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马耳何洁彤小说_马耳何洁彤失败者游戏阅

发布时间:2018-10-11 11:30

这本连载中小说失败者游戏讲述了主人公马耳何洁彤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马耳的倾心巨作,失败者游戏精选篇章:不能等!就算我等得到!龙莉也等不了!我当机立断,凭记忆判断方位甩出了1张A牌。A牌并非如我所愿地炸开出口,而是弹了一下,诡异地滑入某个阴暗的角落,消失不见。不可预料的过程,大概是很复杂的吧?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只知道墙壁忽然倾斜,将相邻2边的墙壁压垮了部分砖板。我不管不顾,从其中钻了出来,身后断壁残垣顿时变成废墟。

失败者游戏

推荐指数:8分

《失败者游戏》在线阅读全文

失败者游戏第三十二章 我要隐藏身份

据查探,赖稚敏是被2名失败者带走的。

那2名失败者属于闲散人士,没有明确投靠哪个阵营。在我们离开后的2、30分钟,他们闯进舒服休闲养生会所对赖稚敏进行简单盘问,然后带走。

巧巧安排人员追查他们的下落,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查到准确所在地址。经掌握有关具体情况,巧巧认为可以直接施展营救。

我同意,于是赖稚敏得救了。

得救的赖稚敏没有立即脱离危险。许多粗长钢针穿扎在她的身上,仿佛准备切开的烤肉。巧巧安排进行紧急手术,没有一时三刻都完成不了。

等手术室的门打开,主刀医生声称手术很成功,但是赖稚敏的身体素质平平,不一定能迈过死门关。龙莉、巧巧都看着我,似乎想劝我不要太过担忧。我默默取出一张A牌,牌面朝下,缓缓翻转。

“噢。”

“是A牌。”

“看来她会活下来。”

见到如此拙劣的表演,巧巧婉约微笑,龙莉笑得像个傻子。我收起A牌,终于压抑不住心底的疑虑,逐一向巧巧提问。巧巧对答如流,百密不疏。

一是山沟底部那么多骸骨,显然都是特殊人群受害所留。没有随着受害而凭空消失,是因为受害者进入轮回。

二是女孩的白色大刀掉在地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凭空消失。没有像破兵武器那样变为普通武器,是因为那是灭世武器。特殊人群一旦被灭世武器所伤,将直接进入轮回。

三是女孩的厉害显然是公开的秘密,赵丽萍仅仅派童彬、我、龙莉3人执行任务。没有组织庞大而合理的围捕,是为避免造成不可承受的伤亡。有我参与,赵丽萍愿意拿童彬去碰碰运气。

四是赵丽萍应该有着不可告诉我的打算,并且不在乎我的死活。没有全力保护我的性命安全,是因为我只重生了2次,没有保护的价值。如果我的死可以换来意外的大收获,大家喜闻乐见我去死。

直言不讳的问话,坦率无忌的答言,让我终于深刻而清晰地明白自己的处境与地位。我唯一还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伴生者凌世辉离我而去。

巧巧平时主要的工作是调查掌握黄熙的动静,对于荣光集团的了解不慎全面,刚好对荣光集团的凌世辉有所耳闻。

凌世辉重生7次,是一个重磅消息。邓灯借凌世辉的帮助,挑起荣光集团对隽东财团的经济摩擦,对前坪市的影响很大。知情者对凌世辉的在意程度,随之加强。

正当其它势力都要争抢的时候,凌世辉突然销声匿迹。陈雅芝等精锐人物搜索不到,把目光盯在荣光集团身上,却发现荣光集团的人反而风平浪静。

“人不见了,下面的人肯定会问。”

“没有人问,证明是上面的人不让问。”

“这就证明,那群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巧巧说得头头是道,转而神色凝重地分析当前状况,重中之重是隐藏我的身份。

毕竟众所周知龙莉、凌世辉是伴生者,而没有把我这个重生2次的失败者看在眼里。若是我的身份暴露,我会成为众矢之的,龙莉和凌世辉难免会被迫妥协。到时候,恐怕我和龙莉会寸步难行。

说这些事情时,巧巧将我们带进了一个房间。龙莉根本没听入耳中,仍然嚷着大嗓门讲话。

我深明怀璧其罪,想起这些天稀里糊涂地走了那么多路,后怕不已。巧巧临时决定留在我们身边,以便照应。我无法不怀疑她这是出于对超丽萍的忠义之举,同时我也无法拒绝。

原本,我是因为太多事情想不明白,打算找熊方指点迷津。如今,想不明白的事情都已由巧巧作答,同时得知凌世辉情况堪忧。即便冒险,我也要找回凌世辉。有巧巧以及背后的赵丽萍帮助,自然事半功倍。

我们在据点里逐一甄别讯息,秘密谋划调查事宜。时间晃眼而逝,来到童彬离世的第7天。

巧巧听说我每隔7日都会亲历变故,建议把所有行动都推迟到第8天实施。龙莉目露沉吟之色,试探着说想去舒服休闲养生会所。

“还没有发生的事,那么紧张干什么?

“你们这么多人看着,能有什么?”

“放心吧,我很快回来!”

龙莉完全听不进我们的劝告,执意要帮会所那个男的做点小事。拦无可拦,巧巧只好安排人员尾随照应。而为确保我万无一失,巧巧在房间外面安排4名失败者监护,又在附近安排了近百名人员放哨。

天灾人祸,怎能都躲遍?

当时我和巧巧坐在房间里,双双无言。巧巧深陷沙发之中,翘脚揉手打量四周。我刻意不往巧巧身上看去,生怕被以为是偷窥。

一股强烈震动传来,地动山摇,房屋墙壁之类轰然倒塌。无法形容的巨大声响紧随杀到,双耳失聪、神智嗡鸣,毁天灭地的气息让人感到死寂般的绝望。

那不是地震,也不是炮弹攻击,而是一辆油罐车在不远不近处发生爆炸。

我刚好坐在房梁柱墩附近,得到坍塌的天花板的宽恕。巧巧很不巧,先是被钢筋混凝土板压着,然后被邻家滑落的浴缸砸中,大概是死了。

守在房间外的人员,要么被砸死,要么被震伤。分散放哨的人员情况较好,伤一半、死一半。

那些情况,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我当时晕头转向,又被困在坍塌的房屋里,只能听到车子警报声、伤员惨叫声、瓦砾倾倒声。

亟待他人救援的时候,我感知到龙莉伤重。

不能等!就算我等得到!龙莉也等不了!我当机立断,凭记忆判断方位甩出了1张A牌。A牌并非如我所愿地炸开出口,而是弹了一下,诡异地滑入某个阴暗的角落,消失不见。

不可预料的过程,大概是很复杂的吧?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只知道墙壁忽然倾斜,将相邻2边的墙壁压垮了部分砖板。我不管不顾,从其中钻了出来,身后断壁残垣顿时变成废墟。

惊魂未定,我已徒步跑向龙莉那边。那边烈火熊熊、电线乱闪,车辆行人横七竖八,犹如世界末日。走得近了,才闻到

浓烈的石油焦味。

我想,应该不会有人趁乱打劫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