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总裁霸宠小女佣裴恒黎溱溱小说第1章_总裁

发布时间:2018-10-11 14:32

晨凌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总裁霸宠小女佣,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总裁霸宠小女佣,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裴恒转动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不动声色地拒绝了想要贴到他身上的美女,微微眯起的深邃双眸,注视着吧台的方向。

总裁霸宠小女佣

推荐指数:8分

《总裁霸宠小女佣》在线阅读全文

总裁霸宠小女佣第一章女佣

三个小时前。

裴恒转动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不动声色地拒绝了想要贴到他身上的美女,微微眯起的深邃双眸,注视着吧台的方向。

又是那个女人。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她还是穿着那件连衣裙,坐在那里。

从背影看过去,坐在吧台前的女孩不算窈窕,但也不胖,浓纤合度是最适合用来形容她的词汇。

棕色的齐耳短发,在一众长发美女中格格不入,裴恒曾经假装不经意地经过她身侧,那个女人正脸也不是特别让人惊艳的那一种。

一双杏眼,微微翘起的上唇,是她能让人记住的,最大的特色。

连续一周,她都坐在那里,点一杯冰水,然后就静静地盯着杯子发呆。直到凌晨快要关店,她才会离去。

起初,裴恒还判断不出,她究竟是来等人的,还是来勾搭谁的。可是连着看她在同一个位置坐了一个星期,裴恒百分之百确定,这个女人也跟自己身边,花枝招展的美人儿也是一样的职业。

他一向瞧不太起主动往男人身上贴的女人,反而对这种故作清高,与别人不同的女人,反而更对他的胃口。

山珍海味吃惯了,偶尔换换小清新也不错。

连着看了人家的后背一个星期,裴家的大少爷,现任裴氏企业执行董事的裴恒,准备行动了。

黎溱溱看着杯子里的冰块,在心底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今天……看来还是要无功而返啊!

她已经连续在这儿坐了一个礼拜了,这个传说中稍有姿色就会被看中,能被大老板们包养的酒吧,也不像是传闻中的那么灵验啊!

或者,是她自己出了问题?不应该把妆化的这么淡?

黎溱溱悄悄地瞄了瞄四周,其他的女孩子们,都是穿着超短裙,画着浓艳俏丽的妆,一个个明眸皓齿,她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长的盖住了膝盖连衣裙,顿时觉得自愧不如。

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上一次做科研项目的工钱没剩多少了,这里一杯冰水都贵的令人咋舌,她再硬撑下去,下个月的生活费就要没了!

心里计较一番,黎溱溱垂头丧气地决定今天早一些离开,等过几天领了打工的薪水,换一身衣服再来试试运气。

她仰头将那杯冰水喝下一半,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红色的大票,放在吧台上。

对服务生礼貌一笑,她本来就准备离开的。手还没离开吧台,就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按住。

薄荷的味道从身后传来,黎溱溱转过头,看到了这只手的主人。

裴恒看着那女人有些惊讶的神情,勾起了嘴角,“我送你回家?”

成功了!

两人几乎是同时在心中想到。

黎溱溱的心脏猛然跳动了几下,脸上浮起了红晕。她生性腼腆,面对陌生的异性总会觉得不自在,即便是自己要来这里找人包养她,现在被人这样半抱在怀里,她还是没有办法坦然地面对对方。

她这个样子,在裴恒的眼里就是娇羞的默许了。他眼里的笑意的更深了,把她往怀里一带,长臂缠上了她的腰,带着她出了酒吧。

到了家里,裴恒开了一瓶红酒,把他带回来的小人儿按在怀里,好好地亲热了一番。黎溱溱虽然身体有些僵硬,但也尽量地配合着他的动作,裴恒见多了大胆的女人,黎溱溱这样生涩而被动的反应,反而勾起了他更大的欲/望。

结果到了床上,这女人竟然一把推开了他!

害得他堂堂裴董事竟然要自己用手解决?!

在浴室里面冲澡的裴恒越想越气,发誓再见到那个死女人,一定要叫她好看!

裴恒的愿望实现的很快,两天过后,他就在另一家酒吧里见到了黎溱溱。

“阿恒,你看什么呢?”生意伙伴兼好友薛子华拍了拍他的肩膀。

“哼。”裴恒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目光从吧台挪回来,“我得早点儿回家了,你们接着玩,今儿全都挂我的帐。”

薛子华看看吧台那边一个人坐着的黎溱溱,再看看裴恒,马上就明白了一切。

“那先谢谢裴总啦!”一群人开始闹腾着要敬裴恒酒,薛子华自觉地帮他拦住,让他脱了身。

裴恒腿长,几步就走到了吧台旁边,等黎溱溱闻到有些熟悉的薄荷味道,想逃也来不及了。

“真巧啊!”裴恒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双手卡在黎溱溱坐的吧台椅上,困住了她。

黎溱溱看着对方明显就是要来找麻烦的表情,心里暗叫不妙,“呃……你好……”她都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好。

他们两人都觉得上次的那个酒吧很晦气,于是换了地方,没想到却又碰到了一起,真是冤家路窄!

裴恒看着她身上紧绷绷的抹胸裙,嘲讽道,“怎么换成这种风格了?”

黎溱溱咬着下嘴唇,无话可答。

总不能告诉他,她是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才特地花了半个月的打工薪水,买了这件迷你抹胸裙吧?

“我劝你还是不要做这一行了。任谁都不会喜欢都到了床上,还要装模作样的女人的!”裴恒装着好心规劝她的样子,实际上说的十分大声。旁边几个本来打量了黎溱溱好久,都准备过来搭讪的男人听见这话,都装作有事要忙的样子,离开了吧台。

黎溱溱有些急了,“你别这样说!”她一急,脸又红了起来。

“又要当女表子,还要立牌坊啊?”裴恒只觉得黎溱溱十分可笑,装什么纯啊!“你还想害几个男人阳/痿啊?老板!”他决定为民除害,让这女人赶紧滚蛋!

如此露骨的话深深地刺激了黎溱溱的神经,加上裴恒要叫老板,她更急了!

这个人看起来就有权有势,被他列入了“黑名单”,她就更不要想用这个办法凑钱了!

“等等!”黎溱溱急切地扯住裴恒的袖子,“不是这样的!不是……”裴恒眼风一扫,她的声音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这种苍白无力的解释对裴恒根本起不了作用,老板已经察觉到这边的异动,随时准备等着裴恒叫他第二声了。

不行!她一定要拦住他!

下定了决心,黎溱溱仰起头,诚挚地看着裴恒的双眼,说:“你听我说好不好?”

被那双水光盈盈的杏眼猛地一瞧,裴恒心里一动,也罢,就听听她能编出什么理由来好了,“出去说。”

黎溱溱微微松了一口气,跟着他去了停车场。

裴恒拥有数台座驾,前天黎溱溱坐的那辆还是奔驰,今天就换成了白色的莲花小跑,他抬手把车门打开,自己坐了进去,看架势是要在车里跟黎溱溱“好好谈谈”了。

黎溱溱在心里哀叹了一声,坐进了裴恒的车里,双手规规矩矩地摆在膝盖上,低着头,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那天是我的错,对不起。”

“哼!”裴董事不满地哼了一声,他要听的可不是这个。

黎溱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本来想瞒着人的理由说了出来,“我……我是科技大学的学生,我们学校有一个交换生项目,可以到美国去念硕士和博士。我,我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我只好自己出来想办法。”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玩苦情戏码啊?也不看看他裴恒是谁!

黎溱溱看对方不肯相信,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从钱包的夹层中取出一张卡片来给对方看,忐忑不安地对他说,“拜托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裴恒一看,那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学生证,虽然那时候头发更长一点,脸色也更加憔悴,但的的确确是她没错,“黎溱溱?物理系?”

他对比着卡片上的信息和眼前的人,似乎无法把物理系的在读女学生,和身边准备勾引男人的小妖精联系到一起。

黎溱溱咬着下嘴唇,“我真的是科技大学物理系的。”

她只要一紧张,就会脸红,还会无意识地咬自己的下嘴唇,这两样毛病从小到大她用了无数方法都改不掉,反而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裴恒沉沉地看了她一眼,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替我查一个叫黎溱溱的,科技大学大三,物理系。”

黎溱溱一惊,他这是要干什么?想要把她的事情全都抖出去么?

裴恒把她的学生证扔回给她,一脚油门,载着她冲出了停车场,黎溱溱手忙脚乱地抓住学生证,又去找安全带,“你要干什么?”

裴恒目不斜视地开着车,“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把车开到家的同时,裴恒尽职尽责的助理也把他要的情况查清楚了,一通电话报告就给了老板。裴恒越听,唇边的笑意就越明显,进了家门立刻开电脑,打印出了一份文件来。

裴恒家黎溱溱这是第二次来,她对这个地方明显有些畏惧,一直缩着肩膀,神情极像是一只不安的小白兔。

“把这个签了。”裴恒甩出那一沓文件和一只钢笔。

黎溱溱一看那文件的抬头,脸就又红了,“卖/身/协议?”

裴恒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不是需要钱么?签了这个,给我当一年女佣,我包吃包住,还负责你去留学的全部费用。”他说完,长腿一叠,在沙发上坐下。

这么好?黎溱溱的手伸向了那份文件。

裴恒这时候慢条斯理地补充了一句,“当然,是带暖床功能的女佣。”

黎溱溱的手马上就僵在了原地,脸红的像是一碰就会出血一样。裴恒看着她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一样的脸,心情大好,“放心,我要求的不多,就到前天那个程度而已。”他随口胡说着,前天让她逃了,往后这一年,他可是要好好地让她偿还自己才成!

黎溱溱拿着那份文件,放下也不是,看也不是。

看她犹豫着,裴恒用十分绅士的语调说出了威胁的话,“不签也可以,只是我这个人向来大嘴巴,说不定哪天就会把你的事儿给说出去呢。哦,对了!科技大学好像有几个老师是我们公司的专门顾问呢,那几个人都是谁来着?”他作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拿出手机就开始拨号。

这个人真是恶劣!黎溱溱很想对裴恒怒目而视,但对方却已经开始跟人通话了,还故意公放:“裴总有什么吩咐?”

裴恒双手往沙发靠背上一搭,懒洋洋地开口,“帮我查查……”

“我签!我签!”黎溱溱吓坏了,抓起钢笔来,直接翻到那文件的最后一页,飞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没事了。”裴恒挂断电话,眉毛一挑,“过来。”

黎溱溱惊魂未定地看着他,没有动。

裴恒心情正好,也不在乎她这一点小小的忤逆。他挤到她的小沙发里,将她的下巴抬起来,拇指在光滑的下颌上摩挲了两下,“记着,从今儿起,这个名字……”他的另一只手,敲了敲桌面的文件上,跟她闺名并列的那两个字。

黎溱溱看过去,那龙飞凤舞的字体,跟她端端正正的方块字找不出半点儿相似来。

“是你的主人。”裴恒在她粉嫩的脖子上亲了一口,舌尖微微伸出,在刚刚亲吻过的肌肤上画起了圆圈,诱哄一般地问她,“我叫什么?”

“裴恒……”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