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女主何洁彤男主马耳的小说_失败者游戏小

发布时间:2018-10-11 11:30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失败者游戏,失败者游戏小说是作者马耳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马耳何洁彤,马耳何洁彤小说精彩片段:龙莉像虔诚的信徒那样吟咏。一道微光流转,她身上顿时发出淡淡的红霞。等到霞光隐去,浑身伤口已经消隐不见,仿佛从未有过。我感到眩晕脱力,依靠着歪斜路灯。问清凌世辉的方位,龙莉把我扛在肩上飞跑起来。由于体位的问题,我亲身感受到何为热脸蹭冷屁股。

失败者游戏

推荐指数:8分

《失败者游戏》在线阅读全文

失败者游戏第三十三章 热脸蹭冷屁股

前坪县城附近一带,犹如热锅。

大街上有很多慌乱的人,能走能跑的慌不择道,站不起来的惊慌张望,几乎个个都有伤在身。我竭力向着龙莉所在的方位靠近,却两番三次被行人撞到,越急越慢。

越靠近油罐车的地方,房屋破损程度越高,人们伤亡情况也越严重。远在百米之外,却能看到散落在地的残肢碎肉,爆炸的威力与影响之大,已经不是我能够详尽描述的了。

龙莉摔倒在大街边,身上有多处伤痕。最严重的应该是左肩位置,被一根歪曲的铁柱扎透,不能轻易拿下。

走得近了,看到粗粗咧咧的龙莉哭成泪人,我以为是肩膀伤口的疼痛太厉害。但是见到我走近,龙莉稍微稳住哭腔与气息,坦白了自己跟舒服休闲养生会所那名男子会面的经过。

那名男子十分英俊,细心体贴,技术高超,初次服务就让龙莉感到置身天堂般的幸福。四目共对的瞬间,甚至让龙莉产生了托付终身的念头。

在如此重要时刻,龙莉仍坚持出来见面,是因为那名男子声称遭到跟踪、威胁、有性命之扰。以龙莉的实力,对付是寻常人不过是弹指的功夫。所以龙莉以最快速度赶去,并听信男子的话,对所谓的“跟踪者”发起进攻。

受到攻击的“跟踪者”,很可能是毒贩子,挨了一招侥幸不死,开车拼命逃窜。龙莉未能一招致命,心里都觉得奇怪。那名男子顿时开车追赶,声称必须斩草除根、否则后患无穷。

时机稍纵即逝,龙莉不再犹豫,跳到车顶飞扑过去。“跟踪者”持枪乱射,恰好经过油站,点燃了油罐车。

龙莉猛拳砸开车顶,揪出开枪者摔死在地。扭头再找油罐车的时候,已发现油罐车一边鸣笛、一边疾驰远去。

“爆炸,是我弄出来的。”

“他们的死伤,都是我的责任。”

“你要是想杀我,就现在动手吧!”

龙莉后悔得声泪俱下,眼中神色复杂,唯独没有畏惧之色。即便我跟龙莉相处的时间不长,也能知道她是敢做敢当的女汉子,有一句说一句、所言非虚。

我相信龙莉无意做出这件事,并且最大责任在于开抢者,但是那么多人无辜受害受伤受到损失,岂能用1、2句话划定有罪无罪?

痛心疾首,仰天长叹,我亦不知该如何决断。恰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走入我的视野。

他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衣衫略有破烂。他走在大路中间,脚步不太稳当,皮鞋落地的声音时轻时重。当他出现在灯光下,可以看到许多玻璃碎片扎在脸上幽幽闪烁光点。

他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秦康。

秦康在邓灯麾下有着极高的地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邓灯对其有求必应、言听计从,只因其5次选择了“睿智”增益。

大多数时候,秦康都会留在阵营内,把自己防护得滴水不漏。此前与凌世辉2次与我们正面交锋,可能有着我们无法理解的原因。

真正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曾经设局谋害凌世辉。如今他与凌世辉的关系诡谲莫测,万一哪天动起手来,凌世辉肯定会吃亏。我一直惦记弄清楚他的意图,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对于我们的情况,秦康显然很放心。他肆无忌惮地走到我的面前,努力挤出微笑,预言这场事故将在全世界掀起波澜。如果我们携手协力,他期待共同站在世界的巅峰。如果我们各自为王,他期待在最浩大的世界战场中与我们相遇。

话说完,秦康即欲走远。我连忙站起来,追问凌世辉的下落。秦康停下脚步,随手拔掉脸上一块玻璃碎片,漫漫谈论目中无人的空话。

“区区小人物,不足挂齿。”

“你我都是做大事的人,不妨把目光看长远一些。”

“等我们揽下这一整片江山,再好好追封那些小人物吧。”

秦康慷慨激昂地说着,甚至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那唐突的举动和情景,仿佛功德无量的前辈在教导后生奋发进取,令我无法判断是真情还是假意。

眼看着秦康远去,我深深呼气、握紧的拳头渐渐放松。心底,凭空浮现凌世辉的情况。我惊喜,因为终于可以感知凌世辉的方位。我焦躁,因为凌世辉的情况比龙莉更加糟糕。

转念想到秦康刚才对凌世辉的言论,我怒不可遏,抬手就以八章令甩破长空。

在我动手瞬间,秦康已经扑向了路边车辆。从他的反应速度来看,他应该一直在防备着我,没有主动进攻是怕我和龙莉跟他拼命、胜负难料。

躲得了枪弹,躲不了A牌。八章令无声无息地散开、又聚合,像爪子那样奔袭秦康。隔着车辆,也能听到秦康诡异的惨叫声。

我抽出匕首紧握,缓步绕到车辆那边,发现地上只有重叠的八章令,空无一人。我深吸口气,急忙回到龙莉面前、问还能不能战斗。

龙莉听说我要去救凌世辉,强撑着弯腰扭身。弯曲的铁柱,一点一点地没入龙莉的左肩。滋滋滋的声音,听得人心里哇凉哇凉的。即便是铁汉般的龙莉,也痛得脸青唇白。

路上很乱,车子根本没办法通行。我渐渐恢复状态,小跑了起来。龙莉大步大步地走在身边,简单处理的伤口仍在渗血。心底浮现关于龙莉的状态,是危殆。

我默不作声,深知这样的情况,即便找到凌世辉也救不出来!

我向龙莉请教签署契约的方法,试图以生命力换取龙莉的伤愈。龙莉告知这种方法有弊端,会使受益的伴生者在下次受伤的时候变得不可控制。

“承继生命力。”

“治愈伤势。”

“同意签署契约。”

龙莉像虔诚的信徒那样吟咏。一道微光流转,她身上顿时发出淡淡的红霞。等到霞光隐去,浑身伤口已经消隐不见,仿佛从未有过。我感到眩晕脱力,依靠着歪斜路灯。

问清凌世辉的方位,龙莉把我扛在肩上飞跑起来。由于体位的问题,我亲身感受到何为热脸蹭冷屁股。

我觉得龙莉的冷屁股很硬,于是尽量抬头避让。偏偏龙莉一跳一顿,让撞击变得更加猛烈。我毫不怀疑,到达目的地之前会因脑震荡而亡。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