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若祁任凝雨小说目录免费阅读《我曾爱你如尘

发布时间:2018-11-06 17:06

肖若祁任凝雨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我曾爱你如尘埃陌上花开最新章节,肖若祁任凝雨小说全文阅读,我曾爱你如尘埃小说又名《低入尘埃的爱恋》,该小说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喜欢的朋友快来点击阅读哟。在女儿命丧黄泉之后,他搂着我的肩膀万分温柔的说,“阿凝,我愿意帮你报仇!”我在肖若祁精心编织的情网中越陷越深,可是我从未想过他对我好同样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曾爱你如尘埃肖若祁任凝雨

第1章 小妖精,你想夹死我么?

我永远也忘不掉那个漆黑的夜晚,当我从医院匆忙往家里赶的时候,窗外正下着滂沱大雨。

几乎整座城市都陷入了泥泞当中。

可是我却心急如焚,第五次看表我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师傅,麻烦您再快点好吗?”

“快什么快?没看到下雨堵车呢吗?你赶着去投胎呢啊!”前排的出租车司机有些不耐烦地瞪了我一眼,冷冷地丢出来一句话。

我抿着唇不敢接嘴,不是我赶着去投胎。

我是赶着去救我的女儿。

今天黄昏时分,我刚刚出生的小女儿突然心脏骤停。医院紧急抢救,说刚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必须尽快进行手术。

可是,我银行卡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存款了。

正因如此,我想到了我的丈夫陈修远。

可是,或许是出于工作繁忙的缘故,他并没有接电话。我心里万分着急,只能将孩子交托给医院的护士,自己匆忙打车回家。

“师傅,求求您了。”我慌乱地看着手机,距离从医院出去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

平日里十分钟就能到家的路程今天竟然生生开出了一倍的时间。看到我万分焦急,司机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随后开始在车流当中强行挤出来一条路。

一直到将我送到小区门前,我才千恩万谢地递上去身上仅剩下的一百元钱推门下了车。

外面的瓢泼大雨无情地浇落在我身上,四周人来人往。

我冒着雨,快速冲进了小区的楼道里,抖了抖身上的水珠顾不得多想迅速掏出了钥匙。

我的丈夫陈修远是个上市公司的高管,我们结婚一年刚刚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对我还算不错。

我匆匆忙忙跑上楼,已经有些疲倦了。

可是,当钥匙插进锁眼,刚刚打开家里大门的时候,却听到一个柔软的声音,“唔——”

“亲爱的,你轻点儿。人家腰都要断了!”一句娇羞的话,让我手上的动作猛然停了下来。

我呆呆地看着客厅里的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好一副香艳的画面。

“小妖精,你想夹死我么?”男人低沉着话音,发出一声轻吼。

最熟悉的声音,让我如醍醐灌顶般清醒过来。

在我们女儿最危难的时候,他竟然还有时间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两个人赤条条地交缠在一起,如此香艳的镜头彻底刺激了我的视觉。

我咬了咬牙,一脚踹开了家里厚重的大门,冷冷地问道,“陈修远,你在做什么?”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和陈修远恋爱四年,结婚一年。

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没想到他竟然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在我们家客厅里卿卿我我!想到这里,我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回来,陈修远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我本以为他会对我有一丝愧意,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男人皱起了眉头,极不耐烦地问我,“任凝雨,你他妈怎么回来了?”

一句冰冷至极的话,足以表现出他对我的厌恶。

我整个人都气得发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问,“你这么做对得起我们吗?对得起我们刚刚出生还在医院里等着医药费的女儿吗?”

他是一个有家庭有孩子的男人,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

我万万没想到,陈修远一把松开了刚才在他怀里的女人,赤条条地站在我面前,冷冷地开了口,“任凝雨,你看够了吗?偷看我和别的女人办事,你怎么还有那么多说辞来兴师问罪的?”

冰冷的质问,让我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陈修远竟然说出了这样天理不容的话来。客厅的门还没关,这个时候他竟然敢连衣服都不穿就和我争论我有没有资格在这里兴师问罪?

第2章 忍心让她去死

“陈修远!”我一定是气急了,这些年我和他一直是有什么说什么。

所以,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的面前,抬手就是两个耳光重重地撂在了陈修远的脸颊上。

“你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你不知道吗?小宁还等着医药费做手术,这种时候你怎么有脸和她……”

我的话音未落,陈修远就不耐烦了。

他一只手捂着红肿的脸颊,另一只手直接将我拖住了。

力气很大,我始料未及。

从我和陈修远五年的相处来看,他不是一个会家暴的男人。我也是气急了才做出这样的举动。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下一秒陈修远一把就将我制住了,他刚才捂着脸的那只手不由分说地拽住了我的头发。

头皮上撕扯的剧烈的疼痛让我不知所措,我下意识地就要挣扎。

可是他没有给我机会,而是将我悬空,然后重重地一把扔在了地上。一系列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

我不是没想过反抗,可陈修远毕竟是个男人。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脊背重重地磕在了冰冷的地上,然后陈修远极不耐烦地冲我啐了一口唾沫,冷笑着说,“任凝雨,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他说什么?我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人。

“你是个什么货色?备孕的时候,你吃了那么多补品好东西,结果呢?你生出来的是什么?你生了一个女儿!”他冰冷的话,让我整个人都呆坐在地上。女儿怎么了?当初我怀孕的时候,他还说希望是个女儿呢,怎么现在竟然说出来这样的话?

“是个女儿就算了!你他妈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我要钱看病的?”他冰冷的声音,几乎将我推进了一个冰窖里。我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开了口,“陈修远,那是你的孩子啊。是你的骨肉啊。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她这么去死么?”

她才一个月都不到,那么小。

可是陈修远竟然就要放弃她的生命了。他是个父亲呀,他怎么可以那么残忍?我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人,他一定是疯了吧。

“骨肉?”陈修远笑了起来,难以置信我深爱了五年的男人竟然像个变态,衣冠禽兽!

他低下身来,随后冷冷地看着我。

一字一顿地开了口,笑着说,“任凝雨,我怎么能够肯定那个孩子一定是我的呢?依我看,是你和哪个野男人生出来的吧?”

冰冷的话,一字一顿。

无比刺耳。

我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不知所措地望着面前的人。

他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在床上可不是这么对我说的!我咬着牙,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他冷冷地说,“你现在想从我这里拿医药费?”

“任凝雨,你别妄想了!我凭什么给她看病?”

他这话一出口,反倒是刚才沙发上那个赤裸着的女人开了口,言语娇羞,“亲爱的……我倒是有个办法。”

她笑了笑,眸子里露出几分狠毒。

“帝豪酒店二十八层有个老板不是欠着等你的钱么?只要她去要回来,孩子不就有救了么?”亲昵的话音,让陈修远微微一怔。

他看了那个女人一眼,似乎也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冷笑了一声,“任凝雨,你行吗?”

他上下打量着我,眉宇间带着的那种轻浮根本就不像一个父亲应该有的表情。

怪我太天真,竟然一直以为他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我咬着牙,摆在面前的似乎只有这一条路了。

我大学毕业就嫁给陈修远,工作实习期还没满就怀了孕,当时他摸着我的肚子说,“以后你就安心在家照顾孩子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

陈修远的确很有出息,短短半年他就连跳两次槽,最后成为了上市公司的高管。

第3章 背叛了我。

我本以为,孩子的到来是我们幸福生活的开始,可是……

陈修远却在这个时候背叛了我。

“陈修远……”我咬着牙,几乎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你等着,我们的账日后慢慢算!”

我生气愤怒都无济于事,此时最为迫在眉睫的是孩子的病情。我不能够让小宁就这么离开我,她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想到这里,我支撑着自己一步一步地往外走。

就算是刀山火海,为了我的孩子,我也要去试一试!

好在帝豪酒店距离我们家的小区并不远,我顾不得自己浑身湿透,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一直到我推开那个所谓房间得的门,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陈修远不但想要我们孩子的性命,甚至连我都不打算放过!

对方的人将房门一把关上了来,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满怀笑意地看着我,“哟,陈修远还真舍得下血本。

这么好的货色?来,今天晚上把爷伺候舒服了,陈修远欠我的那笔钱就算一笔勾销了。”

他一句话,就让我傻了眼。

男人六十来岁,秃顶。肥头大耳,露出淫荡的笑容。

“你……你说什么?”意识到我被陈修远骗了,我几乎气的发抖。可笑,我怎么会相信那样一个男人?

为了我的女儿,我甘愿付出一切,可是他怎么可以算计我?要把我送给老男人还债的?

什么没有到的货款,根本就是陈修远用来骗我的说辞!

我怎么那么傻,直到样羊入虎口才意识到。

对方看了我一眼,然后冷笑了一声,“呵,陈修远送来的不会是个聋子吧?”

他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到。

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步一步地走了上来。我下意识地就像跑,可是他却一把扑了上来,一双油腻腻的咸猪手死死地抓住了我。

先是腿,然后顺势往上到了大腿……

这一次,我慌了。

我拼了命地挣扎着,可是那力气之大,我根本挣脱不了。

房间门就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可是却那么遥远。我此时寸步难行。

“哟,小美人儿还挺烈呀?”他眯了眯眼,手不停地往我大腿内侧探去。意识到危险的毕竟,我几乎整个人都乱了方寸。

拼命的挣扎当中,我挣脱了脚下的一双高跟鞋。

“你……你放开我!”我慌张躲避着他的侵犯,似乎将对方激怒了。他往前挪了一点。

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一记耳光撂在了我的脸上,“他妈的,来都来了装什么贞洁烈女?老子告诉你,一会儿还有更刺激的东西等着你。”

被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明白了床头那些皮鞭和蜡油究竟有什么用了。

心下的不安油然而生,我拼命地往后退,挣扎着最后地靠在了房间门上。逃无可逃,男人阴险淫邪的笑容又一次引入眼帘。

慌乱间,我的手似乎摸到了救命稻草。

高跟鞋。

我灵机一动,抓住高跟鞋死死地朝着他的额头砸了下去。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惊呼,男人死死地捂住了额头。

鲜血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看到他迟疑,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迅速拉开了房间门,疯了一样往外逃。

我根本顾不得自己没有穿鞋,身后的男人就像洪水猛兽一样。

“妈的!”隐约听到男人低咒了一声,然后追了出来。我着急万分,迅速往电梯间跑去。

只听到‘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的同时,我拼了命地往里跑。却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我抬起头,慌慌张张地看向他。

男人一身西装,眉宇间透着几分英俊。来不及多想,我拼命地想要关上电梯。可是电梯门关到一半,又被人摁住了。

我几乎是一怔,也不知自己究竟哪里来的勇气,小心翼翼地看向身边的男人,“先生,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第3章 背叛了我。

我本以为,孩子的到来是我们幸福生活的开始,可是……

陈修远却在这个时候背叛了我。

“陈修远……”我咬着牙,几乎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你等着,我们的账日后慢慢算!”

我生气愤怒都无济于事,此时最为迫在眉睫的是孩子的病情。我不能够让小宁就这么离开我,她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想到这里,我支撑着自己一步一步地往外走。

就算是刀山火海,为了我的孩子,我也要去试一试!

好在帝豪酒店距离我们家的小区并不远,我顾不得自己浑身湿透,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一直到我推开那个所谓房间得的门,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陈修远不但想要我们孩子的性命,甚至连我都不打算放过!

对方的人将房门一把关上了来,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满怀笑意地看着我,“哟,陈修远还真舍得下血本。

这么好的货色?来,今天晚上把爷伺候舒服了,陈修远欠我的那笔钱就算一笔勾销了。”

他一句话,就让我傻了眼。

男人六十来岁,秃顶。肥头大耳,露出淫荡的笑容。

“你……你说什么?”意识到我被陈修远骗了,我几乎气的发抖。可笑,我怎么会相信那样一个男人?

为了我的女儿,我甘愿付出一切,可是他怎么可以算计我?要把我送给老男人还债的?

什么没有到的货款,根本就是陈修远用来骗我的说辞!

我怎么那么傻,直到样羊入虎口才意识到。

对方看了我一眼,然后冷笑了一声,“呵,陈修远送来的不会是个聋子吧?”

他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到。

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步一步地走了上来。我下意识地就像跑,可是他却一把扑了上来,一双油腻腻的咸猪手死死地抓住了我。

先是腿,然后顺势往上到了大腿……

这一次,我慌了。

我拼了命地挣扎着,可是那力气之大,我根本挣脱不了。

房间门就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可是却那么遥远。我此时寸步难行。

“哟,小美人儿还挺烈呀?”他眯了眯眼,手不停地往我大腿内侧探去。意识到危险的毕竟,我几乎整个人都乱了方寸。

拼命的挣扎当中,我挣脱了脚下的一双高跟鞋。

“你……你放开我!”我慌张躲避着他的侵犯,似乎将对方激怒了。他往前挪了一点。

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一记耳光撂在了我的脸上,“他妈的,来都来了装什么贞洁烈女?老子告诉你,一会儿还有更刺激的东西等着你。”

被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明白了床头那些皮鞭和蜡油究竟有什么用了。

心下的不安油然而生,我拼命地往后退,挣扎着最后地靠在了房间门上。逃无可逃,男人阴险淫邪的笑容又一次引入眼帘。

慌乱间,我的手似乎摸到了救命稻草。

高跟鞋。

我灵机一动,抓住高跟鞋死死地朝着他的额头砸了下去。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惊呼,男人死死地捂住了额头。

鲜血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看到他迟疑,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迅速拉开了房间门,疯了一样往外逃。

我根本顾不得自己没有穿鞋,身后的男人就像洪水猛兽一样。

“妈的!”隐约听到男人低咒了一声,然后追了出来。我着急万分,迅速往电梯间跑去。

只听到‘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的同时,我拼了命地往里跑。却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我抬起头,慌慌张张地看向他。

男人一身西装,眉宇间透着几分英俊。来不及多想,我拼命地想要关上电梯。可是电梯门关到一半,又被人摁住了。

我几乎是一怔,也不知自己究竟哪里来的勇气,小心翼翼地看向身边的男人,“先生,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第4章 想着女人?

刚刚生完孩子,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加之有和陈修远发生了冲突,虎口脱险。

我浑身的力气几乎都已经耗尽了。

若非走投无路,我真的不会向一个陌生人求救。他蹙了蹙眉,似乎正在思索我的这句话。那幽深的一双眸子里,流露出了几分迟疑。

我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就看到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满脸是血的走了进来。

“小贱人,谁给你的胆子敢砸我?老子徐浩今天就让你好好看看……”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温柔有力的手臂一把将我拖到了他的身后。

下一秒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伤口都这样了,还想着女人呢?”

徐浩似乎被他的话激怒了,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看着面前穿着西装的男人,冰冷的眸光里透出了嘲讽,“你特么谁呀?特敢来管老子的闲事!”

话音冷的让人脊背发凉。

旁边的男人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丢出了干脆利落的三个字,“肖若祁。”

这个名字我似乎在哪里听过,只是有些耳熟。

可是刚才恶狠狠跟斤电梯里的徐浩却被吓得脸色苍白,他自习地盯着肖若祁看了一眼,似乎在判断这个男人和他的名字是否符合。

“徐先生,公司那笔风投不想要了?”肖若祁见他盯着自己,也是不慌不忙,冷冷地开了口问道。

能够在自动徐浩的一瞬间,就将他和风投联系在一起,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不简单。

徐浩一听他这话,几乎一瞬间就断定了肖若祁的身份,立刻被吓得浑身发抖。

然后他颤抖着话音,小心翼翼地说,“你……肖先生……”

话音支支吾吾。

我站在一侧,狐疑地望着面前这个人。肖若祁的眼眸微微眯了眯,然后一字一顿地开了口,“这个女人是我的,你可以滚了!”

如此霸道的一句话,可是徐浩却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看着我。

他支支吾吾地说,“肖……肖先生,你和她什么关系?她……她可是别人欠了我的钱还给我的。”

话音未落,就看到肖若祁的眼眸里流露出了几分厌戾,寒光四射,“所以呢?”

他冷笑了一声,眼看着徐浩要冲上来,直接抬脚就将他揣在了电梯门上,力道之大电梯剧烈地摇晃起来。

徐浩吃了痛,窝在地上恶狠狠地看着我。

“还没有人敢和我肖若祁抢女人的,你倒是第一个。”

他很狂,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肖若祁这个名字在桐城就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地位,

“靠!”徐浩吃了瘪,心下当然不高兴。他啐了一口唾沫,冷冷地骂道,“陈修远这个烂人,竟然算计我!”

丢出这句话,他就赔笑着冲肖若祁说,“肖先生,你别误会。这女人您要是喜欢你拿去就是了,就是了。”

他毕竟比不得肖若祁年轻力壮,刚才那一脚足够年事已高的徐浩回去消化一段时间了。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他跌跌撞撞地往外走了去。

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我小心地向肖若祁开了口,“先生,今天的事情可真是谢谢您了。”

素昧平生能这么出手相助已经令我感激涕零了。

我的话音才刚刚落下,电梯就到了一楼。

正欲走出去,却听到肖若祁冷冷地开了口,“你现在这个样子,就这么出去?”

他不说,我倒是忘了。

刚才和徐浩发生争执,我身上的衣服都被他撕扯开了。细腻的皮肤露在空气当中,电梯门一开寒风就往里面灌。

我有些尴尬地冲他笑了笑,可是我非常着急。

正当我迟疑的时候,电梯门又一次关了起来。

男人看了一眼无比狼狈的我,随后将他的外套披在了我的肩膀上。

第5章 你想去哪里?

我呆呆地看着他,却听到他问我,“还能走吗?”

一句话,让我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刚才打斗当中我几乎耗尽了浑身的力气,整个人都贴在电梯里,动弹不得。

我下意识地迟疑了,却见男人弯下腰来将我抱起,随后径自走进了酒店三十三层的总统套间

“肖先生,谢谢你。”看到他倒给我一杯温水,我满心感激地开了口。

这个夜晚,我刚刚遭遇了女儿重病,丈夫背叛,虎口脱险。如今几乎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你如果累了,可以在这里休息。我在隔壁房间处理工作,有事可以敲门。”他的话音言简意赅,可是一听这话我就慌了。

我支撑着要从沙发上站起来,可是却无济于事。双腿软绵绵的,“肖先生,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我还有点事……”

“外面这么大的雨,你想去哪里?”肖若祁看了我一眼,冷冷地开口问道。

这个男人气度不凡,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并非一个单纯的商人。

萌生了这样的念头之后,我几乎呆住了。然后就听到他问,“或者你家在哪里?我可以送你回去,就当是送佛送到西!”

他说的很是潇洒,可是我却被他问住了。

没有医药费,小宁朝不保夕不说。我也被陈修远赶出家门了,怎么办?我的孩子,还有我,我该怎么办?

我的脑海里非常混乱,这个时候若是在想回去找陈修远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咬了咬牙,最后颤抖着话音说,“肖……肖先生,你能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但我真的不能再给您添麻烦了,况且我的女儿还在医院里等着治疗。”

听到我的话,男人似乎微微蹙了蹙眉,却也没有多说。

他将房卡递给我,随后淡淡地说,“你随意。房间我开了一周的,如果不住了随时退给前台就行。”

丢下这句话,肖若祁双手插在裤袋里转身就走了。等到隔壁房间的门关上,我又坐了一会儿才艰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去医院再想办法。

可是,一楼的大厅里。我却被赶来的陈修远拦住了。

他冲上来,直接就将我推到了楼梯口,“任凝雨,你可真是好本事啊!竟然连老子的客户你他妈都敢得罪?你当初脱光了衣服勾引我的时候,可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去陪徐总一晚上委屈你了?妈的!”

他的话,恶毒至极。

与此同时,陈修远注意到了我肩膀上那件来自于肖若祁的外套,死死地咬了咬牙,“和哪个臭男人鬼混去了你啊?”

声音冰冷,我几乎没来得还嘴他就将我推倒在了楼梯上。

四肢百骸的痛,浑身被抽空的力气,我根本无法再和他抗衡。他死死地揪着我的头发不肯放手,眼眸里充斥着浓浓的怒火。

我拼命地向后躲,可是却都无济于事。

陈修远的力气太大,我的头皮几乎都被扯了下来。

“陈修远,我好歹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我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问他,这次陈修远更加愤怒了。

“你这样的女人,也配当我的妻子?”陈修远有些不耐烦地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我。他的声音无比刺耳,眸子里的冰冷更是显而易见。

我几乎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因为这一刻我从陈修远的眼睛里看到了危险,可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他。

那一双摄人心魂的眸子里,透着让人望而生畏的光芒。

他走上来,恶狠狠地看着我。

“任凝雨,老子可真想掐死你!”他冷冷地看着我,眸子里透出了浓浓讽刺。听到这句话之后,我的心里就开始慌了。

因为我在他的眼睛里,的的确确看到了浓浓的杀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