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安若薇冷祁然最新章节_安若薇冷祁然全文

发布时间:2018-11-06 17:36

安若薇冷祁然小说安若薇 冷祁然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安若薇冷祁然最新章节,安若薇冷祁然小说是作者吃辣鱼的喵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安若薇冷祁然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多年名存实亡的婚姻,被小三找上门来之后宣告破碎。 她受尽委屈痛彻心扉,小三和前夫齐齐刁难,必让她无法翻身。 他宛如从天而至的救世主,为她驱赶黑暗铺平前路。原以为誓要帮她虐渣男贱女的男人会是一辈子的归宿。却不料自己似乎也被卷入了一场骗局。 从一开始就不公平的爱情,究竟何去何从……

安若薇冷祁然小说

第一章 我们离婚吧

“沈誓墨,我们离婚吧。”安若薇丝毫没有血色的脸庞,凝聚着孤傲的倔强。

沈誓墨无言看着手持离婚协议书的女人,表情表情冷冽。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一辈子?现在要离婚?”

却还是一脸嘲讽,勉为其难接过来看了看,唯一的重点就是她净身出户。这么着急想要离婚?

沈誓墨脸上不由闪过一抹怨毒。眨眼间,撕得粉碎的纸屑砸在安若薇脸上身上,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你害死了我和彤彤的孩子,心虚了?”沈誓墨双目赤红,锐利鹰眸杀意尽显。

安若薇也瞬间激动起来,面色如纸的脸颊气血上涌,“那个贱人的孩子!是她自己摔掉的。和我没有关系!”

“啪!”

响亮的一耳光打在安若薇脸上,下了狠劲的男人直接把她扇翻在地上。

膝盖和手肘都破了皮,火辣辣的疼痛。却抵不过心里万分之一的凌迟。

紧紧捂着自己的脸颊,安若薇牙关紧咬甚至已经尝到了血腥味儿,因疼痛而瞬间蓄满泪水的双眸,满是不敢置信。

恍惚看着眼前容颜俊朗,却倍觉陌生的男人,安若薇无边无际的愤恨在心里激荡,久久无法平息。

他们的婚姻,是安家促成的。

沈誓墨不爱她,她感觉的到,想着婚后可以把冰冷的石头捂热,却没有想到他一直和之前的女人在一起。

直到昨天,那个女人找上门来,她才知道,这些年沈誓墨从不曾碰她,不是因为有隐疾。而是在外面组建了另外一个家庭。

那个女人她见过,二线女明星李晓彤,身材容貌皆可以。家世不好,所以沈家一直没有松口。

却万万没有想到……

见到李晓彤的时候,安若薇真的很崩溃。没有办法接受丈夫的背叛,她选择了逃避。

可是转身避开和李晓彤纠缠的一刹那,她竟然就那样摔倒在地上,一片血红在地上蔓延。

晕血的安若薇浑身颤抖,害怕到不行。她不知道李晓彤怎么会突然摔倒!

等她反应过来,120已经来把人拉走了。一夜未眠,她自己准备了离婚协议书。却换来了沈誓墨狠戾的耳光。

“你再说一句彤彤坏话试试!”冷冽的气息四散开来,男人俊朗的五官因为阴鸷而显得有些可怕。

安若薇挣扎了一下,浑身的疼痛让她始终没有爬起来,看着眼前的杀意尽显的男人。

她突然想到了他们的初遇。刁蛮任性万千宠爱长大的大小姐,一见钟情陌生男人。

那妙不可言的滋味,暗恋时带着一丝丝酸涩但更多是甜蜜的滋味。

安若薇无声笑着,却满脸都是泪水。这就是所谓甜蜜?

“既然不爱我,当初为何答应要娶我?”

“你以为我愿意?”沈誓墨撕开了往日温柔的伪装,眉宇间具是厌恶,“若不是你那老不死的爷爷拿安家威胁。你以为我会娶你?”

“你!!!”安若薇没有想到,一向在长辈面前毕恭毕敬的男人,竟然说出这般低俗的谩骂。

还是对他那么好的爷爷!

电光火石间,安若薇明白了。

沈誓墨娶她,是为了安家。爷爷在世的时候,对他甚至满意,下放了很多权利给他。

现在爷爷过世了,他更是无所畏惧。

她突然回忆起来,沈誓墨突如其来的求婚,载着她直接去了民政局。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让安若薇简直不敢相信。

原来都是爷爷的施压,都是他心里面利益的驱使。

说到底,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她!

“滚!!”沈誓墨一脚踹在安若薇身上,力道之大,几乎踢断她的肋骨。

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她使劲儿抱住自己,蜷缩成一团。

沈誓墨因为失去了和李晓彤的孩子,情绪彻底失控,安若薇心里面很清楚。她现在若不能先逃离出去,说不定还会被他毒打。

跌跌撞撞推开别墅大门,忍着浑身剧痛逃了出去,心跳如雷的安若薇耳膜也是一阵一阵胀痛。

一夜没有睡好,再加上巨大的悲伤和惊吓。让她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终于双腿一软摔倒在地上,意识也慢慢涣散。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天际,黑色限量版迈巴赫停了下来。

下来一个身材挺拔身着高定手工西服的男人,精致如画的俊脸上,勾勒出俊朗到惊心动魄的线条。

没有丝毫波动的俊颜,终于在将安若薇抱起来时,闪过一抹心疼。

一双眸子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辉,别样的情绪快速一闪而过,却最终还是被他收敛。

……

安若薇眉头紧蹙,微微睁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醒了?”

低沉而充满磁性的男声,无比悦耳之际,似乎更加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回过神来的安若薇吓了一跳,浑身戒备搂着被子坐了起来。

不安的视线快速扫视了一下男人,确确实实是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男人,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

“你是谁?”

男人摸了摸鼻子,嘴角勾起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安若薇:“……”

她莫名觉得男人刚刚的动作,特别眼熟。却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发胀的脑袋有些思绪不清楚,等她回忆起来自己昏迷前的狼狈。黑眸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心跳突然加速起来。更多的还是伤心和酸楚。

她多么希望自己醒来发现只是一场噩梦,却明明白白昭示了全部都发生了。

沈誓墨不爱她,小三找上门来莫名其妙失去了孩子,她主动提出来离婚。

“谢谢你救了我。”安若薇礼貌点点头,正欲下床离开。

男人仍旧玩世不恭的语气凉丝丝响了起来。

“二线女明星李晓彤意外流产被狗仔拍到了,正欲召开记者发布会。你要不要去参加?”

莫名其妙的话语,却瞬间让安若薇身形一僵。

李晓彤要召开记者发布会?

让她更加错愕的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知道很多。

“你到底是谁?”安若薇视线冰冷下来。

第2章 重回安氏集团

“我啊?”男人反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脸上的笑容云淡风轻,唯一让人觉得出挑的,是他星眸之中透露出来的锐利,语气却是反常的温和,“我就是一个生意人。”

单单一个这般简单的眼神,就让安若薇意识到,眼前的男人,并不简单。

“所以呢?”安若薇并没有因为男人的气势而感到畏惧,脸上的神色仍旧镇定自若。

虽然是被这个男人救了,可是在弄清楚目的之前,安若薇也不会轻易松口。

“商人自然是做生意了。”男人递过来一张名片,纯白的正面淡金色边框。

安若薇接过来瞥了一眼,放进包包里。

“谢谢你救了我。”安若薇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抽出来,递给了男人。

眼见男人不接,她瞥了一眼钱,眸光一阵黯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慢条斯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起身离开了。

之所以黯然,是因为安若薇觉得非常嘲讽,如果不是因为钱,或许沈誓墨并不会和她在一起。

“我以为你会参加发布会。”

男人的声线真的很好听,带着淡淡的尾音,却让人生不起来丝毫的反感。

走到门口的安若薇脚步一顿,却始终没有停下来。

“发布会什么的,电视上看看,足够了。”

安若薇眸光一凛,刚刚虽然只是瞥了一眼男人的名片,但是上面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她也看清楚了,并且为之震惊。

冷祁然。

商界巨贾,连续五年蝉联富豪排行榜第一名。

安若薇始终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意思是要把商业重心转回国内了?

冷祁然也没有任何要去追安若薇的意思,反而是看着那一叠现金。嘴角不由自主上扬。

似乎连空气之中都还留下了她的香味。

这么多年了,她果然已经忘记了。

冷祁然却始终也忘不了,当年那个女孩子双眼如月牙弯弯。

年幼的她倒是看不出来什么美丽娇俏,只是让人感觉真的特别可爱。

时隔多年的再遇……安若薇果真让他倍觉惊喜。

冷祁然把玩着手机,最终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

“挖一下那个二线女星李晓彤的黑料。不过暂时不要放出来。”

对方根本就不敢多问为什么,听令办事就对了。

至于为什么暂时不要放出来。

虽然让小女人从沈誓墨的感情之中挣脱出来,的确是痛彻心扉,但是长痛不如短痛。

冷祁然眸光锐利隐约杀气尽显,安若薇,只能是他的。

……

安若薇从大门走出来,寂静的冷风,却彻底让她安定下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立马就确定了现在的位置。

浅蓝别墅。

五年前就开始打造,背后的势力一直很神秘,没有想到竟然是冷祁然的。如此说来,他似乎早就有要来华城发展的意思。

若安家能够和冷祁然合作……

不行,这不亚于与虎谋皮。

不管怎样,她还是得回去一趟安家,既然准备和沈誓墨离婚了,那必要的一些程序,还是要走完的。

才刚刚踏进安家的正门,嘲讽荒凉的声音不绝于耳。

“哟……我当是谁回来了。竟然是若薇呀。还知道回来啊?”

安若薇也没有太过于计较,毕竟大伯母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

自幼父母早亡的安若薇,最受爷爷宠爱,同样是孙女,大伯大伯母的女儿就不带遭爷爷待见。

自然是对她怀恨在心,现在安老爷子去世了,大伯母刘丽萍真的恨不得直接就把安家一口吞下。

“大伯,伯母。妹妹呢?”安若薇还是无比礼貌地打了一个招呼,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些微平淡镇定地询问道。

大伯安建国只是冷冷应了一声,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一家人凉薄的亲情让安若薇倍觉寒冷。

刘丽萍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在她看来安若薇就是一个笑面虎。

“若薇啊,你准备什么时候把董事长的位置交出来啊?”刘丽萍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却仍旧克制不住双眸之中瞬间迸射出来的贪婪。

妆容精致的脸庞,看不出来岁月的痕迹。四十好几的人,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烈焰红唇给人一种很夸张的侵犯感。

安若薇一直都知道,这个大伯母也是个极其有能力的人。

这些年她嫁进沈家,一直都是刘丽萍在帮着管理安家。而董事长职位虽然还在她的身上,却被她把太多的实权都放给了沈誓墨。

眼见安若薇不开口接话,刘丽萍还以为她是不愿意了。还能够看下去的脸色当即就垮了几分。

“你是不是不愿意啊?我看你是要把安家直接送给那个臭小子吧?”刘丽萍尖酸道,脸上的表情也越发增添了两分愤懑和不甘。

在她看来,沈誓墨人还是不错的,当年就想让老爷子做主,让小安嫁过去。没有想到什么好事都落在安若薇身上!

这口气,她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自己的女儿,哪里比安若薇差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安若薇脸上的笑意也尽数收敛,目光笃定坚韧,透露着丝丝决心。

“安家就是安家,不会易主。从明天开始,我会继续去公司上班。”

宣誓主权的话语淡然如水的唇角,仿若是一字一顿蹦出来的,却无比让人信服。

安氏集团是安家存在的命脉,是爷爷留下来的百年基业。无论如何她都要继续守护下去。

刘丽萍被安若薇身上的气势略微震惊了一下,恍若之间还以为老爷子转世,着实把她给吓了一跳。

就连旁边不甚关心,漫不经心摁着遥控器的安建国也愣住了。

安若薇知道这次的难处,既然沈誓墨敢撕破脸,势必是有仰仗,若她这般孤身前去,必定讨不到好,不如……

下定决心,安若薇咬咬牙,看了看神色疏离的大伯和伯母,眼珠一转。

“大伯,伯母,我出去有点儿事,你们不用等我用饭了。”

看着安若薇离开,刘丽萍翻了一个白眼,叱骂了两句,满脸都是怨恨。

第3章 因为你很顺眼

浅蓝别墅。

安若薇局促不安地站着,并没有开口说话。

接到她的电话,冷祁然似乎并不意外,只是让她直接来浅蓝别墅。

不管是冲动也好,深思熟虑也罢,安若薇都管不了。一想到安家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她没有办法坐以待毙。

“怎么?”冷祁然摸了摸自己的鼻梁,灿若星辰的双眸熠熠生辉,“想通了?”

安若薇看着那双好看的双眸,实在是说不上话来,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此时此刻站在这里,仍旧是克制不住的颤抖。

“冷总裁之前说过,商人就是做生意。”安若薇淡淡地看着冷祁然,可是一对上那双星眸,她总是感觉有些熟悉,却又说不上来。

她应该是不认识冷祁然的,甚至说肯定是没有见过的。不然怎么可能会没有印象。

客观来说,这是一个比沈誓墨优秀帅气一百倍的男人。

一想到沈誓墨,安若薇双眸闪过一抹黯然,睫毛轻颤。

“安若薇……”冷祁然收回手,翻阅了一下面前的文件,磁性悦耳的嗓音令人着迷,“安家最受宠的孩子,自幼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长相气质佳。就是脑袋有点儿不好使。”

安若薇气结,冷祁然调查她也就算了,是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你凭什么说我脑袋不好使?”

“结婚多年,丈夫婚内出轨二线女星李晓彤。”冷祁然随手把文件扔掉,“一直都未曾怀疑过的你,不是脑袋不好使?”

安若薇:“……”

看着男人戏谑的双眸,她简直无话可说。难道这样的话题,还有什么好争论的吗?

横竖都是她输,确实是她被沈誓墨婚内出轨了。

只是……

一直都没有发现,并不是她脑袋不好使,而是沈誓墨太会演戏,她也太过于相信沈誓墨。

“你调查我?”安若薇危险地眯起双眸,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冷祁然饶有趣味地看着故作凶狠的女人,美丽恬静的脸颊,那一抹故作的凶恶看起来非常违和。

如果可以被人保护,谁会武装自己?

星眸锁定安若薇幽深如湖水的漂亮双眸,冷祁然不紧不慢道:“不知道安家的大小姐,是否愿意和我结婚?”

安若薇彻底愣住了,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和冷祁然的谈判,说白了就是她愿意给出来的,以及眼前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能够为她做到的。

但万万没有想到,冷祁然竟然开口就提出来结婚。

而且那般镇定自若云淡风轻,仿佛是在询问中午吃的过桥米线怎么样……

“结……结婚?”安若薇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抬起头却猝不及防撞进冷祁然如大海般幽怨的双眸。

小女人黑眸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心跳突然加速起来,两边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支吾着问道:“结……结婚不该是两情相悦的事情吗?”

“你和沈誓墨就是所谓的两情相悦?”冷祁然声线冷冽几分,双眸不由自主升起一抹让人看不明白的怒火。

锐利双眸的恨意一闪而过,快速消失不见。

安若薇双眸黯然,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徒留下如纸般苍白的冷清。

这样的小女人,看起来似乎脆弱到让人心疼,可是冷祁然很清楚,安若薇绝对是最坚强的。

“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安若薇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我还没有离婚。”

天啊,这算是什么?老天爷给她的报复吗?

他婚内出轨,她如今也要让他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因为我需要一个人,帮我堵住冷家的嘴。”冷祁然无比认真道,尽管这个借口,让他自己都觉得很扯。

看着小女人错愕又备受惊吓的模样,冷祁然心里升起一阵暗爽,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

“当然,每个月你排卵期我们会连续同房,直到你生下我的孩子。”冷祁然淡淡的语气,甚至连眼眸之中镇定的神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连续同房?生下他的孩子?

信息量实在是太大,安若薇感觉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她忍不住看向冷祁然,这一次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反而是感觉一切像是梦境一般。

“最重要的是,我会帮你报仇。”

安若薇犹豫了,如果说之前的话语只是让她怔忪,那么最后的承诺,彻底让她动摇了。

自从嫁给沈誓墨之后,她没有再过问公司的事情,如果短时间要快速把安家挽救回来,只凭借她一个人,肯定是很困难的。

如果有冷祁然的帮助,报复沈誓墨不在话下。

但是……她还是很疑惑……

“冷总裁,我能不能问一问,为什么是我?”安若薇不是个傻子,“你是冷祁然,身份地位权势金钱,包括皮相都是最好的。想嫁给你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为什么选择我这么一个……”

后面的形容词,安若薇实在是说不出来。

“有夫之妇?”冷祁然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甚至微微伸出手,似乎是要捏一捏安若薇的脸颊。

如此暧昧的动作让女人娇俏的脸颊腾一下如同煮熟的虾子。安若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该不会真的进展这么快吧?

骨节分明的大手却只是温柔梳理了一下她散乱在耳边的秀发,轻轻给她别到耳后。

“因为你很顺眼。”

安若薇:“……”

她彻底给冷大总裁清奇的脑回路给跪了,因为她顺眼,就要娶她?

眼下的情况,看起来似乎是她占了一个大便宜,嫁给冷大总裁,生下一个孩子,妥妥的人生赢家。

可是安若薇总是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会不会冷祁然是觊觎她手里面的安家?

可是安家虽然在华城不容小觑,但是和冷祁然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况且他真的想要安家,可以直接从沈誓墨那里下手。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堵住冷家人的嘴?

“冷总裁,我考虑考虑。”

冷祁然点点头,神色如常。

看着犹豫不决的小女人转身离开,,冷祁然倒也不着急。既然这一次回来了,就不会再失去她了……

第4章 不是他的孩子

安若薇再度从浅蓝别墅出来,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不知何去何从。

广场的大屏幕剥了广告之后,恢复娱乐频道的嘈杂,清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廓。

“李晓彤小姐,关于这一次意外流产,具体情况是什么样呢?”

犀利的记者提问,让安若薇看过去,星眸倏然收紧。

果然是这个李晓彤!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和那个不要脸的男人,能够说出什么花儿来!

坐在台上的李晓彤,素面朝天看起来憔悴无比,轻轻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我见犹怜。

安若薇忍不住冷笑,她倒是要看看,这个李晓彤还能够说出什么来。

“其实这个孩子是一个意外,我有一次喝醉了……”李晓彤低泣之际竟然还摆弄了一下话筒,对着镜头悄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角度。可以说是镜头感十足。

媒体一片哗然,显然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他们还以为李晓彤应该是怀了男朋友的孩子,这一次意外流产实在是保密不下去了。

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被人给……

“我知道这件事情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所以我向大家道歉,带来了这样的负面影响,实在是抱歉。”

说完之后,李晓彤擦了擦眼角隐忍的泪水,坚强地站了起来,九十度标准地鞠躬致歉。

“没有想到你的遭遇这样令人心碎,但是可以看出来,你真的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加油。”一个记者率先开了口,之后的媒体记者都是大同小异的阿谀奉承。

……

新闻发布会现场。

李晓彤送走了所有的媒体记者,在休息室里补了一个妆,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五官,嘴角勾起了一丝得逞的笑容。

快速调整了脸上的表情,我见犹怜梨花带雨,李晓彤这才心满意足带着帽子离开。

保姆车四周密闭得严严实实,李晓彤一进去就被人揽在怀里,闻着男人身上无比好闻的香味,小鸟依人的她表情阴狠,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是柔弱可怜。

“誓墨……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宝宝……”

明明就不是她的错,却还是要主动这样承认,沈誓墨简直心疼得不行,这个一直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女人,最终还是因为他而受伤。

“晓彤,该说对不起的是,我现在的处境还不能给你名分,让你受委屈了。”沈誓墨轻轻抬起女人的下颌,轻柔在娇嫩的唇瓣烙印下一吻。

信誓旦旦的话语,满满都是宠溺。

“至于孩子,我们以后还会有的。”

李晓彤点点头,继续依偎在沈誓墨的怀里,嘴角阴狠毒辣的笑容转瞬即逝。

她被沈誓墨送进了私家医院,既然都已经公关好了,媒体也会把她这次的意外流产,写成被人侵犯之后的意外产物。

不得不说,李晓彤的团队真的很懂得公关,毕竟弱势群体从来都是备受关注和可怜的。

这一次李晓彤流产事件,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的头条,并且让她从二线直接跻身一线也不是不可能。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李晓彤的眼泪说掉就掉,如同金豆豆一般,砸碎在沈誓墨的心上。

“晓彤,别哭了,医生都说这其实就是坐小月子,一定要休养好身体,我们还有以后的,不是吗?”沈誓墨轻轻揉了揉李晓彤的头发,脸上一片疼惜怜爱的神色。

李晓彤撇撇嘴,却还是隐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看得沈誓墨一阵气血上涌,恨不得直接就把她就地正法。

果真是他的晓彤,就连哭都是这么美。

这样娇弱的眼泪,也彻底燃起了沈誓墨的怒火,他自然也意识到都是安若薇的过错,如果不是那个阴狠毒辣的女人,他们的孩子也不会……

“晓彤你放心,我一定会给我们的孩子报仇。我现在就让安若薇来给你道歉。”

沈誓墨语气笃定,话语狠戾。

看得李晓彤一阵目眩神迷,这就是她感觉沈誓墨有魅力的地方。同样是有钱有势,以前她傍上的那些臭老头子都是肥头大耳,让人油腻,可是沈誓墨就不一样了。

金钱权势地位,在华城有谁可以抗衡?这就是让她一定要狠狠抓在手里的男人。

安若薇接到沈誓墨的电话,一听是让她来道歉的,立马就拒绝了。不等她挂电话之际,沈誓墨不轻不重来了一句。

“如果你不来亲自道歉,我就让整个安家给我的孩子陪葬。”

最终安若薇还是妥协了,沈誓墨不会空口白话,之所以会那样说,肯定是有什么仰仗。

她也意识到自己最近都没有怎么管公司的事情。

关于安家,她赌不起。

匆匆赶到医院,刚刚赶到病房就听见里面的欢声笑语。

这似乎和刚刚意外流产的情况不太符合吧?

“晓彤啊……还真有你的,连这么一招都能够想出来。那可是沈誓墨的第一个孩子啊,你还真的就舍得把他给摔掉了?”

“怎么会是沈誓墨的孩子,就是因为不是,所以这个孩子不能留。但是既然不能留,还是要给我这个做妈的,一点点贡献呀。”

“哈哈哈哈……沈誓墨肯定恨死那个女人了。”

“他本来就讨厌那个贱女人,若不是安家那个老不死的威胁,他也不会娶她。现在好了,那个老不死的也被……”

“被什么?”

“没,你去给我倒杯水,我渴了。”

安若薇脸色瞬间惨白,她突然意识到爷爷去世的古怪,专家团队明明说爷爷康复很好,却突然就离世了。

她还以为是爷爷岁数大了,身体的确扛不住了。

实在是听不下去,本想一把推开病房的门。却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既然心里面有了怀疑,那一定不能打草惊蛇。

踮起脚尖看了看里面,果然就发现除了李晓彤之外,还有一个锥子脸,一看就是网红整容翻版。

最毒妇人心啊,连自己的孩子都能够下得去手。妄图栽赃给她,让她背负上这么一条人命。

之前安若薇浑浑噩噩的,还以为真的是自己的过失,悲愤歉疚之余又感觉那是小三自己活该。

却没有想到都是她自导自演一出苦肉计。

“站在这里做什么?”

锐利冷冽的声音,带着厌恶,着实吓了安若薇一跳。

第5章 一刀两断

沈誓墨去吸烟区抽了根烟回来,就撞见站在病房门口的安若薇,眼眸不由闪过一抹厌恶。

“还想要找机会伤害彤彤?”

高大的身躯瞬间就隔绝了她,双眸之中的戒备没有丝毫遮掩。

猝不及防的责问,让安若薇一时之间有些语塞,曾以为能克制住的伤心难过,再度涌上心头。

想要辩驳解释,想要把自己刚刚听到的真相都告诉沈誓墨。

“刚刚我……”

安若薇到了嘴边的真相,犹豫了一秒钟,眨眼之间又被她自己生生咽了下去。

为什么要戳穿李晓彤呢?就让沈誓墨好好和她在一起,渣男贱女天长地久,不要再分手去祸害别人。

话锋一转,安若薇淡定道:“刚刚我想好了,我们尽快办理离婚手续。明天我会重新回安氏集团上班。希望你离开。”

沈誓墨有些错愕,目不转睛看了看眼前的小女人,她脸上的神色无比镇定,甚至眉宇间都是淡然。

他本来还觉得早前的离婚协议是为了博取同情和吸引注意力,却没有想到,安若薇竟然是认真的?

这个时候沈誓墨不由开始琢磨,安若薇真的有爱过他吗?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抽身离开了?

云淡风轻的离婚从她嘴里面说出来,竟然一瞬间让他感觉特别不爽,似乎本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却终归要离开了。

“安若薇,你未免也太天真了。”沈誓墨心下恼怒得不行,看着目光镇定安静恬适的安若薇,他越发烦躁,想要直接把女人这张平静的嘴脸给撕碎。

却不曾深究过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

“我为了得到安氏集团,白白牺牲了那么多年的幸福,让彤彤受尽了委屈。”沈誓墨勾唇一笑,阴冷而邪恶,“你现在想回去就回去?”

看着曾经深爱的男人,露出另外一副完全陌生的嘴脸,邪恶残忍到让人几欲呕吐。

安若薇突然很庆幸结婚好几年,他却从来都没有碰过她。

想来也是好笑,不碰她大概是出于对李晓彤的承诺,却没有想到二线靓丽女星,早就让他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不知真相被他亲自发现的那一天,会有多么惊喜……

“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沈誓墨嘴角上扬,笑容嗜血残忍,“现在的安氏集团,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改名了!”

安若薇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沈誓墨,目呲欲裂,脸上平静的表情终于也彻底崩裂。

“畜生!安氏集团是爷爷一生的心血!”安若薇一字一顿,字字泣血。心里面的怀疑越发深刻,爷爷会不会真的是被人害死的?

“你那个老不死的爷爷倒是疼爱你得紧,意外撞见了我陪彤彤产检。他让我离开彤彤回到你身边。可是呀,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我们是有名无实的夫妻,我从来不曾爱过你。甚至于安氏集团已经被我夺到手里了。”沈誓墨饶有趣味地看着浑身发抖的女人,这样才会让他内心的仇恨得到一丝丝的缓解。

“你!!”

安若薇抬手,狠戾的巴掌却还是被沈誓墨接住,纤细的手腕被男人粗糙干燥的大掌捏住。

力道之大,让她一阵阵疼痛席卷,却还是不及心底疼痛万分之一!

安若薇气得浑身颤立,无比疼爱她的爷爷,竟然真的有可能是被沈誓墨给……

怪不得爷爷突然昏迷,连医生都束手无策。昏迷之后,爷爷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沈誓墨,沈誓墨!

夫妻多年竟不知你是披着羊皮的狼。

爷爷当时到底多么绝望,多么难过?是她这个做孙女的不孝。被邪恶的男人蒙蔽了双眼,一心一意只想对他好,让他也爱上自己。却彻彻底底忽略了爷爷的异常。

隐忍多时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溃不成军。她一定要查出来真相!

沈誓墨使劲儿一挥手,安若薇直接被推搡到地上。

冰凉凉的地板,一阵寒气袭来。安若薇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泪痕,紧咬嘴唇却仍旧是克制不住的发抖。

人性,到底有多么可怕?

“沈誓墨,你不是人!活该你没有孩子!”安若薇眼神冰冷陌生,如尖刀般锐利恨不能直接把眼前的男人活剐。

曾经的爱有多么深刻,现在的恨就有多浓烈。

“我的孩子不就是被你害死的吗?说起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呢。”沈誓墨眼底恨意翻腾,“你为了得到我的爱,不择手段,而我,永远都不会爱上你。”

“沈誓墨,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安若薇五指握拳,白皙手背青筋扎眼,“你会后悔的!”

“呵呵……”沈誓墨猖狂笑了起来,丝毫没有把安若薇的话语放在心上,目光嫌恶语带勒令,“进来给彤彤道歉。”

“你做梦!”安若薇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脱口而出的拒绝却无比坚定。

沈誓墨倒也不气恼,反而是勾唇一笑,神色笃定:“看来你是真的很想安家立马易主啊。”

他认为,这就是他的筹码。凭借这样的一切,就可以把安若薇搓扁揉圆,任意玩弄。

笃定的神色却一点点崩塌,因为他看见小女人颤颤巍巍硬撑着站起来之后,目光没有丝毫的收敛,甚至迸射出来的恨意让人心惊。

“沈誓墨,从此你我一刀两断,安氏集团我会夺回来!”

字字泣血!

摇摇欲坠的小女人明明看起来下一秒就会晕过去,却不知哪里来的气魄,一瞬间散发出来的气场,震慑住沈誓墨。

跌跌撞撞从医院离开,安若薇失魂落魄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内心荒凉无比。

她自己以为虚幻温暖的家庭,却只是恶魔构筑的幻境,现在彻底梦碎了,她甚至还失去了自己最亲的爷爷。

不知道是被哪个行人不小心撞了一下,安若薇跌坐在地上,愣神看着散落一地的物品。

纯白正面淡金色边框的名片,打眼异常。

安若薇颤抖着手指,捡起来看了看,目光倏然收紧,手指紧握。

纵然是下地狱,她也要把沈誓墨这个魔鬼撕碎!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