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赵维刘燕燕是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4:03

很多书迷们都在找这本主角是赵维、刘燕燕的小说,这本小说叫做《兄妻的爱》,是一本非常不错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作者是杠开,小说剧情丰富,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兄妻的爱第12章拔火罐:韩花枝说着,把先前放在桌上的拔火罐递给赵维说道:“嫂子找你,就是想让你给我拔一下火罐。”韩花枝一面说着,一面就不客气地躺到了赵维的床上了。“这不合适吧,你还是让来成哥帮你弄吧。”

兄妻的爱

推荐指数:8分

《兄妻的爱》在线阅读全文

兄妻的爱第12章拔火罐

韩花枝蹑手蹑脚地来到赵维屋里时,赵维还在睡梦中没有醒来,她咽了一下嘴里洇出的口水后,向睡的正香的赵维俯下身去,忍不住就向赵维那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一口,把赵维给弄醒了。

赵维潜意识里又以为是刘燕燕来了,等他睁开眼看到是韩花枝正趴在自己的脸前时,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花枝嫂子,你咋在这儿呢?”

“咋了?你这里光兴别人来,就不兴我来?”

韩花枝见赵维醒了,便故意把自己那两座雪峰挤成的深沟,伸到赵维面前让赵维看。

“我不是这意思。”

赵维联想到早上看到的那一幕,嘴上这么胡乱地招架着,心里却奇怪道:“她来我这里是想要干什么啊?”

“不是这意思是啥意思?嫂子就这么不招你待见?”

韩花枝一面说着,一面用自己的小手向赵维的腰上轻捏了一把后接着说道“还不是昨后响你害我落了水,把这腰给凉着了,害得我现在连坐都坐不下来。”

韩花枝一边说着,一面露出嗔怪的表情,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里,却没能掩饰住那万种风情来。

“那你得找俊芳瞧瞧去,让她给你弄点药吃吃兴许就好了。”

俊芳是村里唯一的乡村医生,村里人有个小病小灾的都找她去看。

“切,找她管啥用,我这腰我知道,拔上几罐子,把凉气吸出来就好了。”

韩花枝说着,把先前放在桌上的拔火罐递给赵维说道:“嫂子找你,就是想让你给我拔一下火罐。”韩花枝一面说着,一面就不客气地躺到了赵维的床上了。

“这不合适吧,你还是让来成哥帮你弄吧。”

赵维手里拿着那火罐子尴尬地说道。

“咋的就不合适了,你惹下的祸你不背,让哪个来背,你来成哥笨手笨脚的还不如你呢。快来吧。”

韩花枝扭过头来,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自己薄薄的汗衫往上撩了开来,露出了那白嫩的腰身来。

赵维见推不过。只好找了片软纸先用打火机点着了,然后便猛地塞进那罐子里,端着罐子就要朝韩花枝的后腰上扣去。

“你知道是哪儿疼啊,就乱朝人家身上扣。”

韩花枝见赵维二话不说就要把那火罐子往自己身上扣,顾不上自己“腰疼”,扭转身来就伸手攥住了赵维那只拿着罐子的手来,一股温嫩的感觉顺着赵维的手背向他的全身袭来。

韩花枝用另一只手把那火罐从赵维手里夺了下来,放在床头的一边,然后再次脸朝下躺在床上,一只手牵着赵维的手向自已白嫩的后腰上摸去。

“这儿,不对,是这儿,也不对。”

韩花枝抓着赵维的一只手,胡乱地在自己的后腰上摁来摁去,却总是“找不准”具体部位。

“到底是哪里疼啊?”

赵维被韩花枝拽得几乎已半个身子要俯在韩花枝的身子上,韩花枝那滑嫩的肌肤带给他的感觉,让他竟一时不舍得抽出手来。

“哟、哟,嫂子这里突然痒得历害,你先帮嫂子挠挠。”

韩花枝说着,半拱起前胸来,拽着赵维的手,向自己丰满的胸脯上摸去。

赵维的手指尖刚触碰到两峰颤巍巍的那物,身子不由得一紧,浑身的汗毛都要立了起来,脸一下子臊了个通红,一下子把手从韩花枝的手心里挣脱出来。

韩花枝见赵维不肯上道,心里暗骂道:“哼,你倒装得像个雏儿一样,昨夜里你和刘燕燕恐怕什么地方都摸过了,如今倒在我面前装起来了。”

“嫂子你要再闹,我可就恼了啊!”

赵维见韩花枝故意胡乱地转移目标,想把他那手往那雪山上领,也在心里暗骂道:“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昨夜你刚刚和雷麻子弄过,今天就来找我,你可真不是一般的骚啊!”

“好、好、好,嫂子知道你怕羞,就不和你开这玩笑了,你快点给嫂子扣上吧。”

韩花枝见赵维脸上露出了不快之色,怕自己的动作过于火热再吓走了他,便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对赵维说道。

赵维见韩花枝这么说,只好把那火罐再次点着,往韩花枝的腰上扣去,心里只想着快点完事了,好打发韩花枝走。

等赵维把两只火罐子扣在了韩花枝的腰上后,韩花枝扭过脸来问赵维:“小维,你说嫂子和刘燕燕,我俩谁长的好看?”

“你咋突然问起个这个问题来?”

赵维不解地反问道。

“你别管我为啥要问,你只说我俩谁长的好看。”

韩花枝说道这里,紧盯着赵维的漂亮黑眸里升起了无限的温情来。

“你俩都长的好看,都是咱村里数一数二的美女。”

赵维其实说的也是实话,论年轻,韩花枝比不上刘燕燕,但要论长相韩花枝不但一点也不比刘燕燕差,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刘燕燕比不了的熟妇风韵。可这么好的一颗嫩白菜,偏要任由雷麻子那头猪来拱着吃,这多少让赵维的心里有些不顺畅。

“哼!你就拿这模糊字眼儿来哄你嫂子吧,在你心里,怕嫂子连那刘燕燕的一半都不如吧。”

韩花枝想到昨晚上自己窥到的赵维和刘燕燕的“奸情”,心里酸的要浸出水来了。

“嫂子我说真心话啊,你不但比刘燕燕,就是比村里哪个女人都好看,都……”

赵维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韩花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搂住赵维说道:“你既然这么说,为什么肯和刘燕燕好而不肯和我好呢?”

“嫂子你咋乱说呢,我啥时候和刘燕燕好过了,你可不要乱说啊!”

赵维被韩花枝那对儿软和的大肉球挤得有点全身发麻,但他还是硬从韩花枝的搂抱中挣脱了出来。

“哼!说我乱说,我问你,昨天夜里刘燕燕钻你家干什么来了?你们两个插着门子在里面都做了些什么?”

韩花枝见赵维始终不着自己的道,终于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来。

赵维听韩花枝这么一说,心里“格登”一下竟变了脸色:“难道说,刘燕燕昨夜里来我家的事让她知道了?”又一想:“不可能,那么晚了,谁会半夜里不睡偷盯着刘燕燕和我啊,准是这花枝嫂子拿话诈我呢。”

想到这里,赵维便板起脸来对韩花枝说道:“嫂子你可别乱说啊,没有的事倒让你说的像真的一样,这要传出去了,让我和燕燕嫂子还咋做人。”

“哟,还燕燕嫂子,看你叫的亲呢。”

韩花枝索性坐了起来,从背后一把揽住赵维,一只小胖手肆虐地捏揉着赵维的耳朵,一张小嘴儿凑到赵维的另一只耳朵边轻声说道:“你告诉嫂子说,昨夜里你那和刘燕燕在这床上都做了些啥?”

赵维的耳朵被韩花枝毛茸茸的小嘴擦的直痒,便他却来不及去躲,只是急着分辩道:“嫂子你不要乱说了好不好,我和燕燕嫂子啥事都没有,我们清白的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