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婚婚相报何时了》江墨寒陆清雨小说在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3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江墨寒陆清雨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婚婚相报何时了,本小说阅读网提供江墨寒陆清雨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真是各种各样都有,陆清雨羞死了,全都收进柜子里。她上了个厕所,发现自己果然来了那个,处理完才默默回来,爬上大床休息。

婚婚相报何时了

推荐指数:8分

《婚婚相报何时了》在线阅读全文

婚婚相报何时了第14章 他的关心

车子已经回到酒店,正好下起了大雨,昨晚天气就是沉甸甸的,今天还下了雨,雨水淅淅沥沥,风景有了别样的美。

陆清雨哪都去不了,任由江墨寒把她抱回套间,果然很快就有人送那个东西来了……

真是各种各样都有,陆清雨羞死了,全都收进柜子里。她上了个厕所,发现自己果然来了那个,处理完才默默回来,爬上大床休息。

江墨寒也是一晚上没睡,正好抱着陆清雨一起入眠,看着陆清雨乖乖地缩在他怀里,他不由得吻了吻她的额头。他不喜欢亲近女人,但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排斥陆清雨。

从一开始只是见过她几次,她和楚凛在一起,时不时说笑,但出乎他意料,她成了他的妻。

陆清雨的第一次,他很残暴,没有留情。是因为他以为,她和楚凛已经……谁知道没有,陆清雨竟然还一直保留自己。

第二天清晨,他是兴奋的。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和他原本对她的恨和厌恶相互交融。

后来,他请她吃饭,本意是让她好好补身子。可想起江容儿,他又将想对她好的劲给压了下去。

不知不觉,江墨寒也进入了梦境,两人一直睡到晚上,服务员摁铃送吃的进来,他们才醒。

陆清雨身体不便,吃不了辣,便喝一些清汤。她瞪大了眼,望着江墨寒,有些不敢相信:“刚刚,你抱着我睡的?”

“没有。”江墨寒冷哼一声,笑话,他怎么可能承认?

“哦。”陆清雨像个乖娃娃,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喝汤,穿着长裙,无比可爱。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陆清雨想了想,打破僵局。

江墨寒多一个字也吝啬说:“工作结束。”

其实她主要是担心,在法国会见到楚凛,她该怎么和楚凛解释,和江墨寒结婚的事?

签约事项是进行得很好,江墨寒也难得不再刁难陆清雨,到哪都带着她。陆清雨身体不太好,来那个,一般三天就结束了……

身体也就没那么难受了,到处跟着江墨寒工作,翻译,不亦乐乎。如果她再找工作,一定会给自己找一个兼职,专门翻译小说的。

不知不觉,他们在法国已经过去一个周,江墨寒的工作能力,陆清雨是见识到了。只要他乐意,投多少钱都不在意。

当然,他从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以后的分红,他一定是最大的赢家。

“看傻了?”江墨寒终于把视线转移到发呆的陆清雨身上,这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没有,我刚刚,想点事。”陆清雨吓了一跳,收回心思,讪讪解释道。

“江总裁,那么就这样说好了?”一个法国人问道。

“嗯。”江墨寒淡淡答应,才结束。带着陆清雨离场,陆清雨已经习惯跟在江墨寒身后走着,其实她更想逛一下法国,毕竟第一次来。

但是,这种要求,在江墨寒眼里,就是浪费时间,他绝对不会同意的。陆清雨把心思泯灭在心里,虽然有点不甘心……

江墨寒心情不错,独自开车,往卢浮宫开去。雨后,傍晚的卢浮宫最美,金色的灯光将整个卢浮宫映得金碧辉煌。湖水澄澈见底,夜色浸染,湖面倒映出的影子被水晕层层晕开,人不多,却也热闹。

据陆清雨所知,卢浮宫位居世界四大博物馆之首,始建于1204年,原是法国的王宫,曾经居住过50位法国国王和王后,以收藏丰富的古典绘画和雕刻而闻名于世。

其实到卢浮宫,陆清雨主要还是为了看断臂维纳斯雕像和《蒙娜丽莎》油画。

她从小就喜欢希腊神话故事,对里面的维纳斯很是喜欢。一个原因,就是漂亮,维纳斯能让人漂亮。后来长大了,再看希腊神话故事,才发现自己又不喜欢维纳斯了,因为她花心,为什么不一心一意的爱一个人呢?

她真想看看这个让她又爱又厌的人物。

“喜欢?”江墨寒看陆清雨的表情里充满向往,淡淡的问道。除了江容儿,他从没带人出去玩过,陆清雨会不会像江容儿一样?

“喜欢!我想看看维纳斯,还有蒙娜丽莎。”陆清雨点点头,眼里充满了喜悦。进卢浮宫是要门票的,陆清雨只得等待江墨寒来支付。

其实,卢浮宫每周五傍晚都会对任何国籍,26周岁以下的人开放,但今天不是周五。

她很想知道真正的蒙娜丽莎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么神秘,那样美好的一个女人,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你说蒙娜丽莎生前,会不会很幸福?还是很勉强?”陆清雨边走,边问江墨寒。已然将他们之间的矛盾抛之脑后,江墨寒对她,到底是不差的。

“看你自己。”江墨寒淡淡回答,将活蹦乱跳的她揽入怀里,这女人真爱跑,有这么震惊吗?

“我真没想到你会带我来这里,谢谢你。”陆清雨拉着他的衣袖,继续观光,眼睛有些湿润。

灯光柔和温暖,打在他们的身上,江墨寒低眸注视她的笑颜,忽然就想起了蒙娜丽莎的微笑,分不清是充满善意,还是恶意,她的心,他从来都没有看透过。

夜晚已经降临,整个卢浮宫在隐藏黑暗之中,橙黄色的灯光从里溢出,格格相交融,像一只沉默的神兽,慵懒中透着尊贵,英明神武。从外望去,只觉得这个地方神圣而不可侵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其实,陆清雨来的时候,心里是紧张的,真怕把这么干净的一个宫殿给弄脏了。

等他们出来,夜已深,月光漫上浮云,层层相替。江墨寒把车开出来,陆清雨有些疲倦,靠在后座昏昏欲睡。

只是开着,忽然冲出一个女人,用着充满绝望的眼神,望着车里的陆清雨。黑色的瞳孔里,布满迷茫。

这个女人穿着湖蓝色的旗袍,波浪卷的长发凌乱不堪,浑身湿漉漉的,像是从水里刚爬出来的美人鱼,小脸苍白如纸,身子也很单薄,不停在颤抖。

她的唇动了动,形成嘴硬:“救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