气。

一旁的徐诗诗见状惊叫道:“老张你没事吧?”

然而几乎同时,老张的脸色已经全变了!满脸青紫仿佛中了毒一般,徐诗诗那里见过这种情况,下意识就以为是张继搞的鬼,想冲上去阻止张继,却发现她跟张继和老张之间此时仿佛产生了一道透明的气墙,根本就无法接近。

“老张!老张!”

此时,情势再转,只见张继左手由掌变指,在老张的胸前连点。

天突,璇玑,华盖,玉堂。张继连点老张胸前几道大穴,就看老张“扑”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

此时,张继方才收气,慢慢将老张放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这时老张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而反观张继脸色却是白的吓人,徐诗诗刚要张口问,就听张继说道:“你别着急,刚才是我将老张体内的淤血调了出来,现在他只要多加调养,很快就能痊愈。”

老张此时也回复了神智,他下意识的动了动手腕就惊讶的站了起来。

“这……这……我……我的手真的好了!!”老张举着手语无伦次的说着,一旁的徐诗诗已经惊呆了。

“呵呵。”张继淡淡一笑说道:“大哥你先别太高兴了,你的手还是需要调养才能真正痊愈,近期一定要记得不要干重活。”

老张快四十的汉子,竟然喜极而泣,拉着张继的手连连点头的说道:“小兄弟,谢谢你,谢谢你,以后大凡有什么能用得到老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哥不必如此,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而且,这次帮你治手,也是只是为了赌约嘛!”

张继说着,就笑眯眯的看向了一旁的徐诗诗。

徐诗诗被刚才的情形惊得够呛,而此时张继的目光朝她看过来,更是让她无地自容,她性格要强,可事到如今,再想强辩都没了理由。

第四章 怎么是你!

“对,对不起,是我错了。”徐诗诗红着脸,说话的声音小的跟只蚊子似的。

看到她这个样子,张继心情大好,刚才想要看着小妞吃瘪的心情也淡了许多,张继本身就是个单薄的性子,除非被人欺负到头上,不然极少较真,当然最重要的,徐诗诗是个大美女。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只怪我长的太帅,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站在人群中也是那么耀眼。”

“是啊是啊,小兄弟医术超神,气质绝伦,万年一遇,万年一遇。”老张在一旁很配合的大笑道。

张继还想再说几句,可这时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领头的是一个看起来警衔很高的警察,身后则是跟着一个身材气质一点也不亚于徐诗诗的墨镜女子。

男警察对着身边的女子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将女子让了进来,然后清了清嗓子问道:“张继先生在不在?”

还不等张继说话,旁边的老张就麻利的站直了敬了个礼说道:

“报告简副局长,这位就是张继先生!”

这个警衔很高的警察就是简副局长,他顺着老张的手指看过去,也是有点意外,心想星汉集团那边打电话来不是说要自己这边配合找一个神医么?这脏兮兮的黄毛小子就是他们嘴里的神医?

不过副局长的城府可不是盖的,简副局长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看轻张继的神色,还是很正经的笑了笑说道:

“张继先生,这位小姐是星汉集团派来接你的,你现在可以跟她走了。”

张继听到有人来接自己,心终于放了下来,终于可以摆脱做流浪汉的生活了。不过自己堂堂医仙大弟子在凌海竟然连一口饭都混不上,到头连还要找雇主帮忙,说起来还真是丢人。

不过事到如今,想那么多也没用,还是先找地方洗个热水澡在吃一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疲惫的身心再说吧。

想到这里,张继对着星汉集团派来的那个墨镜女子笑道:“美女,我们走吧。”

“美女,我们走吧?”

“美女……”

张继连续叫了好几声,墨镜美女却根本没有搭理她,而是一直死死的盯着张继身后的徐诗诗。

与此同时,徐诗诗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对视持续了十来秒,两人才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墨镜女摘下墨镜的一瞬间,在场诸位男士都是眼前一亮,只见她凤眼云眉,精制无比的脸上带着一种令人沉醉的高贵气质。

不过……

“呵呵,徐诗诗,果然是你,说实话你能抓错认,我一点也不奇怪!”

“哼,吴若曦,你也好不到哪去,在屋子里还带个墨镜,你以为自己是大熊猫啊?”

“我戴墨镜也不会像你一样眼瞎,就你这眼神还当警察,你们领导每天都要为你抓错人擦屁股!”

“我抓错人好歹也有工作啊,比你当富二代啃老强一百倍,你就是条寄生虫!”

张继一脸懵比的看着两个女神级的小妞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个不停,心想这个叫吴若曦的小妞到底是来救自己的还是来给自己找麻烦的,自己好容易摆平了跟前这俩警察,这小妞一来可好,又特么的吵起来了。

“两位,两位。先停一下,你们看今天都这么晚了,要不咱们改天再吵?”

眼看两人还要继续,张继只好跳到她们中间说道。这时候简副局长和老张也赶紧上来劝,才将两人分开。

“哼,吴若曦,别让我在路上遇到你,不然一定打得你哭爹喊娘。”

“去死吧,徐诗诗你个男人婆,母夜叉,祝你一辈子也嫁不出去!”

张继一脸黑线的看着两个女人放完狠话后,才跟着气哼哼的吴若曦屁股后面出了警局。

“你跟着我干嘛!”

吴若曦一个急停转身,吓了张继一跳。

“啊?”

张继看着她满脸愤恨表情的小脸有点懵了。

“你们老板雇我给她看病啊,当然是跟着你去找他。”

“呵呵,你也知道是谁雇的你啊,那你刚才还帮徐诗诗说话!”

张继面对吴若曦的质问,一阵无语,老子什么时候帮徐诗诗了?眼前这个小妞实在是不可理喻,张继心里暗暗盘算,以后见到这个小妞一定要躲的远远地,算然她长的漂亮,可这脾气和智商,真是不能恭维。

“哈哈,美女你误会了,我刚才虽然看起来是帮她,实际上可是在帮你啊,拉偏架知道么,你想想那个徐警官身手那么好,我要不挡住你,你很可能会吃亏啊!”

吴若曦皱着眉头看着张继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

“那好吧,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早晚会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姓徐的男人婆,不过倒是你,真的是我老爸请来的医生?怎么穿的这么恶心,比要饭的还不如!”

张继一阵无语,原来这坏脾气的小妞就是那个什么星汉集团老总的闺女啊,按理说大公司的老总不都是智商很高的么?怎么生出个这么二的闺女!

不过现在也没功夫计较这些了,还是先让她带着填饱肚子才是当务之急啊。

“呵呵,美女,所话说人不可貌相,正因为我的艺术高超,所以才习惯用内涵打动别人,穿两件好衣服谁不会?可那不是我的作风!”

“行了行了,懒得管你这些,反正也是我爸找的,跟我无关。”

说着吴若曦就甩给张继一个白眼,小腰一扭,啥也没说径自走到路边停着的一辆闪着黝黑光泽的宝马M3旁边打开了车门。

“喂!上车啊,傻呆呆的站那干啥?”

小妞上了车才发现张继依然皱着眉头愣在原地。

张继这才回过神来,慢慢走向了车子,不过还是再次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下不远处的小巷口。

宝马发动,车子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呵呵,美女你这车子不错啊。”张继上车后两只眼睛就开始不断来回瞄着车里的各个地方。

吴若曦听到张继的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她这辆车子可不是一般的M3,买回来之后光内饰改装就花了一百多万,不但内饰全部改成了少女心满满的玫红色,更是将车子的音响系统改了一整遍。

“废话,本小姐的车子当然差不了,不过就算说了你这乡巴佬也不懂。啊!喂,混蛋,你干什么,别乱翻我的车啊!”

小妞刚得意了没几秒就看到,张继突然在车里东翻西找了起来。

“混蛋,快住手!”

然而张继却根本不顾吴若曦的阻止,最终从手套箱里找出一个精致的化妆包,毫不犹豫的打开车窗丢了出去。

“你个该死的混蛋,竟然丢我的东西……”

吴若曦看到张继这个举动,差点就没气炸了,然而还不等一句话说完,车后就传来了一声巨响!!!

“轰!”

一个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一时间交通陷入的混乱。

吴若曦漂亮的脸上一脸懵比,小嘴长的老大,完全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

“这……这什么情况?”

这时候张继才长出了一口气,靠在座椅上问道:“美女,看来你的仇家挺狠啊。”

吴若曦还处在被刚才的爆炸声吓得蒙圈中。

“你……你是说,刚才你丢出去的……是炸弹?可我的化妆包里怎么会有炸弹?”

吴若曦的问题让张继直翻白眼,心想你问我我问谁。

看到张继不在说话,只是闭着眼睛靠在那里装睡,小妞反应在迟钝也看出来,看来这个老爸请来治病的“叫花子”,还真有点本事啊!

第五章 “拆弹”专家

“对,对不起,是我错了。”徐诗诗红着脸,说话的声音小的跟只蚊子似的。

看到她这个样子,张继心情大好,刚才想要看着小妞吃瘪的心情也淡了许多,张继本身就是个单薄的性子,除非被人欺负到头上,不然极少较真,当然最重要的,徐诗诗是个大美女。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只怪我长的太帅,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站在人群中也是那么耀眼。”

“是啊是啊,小兄弟医术超神,气质绝伦,万年一遇,万年一遇。”老张在一旁很配合的大笑道。

张继还想再说几句,可这时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领头的是一个看起来警衔很高的警察,身后则是跟着一个身材气质一点也不亚于徐诗诗的墨镜女子。

男警察对着身边的女子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将女子让了进来,然后清了清嗓子问道:“张继先生在不在?”

还不等张继说话,旁边的老张就麻利的站直了敬了个礼说道:

“报告简副局长,这位就是张继先生!”

这个警衔很高的警察就是简副局长,他顺着老张的手指看过去,也是有点意外,心想星汉集团那边打电话来不是说要自己这边配合找一个神医么?这脏兮兮的黄毛小子就是他们嘴里的神医?

不过副局长的城府可不是盖的,简副局长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看轻张继的神色,还是很正经的笑了笑说道:

“张继先生,这位小姐是星汉集团派来接你的,你现在可以跟她走了。”

张继听到有人来接自己,心终于放了下来,终于可以摆脱做流浪汉的生活了。不过自己堂堂医仙大弟子在凌海竟然连一口饭都混不上,到头连还要找雇主帮忙,说起来还真是丢人。

不过事到如今,想那么多也没用,还是先找地方洗个热水澡在吃一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疲惫的身心再说吧。

想到这里,张继对着星汉集团派来的那个墨镜女子笑道:“美女,我们走吧。”

“美女,我们走吧?”

“美女……”

张继连续叫了好几声,墨镜美女却根本没有搭理她,而是一直死死的盯着张继身后的徐诗诗。

与此同时,徐诗诗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对视持续了十来秒,两人才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墨镜女摘下墨镜的一瞬间,在场诸位男士都是眼前一亮,只见她凤眼云眉,精制无比的脸上带着一种令人沉醉的高贵气质。

不过……

“呵呵,徐诗诗,果然是你,说实话你能抓错认,我一点也不奇怪!”

“哼,吴若曦,你也好不到哪去,在屋子里还带个墨镜,你以为自己是大熊猫啊?”

“我戴墨镜也不会像你一样眼瞎,就你这眼神还当警察,你们领导每天都要为你抓错人擦屁股!”

“我抓错人好歹也有工作啊,比你当富二代啃老强一百倍,你就是条寄生虫!”

张继一脸懵比的看着两个女神级的小妞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个不停,心想这个叫吴若曦的小妞到底是来救自己的还是来给自己找麻烦的,自己好容易摆平了跟前这俩警察,这小妞一来可好,又特么的吵起来了。

“两位,两位。先停一下,你们看今天都这么晚了,要不咱们改天再吵?”

眼看两人还要继续,张继只好跳到她们中间说道。这时候简副局长和老张也赶紧上来劝,才将两人分开。

“哼,吴若曦,别让我在路上遇到你,不然一定打得你哭爹喊娘。”

“去死吧,徐诗诗你个男人婆,母夜叉,祝你一辈子也嫁不出去!”

张继一脸黑线的看着两个女人放完狠话后,才跟着气哼哼的吴若曦屁股后面出了警局。

“你跟着我干嘛!”

吴若曦一个急停转身,吓了张继一跳。

“啊?”

张继看着她满脸愤恨表情的小脸有点懵了。

“你们老板雇我给她看病啊,当然是跟着你去找他。”

“呵呵,你也知道是谁雇的你啊,那你刚才还帮徐诗诗说话!”

张继面对吴若曦的质问,一阵无语,老子什么时候帮徐诗诗了?眼前这个小妞实在是不可理喻,张继心里暗暗盘算,以后见到这个小妞一定要躲的远远地,算然她长的漂亮,可这脾气和智商,真是不能恭维。

“哈哈,美女你误会了,我刚才虽然看起来是帮她,实际上可是在帮你啊,拉偏架知道么,你想想那个徐警官身手那么好,我要不挡住你,你很可能会吃亏啊!”

吴若曦皱着眉头看着张继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

“那好吧,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早晚会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姓徐的男人婆,不过倒是你,真的是我老爸请来的医生?怎么穿的这么恶心,比要饭的还不如!”

张继一阵无语,原来这坏脾气的小妞就是那个什么星汉集团老总的闺女啊,按理说大公司的老总不都是智商很高的么?怎么生出个这么二的闺女!

不过现在也没功夫计较这些了,还是先让她带着填饱肚子才是当务之急啊。

“呵呵,美女,所话说人不可貌相,正因为我的艺术高超,所以才习惯用内涵打动别人,穿两件好衣服谁不会?可那不是我的作风!”

“行了行了,懒得管你这些,反正也是我爸找的,跟我无关。”

说着吴若曦就甩给张继一个白眼,小腰一扭,啥也没说径自走到路边停着的一辆闪着黝黑光泽的宝马M3旁边打开了车门。

“喂!上车啊,傻呆呆的站那干啥?”

小妞上了车才发现张继依然皱着眉头愣在原地。

张继这才回过神来,慢慢走向了车子,不过还是再次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下不远处的小巷口。

宝马发动,车子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呵呵,美女你这车子不错啊。”张继上车后两只眼睛就开始不断来回瞄着车里的各个地方。

吴若曦听到张继的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她这辆车子可不是一般的M3,买回来之后光内饰改装就花了一百多万,不但内饰全部改成了少女心满满的玫红色,更是将车子的音响系统改了一整遍。

“废话,本小姐的车子当然差不了,不过就算说了你这乡巴佬也不懂。啊!喂,混蛋,你干什么,别乱翻我的车啊!”

小妞刚得意了没几秒就看到,张继突然在车里东翻西找了起来。

“混蛋,快住手!”

然而张继却根本不顾吴若曦的阻止,最终从手套箱里找出一个精致的化妆包,毫不犹豫的打开车窗丢了出去。

“你个该死的混蛋,竟然丢我的东西……”

吴若曦看到张继这个举动,差点就没气炸了,然而还不等一句话说完,车后就传来了一声巨响!!!

“轰!”

一个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一时间交通陷入的混乱。

吴若曦漂亮的脸上一脸懵比,小嘴长的老大,完全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

“这……这什么情况?”

这时候张继才长出了一口气,靠在座椅上问道:“美女,看来你的仇家挺狠啊。”

吴若曦还处在被刚才的爆炸声吓得蒙圈中。

“你……你是说,刚才你丢出去的……是炸弹?可我的化妆包里怎么会有炸弹?”

吴若曦的问题让张继直翻白眼,心想你问我我问谁。

看到张继不在说话,只是闭着眼睛靠在那里装睡,小妞反应在迟钝也看出来,看来这个老爸请来治病的“叫花子”,还真有点本事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