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朕的皇后是魔教郭小闲_朕的皇后是魔教郭

发布时间:2018-10-11 17:32

朕的皇后是魔教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武侠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叶楚和女主秦飞楼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还当自己是叶家的长孙,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东西;告诉你叶楚,今儿是你张胡子大爷心情好,懒得跟你计较;若你下次还敢偷溜进厨房偷吃的,小心老子打断你这双狗腿。”

朕的皇后是魔教

推荐指数:8分

《朕的皇后是魔教》在线阅读全文

朕的皇后是魔教第一章 打

‘砰’的一声!

一道消瘦的身影就被一个壮汉从厨房里丢出来。

看那瘦弱的身影摔倒在地因为疼痛半天都爬不起来,壮汉龇着一口发黄的牙,嚣张的从厨房走出来哈哈大笑。

“还当自己是叶家的长孙,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东西;告诉你叶楚,今儿是你张胡子大爷心情好,懒得跟你计较;若你下次还敢偷溜进厨房偷吃的,小心老子打断你这双狗腿。”

自称张胡子的壮汉耀武扬威的喊完这些话,就得意洋洋的朝着四面涌过来看热闹的仆役们扫了一眼,甚至在离开前,还故意往那消瘦的身上啐了一口唾沫,简直将攀高踩低的丑恶嘴脸演绎到了极致。

而被张胡子当众羞辱咒骂的少年从头到尾都是低垂着头,脸上被大片的头发盖住,几乎只露出鼻子以下的地方能让人看见。

本以为这最常见的一幕就要这样无聊的落幕,没想到在张胡子刚走两步,往日里总是忍气吞声的少年却在这次一改隐忍,声音凉凉的开口。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就怕你这狗东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张胡子没想到这个在叶家能随意任人欺凌的臭小子居然敢当众顶撞自己,当场脸色就一阵青一阵白。

他虽说是厨房里的管事,职位低位,可也是叶家二公子的人;这该死的臭小子当众给他难看,岂不是也在给二公子难看,如果这件事传到二公子的耳中,会不会怪他办事不利?

张胡子立刻就燥怒起来,攥紧了拳头转过身,怒视着那个瘦的好像只要他一只手就能捏碎的卑贱小子。

“你说什么?你敢跟老子再说一遍?”

“有什么不敢?”叶楚在忍过身上的那股钻心的疼痛之后,慢慢的站起来。

明明已经是十四岁的年纪,可生长发育好似连十岁的孩童都比不上,整个人看上去又瘦又小,尤其是那张瘦的堪比巴掌般大的脸,裸露在外的肤色苍白而又毫无血色,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弱小的人,此刻却展露出他人不敢小觑的气势。

“狗奴才,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不管怎么说我也姓叶,在叶家无论我怎么被人看不起,怎么遭他人欺负,能欺负我的人也只有姓叶的;你又算什么东西敢这样对我?不过是叶翔身边养的一条狗罢了,也敢克扣我的口粮,当众侮辱我吗?”

叶楚此话一出,顿时引来不少围观者的叫好。

谁不知道这厨房的张胡子是个狐假虎威的,仗着能在二公子面前说两句话,就变的目中无人,经常还爱欺负一些老实忠厚的下人;面对张胡子这种恶人,许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眼下叶楚当着众人的面跟他对上,不管叶楚最后能不能全身而退,这都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所以,厨房的动静很快就传到了前院,引来更多人的围观。

再说张胡子,在他跟了二公子之后就再没人敢在他面前对他说句不字,这种被人害怕、被人捧着的感觉早就让他得意忘形,不然他也不敢做出克扣叶楚口粮,甚至当众羞辱他的事。

眼下,看着聚在厨房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张胡子就像是被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没有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嚣张的走下去。

“大公子说的对,就叶家的主仆关系来说,我张胡子的确是二公子身边养的那条狗;可是,就算我是狗,也比大公子你强,因为你是废物的儿子。”

叶楚的脸色陡然变青,紧攥成拳的手指也被捏出咯吱的声响:“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看叶楚被自己激怒,张胡子似乎很得意。

张开双臂绕着院子走了一圈,大有一副起哄的意思。

故意拔高嗓音说:“既然大公子想听,让我多说几遍都行;叶澜天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如果不是四年前他在武斗大会上输了比赛,叶家会失去晋城第一大家的名号吗?叶澜天让叶家损失巨大,就连老太爷都不承认自己生了一个这么没出息的儿子,口口声声的骂他是废物;你身为废物的孩子,自然就是二代废物了。”

说完,张胡子就得意的大笑,脸上的恶意和尖酸明晃晃的刺痛着叶楚的心。

四年!

整整四年!

她带着母亲在叶家忍辱偷生,为的就是想要给父亲正名,可是,她们的委曲求全换来的是什么?

是祖父的不理解,二房人的欺压,现在就连这些狗仗人势的狗奴才都敢肆意的嘲笑着她的父亲了吗?

想到那个一心为了振兴家族不惜连性命都赔进去的父亲,叶楚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快被绞碎了。

只有深深地痛才能彻底敲醒做梦的人,现在,看着张胡子那张布满嘲讽的脸,她什么都明白了。

在这个无情无义的家族里,她的退让和善意都会被他人看成是懦弱;既然忍让只会让他人将自己欺负的更惨,那么现在,她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就是反抗。

两行泪从叶楚的眼眶中流出来,因为她知道,她对父亲的承诺,要食言了。

看见叶楚站在原地默默地哭,张胡子更显得意。

他就知道这个废物跟他的老子一样是个没出息的,先才他还真被他爆发出来的气势给吓住,原来竟是纸老虎。

越想,张胡子越得寸进尺,得意的耸着肩膀靠近到叶楚面前,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叶楚的头,继续辱骂道:“你刚才不是挺嚣张吗?不是敢骂你爷爷我是条狗吗?你现在倒是骂呀!骂呀!”

“你看看你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浑身上下连两斤肉都没有,还有你这脸,是有多丑才会想到用头发遮住?要我说,你就该像你那个得了痨病的娘一样,永远躲在屋子里,这辈子都不要出来吓人。”

“亲爹是个废物,亲娘是个痨病鬼,你个兔崽子还敢在你爷爷面前跳脚?我——啊!——!”

一声痛苦的惨叫突然从叫骂不跌的张胡子的口中悲怆的喊出来。

待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张胡子如一张破麻袋般被狠狠地丢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一口黑血顺势从他大张的口中喷出,让看见这一幕的人都吓的纷纷后退,同时吃惊的望向那始终站在原地没有移动半步的叶楚。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