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婚外迷情老公别撩火全文在线阅读_洛小

发布时间:2018-11-06 17:36

婚外迷情老公别撩火洛小艾 陆天恩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婚外迷情老公别撩火全文在线阅读,婚外迷情老公别撩火是作者海声微凉写的一本言情短篇小说,主要讲述了洛小艾陆天恩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好热、好难受……身体燥热难耐,意识也有些混沌,我本能地撕扯掉身上的衣服,很是迫切的渴望着。当我把最后一层束缚扯掉的时候,一只带着薄茧、有些粗粝的大手按住我的身子,淡淡的烟草味传入鼻端,很是诱人。双眼迷离的我看不清他的样子,那对黑眸却看得清楚。只有我老公子豪的眼睛才如此好看,深邃,澄澈,仿佛点缀了满天的星光。我贪婪地抓住那只手,将它按在胸前蹭了蹭,有些渴求的嘤咛:“嗯,老公……”他冷哼一声,冷漠地推开我,抽回手。冷意拂上燥热的身体,难受又空虚,我有些不甘心的扑上去,抱住他的胳膊,无助的哀求:“老公,我好难受,帮帮我!”

婚外迷情老公别撩火

第1章 这还远远不够呢

好热、好难受……

身体燥热难耐,意识也有些混沌,我本能地撕扯掉身上的衣服,很是迫切的渴望着。

当我把最后一层束缚扯掉的时候,一只带着薄茧、有些粗粝的大手按住我的身子,淡淡的烟草味传入鼻端,很是诱人。

双眼迷离的我看不清他的样子,那对黑眸却看得清楚。

只有我老公子豪的眼睛才如此好看,深邃,澄澈,仿佛点缀了满天的星光。

我贪婪地抓住那只手,将它按在胸前蹭了蹭,有些渴求的嘤咛:“嗯,老公……”

他冷哼一声,冷漠地推开我,抽回手。

冷意拂上燥热的身体,难受又空虚,我有些不甘心的扑上去,抱住他的胳膊,无助的哀求:“老公,我好难受,帮帮我!”

他结实健美的胳膊贴着我的柔软,那种感觉刺激的我忍不住嘤咛出声,身体也更加的难受。

我更加肆无忌惮地抱紧他,扭动着身体哀求:“老公,给我,我想要,真的好难受……”

“手感不错!”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响起,粗重的鼻息划过耳畔,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令我本能的打了个寒颤。

不是我老公?

我努力睁开眼睛、想看清他是谁,眼前却是好几个重影,怎么也看不清。

我慌乱地推开他,想逃,双手却猛地被桎梏住。

“你难受,我可以帮你,但从此你只能是我的女人!”男人紊乱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畔,夹带着霸道的占有欲。

“我不要你帮,放开我!”我惶恐的挣扎。

男人一把扯下领带,用领带蒙住我的眼睛,将我丢回床上,有力的体魄随着压下来,灼热的男性气息将我包裹,他低哑的嗓音充满占有欲的宣布。

“既然招惹了我,这辈子就别指望我放过你!”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我惶恐的想要尖叫,可声音却绵软无力,最后只能变成低低的呻吟。

微凉的手指划过额角,拨开我汗湿的头发。男人贴上来,对着我的嘴吹了口气:“我是来救你的……”

眼睛被蒙住了,我的世界一片黑暗,感官格外的敏感。

他口中的薄荷香划过我的唇,酥酥麻麻的,有点淡淡的熟悉。

我舔了舔唇瓣,低吟着扬起了头:“嗯,救我,我好难受……啊!”

男人似乎是等不及了,猛地抓住我的脚踝,让我的双腿环上他精壮挺拔的腰,一股大力深深埋入我的身体,痛得我大叫。

然后,我彻底陷入混沌之中,只能隐约感觉到身体被反复的占有、冲撞,仿佛要被男人吞没一般。

意识朦胧中,远远的飘来一句低语,听不真切:“艾艾,我一直在等你。”

是谁在叫我?

我想问,可是黑暗沉沉袭来,我便再没了意识。

……

“砰砰砰……”

不知睡了多久,剧烈的敲门声响起,仿佛有锤子在不断的敲击着我的耳膜,扰得我痛苦不堪。

我疲惫地睁开眼,习惯性的去摸床头的手机,想看看几点了,却碰倒了一个冰冷的东西,随即是尖锐的碎响。

我定睛看去,原来是我碰翻了一个水杯。

可那是我习惯放手机的地方,怎么会有水杯?

我环顾一眼四周,这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我的卧室,看装饰应该是高级酒店。

我心里一紧,倏地就从床上弹跳起来,但或许是我的动作太剧烈了,瞬时头晕目眩的厉害,整个人重重的跌回床上,双腿间撕裂的疼痛传来,浑身都感到无力。

垂眼看去,入目的都是些撕碎的衣服,还有沾着粘液的纸巾,空气中还飘散着情欲的味道,显然这里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欢爱。

天哪,我都干了什么?!

我明明是在出租车上,怎么会跟人……

一想到跟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我就羞愤欲死,呜咽着捂住嘴,胃里翻搅着一股恶心感。

这时,门“砰”的一脚被踹开,我老公陆子豪身体僵硬地站在门口,眸子发红地瞪着我。

“子,子豪……”我颤抖着唇瓣开口,泪水滑入嘴角,滚落在单薄的被单上,让我苦涩又无地自容。

“看吧,我就说这女人夜不归宿,肯定是和野男人开房快活了,你还不信!”婆婆扯着嗓门叫起来,满眼厌恶地看着我,“不要脸的贱货,亏我儿子担心了你一夜,你竟然背着他偷人来了!”

面对婆婆的叫骂,我只能无力地摇头:“没有,我没有……”

“你居然还有脸狡辩,傻子才会相信你!”婆婆冲到床边,恶狠狠地揪起我的头发,迫使我扬起头,“看看你这身子,满是野男人留下的痕迹,还敢说没有,不要脸的贱胚子!”

我被扯得头皮生疼,泪水模糊了视线,只能无力的看向陆子豪,希望他能相信我,帮帮我。

可他依旧站着不动,愤怒地抿紧唇,垂在两侧的手攥的“咯咯”作响,像是恨不能扑上来掐断我的脖子!

婆婆冷笑着,一把拉开我身上的被子:“子豪你给我看清楚,看你老婆有多么的欲求不满,多么的放荡不要脸,如果你还要她,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我全身都是咬痕,吻痕,腿间还有秽物,被子一扯落,所有的不堪都暴露无余!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死刑犯,此时正被婆婆和丈夫凌迟着,心口被生生撕裂,可流出的血都是肮脏的,令人不齿的。

“不是,不是你们说的那样!我是真的有事出门,可是在车上睡着了,等我醒来,就在这里了……妈,子豪,你们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没有偷人……”我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抓起被子就要裹住狼狈的自己。

一个身影在这时如风般扑过来,一巴掌打偏了我的脸。

“啪——”

“洛小艾,你真让我恶心!”陆子豪咬牙切齿地把话甩下,薄凉地扯着嘴角,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我尝着嘴角的血丝,脑袋被打得“嗡嗡”作响,还没回过神来,耳畔就响起幸灾乐祸的笑声。

“哈哈,洛小艾啊洛小艾,我儿子终于看到你放荡下贱的一面了,以后你别想再赖着他!”婆婆笑的眉飞色舞,伸手就戳在我的额头上,尖利的指甲直接戳破了我的额角。

我“嘶”的倒吸一口冷气,用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呆滞地看着陆子豪离去的房门口,声音沙哑无力:“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吧,现在满意了吗?”

为了让我和陆子豪离婚,娶有钱人家的小姐,我这个婆婆一直都在煞费苦心的拆散我们。

今天这件事,会不会是她……

“满意?哈哈,这还远远不够呢!”婆婆阴恻恻地眯起眼睛,抬手就响亮的拍了几下。

第2章 这是我的小艾哦

两个保镖应声而来,个个人高马大的。

“把她下贱的样子都拍下来,从上到下每个角度的,一个都不要放过。”

婆婆幽冷的声音令我浑身一颤,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不,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能,我当然能。你这种偷人的贱货,就应该好好的收拾。”婆婆说着就瞪向一旁的保镖,“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动手!”

两个保镖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大步走过来,伸手就来扯我身上裹着的被子。

我震惊的瞠目结舌,羞愤地挣扎起来,无奈力气太小,抵不过两个大男人,终究狼狈不堪地被按在了床上。

被子“呼啦”一声被掀开,我全身不着寸缕的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耻辱感铺天盖地,像毒藤一样勒住我的脖子,让我透不过气来。

我羞愤地双手紧拽床单,死瞪着冷眼旁观的婆婆,一口咬破了牙根:“为什么,王雨梅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血珠顺着嘴角滴淌,混着苦涩的泪水在床单上晕染开来,一片残败的红,仿佛我那颗屈辱到血肉模糊的心。

王雨梅不以为然的笑了,挑着眼角看我:“为什么?呵,因为你不甘贫贱,非要死赖着我家子豪,让他不能做方家的乘龙快婿,耽误他的大好前程,所以这些都是你自作孽的下场!”

在王雨梅的一声声叫骂中,我全身都被拍光了,胸前的斑驳痕迹,两腿上的肮脏污秽,狼狈的,龌鹾的,统统都被抓拍下来了。

两个保镖涨红着脸,把拍照的手机递给王雨梅,然后恭敬地退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

我踉跄着走下床,扯下蓝色的窗帘裹在身上,颤抖着扑过去:“疯子,你拍这些做什么?把东西给我!”

见我去抢,王雨梅忙拉开落地窗,快步跑到阳台上,扬手就把手机扔了出去:“哈,我已经备份保存了,你抢走这个有用吗?”

我们所处的是酒店的十三楼,手机一扔下去,立刻摔得四分五裂,成了一堆残片。

我看了一眼楼下摔碎的手机,隐在窗纱下的手渐渐攥紧,攥紧,愤然地把指甲掐进肉里,借此缓解心中的疼:“你究竟要做什么?”

说真的,此时此刻,我真想抱着王雨梅跳下去,和她一起摔得粉身碎骨,同归于尽!

王雨梅慵懒地靠在阳台上,抬手撩了一下脖子上的宝石项链:“既然陆老爷子那么喜欢你,那就由你去提离婚,滚出陆家之后,你要是安分守己,不再纠缠着子豪,我保证那些照片全部烂在我的邮箱里!”

……

我是走着回陆家的,经过昨天的阴影之后,这辈子,我大概都不会再坐出租车了。

回家的路上,我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

脑子里充斥着的,都是陆子豪冷漠嫌恶的脸,和那句“洛小艾,你真让我恶心”。

这次,我和陆子豪,是真的走到头了吧。

回到陆宅时,已经是黄昏时分,秋风萧瑟。

当我走进黑色的鎏金大铁门的时候,只感觉进了一个牢笼,很是压抑沉闷。

突然觉得,若能离开这里。也是一种解脱和自由。

绕过花园,经过一个大水池的时候,一辆轮椅忽然窜出来,直接挡住了我的去路,坐在轮椅上的人更是嚣张地冲我昂起了下巴。

我蹙起眉心,见怪不怪道:“采薇,你又想做什么?”

采薇是王雨梅的女儿,陆家最得宠的大小姐,平时最喜欢刁难我,给我难堪,以此作乐。

平时她怎么过分,我都可以忍让,但今天我真的没心情迁就她。

陆采薇勾起粉唇,笑的阴阳怪气:“咯咯哒,也不做什么,就是想问你一下舒服吗?”

“你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几步,拉开我们俩的距离,免得她又像过去的那些日子一样,磕着绊着了,就说是我做的,闹得鸡犬不宁。

既然已经决定要跟陆子豪离婚,我就想静静的离开,不想再多生枝节。

陆采薇用手指敲击着扶手,即使坐在轮椅上,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狭长的眼底满是嘲讽和挑衅:“昨晚那些都是我为你准备的,那个勇猛的牛郎,也是我亲自挑的,所以我有权利知道你有多么的醉生梦死·,不是么?”

上午的时候,王雨梅那么对我,我以为一切都是她的算计,还真没想到,眼前这个人才是始作俑者!

我错愕地看着陆采薇,看着她美丽的面皮,接触着她魔鬼般的心,突然就无力再说一个字,抬手捂住闷疼的胸口,迈开步子就绕道而行。

我已经脏了,婚姻也破裂了,说再多计较再多,又能挽回什么呢?

面对丈夫的冷漠,婆家人的市侩阴狠,还有什么值得我去挽回的?

而且,就算我说这一切都是陆采薇做的,又有谁会相信我?

“洛小艾,我允许你走了吗?”我只想赶紧离开,可陆采薇却不依不饶,开着电动轮椅,跟个幽灵似的又拦在了我前面。

她目光尖锐地盯着我,满脸的阴沉,像是没看到我歇斯底里的跟她大吵大闹,让她觉得很不痛快。

在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种类似于恨的东西,就把一直藏在心里的话问出了口:“采薇,你在恨什么?”

这么多年了,没有旁人的时候,她经常用充满恨意的目光看我,真的让我很莫名其妙。

陆采薇听着我的话就笑了,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貌似很想扑上来掐死我:

“因为你,我变成了残废;因为你,我这一辈子都完了!”

“洛小艾你个十足的刽子手,竟然还好意思问我在恨什么,看来,这些年你都过得很心安理得啊!”

秋风“呼呼”的吹着,卷携着她沙哑的声音回荡着,听的我揪起了一颗心。

原来,她一直为当年的意外怨恨着我……

我眨了眨酸涩的眼,突然间不知道该忏悔,还是该祈求原谅。

“哇哈哈,飞咯飞咯……”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童声响起,打破了宅院里这令人压抑的静默。

一个小身影飞奔到我跟前,手里宝贝的捧着一架遥控飞机:“小艾,你快看,这是六爷爷给我买的飞机噢!”

我看了陆采薇一眼,见她收敛了身上的利芒,不想在自己儿子面前表露出不好的一面,我也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蹲下身,在小外甥胖乎乎的小脸上捏了一下:“诺诺的飞机好酷的,一定很好玩呢。”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家伙嘴里的六爷爷,就好奇道:“呃,什么六爷爷?”

“六爷爷就是六爷爷啊。”诺诺指向不远处,咧着嘴笑起来,“喏,那就是六爷爷啦!”

我顺着诺诺的小短手看去,就见不远处的合欢树下,一个高挺的身影踩着金灿灿的阳光,姿态慵懒地伫立着。

他穿着白色的立领针织衫,黑色西裤,单手插兜,眉目间如往昔般有些淡淡的忧郁,整个人显得沉稳优雅,气质淡漠清冷,勾着嘴角,似笑非笑,正眯着深邃的眸子看着这边。

走了那么多年,他终究是回来了……

看着那个自幼一起长大的人,我眼角有些涩涩的。

诺诺拉着我跑到合欢树下,仰着小脸笑嘻嘻的:“六爷爷,这是小艾,我的小艾哦!”

第3章 真是丢我们陆家的脸

诺诺献宝似的小样儿很招人爱,我有些忍俊不禁,看着迎着夕阳而立的男人,轻声说:“六叔,你回来了。”

他是陆天恩,陆家最小的儿子,商界的风云人物。

我和陆子豪结婚那天,他不告而别,现在又突然出现,着实让我有些意外。

陆天恩蹙了一下俊眉,似不习惯我这么叫他,只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诺诺忽然撒开我的手,欢快地扑向陆天恩,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六爷爷,小艾很漂亮的对不对?”

我有些尴尬,抬头间,就和那双深邃如夜的眸子对上了。

或许是刚经历过太肮脏的事情,看着他眼中的清澈,干净,我竟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

陆天恩扫了我一眼,嘴角微扬,声音低沉地笑了一下,大手揉着诺诺圆滚滚的小脑袋,回答的很认真:“对,很漂亮。”

诺诺开心地蹦了蹦:“那六爷爷娶小艾做老婆吧,舅舅是坏蛋,小艾跟他在一起不开心,唔……”

我窘迫极了,下意识地捂住了诺诺的嘴:“六叔,这小坏蛋跟你说着玩的,你别见怪。”

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诺诺,到妈妈这里来。”

不远处的陆采薇朝这边呼唤着,神情有些紧张,生怕我伤害她儿子似的。

我苦涩地扯了下嘴角,连忙松开了手。

这么可爱的孩子,我喜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伤害他?

在陆家人的眼里,我究竟是有多恶毒、多不堪,才会让他们不是想尽办法赶我走、就是防贼一样防着我?

“妈妈!”诺诺小跑过去,小身子骨胖胖的,笨拙地爬到轮椅上,小手抱住陆采薇的脖子,笑得灿烂,似乎又在兴高采烈地谈论自己的遥控飞机了。

陆天恩眸光深沉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可我好累,无心再多说其他,就匆匆进了别墅的主楼。

来到卧室后,我直接进了浴室,退去身上的衣服,疲惫地坐进浴缸里,把自己没入水中。

等爷爷回来,我就提离婚,到时候,我就可以离开这里,远离这个令人窒息的环境。

但我是个孤儿,从小被爷爷收养,若离开了这里,又该何去何从呢?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糟糕透了,正陷入迷茫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推开。

我慌乱地坐起身,抓起浴巾遮在胸前。

看清来人时,我几乎是失控地叫了出来:“你来做什么?出去!”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我失望,更怨恨。

他不信任我、打我骂我也就算了,竟然还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店里,任由他妈妈侮辱!

陆子豪恍若未闻,狠狠地甩上门,反锁上:“都饥渴到出去偷人了,还装什么纯?既然你这么浪荡,那我就满足你,做到你想吐为止!”

他说着就扯掉领带,一边宽衣解带,一边迈着大步走过来,全身卷携着阴霾逼近。

我紧紧地蜷缩在浴缸里,全身紧绷,心中阵阵恶寒,很是惶恐无措:“陆,陆子豪,我已经答应你妈离婚了,你不要在这里发疯,我们好聚好散……”

“休想!”陆子豪扯下衬衫甩掉,蹲在浴缸边,大手死死的捏住我的下巴,想亲吻我的嘴。似乎又嫌脏,吻猛然落到了脖子上,发狠地撕扯,像跟我有仇一样。

结婚四年,他从不碰我,连一个吻都不肯施舍。

现在我们就要离婚了,我也不想让他碰!

“疯子,你个疯子,放开我!”我疼得直抽气,奋力推开他,衣服都顾不上穿,跳出浴缸就想往外跑。

水渍溅了一地,我脚下一滑,整个人狼狈的摔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声响。

我疼的头昏眼花,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摔断了。

还没从痛苦中缓过来,我的头发就被拽住,整个人从地上被拖拽而起。

我伸手挡在胸前,瞪着眼前的人,心脏被他的冷酷很很撕裂,痛得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这么多年来,原来我爱着的是个魔鬼,一个冷酷无情的魔鬼!

陆子豪拉开我的手,目光阴鸷地扫视着我的身子,盯着昨晚留下的痕迹:“洛小艾,你看看自己有多脏!”

他咬住腮帮子,一把将我甩出去。

我被甩到墙上,精壮的体魄压上来,蛮横地把我压到墙上,双手撑在两边,将我当成罪人一样禁锢着。

我又羞又恼的低吼起来:“陆子豪,你不是嫌弃我脏吗?那就不要碰我,放开我!”

闻言,陆子豪的身体僵了僵,嘴角一勾,勾出一抹冰冷,折射着冷芒的眸子死瞪着我:“我不碰你,让你寂寞空虚了四年,你就找别人去填满你。怎么,尝了腥就不稀罕你男人碰了?”

见他像对待一个荡妇似的怒斥我,我也恼羞成怒了,声嘶力竭地冲他吼:“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这些年你对我有多冷漠,你心里最清楚……”

“啪!”

一只大掌挥过来,打偏了我的脸,也打断了后面的话。

陆子豪阴沉着脸,粗鲁地掐住我的腰,轻而易举地把我翻了个身,从后面抵压住我,“唰”的一声拉下了腰间的皮带。

大脑被恐惧填满,唤起昨晚被陌生男人占有的痛苦和耻辱,我惊恐无助地大叫:“不要不要,求你了,不要这么对我,陆子豪,不要这样……”

任由我叫得嗓子沙哑,泪水流了满脸,也只换来一句:“昨晚在别人身下,你肯定也叫得这么贱!”

突然间,心像是被这句话扯下了一块肉,痛到我麻木,竟无力再挣扎一下。

陆子豪掐住我的腰,把我的身体微微抬高,正要一贯而入的时候,敲门声却在这时响起。

“叩叩叩……”

“滚开!”陆子豪大吼一声,继续用他那肮脏的东西在我身上来回厮磨,似想以这种方式挑起我的欲望,让我迎合他。

我被桎梏在墙与蛮横的躯体间,羞愤地咬住下唇,什么欲望也没有,只觉得深深的恶心。

很小的时候,身边的人都告诉我,说陆家的大少爷是我将来的丈夫,于是我天天围着他转悠,“子豪哥哥子豪哥哥”的叫着。

他有点坏,经常捉弄我,却又把我捧在手心里宠着。

他叫我快点长大,说要娶我做新娘。

我笑着答应了,还没成年的时候就把他装进了心里。

但即便我爱过这个男人,那也只是曾经,从此只愿天涯陌路!

外面的人仍是敲着门,不依不饶:“大少,六爷找您,说是昨天您接手的那个项目出问题了……”

那个项目可能很重要,一听“出了问题”,陆子豪立马拉上裤子,随便套上衣服,目光凶狠的警告我:“洛小艾,你要敢跟爷爷提起离婚的事情,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贴着墙缓缓滑落,狼狈的跌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陆子豪突然陌生到扭曲的脸,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可能是觉得我知趣了,满意的整理了一下衣领,迈着优雅的脚步,衣冠楚楚的离开了。

关门声一响起,我就擦去脸上的泪水,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生怕陆子豪去而复返,便胡乱地穿上衣服,想跑到楼下去,有旁人在的时候,他应该不敢对我乱来,

走出卧室,经过一个书房的时候,里面传来陆天恩低沉的愠怒声:“这么简单的项目都能出错,真是铥我们陆家的脸……”

“砰!”

话音未落,重物落地的声音就突兀的响起,闷闷的,让我听着不禁打了个寒战。

第4章 这家伙昨天都把子豪给打了

这四年来,陆子豪虽然从不碰我,但一直和我同床共枕。

这样的婚姻生活我甘之如饴,因为只要能看到他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很安心,很幸福。

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是一眼都不想看到他,见爷爷很晚了也没回来,想着今天是回不来了。

我赶紧跑回卧室,把门给反锁上了。

夜里我睡得很不安稳,一直都在做噩梦。

梦里,王雨梅用手机不停地拍我的身体,陆子豪像个疯子似的强要我,陆采薇掐着我的脖子,一直叫我把腿还给她……

“不要拍了,不要拍了!”

“子豪,不要这样,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采薇,我不是故意的……”

我痛苦的叫喊着,哭求着,可怎么也没办法从噩梦中醒来,被黑暗死死地包裹着。

第二天的天气不错,几束阳光透过落地窗射进来,使整个卧室金灿灿的。

我睡醒的时候,发现眼角还挂着噩梦时未干的泪,不禁自嘲的笑了。

即使身在满是阳光的卧室里,心中也一片寒凉。

原以为嫁给陆子豪,就能有家,有亲人,幸福快乐一辈子,没想到只是一场噩梦。

现在是早餐的点,估计爷爷应该在楼下了。

我连忙起床洗漱,穿了件家居裙,拉开卧室的门就往楼下跑,生怕陆子豪忽然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

或许是脚步放的太快,走到三楼的楼梯口时,脚下忽然一崴,我整个人猛地向前摔过去!

“啊——”我心惊肉跳地瞪大了眼。以为自己就要摔下楼梯的时候,忽然一只长臂绕上我的腰,用力把我拽了回去。

我跌进一个健硕有力的怀抱里,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瞬间将我包裹,像阳光一样灼热,带着点淡淡的烟草香。

我很少接触男性,特别是抽烟的,但这烟草味却并不陌生。

我迷迷糊糊的,抓起来人的衣服,凑上去使劲闻了一下,正思忖着在哪里闻到过这种味道时,头顶上就响起低沉磁性的笑声。

我蓦地抬起头,顺着性感蠕动的喉结网上看,精致的下颌,俊朗的侧脸,坚挺的鼻梁,跟陆子豪一样薄凉的唇,下一秒就撞上了那对深邃如渊的黑眸!

是六叔陆天恩!

我的心脏“扑通”一跳,慌乱地推开他,窘迫地低声唤了一句:“六,六叔......”

动作太猛,我脚下没站稳,眼看又要倒了。

陆天恩伸手扶住我,没有再把我拉进怀里,绅士的和我保持着距离。

兴许是我这狼狈的样子看着好笑,他淡淡掀起薄唇,声音里带着点悦耳的笑意:“都长大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

听着这宠溺的话,我不禁想到了小时候,也不想跟眼前这个人拘谨了。

我拉着他的手站稳,莞尔一笑道:“可能是小时候被你宠坏了。”

小时候,除了陆子豪之外,他是最宠我的,确切的说,他比陆子豪还要宠我。

那个时候,我一无聊就跑去花园里捉蚯蚓玩。

陆子豪觉得那东西粘乎乎的,很恶心,一看到我刨土找蚯蚓,就说我是怪胎,丢下我就跑。

陆天恩则恰恰相反,从不嫌弃我的那些小癖好,不但会陪着我一起捉蚯蚓,还会翻过陆家的高墙,去给我买很多可口的小吃。

陆子豪说小吃是垃圾食品,经常把我塞进嘴里的小吃抢过去扔掉,我气得“哇哇”大哭。

陆天恩一看到我哭,就会动手揍陆子豪......

一想到小时候,我不禁有些感慨,那个时候真好,可我们都在不经意间长大了。

长大后很多事情就变了,一起走着走着就散了,就譬如我和陆子豪。

陆天恩单手插在裤兜里,姿态慵懒地靠在楼梯上,侧着一张俊脸看我,眸子里光华流转:“那要不要我继续宠着你?”

气氛忽然有些微妙,我呼吸一窒,看着他,莫名的有点心慌意乱。

他什么意思?

我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便没心没肺地笑着在他的心口处戳了一下,像小时候一样没大没小:“六叔,我已经长大了,而且都结婚了,你的宠还是给心尖上的那个人吧。”

陆天恩沉下眉目,眸子深不可测地看着我,声音里透出一丝孤寂:“艾艾,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我一时语塞,总觉得他的话怪怪的,又不敢乱想,便以“吃早餐”为由,先一步下了楼。

我走下楼的时候,爷爷已经威严的坐在了饭桌上。

陆采薇端庄温婉的坐在他右侧,王雨梅也中规中矩的坐着,没了昨天那张牙舞爪的模样。

见爷爷面色很差,我拉开座位坐下时,关切的问道:“爷爷,您的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太为方老太爷忧虑了?”

在京都,方家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大户,方老太爷和爷爷是世交好友,本意和陆家结成联姻之好,让自家的名媛孙女嫁给陆子豪,可爷爷却为了我婉拒了方家。

想到王雨梅为了攀上方家这棵大树,在酒店里对我所做的一切,我的心便尖锐的刺痛了一下。

闻言,爷爷面露慈爱地看向我,摆着手叹了口气:“哎,老方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父亲。”这时,一个淡漠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去,正好和陆天恩那双深邃灼亮的眸子对上。

他也看着我,嘴角微勾,似笑非笑。

我忙收回视线,免得又被他扰乱了心。

陆采薇单手支着下巴,惬意地坐着,目光在我和陆天恩之间来回流转,神情间若有所思。

我被她看得很不自在时,爷爷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天恩,来,坐这里。”

爷爷的左边是长孙的位置,也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高贵,一向都是由陆子豪来做的。

现在爷爷让陆天恩坐这位置,竟然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还满脸的自豪。

的确,陆天恩无论是外貌还是实力,都是出类拔萃的,值得他这个做父亲的自豪。

陆天恩也没有客气,掀起眼睑,淡淡地看了爷爷一眼,拉开座位,优雅地俯身坐下,沉稳,清冷,气质卓然。

我的座位和陆天恩的挨在一起,他坐下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肩膀竟和我的靠在了一起,那淡淡的烟草味也随着空气飘来,丝丝缕缕的萦绕在我的鼻尖。

我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想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一下时,王雨梅就“噌”的从座位上跳起来,语气里是忍无可忍的愤怒:“老爷子,这家伙昨天都把子豪打了,您竟然还让他坐子豪的位置,难道要把这个私生子宠上天不成?”

第5章 知道我为什么不碰你吗

陆天恩的确是陆家的私生子,而且是在他母亲惨死后才被接回来的。爷爷貌似一直都在为当年的事情心怀愧疚,所以不准任何人提起。

现在听王雨梅把“私生子”三个字都吼出来了,爷爷是立刻怒红了眼:“给我闭上你的嘴,要是做不到,就滚出陆家!”

我微微侧过头,有些担心地看向陆天恩,怕王雨梅戳到了他的痛楚。

桌子底下,陆天恩温热的大掌忽而握住我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像是在安慰我不用担心。

“老爷子......”王雨梅憋得面红耳赤,不敢跟爷爷对着干,就指着陆天恩的鼻子嚷嚷起来,“你个没良心的,子豪他爸在世的时候对你不薄,可你现在却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昨天还把子豪......”

“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陆天恩似乎听不下去了,云淡风轻地打断道,手里优雅地端着一杯黑咖啡,泰然地坐着,从容高贵,如同睥睨众生的王者,丝毫不应那句“私生子”而受影响。

“妈,你又在吵什么?”这时候,陆子豪迈着大步,身材笔挺地走下楼。

他穿着白色的手工高定西装,整个人显得玉树临风,面色却难看得很。

见他一半的脸都肿起来了,左边的嘴角也被打破了,我心头一紧,不禁有些愕然。

难道王雨梅说的都是真的,陆天恩把陆子豪给打了!

可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打陆子豪?

想到昨天在浴室里,陆子豪欲强要我的时候被叫走,紧接着书房就传来了嘈杂声,我就思绪混乱,不敢再往下想。

应该只是巧合……

见陆子豪走下楼来,王雨梅就小跑过去,心疼地捏起他的脸;“老爷子你看,都把人打成这样了,那些没脸没皮的人啊,竟然还好意思说......”

“行了,天恩说是不小心那就是不小心,你别在这里嚼舌根!”爷爷厉声打断道,侧过脸就瞪了陆天恩一眼,貌似也觉得他打得太狠了。

面对爷爷的偏袒,王雨梅一副要气死的模样,却敢怒不敢言,警告性地横我一眼,调头就走了。

这是警告我赶紧提离婚呢?

我垂下眼睑,苦涩地扯了扯嘴角。

“我妈老毛病又犯了,都别见怪。”,陆子豪很是不以为然的嘴角含笑,瞟了一眼霸占了他座位的陆天恩,也没有表现出不快,随便拉了把椅子坐下,一把揽住我的肩膀,还亲昵地来了一句,“老婆,早安。”

我被他一声“老婆”叫得鸡皮疙瘩都跳出来了,或许是对他有了阴影,身子微微一颤,这才觉察自己的手还被陆天恩握着,便急忙抽了回来。

陆天恩不动声色,也不看我,只是抿着薄唇,侧脸覆上一层寒霜,冷冰冰的。

陆子豪一边吃早餐,一边和爷爷聊着公司里的事务,忽然扭过头来,目光灼热的看向我:“老婆,你今天真漂亮!”

他说着就凑过来吻我,我嫌恶地扭开头,只见他眼底冷笑一闪,我的右手就被推了一下。

只听“叮哒”一声,陆天恩的黑咖啡就被我给碰翻了,泼的他一身都是。

我没好气的推开陆子豪,忙站起身:“六叔,对不起......”

这时一包纸巾丢了过来,一直静默的陆采薇“好心”的开了口:“啊,嫂子,快擦擦吧,可别把六叔烫伤了。”

我抽了几张纸巾,当看到咖啡基本上都泼在了陆天恩的裤裆处,顿时臊的脸都红了。

陆子豪长臂一揽,当着众人的面把我抱在怀里,将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上,声音淡淡的,没有一点歉意:“六叔,还真对不起,我家小艾不是故意的。”

陆子豪这混蛋,要不是顾忌到有爷爷在,我真想给他一巴掌。

刚才他一定是故意的,现在还来说风凉话,是诚心来恶心人呢!

“是故意的也没关系。”陆天恩拿过我手里的纸巾,淡雅从容地笑了,笑的意味深长,目光扫过陆子豪缠在我腰上的手,瞬时黑眸里暗芒涌动,转身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

早饭过后,爷爷总喜欢去花园里,望着满园的薰衣草,静静的睹物思人。

我来到花园的时候,见爷爷正坐在亭台里,就迈着脚步走过去,正思忖着怎么提离婚的事情时,忽地一个人影窜出来,粗鲁地把我拽到了角落里。

“你去找爷爷做什么,昨天的警告都忘了,嗯?”陆子豪把我按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和我脸贴着脸,鼻尖抵着鼻尖,咬牙切齿地怒瞪着我。

他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竟让我有一种他想咬死我的错觉,瞬时有点腿脚发软,胆战心惊的:“陆子豪,你做什么,快放开我……啊!”

果不其然,他张口就来咬我的脖子,然后粗暴的扯开我的衣领,含住我的锁骨,用力的咬下……

我痛地大叫,不停地捶打他,抓扯他的头发。

可他依旧狠狠地咬着,跟我有仇一样,直到血腥味浓烈地弥漫在空气里的时候才松了口。

“想离婚是吗?做梦,洛小艾你做梦去吧!”他阴着脸嘶吼,嘴角染着我的血渍,殷红殷红的,看起来很是狰狞。

我打了个寒战,心像是被一只魔爪给掐住了,恐惧如毒药般肆意蔓延,身体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疯子,陆子豪你真是个疯子!”我惶恐地挣扎,推开他就拼了命地跑。

可是没跑出几步,一只胳膊就圈住我的腰,野蛮地拖拽着,强行把我弄进了卧室里。

一来到卧室,陆子豪就甩上门,发狠地把我扔到地毯上,声音尖锐地冲我大吼大叫:“这么急着离婚,你想去找谁,想去跟谁鬼混?!”

“我没有,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是你妈......”

我刚开口解释,一只长腿就踹在我的肚子上,痛得我闷哼着,蜷缩起身子在地上打滚,嘴里直吐酸水。

陆子豪似乎想来扶我一把,可是才迈了两步,整个人就硬生生的顿住了,面色淡漠地看着我,仿佛我是什么卑贱的蝼蚁,根本就不值得他同情。

这一刻,我的心真是痛到碎了,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混着嘴边的酸水一起滴淌到地上:“陆子豪,在你眼里,我究竟算什么?”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以妻子的身份陪伴了他四年,就算是一条狗,他陆子豪也该施舍一点感情了,怎么能想打就打?

陆子豪“呵呵”的咧着嘴苦笑,单膝跪到地上,大手捏起我的下巴,迫使我看着他,不答反问:“洛小艾,这些年来,知道我为什么不碰你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