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医行九霄林文秋安若琳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12 11:34

一本叫《医行九霄》的小说最近在网上掀起了一波热潮,人人都追着看的小说,讲述了一个怎样的动人故事,本站为你带来由清平调著写的小说《医行九霄》,让你体验林文秋安若琳的精彩故事。医行九霄第20章 :不能放弃治疗。是她?冉欣月?直到一帮人消失,林文秋才反应过来,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重遇冉欣月。

医行九霄

推荐指数:8分

《医行九霄》在线阅读全文

医行九霄第20章 :不能放弃治疗

冉欣月是林文秋的高中同学,县一中校花,性格活泼好动,有几分假小子的特质。

冉欣月跟林文秋发生交集,是因为一次春游。

那是一个草长莺飞、柳色渐浓的春日,高二八班集体春游踏青。

冉欣月这位校花却没有一点淑女范儿,居然突发奇想爬树,结果不小心扯了衣服。

恰巧只有林文秋一个人在跟前,林文秋当时想的很简单,总不能让女孩子衣不着体吧,何况她还是校花。

于是,林文秋就同冉欣月换了裤子,自己穿上了开裆裤。

若不是林文秋家庭条件不好,伙食里没油水,他怎么也套不上女版牛仔裤。

冉欣月没事了,林文秋却成了全校的笑柄,直到他辍学,开裆裤事件依然是全校师生茶余饭后的谈资。

也许是心怀歉疚,春游之后,冉欣月对林文秋稍稍有些不同,不过,自惭形秽,又有辍学打算的林文秋选择了敬而远之。

回首往事,仿如昨夕。

“那位老妇人是冉欣月的奶奶?黑气好浓郁,只怕不乐观。”林文秋自言自语。

林文秋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人,他也没那资格。

然而,既然是冉欣月的奶奶,恰好碰上,他觉得应该过去看看,如果可能,略尽绵力也好。

以前面对白富美的冉欣月,林文秋总有些自惭形秽,现在,他有神珠在手,在蛋糕房也算有点地位,他变得有那么点儿自信了。

一个充满自信的男人,无疑是强大的,是帅气的。

王靖康专用的诊察室。

此时站着不少人,有院长鲁一手,有几个重要科室的主任,还有病人家属。然而,气氛非常压抑。

王靖康不紧不慢地诊查,冉欣月几次想要开口,又怕打搅到王靖康。

冉欣月是奶奶一手带大的,跟奶奶感情很深,如果奶奶病重不治,她会很痛心。

王靖康翻看了老人的瞳孔,用听诊器听了听,又把了脉,这才摘下听诊器,叹息着摇了摇头。

“王爷爷,我奶奶她……”看到王靖康的反应,冉欣月芳心一沉,眼眶马上变得通红。

院长鲁一手迫不及待道:“王老,老夫人她……”

王靖康摆摆手,叹了口气,怜爱地看着冉欣月,道:“事已至此,通知你爸爸吧!”

冉欣月咬着唇皮,泪珠夺眶而出:“这么……严重?”

“就是啊,王老。”鲁一手马上接过话头,“不考虑手术?”

王靖康摇摇头:“病人生命体征微弱,多个器官衰竭,身体根本禁不住一次手术,不要做无用功了。”

“不尝试,怎么知道不行!”鲁一手还在争取。

王靖康苦笑:“刘院长,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我个人做的决定,不会让你承担责任。要不这样,我通知小坤。”

“王老,我不是这个意思。”鲁一手无力地解释着。

虽然自己是院长,虽然自己医术也不差,然而在王靖康面前,鲁一手依然恭顺有礼。

冉欣月当面拨通了电话,哽咽道:“爸爸,奶奶她……”

电话那头是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欣欣别哭,爸爸在路上,半小时就到。”

冉欣月放下手机,哽咽道:“王爷爷,我爸爸一会儿就到。”

王靖康点点头,下达命令:“监控各项生命体征,一切等小坤到了再说。”

林文秋就在诊查室外,将一切尽收眼底,看到昔日俏丽女同窗伤心落泪,他也心痛莫名。

林文秋跃跃欲试,刚刚准备推门进去,两个白衬衣男人大步流星朝他走来,林文秋一眼就认出了为首的是县长冉坤,旁边年纪略轻的,手里提着公文包,应该是冉县长的秘书。

林文秋知情识趣地让开,两人都没看林文秋一眼,径直推门走进了诊查室。

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的情形,林文秋能听到里面的对话。

见到冉坤,医院一帮人就要上来问候,却被冉坤摆手制止了。

看到冉坤一脸沉痛,王靖康道:“小坤,请节哀。”

“王主任,真的没有办法了?”冉坤声线颤抖着,仍然没法接受现实。

“对不起,这样的情况,我也无能为力。”王靖康沉声说道。

冉坤掏出一块手帕,抹了抹眼角,点点头:“王主任,我相信你的诊断,只是我有些无法释怀,这些年都没有好好陪过我妈,我总觉着还有时间,还有机会,没想到她就这么急匆匆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好后悔!”

“冉县长,自古忠孝难两全,你为咱们龙阳市殚精竭虑,哪儿有时间陪伴老人,你请节哀,老人会理解你的。”刘院长动情的说着。

虽然这句话马屁味道很重,这会却没人计较。

冉坤看着王靖康惨然一笑:“王主任,事已至此,你拿主意吧!”

王靖康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的意见是,从现在停止一切治疗手段,让病人尽早结束所有痛苦。”

冉坤迈着沉重的步子,来到母亲的病榻旁,看了眼她精瘦的脸庞,拉起她冰凉的手掌,将手掌按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屈膝跪倒。

“妈,不孝儿子来了,你再睁开眼睛看看我……”

县长冉坤失声痛哭,在场众人无不动容,冉欣月更是从背后抱住了父亲,泪如雨下。

看到冉县长的真情流露,门外的林文秋也是眼眶一热,他好像都不知道自己妈妈长什么样子。

王靖康亲手将冉坤扶起来,将一份协议交到他的手中。

冉坤眼睛虽然还是红红的,却已经敛尽悲伤,从秘书手中接过签字笔,就要签上自己的大名。

冉坤的手微微颤抖着,咀嚼肌高高贲起,显示着他内心的挣扎和煎熬。

“等等,让我试试,也许还有救。”

就在冉坤落笔的一刹那,林文秋推门走了进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