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三世凰歌龙锦凰歌小说第18章_三世凰歌第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3

徐茉量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三世凰歌,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三世凰歌,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龙锦还没表达完他是否同意,已被团子咬住一只长耳朵用力地往门外拖去,龙锦痛得龇牙咧嘴:他伤的是咽喉不是四只脚好不好?他可以用爪子爬出去的!龙锦恨不得立时变回神体又怕吓到这只可爱的蠢鸟,只得用后腿使了劲地往外蹬着随团子爬到洞外。

三世凰歌

推荐指数:8分

《三世凰歌》在线阅读全文

三世凰歌第18章小兔子蛇(3)

天虞界有不同于九重天的清纯仙气,龙锦静心炼气疗伤,不到七天咽喉的伤口就开始痊愈,只是九头虫的尖牙毒性极烈,他目前只恢复了三成法力。

这晚的天空格外清净,像是幽蓝色的宝石镜面,大大的月亮周围错落有致地闪烁着许多颗明亮的星星。团子用巧爪编着草毯,龙锦边拿草棒剔牙,一边小口啜着贝壳里的葡萄汁,兴致勃勃瞧着团子做女红。

“你的伤口结痂了也,可以见风啦,我们一起坐在洞口看星子好啵?”

“唔……”

龙锦还没表达完他是否同意,已被团子咬住一只长耳朵用力地往门外拖去,龙锦痛得龇牙咧嘴:他伤的是咽喉不是四只脚好不好?他可以用爪子爬出去的!龙锦恨不得立时变回神体又怕吓到这只可爱的蠢鸟,只得用后腿使了劲地往外蹬着随团子爬到洞外。

团子松开龙锦的耳朵,替它顺了毛,又将一片大葵叶当被子盖在龙锦身上,然后返回洞里叼出盛了葡萄汁的贝壳放在两个中间,这才心满意足地坐下。

“想和一个好朋友并着身子坐在这里谈天谈地谈梦想,看星星看月亮,想了好久喔。”团子惬意地仰起毛绒绒的小脸,云生的名字在她心里一闪而过,被她及时摇摇头避开。

龙锦眨眨眼:小雪鸮这个愿望很简单,以后每晚带她到九重天的星田去看好了,东华君和父神偶尔会在星田下盘棋子消闲长夜,所以星像图不时会变上一变。

想到父神,龙锦觉得咽喉又开始刺痛,重瞳的牙齿再毒,也不及他说出的身世真相对龙锦的打击惨重,那一刻父神在他心里的完美形象轰然崩塌。

当年他不能理解凰歌公主对凤清的厌恶,甚至忍不住指责过凰歌心性狭隘不配做天宫的太子妃。现在同样的窘境落到自个身上,他才明白那是一种怎样酸痛无解的愤怒。

话说,歌儿殒命一百多年了,魂魄到底落在哪里?

“以前听水阿妈说,最初仙界是没有我们天虞山的,连仙界也没有……天地混沌一片像个禽卵一般,是盘古大神灵根先孕,打开了这个天和地,自那时起阳清上浮为天,阴浊下降为地,盘古大神力尽之际肉身化为五行,灵魄化生众远古神祇......”

“小兔子蛇,你说我们死后会去哪里?听说凡人界的灵魂会一直在人界生死轮回,我们仙界的众生形毁之后魂魄会去另一个混沌未开的世界吗?会不会有另外一个盘古大神开出一个混沌来?我的阿爸阿妈也许就在那里等我……我、我好想向他们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想叫好多遍阿爸阿妈……”

泉水一样干净清凉的月光照在团子同样水泠泠的大眼睛里,盛着浓得化不开的忧伤……龙锦的心里颤颤地酸了一酸,忍不住又去摸她毛绒绒的脑袋。

龙锦心想着自己长到六百岁,还真没认真想过死后的灵魄会去哪里。毕竟神族的寿数长久,若非在命劫之日夭折,活上个几万年也是没问题的。

满百岁起他就在神殿跟随东华神君学过神史,盘古大神的故事背得滚瓜烂熟,拥有纯正上古神族血脉的家谱了如指掌,却却不曾设想过,这个天地之外是否有另一个存活着神仙凡人的世界存在。

龙锦把贝壳端起来喝光果汁,然后摸着团子的小脑袋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像幼时母后对自己做过的抚慰轻轻拍着团子的后背……

团子的后爪极灵巧,她用三整天的时间给龙锦织了个白绒绒的脖套,脖套给龙锦戴好,她又拿狗尾草给龙锦顺了头上的绒毛,然后偏着头打量着他:护颈挡住小兔子脖子上狰狞的伤口,平添了几分贵气,红红的圆眼、白白的绒毛,圆滚滚的身子,如果忽略他蛇形的本体……还不错。

迎着团子的目光灼灼,龙锦小心地夹紧了后腿:变成一只哑巴兔子都能撩到妹纸,唉,本太子这骨子里挡也挡不住的魅力啊……

“兔子蛇夫君,你好可爱。”团子笑眼弯弯,两只翅膀尖对在一起,非常害羞的样子。

啥?夫君?托着葡萄的某龙吃了一呛。

这天团子照例出门找食物,龙锦正翘着后腿拿根草棒挖耳朵,树洞口晃过一只硕大的玉色问踪蝶,龙锦扔下草棒瞬间化回仙形飞到半空!果然,空中的红头云上立的是母后和几位女神官。

“锦儿,那相柳氏早已回了魔界,你还要在这天虞山躲到几何?“神后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儿子。

“咳,我不是在躲他……“龙锦能说他在一只雪鸮鸟的窝里住得很舒服么?

团子回到树洞的时候已是兔去洞空,白绒绒的颈套留在草毯上……并没有打斗或者挣扎的痕迹,是兔子自己走的……呜呜呜……蛇精走了,连句道别的话都没说,连个分手的理由都不给……为什么嘛。

咳,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抛弃了……有什么好意外的!有什么好难过的!!

这次的打击比之云生的移情别恋似乎……似乎......好吧,团子觉得这次心痛得更重一些。

和雪鸮云生的那段交往是云生主动对她好的,她被动接受人家的关心;和这只蛇精兔子在一起的日子,是她主动付出了真心和爱心啊,怎么可以一个理由都不给就离开她呢?!团子大哭着把刚采来的山葡萄、草毯、颈套儿一骨脑扔到洞外……

老鸟们常说福祸相依、否极泰来,兴许是团子遭受的打击太多,老天也看不过去了!兔子蛇离开她的第三天,她的命运终于有了转机。那是个冷风凄凄的初春午后,烈儿妹妹跳进团子的树洞,告诉她灵猫妈妈又怀上小宝宝了,害喜想吃酸酸的果子,这个季节也就迷谷里可能有新鲜的野果可食,如果团子能进到迷谷弄几颗青果子给水妈妈吃,她会考虑让团子去灵猫妈妈的树洞住上一晚,吃个团圆饭。

和亲人团圆?

这句天底下最温暖的话让团子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跑到迷谷找仙果,可是这个春寒料峭的季节只有少数树上开了紫花,连个青青的果钮钮都不曾做。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