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兄妻的爱by杠开

发布时间:2018-10-11 14:03

小说兄妻的爱是一本由作者杠开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赵维、刘燕燕是该小说中的主角,主要讲述了赵维、刘燕燕的故事,小说内容构思巧妙,人物描写细腻,下面给大家带来兄妻的爱第13章那你让我看看你:赵维不敢拿眼睛去迎韩花枝那热辣辣的目光,说完便把头低了下来,正看见韩花枝那两座雪峰下的深沟,心神竟一下子荡漾了起来。“你要是真心求我,你就把你的衣服都脱了下来,让嫂子好好看看你。”

兄妻的爱

推荐指数:8分

《兄妻的爱》在线阅读全文

兄妻的爱第13章那你让我看看你

韩花枝见羞红了脸的赵维急的脸上都冒了汗,就越发大胆起来,她索性把自己那张娇嫩的小胖脸向赵维的脸上蹭去。

粘糊糊地紧贴在了一起不说,还轻轻地揉擦了起来。

“呵呵,清白?大晚上的,你们孤男寡女的插着门子睡在一张床上,还说清白?”

韩花枝一边说着,一只胖手竟穿过赵维的上衣,在赵维的胸脯上胡乱地揉搓了两把,然后手峰一转,紧贴着赵维的裤腰向他的那里摸去。

嘴里却放荡地问道:“你说,刘燕燕那小狐狸精昨夜里是不是把你这里摸了个够?”

赵维的那里被韩花枝温热的小手揉搓了几下后,竟然生出了怒气来,梗着脖子便站立了起来,想要撑开韩花枝那只紧握着它的小手。

这让那小手的主人韩花枝不由得心花怒放了起来:“果然是个可人心的好物件。”

“嫂子你咋这样啊,根本没有的事,你可不能乱往人头上扣屎盆子!”

赵维从韩花枝的嘴里,听出了她确实知道了刘燕燕昨夜里确实在他这里的事,担心她出去到村里乱说,一下子便从韩花枝的缠抱中挣脱了出来。

“小维,你也别像只煮熟的鸭子,只是一个劲儿嘴硬,嫂子我可亲眼看见那刘燕燕,昨夜里钻进了你这院子里,然后便把门给插上了,我敢不承认。”

韩花枝从赵维的脸上看出了他的担心,越发地有持无恐起来。

“刘燕燕昨天是来过我这里不假,可那是他们两口子生气,她没处躲,才来的我家,我们俩什么事都没有,你可不要乱猜乱说啊。”

赵维见韩花枝这么说,也来不及细想韩花枝是怎么看到的,只是急着辩解道。

“你就骗鬼吧,谁信啊,小维,我也不管你们俩昨夜里都干了些什么,只要你肯和嫂子我好,我就把这事咽到肚子里烂掉,要是你不肯和我好,我这就出去,见人就说去!”

韩花枝说着,就佯装着要下床往外走。

赵维一听韩花枝这么说,害怕她真的那样去做,传出去了,自己个大男人倒无所谓,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可就把刘燕燕给毁了,捎带着也把大头哥一家的时光也给毁了。

见韩花枝要从床上下来,他赶紧上前两手抓住韩花枝两只胳膊说道:“嫂子你可千万别,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你真的是在求嫂子我?”

韩花枝的两只好看的大眼睛,风情万种地盯着赵维的两只眼睛说道。

“我求你不要到村子里乱说。”

赵维不敢拿眼睛去迎韩花枝那热辣辣的目光,说完便把头低了下来,正看见韩花枝那两座雪峰下的深沟,心神竟一下子荡漾了起来。

“你要是真心求我,你就把你的衣服都脱了下来,让嫂子好好看看你。”

韩花枝此时因为过于激动,浑身竟哆嗦起来,她一边说着,那颤抖的小手又向赵维羞红的脸上触去,等不及赵维把衣服完全脱光,她便猛地一下子把赵维给紧紧抱住了。

嘴里颤抖着发出一声呻吟之声:“哦、呜、呜、呜……小维啊,你知道吗?你都快把嫂子我想疯了,我这心里啊……”

韩花枝先是把自己的胸脯狠狠地紧贴在了赵维胸脯上后,便伸着她滚烫的小嘴在赵维的脸上寻起赵维的嘴来。

一股扑鼻的女人特有的肉体香气,直往赵维的鼻腔子里钻,赵维再也没能忍住自己。

伸出自己的双臂,用力地把娇小可人的韩花枝也抱在了怀里,压着韩花枝顺势倒在了床上。

“小维哥,小维哥在家吗?”

赵维和韩花枝刚倒在了床上,就听见院外传来了响亮的拍门声。

“谁?”

赵维一下子便警觉地坐了起来,拿起床上的汗衫便穿了起来。

“个死妮子,早不来晚不来的,这时候来这儿做啥?”

韩花枝一下子便听出了是自家的小姑子赵小翠来了,她一边懊恼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竟要往外走。

刚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一脸求助地看着赵维低声说道:“我就这么出去,让那死妮子看见了多不好啊?”

“你跟我来。”

赵维说着便领着韩花枝往他家的灶屋里走去,等进得那灶屋后,赵维指着一个墙角轻声对韩花枝说道:“你先躲这里,等她进屋里后,你再出去。”说完,便去给赵小翠开门去了。

“大白天的,就你一个人在家,你还插什么门子?还怕有人把你偷走了不成。”

赵小翠见自己叫了半天门,赵维才把门打开,便和赵维开起了玩笑。

赵维心说:“我什么时候插过院门啊,还不是你那浪嫂子偷偷给插上的。”但嘴上却说道:“我中午睡觉睡的沉,怕有什么野猫野狗的进来,吵醒了我。这才把门给插上的。”

韩花枝蹲在灶屋的角落里,听着俩人进了屋子后,便偷偷地从灶屋里溜出来,赶紧回自己家去了。

原来,三河沟村每年农历的六月十五,要给村子南河边的龙王爷过庙会,要搭台子唱大戏。

按照往年的惯例,请戏班子的钱,都是由周围十里八村的富裕户攒钱凑起来的。

每年攒钱时,便由庙上的管事赵丰堂,也就是赵小翠的大伯,他会找人写下百十张请柬,差人送到各村的富裕户家里。

那些富裕户收到请柬后,便会把钱捐赠到庙上来。

今年,本来这写请柬的活儿都是由赵小翠一个人来干,可赵小翠心里挂念着刚回来的赵维,想着借机能和赵维多呆在一起,便来找赵维来了。

等赵维和赵小翠把请柬写好后,赵小翠又非要拉着赵维,要他和陪赵小翠一起去各村把请柬送一下。

赵维心想自己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正好到各村转转,看有什么适合自己的创业的环境和项目,便答应了。

两个人送完请柬,天也就快要黑了,回来的路上赵小翠非要闹着要吃路边的沙果,赵维正要去摘那沙果。

没想到一群野蜂突然向他们两个袭来,吓着赵维一下子便把赵小翠扑倒在了地上。

两个个正在尬尴之时,就听得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摩托车的声响来,一束强亮的摩托车车灯光线正射在他的脸上,晃得他睁不开眼来。

赵维刚想要骂,就见那摩托车“嗡”地一声又往前开去了。

等赵维回到家里后,来不及脱去衣服去冲凉水澡,就见刘燕燕端着一盆子鱼汤来给他送了。

“昨天炖了一条我和你大头哥吃了,这条放冰箱里给你留着才炖好,你趁热吃吧。”

刘燕燕把满满一盆子炖鲶鱼,放在赵维院里的石桌上,头也不回就走了。

“嫂子,你这是……”

赵维急忙去喊刘燕燕,刘燕燕早已快步走出了他家的院子。

“得了,也先别洗澡了,等吃完它,再洗吧。”

赵维看着那盆热气腾腾,冒着香气的炖鲶鱼自言自语道。

可刚坐下来没吃几口,他又一想:光吃这鱼,没有米饭也不成啊!

正要起身去灶屋鼓捣着烧米饭,就见刘燕燕又端着一大碗米饭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光着膀子的王大头。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