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愿爱不必再怜悯全文在线阅读_时境迁夏千

发布时间:2018-11-06 17:05

愿爱不必再怜悯时境迁 夏千易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愿爱不必再怜悯全文在线阅读,愿爱不必再怜悯是作者森森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时境迁夏千易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夏宁漠小朋友最喜欢别人问他,“漠漠,你妈咪是做什么的?”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扭了扭小身子满脸羞涩的说,“放高利贷的。”看到对方露出震惊的表情时,他又会一脸安抚的说,“放心,她收债的方式很温柔的……最多见点血而已,不会要人命的……诶,你跑什么,别跑啊。”夏宁漠眨了眨无辜的眼睛,满脸困惑,跑什么?不是要借钱吗?每每这个时候,夏千易就会皮笑肉不笑的掐着他粉嫩嫩的小脸说,“夏宁漠,我怎么跟你说了???我们这不是放高利贷的,我们是借贷公司,借贷懂吗?你再说放高利贷把客户吓跑,咱们就要喝西北风去了。说话要文雅一点,这样显得咱们是斯文人,懂?”

愿爱不必再怜悯

第1章 混蛋逻辑

“啪!”

夏达猛地将筷子拍在桌子上,声音就沉了几分,“夏千易,我跟你说的话你听到没有?明天陪李总喝酒,你替你妹妹去。”

夏千易头也没抬,拿起筷子又往自己的碗里划拉了两口菜,顺便将桌子上的每盘菜都搅乱了。果然看到夏凤易和潘芝珍母女两个一脸嫌弃的将筷子放了下来,这才心满意足的吃起饭来。

夏达脸色更加难看了,“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是饿死鬼投胎吗?我平常是没给你饭吃吗?”

夏千易觉得他总算知道反省了,原来还知道平常不给她饭吃的事情啊。

她就当没看见夏达的脸色,将最后一口饭咽了下去。

随后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很快瞄到不远处的保鲜袋,她嘴巴还没停,已经站起身走过去,用力的扯了两个袋子过来。

利落的往桌子上一摊,把桌子上的鸡鸭鱼肉一股脑儿的全部倒了进去,连点汤汁都没给留下。

做完这一切后,夏千易便将袋子一扎,转身就走。

餐桌上的三人惊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头也不回远去的身影。

直至夏达暴怒的一声怒吼乍然响起,“夏千易,你给我站住。”

夏千易很给他面子的停了下来,总算是想起来他方才问了她一个什么问题的样子。

她转过身,严肃的对着夏达说道,“爸,我听到了。但是我不会,代替她去的。”她的手指朝着夏凤易指了指。

“夏千易,你为什么不去?”夏凤易不满,也跟着站了起来,“这是为了爸爸的生意,你身为夏家的一份子,有责任做出贡献的。”

夏千易看着她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冷笑起来,“那老头是你招惹的,他看中的是你,要陪酒你自己去,用不上我。”

夏达脸色就变得不好看了起来,手指着夏千易怒道,“你这是做姐姐应该说的话吗?你竟然要你妹妹去陪酒?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

她的良心被狗吃了?他原来还有资格说这种话?

“她不用去,难道就要我去?凭什么?人家点名的可不是我。”

“你长得比你妹妹好看,人家见到你,自然会更加满意的。”

一旁的夏凤易表情一跨,立马就不高兴了,“爸……”

“……乖宝贝,我不是说你不好看,你还小,没长开呢。”夏达忙回头安抚了小女儿一句,随即又将矛头直指夏千易,“你妹妹才十七岁,你已经十九了,作为姐姐,本来就该替妹妹分担。只是让你去喝两杯酒而已,你妹妹惹的麻烦也可以摆平了,我们家的生意也能好起来,你怎么就不乐意了?我养了你这么多年,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吗?你的心肝是黑的吗?”

“喝两杯酒?”夏千易怒极反笑,夏凤易惹怒了人家就要她去赔罪,夏凤易答应下来的事情也要她去兑现,夏达有养过她吗?这是小事吗?

喝酒?喝完了是不是顺便陪着上上床?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混蛋逻辑?

夏凤易年纪小?夏千易哈哈哈,年纪小就会喝酒嗑药打架早恋了,去陪个酒还能吃亏?十七岁,也不小了,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她没义务给她擦屁股。

更何况,她和她的关系很好吗?她和她很熟吗?认识吗?

夏千易嘲讽的勾了勾唇角,“爸,我的外貌遗传了你,大概心肝也是遗传了你,你是什么颜色,我也是什么颜色,不用怀疑。”

“你……”夏达脸色发青,面颊肌肉抖动,大步的朝着夏千易走去,手已经高高的举起。

然而他的手还没落下,夏千易已经打开了家门,大步的走了出去。

“砰”的一声,房门在夏达的面前被掼上了,差点撞到他引以为傲的鼻子。

他的脸色几乎暗沉如锅底,豁然打开大门,对着背对着她越走越快的夏千易吼道,“我告诉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以为这顿饭是白吃的吗?让你进这个家门,你就要为这个家做事。”

要不是他们家的房子在小区的最角落,这会儿恐怕早就有人出来看热闹了。

夏千易充耳不闻,手中的保鲜袋被她拽紧了几分。

她转了个弯,走到旁边附属的一栋低矮的小屋子前,轻轻的转动门把走了进去。

“妈,我回来了。”

屋子里坐着个中年妇女,正拿着筷子吃饭,听到她进门的声音时忽然慌张起来,忙就要将桌子上的菜往后面藏。

夏千易看的一清二楚,鼻尖有些发酸,三两步走到她面前,将手中打包回来的那些饭菜全部放到了桌子上,这才低声说道,“别藏了,就算你藏起来,我也知道你吃的都是腌菜豆腐。我不是让你去买好一点的菜吗?怎么又不听话了?我有钱的。”

“千易,妈这是图省事,一个人吃饭就不想再烧菜了。”梁景笑了笑,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了一阵,问道,“对了,他今天叫你过去做什么?有没有打你?”

夏千易知道她这是岔开话题,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顺着她的话说,“没事,他现在打不了我了。也就只能耍耍嘴皮子,过过瘾而已。”却绝口不提夏达让她代替夏凤易去陪酒的事情。

这种事情,说出来了也只会让她母亲为难而已。

她只是心疼梁景,作为夏达的原配夫人,结婚证书上清清楚楚名正言顺的女人,到头来却只能住在这种地方,整日里吃着腌菜豆腐。

而那个小三却堂而皇之的以夏夫人自居,丝毫不顾背后的人指指点点,也完全不在乎自己那上不了台面的身份。

偏偏,她母亲却不愿意离婚,她心中疑惑丛生,几次追问原因,她却一直不肯说。而夏达,竟然也奇异的不同意离婚。

两个人就这样以这种诡异的方式继续维持夫妻名义。

夏千易没多说方才在那边屋子里发生的事情,梁景有心想问,她却已经拿了自己的包包准备出门,“妈,我去兼职了。”

梁景叹了一口气,抿了抿唇欲言又止,终究只是点点头,送了她出门。

然而,就在夏千易走后没多久,夏达却带着潘芝珍夏凤易趾高气扬的踹开了她的门。

第2章 死缠烂打的贱人而已

夏千易一整个晚上都心神不宁的,眼皮子也一直在跳,总担心会出什么事情似的。

到了晚上十点钟,她实在坐不住,终于和经理告了假,匆匆的往家里面赶。

梁景见她回来,立刻笑眯眯的迎了上来,拉着她的手进了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事情做完了就提早回来了。”夏千易将包包放在一旁,见母亲脸上并无异色,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梁景点点头,没有追问,只是催促她赶紧去刷牙洗脸,早点上床睡觉。

她的举止动作没有任何异常,好像……先前夏达来找她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的。

只是,在夏千易回房睡觉后,她却微微的红了眼眶,默默的闭上眼,无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千易。”

夏千易很累,她所有的生活费都是自己赚的,除了上学之外还要兼职,屋子里灯光昏暗,她自然看不出梁景若有似无的透露出来的无奈和怜惜。

她睡得很沉,并不知道梁景坐在她床沿……几乎一整夜。

次日醒来,夏千易敏感的发现梁景有些精神不济,忍不住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妈,你昨晚没睡好?”

“哎,人老了,睡眠就少。”梁景将早餐端了上来,给她盛了一碗粥,笑道,“不碍事,就是半夜的时候听到外边的狗叫声,醒了而已。”

夏千易皱了皱眉,狗?这地方怎么会有狗呢?夏达一向讨厌这种猫猫狗狗的,嫌弃它们身上有虱子不卫生,不让任何人养,附近应该也没有才对。

“快吃吧,吃了早点去学校,不是说早上有两节课吗?”怕她再追问,梁景忙催促了她一句。

夏千易点点头,看时间不早了,囫囵吞枣般的吃了大半碗,便背了包包走出了门。

梁景微微的拽紧了手中的筷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夏千易出了小区,要抄近路经过一段小巷子才能到达公交站。巷子并不长,可杂物却堆了不少。

夏千易要小心的避过脚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副精力便都在脚下。

然而就在她走到巷子中间时,背后忽然冲过来一道人影,还没等到夏千易回过神来,肩背上骤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痛,她只觉得意识在瞬间抽离,微微皱了一下眉,人便往地上倒去。

是谁?夏达吗?

夏千易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名字,便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似乎感受到有人将她抬了起来,有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声音……有些耳熟。

再后来,又像是被人塞进了车子里面。

然后,夏千易便在车子的摇晃当中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千易骤然醒过神来,猛地坐起身。

她是被体内一股燥热的感觉给弄醒了,睁开眼环视四周,才发现自己被带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自己似乎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

夏千易觉得奇怪,撑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客厅一旁的旋转楼梯上传来皮鞋摩挲地面的声音,一道好听的男性声音响起,“你醒了?”

夏千易抬眸看去,就见一个斯斯文文带着眼镜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的男子走了下来。

她脸色瞬间暗黑,“你是哪位?把我绑过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那男人笑了起来,气定神闲的坐在她面前的单人沙发上,温文有礼的开口,“夏小姐,不用紧张,请先坐下,我这边有两份文件,你看一下。”

文件?夏千易眯了一下眼睛,也跟着淡定的坐下,只是距离……有些远。

“我姓童,你可以叫我童助理,这两份文件是你的卖身契,你的父亲和男友已经将你卖给了我们总裁。”那男子依旧笑着开口,声音还是很温和。

夏千易本要伸出去接文件的手骤然收了回来,她盯着面前这位自称是童助理的男子仔仔细细的看,“你刚才说什么?男友?我哪里来的男友?”

童助理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重点难道不是……卖身契吗?

“他叫全明桥,和你在同一所大学就读,是你的学长,据调查,你们两个确实走的很近。”

夏千易认真的想了想,随即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他啊。”

“夏小姐承认他是你男朋友了?”

“不,那只是一个贪图我美貌只会死缠烂打的贱人而已。”现在更贱,卖身契?他到底有多自我满足才会觉得有资格卖掉她?还以男友的身份自居,他是个什么东西?

童助理觉得这个夏小姐的反应似乎有些……出人意料,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难道不应该求救吗?

夏千易却觉得体内的那股燥热又来了,方才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而已,但是这种感觉现在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她有些饥渴了。

不对劲,她的身体很不对劲。

药?

有人给她下了药。

夏千易豁然抬起头,狠狠的看着童助理,“你们总裁是不是姓李?”夏达那个人卑鄙无耻,从来没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过,他确实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昨天还让她代替夏凤易给那个什么李总陪酒,今天就开始有所动作了。

她该提防他的,没想到他会直接把他敲晕送到这里来。

还有她体内的药……夏达是什么时候下的?

童助理被她凶狠的表情看的心一跳,莫名的觉得这个女人似乎下一刻就会扑上来掐死他似的。

他皱了一下眉,才稳定住心绪,摇头道,“我们总裁姓时。”

时?夏千易表示她不认识。

“夏小姐,我们总裁的意思是接受这两份卖身契,你要不要先看一下这两份文件?”

“看你个鬼,贩卖人口犯法的你不知道吗?”她瞄都不瞄一眼,抬手便将那两份文件扫到地上去了。

不行,她要离开这里,身体里面好像有只猛兽正在破壳而出,疯狂的欲念开始往上涌。

她不能呆在这里,不然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夏千易看到茶几上的烟灰缸水果盆栽,抓到手上一股脑儿的便往童助理的方向砸去。

童助理措手不及,只能狼狈的左躲右闪,等到好不容易直起身来时,夏千易已经打开大门逃了出去。

然而,等到她出了大门口,才发现……真正的欲哭无泪。

第3章 便宜你了

这都是什么鬼地方?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夏千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才发现这地方是个独栋度假别墅区。

环境优美,鸟语花香,温度适宜,空气清新……

不对,这些不是重点,最最糟糕要命的是,这地方僻静的很,还是在半山腰建立的,现在不是度假的好时机,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更别说车子和人了,根本就是求救无门。

她要是从这里走回家,绝对会爆体而亡。

但是,她除了往前走,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所以就算前面空无一人,她也只能继续往前,碰碰运气。但愿有人经过,帮她一把。

后面别墅里面的那个童助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若不是情况不允许,她绝对会让他也尝尝被人敲晕过去,再用烟灰缸把他脑袋砸出一个血洞顺便拍了果照游街示众的滋味。让他不学好,学人家绑架?

若是她现在被他再带回去,她不是**给他,也是**给那个什么姓时的总裁。

那她宁愿爆体而亡。

夏千易揉了揉眉心,脚步有些蹒跚,身子越来越热,越来越难受了,全身就像是着了火一样。

身后似乎有脚步声传来,夏千易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暗的诅咒了童助理两句不得好死。脚跟一转,往左边一堵墙后面的方向跑去。

谁知道跑了二十几米后,忽然看到远远的有一辆黑色的车子开了过来,她眸子陡然一亮,想也不想的便伸手拦在了车子前面。

“吱呀”一声,车子一个紧急刹住,在距离夏千易不足半米的地方骤然停下。

夏千易暗暗的表扬了一下司机的技术,随即气喘吁吁的跑到后座,一把将车门给拉开了,看到后座上坐着的人时微微的愣了一下,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坐了进去。

“拜托送我去医院,我得了急症,很严重。”她说着开始大喘气,一副心脏病发作痛不欲生马上就要死在车上的模样。

时境迁偏过头看了她一眼,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缓缓说道,“车子抛锚了。”

“你说什么?”夏千易猛地停下喘息声。

前座驾驶座上被她的大喘息濒临死亡的声音吓得就要去松开刹车的司机愣了一下,默默的不着痕迹的将车钥匙给拔了。

总裁说抛锚了……那就是抛锚了,他一个小员工,就算见死不救也没人说什么的吧?

时境迁像是怕她没听清楚似的,解释的更加仔细了,“是你突然跑出来,才会导致汽车抛锚。”所以起罪魁祸首是她。

夏千易瞪着眼睛,愣愣的看着他。

司机很识时务的打开了车门,恭敬的对时境迁说道,“总裁,请在车内稍作休息,我这就下车看看,十分钟之内应该能够修好。”

总裁居然没把人赶下车,还允许这姑娘在车里多呆一会儿,也是个奇迹。

不过这姑娘的脸色看起来确实很差,还真的一副重病患者的模样,总裁……不会因为人家擅自坐进车里就真的要闹出人命来吧?

时境迁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声音低沉,“我不赶时间。”嘴角有一丝弧度在微微的上扬。

司机听出来了,意思就是……十分钟还太少了。可怜的姑娘,他无能为力。

夏千易却等不及,有些焦虑的看向司机,“我赶时间啊。”

“可是车子坏了。”时境迁翻开手边的杂志,难得的翻到了娱乐版块的页面,气定神闲的看了起来。

夏千易简直想一头撞死算了,她现在连十分钟都等不了了,全身都像是被着了火一样,若是再耽搁下去,她不敢保证不会饿狼扑火,把面前这个看起来貌似很是英俊好看的男人当场给办了。

外边响起叮叮哐哐的声音,那个司机还真的打开了前车盖,埋头不知道在干什么。动静却十分的大,一副真的很认真很焦急的在修理车子的模样。

夏千易又用力的呼出一口气来,不行,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她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双手软绵绵的,竟然连拉开车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时境迁眼角余光瞄到了她的动作,什么都没说,淡定的翻到了下一页。

“帮忙……开一下车门。”夏千易几次去拉车门,都无可奈何的滑了下来,她只能扭过头,求助时境迁。

“嗯。”时境迁很善良,微微倾过半边身子,她整个人就以一种被他护在怀里的姿势,艰难的缩在车门旁边。

鼻尖若有似无的飘过他身上阳刚的味道,夏千易瞳孔狠狠的收缩了一下,感觉体内奔涌的热潮越发的浓烈了。

这人身上的味道好像带着催情的作用一样,刺激的她双眸发红。

怎么还没打开车门?

夏千易脑袋有些不清醒了,断断续续的说,“开,开了没?”

时境迁的手指还搭在车门边,却半点力道都没用上,视线微微的挪动了小小的角度,落在她粉嫩可口的脸蛋上。

这么近距离的看,才发现她确实美得不可方物,就这样放出去,那才是真正的祸害了人。

夏千易,可怜的小东西。车门锁着,能打开得了吗?

“你得了什么急症?”时境迁将落在门把上的手收了回来,贴上她的额头。

夏千易莫名的舒服的呼出一口气,只觉得他落在自己额头上的手冰冰凉凉的,能纾解她身上的药力,也让她清醒了许多。

她睁开眼看向近在咫尺的俊脸,张了张嘴,“你……”

一个字刚出口,一吸气,鼻尖又窜过他身上的味道,她身上的燥热以燎原之势将她全部的理智淹没。

夏千易咬咬牙,豁然使出全力,伸手推了时境迁一把。

时境迁闷哼一声,顺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还没等到他抬起头来,夏千易已经一抬腿,揪着他的衣服跨到他身上去了。

她恶狠狠的瞪着时境迁,一把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低咒一声,“便宜你了。”

说完,便伸手去扯他的衣服。

第4章 吻痕

便宜……他了?

时境迁眯着眼睛看向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那娇媚妖娆的模样刺激了他一瞬。

他想,这个女人确实有被人拿去卖的资本,尤其是此时此刻,娇艳欲滴的让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有着分崩离析的趋势。

时境迁的瞳孔倏地一紧,紧紧的盯着夏千易,仿若她已经是他手中逃离不开的猎物一样。

夏千易却已经迷迷瞪瞪的,分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了。

她只知道很热,很难受,很暴躁,整个身子像是被人狠狠的撕扯着,几乎要爆炸了一样。

她的手开始无意识的去拉扯时境迁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偏偏怎么用力也无济于事,那衣服像是黏在他身上一样。

她重重的喘了一口气,“你,你自己脱。”

时境迁挑了一下眉,竟然出奇的听话,慢条斯理的将那件被她蹂躏的不成样子的西装外套解下放在一旁。修长的指尖随即抚上衬衣的纽扣,有些粗暴的将扣子悉数扯下。

夏千易的眸色更加发红了,盯着他的腹肌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即使她此刻神志不清,可方才时境迁的那一番动作,还是让她觉得……撩人的要命。

她猛地咽了一下口水,燥热又上升了几分,声音含含糊糊的,“你真是会勾引人,不过这样还不行,来,姐姐教你。”

她说着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贴着他的身子,瞬间感觉自己身上的燥热少了许多,语调也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

时境迁搂住她腰身的手臂猛地一紧,眼睛危险的眯起,冷笑起来,“你教我?”

夏千易怔了一下,莫名的感觉身上有些冷,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身下的男人猛地一用力,将她换了个角度。

他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对上她娇媚的眼神,“你真能挑起人的怒火和……浴火。”

他说罢,双手豁然一拢。

“啊……”一阵冷意泛过,她惊叫了一声,哆嗦了一下。

正打开车前盖装模作样维修的司机浑身一个激灵,猛地瞪大了眼睛站直了身子。

下一刻,面前的车子开始剧烈的震颤了起来,他被惊得倒退了一步,耳边已经清清楚楚的传来了男女交缠的暧昧声。

他是过来人,这样的声音一听就知道里面在做什么。

司机不敢置信的盯着不断颤动的车子,手上的工具‘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他有些心虚的左右看了看,生怕什么时候有人路过,看到不该看的场景。

总裁今天怎么了?竟然会在这大马路上来一场……车震。

虽然这地方嫌少有人经过,可也不表示没有啊,要做那种事情,真的找个其他地方更加安全。

可怜他站在外边,又不敢进去,又不敢乱看,只能微微抬着头看四周,悲剧的变成了个把风的。

车子的震颤不断,里面的喘息声呻吟声也一直没有停下过。

夏千易只觉得身子沉沉浮浮的,有些找不到地面的错觉。

她身上的燥热感觉等到缓解,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抱着自己的男人似乎有些生气……

生气?他们互不相识,虽然她确实是拉着他给自己解难,可他要是不乐意,最多把她丢下车子嘛,这么生气……的折腾她,受不了啊混蛋。

她脑子混乱,念头转了千百个,最终在他逐渐收紧的手臂下,渐渐的失去了意识……可是身下的男人,好像感觉不到疲惫一样,一直都不肯停下来似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直至车内传出男人的一声低低的闷哼,车子才逐渐的趋于平稳。

时境迁看着昏倒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嘴角微微的扯了扯,就她这能耐,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教他?亏她说得出口,不知死活。

他的手指划过她被自己咬得红肿染血的唇瓣,眸色又深了几许。

片刻后,他猛地仰靠在椅背,缓缓的闭了一下眼睛,喉结滚了滚,这才扯过自己放在一旁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随即,他才按下车窗,任由车内暧昧浓郁的气息渐渐消散。

“上车。”时境迁的声音恢复了平淡无波,将怀里的女人搂紧了几分,对着车外仰头望天的司机开口。

司机一个激灵忙应了一声,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

一关上车门,脑袋就有些发昏,这车里的某种味道……实在太浓了。

“回去。”时境迁升起前后座的遮板,闭着眼睛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回去?回哪儿?

司机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问道,“总裁,回度假别墅吗?”毕竟童助理就在别墅内,他们原先的打算也是回度假别墅。

只是现在,总裁怀里多出来了一个女人……

时境迁原本想要点头,可犹豫了片刻,他倏地又眯了一下眼睛,否认了,“回城,车子开到豪阳酒店。”

“是。”司机纵然心中有千百种疑问,还是识时务的闭上嘴,发动车子,一脚踩上油门,朝着l城豪阳酒店的方向开去。

时境迁微微闭着眼睛靠在车窗旁,眉心轻轻的拧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外边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在月影星稀时,车子终于抵达了豪阳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夏千易觉得半梦半醒间似乎被人抱着一路往前走,她想醒过来,可挣扎了两下,在身子沾上柔软的被子时,又彻彻底底的睡了过去,人事不省了。

时境迁站在床沿居高临下的看了她许久,终于笑了一声,也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再次醒来,天色已经大亮,窗外的阳光刺得人眼睛难受。

夏千易微微的眯起眼,翻了个身打算躲开刺眼的光亮。

谁知身子才刚动了一下,一股酸痛骤然袭上她脑门,刺激的她整个人都激灵灵的打了个颤,豁然清醒过来。

她陡然睁开眼,下意识的坐起身来,随即,愕然的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大床,以及……不远处镜子里映射出来全身吻痕的陌生的自己。

吻……痕……??

第5章 把人给上了

夏千易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片刻后,脑子里慢慢的开始回放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事情,有些凌乱破碎的画面一点一点的冲进她的回忆当中。

包括她被人敲晕抗走,包括她见到了童助理,包括那两份卖身契,包括自己逃出度假别墅后拦住的一辆车,还包括……自己的霸王硬上弓。

她竟然真的……把人家给上了,上了,上了,上了啊……

完了,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恼羞成怒,要她赔偿他的精神损失费。

说真的,若真要她赔的话――她没钱。

夏千易连忙扭头往旁边看去,床沿被单虽然有些凌乱,但是没有人。

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好在没人,不然她还真的没想好要如何面对他,不知道要如何解释自己的放浪形骸。

“咔哒”

蓦然,左边的位置传来细微的声音,夏千易全身的汗毛倏地竖了起来,豁然扭过头看去。

再侧耳细听时,耳边却已经传来了哗啦啦的声音。

夏千易眨了一下眼睛,那个男人,难道在洗手间?

她的眸子倏地亮了起来,急急忙忙开始找衣服。巡视了一圈后,视线最终落在不远处的凳子上,那上面整整齐齐折叠良好的摆放着一套女性衣服,最上面赫然是……豹纹的内衣内裤?

夏千易嘴角抽搐了一下,可是此刻也顾不上许多了,裹着被单忍着全身酸痛下体不适小心翼翼的走到椅子旁边,勾了衣服快速的穿上。

洗手间里的水声还在继续,夏千易暗暗的呼出一口气,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头发,便轻手轻脚的门边走。

手指摸上冰凉的门把时,洗手间里的水声却蓦然停止了。

夏千易深吸了一口气,立刻开了门闪了出去。

门外是空荡荡的走廊,她这才发现这里是整个l城最豪华奢侈的豪阳酒店。

夏千易皱了皱眉,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她一边想一边低垂着头飞快的走向电梯,姿势别扭的很。

一直到走出豪阳酒店的大门口,夏千易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微微的揉了揉发胀的脑袋。

外面的阳光照射的人皮肤发烫,夏千易却终于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一股悲凉寒意涌上心头。她这辈子都在和母亲相依为命,那个父亲有小三有女儿,可天天都能见面,看着他对夏凤易的疼惜宠爱,自己心里多少总是存着一点点的希望。

即使早就知道他的性格卑鄙无耻,可是最多也只是觉得他对她们母女两个不闻不问当陌生人就算了,可是到了此时此刻她才明白,有些人的无耻是可以无休止的扩大下去的,只要有利益,他可以要求她给人陪酒,也可以丧心病狂毫不犹豫的把她给卖了。

那份卖身契上,她的身价……十万。

她没想到,原来她如此‘值钱’。

夏千易深吸了一口气,手指缓缓的收紧,许久,才甩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情绪。再抬头时,眸中多了某种决绝。

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她目光有些冰凉的对司机说道,“去凤庆小区。”

司机有些疑狐的看了她一眼,觉得这小姑娘好像有些不对劲,不过还是踩下油门往凤庆小区的方向而去。

就在他们的车子离开不久,时境迁从浴室里出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眯着眼,将手中的浴巾扔到了地上。

随后,才拿过一旁的手机,给童助理拨了个电话。

出租车开得飞快,半个小时的时间,便缓缓的停在了凤庆小区的大门口。

夏千易直至下了车,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当初被打晕时,连身上的包包都已经没有了,别说钱,连手机也没带。

夏千易有些懊恼的看向前座的司机,商量道,“师傅,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身上没钱,我现在就回家取,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行吗?”

司机一愣,立刻便不满了,“我说小姐,这几十块钱你也要赖账啊?看你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可能一点钱都没有?”

夏千易垂眸看了自己一眼,好吧,这身衣服确实是挺值钱的,但也无法说明她身上带了钱啊。

她微微侧首,瞄到衣服下摆有两颗珍珠,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她犹豫了一瞬一把将那两颗珍珠给扯下来递给了出租车师傅,“师傅,要不这两颗珍珠给你,你放心,这是真的,你看这么大颗肯定很值钱。”

司机皱了一下眉头,将珠子拿过来看,眸子微微有些发亮。

夏千易一直看着他的表情,见状不由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司机对珍珠倒是有些研究的。

果然,那司机手一拢,便将珍珠给收了起来,随即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行了行了,看你这么为难的样子,我就当回好人算了,你走吧。”

夏千易嘴角抽搐了一下,好人?

她也懒得和他理论,打开车门便直接往凤庆小区里面走去。

夏家在小区的最里面,夏千易走了一段后,眼皮子却陡然一跳,整颗心忽然跳动的厉害。

又是这种令人不安的感觉,前天也是……

夏千易有些怀疑自己的身子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脚步不由的快了几分。

然而刚走到自家大门,里面忽然传来‘哐当’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被人撞翻在地的声音。

她愣了一下,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地,那边,好像是小区里比较废弃的角落,现在被夏达私自拿来隔了一小块出来放东西的地方。

夏千易皱了皱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刚打算不理会,径自回屋时,里面却骤然冲出来一道人影,随即就见夏达满头大汗的朝着她跑过来,看到她时,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和震惊,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夏千易冷冷的盯着他,夏达跑到她身边时,却猛地一把将她推开,吼了一声,“滚开。”

说完,又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不大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夏千易被他推得差点撞到一旁的墙面,忙扶住手边的栏杆,盯着夏达越来越远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

那边出什么事情了?夏达竟然这样慌乱?

夏千易犹豫了片刻,缓缓的朝着废弃的角落走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