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女主段晚照男主林安东的小说_妻子的双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2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妻子的双面情人,妻子的双面情人小说是作者戴青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林安东段晚照,林安东段晚照小说精彩片段:“那有什么,我说了跟他死磕到底,一直到得到你想要的为止呗。”赖苑君攥紧了拳头,眼神里满是恨意,作为不婚主义者,她从不相信男人这种生物。

妻子的双面情人

推荐指数:8分

《妻子的双面情人》在线阅读全文

妻子的双面情人第5章 凌晨一点的酒吧

“据我所知,晚晚除了那个网校培训公司有点儿股份,其他都是龚卫宁的婚前财产,投资公司确切的说也不是他名下的,当初是用他弟弟的资质申请的法人。而且网校前段时间被老周收回来了,也没什么好要的了。这真是简直了,龚卫宁肯定是算计好的!”姚诗诗把一切都看得透透的。

“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菀菀,菀菀现在……如果菀菀知道了,她今年六年级,正要升初中,这可怎么办?”也是奇怪,我现在才发现竟然一点都不担心跟龚卫宁离婚,我最害怕的是失去我的菀菀,她正在叛逆期,我不想离开她,但是我也清楚,即便离婚,我也处于小概率得到她的范畴,毕竟我连个工作都没有,我一无所有……

“那有什么,我说了跟他死磕到底,一直到得到你想要的为止呗。”赖苑君攥紧了拳头,眼神里满是恨意,作为不婚主义者,她从不相信男人这种生物。

“但是我可不同意勉强的婚姻,女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地位降得这么低?非得抱着男人裤腿求着给个名分才算风光吗?要是我家老周这样对我,我马上离婚!”

赖苑君白了刘诗诗一眼,“现在不是谈女权问题,是谈利益和权益问题。总之龚卫宁是绝对不能放过,不然就去扒他好了,我就不信他这么干干净净的,外面没个女人,如果有了这一层,拿到证据就好办了。”

我很同意赖苑君的话,她向来是个实际的人,我知道龚卫宁这话说出来就是收不回来的了,我不想做怨妇,更不想让龚卫宁这么干干净净的就脱身,“你的意思是,让我跟踪他?”

“这事儿你交给我吧,我有个同事有经验,我帮你,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去找个律师咨询一下你们之间的财务问题,还有尽快的找到一个工作,把这事儿拖一拖,工作几个月到时候你也有固定收入证据。”赖苑君冷静分析。

讨论了一阵,我觉得乏了,就让她们先走。赖苑君还是很担心我的状态,送她们出门之前,姚诗诗接到个电话,说是周晋回来了,她要先回去。

和赖苑君走在路上才得知今天姚诗诗约她吃饭,还送了她一款新出的Di口红作为即将到来的生日礼物。

“说来也好笑,上次的事情我并没有怪她,她这个没心没肺的人倒记在心上了,真是捉摸不透的女人,平常大大咧咧的,对朋友倒是挺细心。”

上次的事情是因为姚诗诗对赖苑君一个客户的轻佻语言害赖苑君失去合作机会,赖苑君那次是真的生了好几天气。但我们都知道姚诗诗爱玩,也想帮单身的赖苑君撮合,看到赖苑君微信里面聊着的头像是个帅哥抢了过来调戏,对方觉得赖苑君不专业的同时估计也觉得她有些小变态就删了她。

我勉强笑了笑,在送她到车子旁帮她拉开车门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你不是说不喜欢茉莉花香味的香水吗?”

她愣了一下,意会我的意思,“毕竟是你大老远人肉给带回来的,用着也习惯了,这已经是第二瓶啦!”

我默不做声,勉强笑着送她上车看着她开车远去。

回到空荡荡的房间,周围的空气都透着压抑。

我神经质翻了一遍龚卫宁的衣橱,一无所获,没有所谓的外面有女人的蛛丝马迹,更别提和赖苑君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我这个念头很该死,老公出轨就怀疑闺蜜这是很白痴的行为,但我还是动了要打电话给姚诗诗商量的念头,最终在自言自语咒骂自己后暂停。

饭也不想做,躺下也睡不着,翻开手机却看到林安东在几个小时前给我发的微信,问我有没有到家,兴许是见我没回复,又打了一遍我的语音电话,半小时我去洗澡的时候又说了句:晚晚姐,还没到家吗?有点小担心。

我没心情,没有回复他,他却连续发了好几个消息过来,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他的失望,但是今天,我不关心任何人的失望。

我没有回应,他也再没有找我。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痛处无法言说,我爬起来喝掉半瓶葡萄酒,脑子开始变得混乱不堪,一边哭一边对着镜子发笑,笑得诡异而痛苦。

当年选择和龚卫宁在一起,成为学校里的新闻人物并不是因为年少无知,而是因为我们俩当年真的爱到无法分离彼此,菀菀出生那一刻,他不是跑去看菀菀,而是马上冲进手术室拉着我的手,满眼都是泪水,把我的脸都吻了遍,嘴唇颤抖着说了几百遍:“老婆,谢谢你,你真的辛苦了。”

他当年从大学校园辞职到商场上拼搏,多半的原因是觉得我爸妈看不起他,他想要给我更好的生活,想证明给我父母看,把我托付给他是正确的选择。

过去真实的场景和经历都历历在目,在十年后,我们一起拥有了当年想要的一切的时候,那种真切的快乐和激情却再也回不来。

周围死寂,辗转反侧的烦躁压抑到泪流不止,起来上洗手间洗脸、打开电视又关上、喝水,倒腾完毕,再次躺在床上除了拿出唯一的伴侣——手机,别无选择。

时间是晚上十一点,林安东的头像在第一行。

“陪我出去走走吧。”我太无助也太寂寞了,我不想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把自己弄成怨妇模样独自买醉,我需要一个消遣和发泄的出口。

这一次,他穿着一身清爽的运动装,小白鞋,居家休闲的模样。

见了我,也没有问太多,“辛苦你了晚晚姐,跑这么远,天气这么冷。”

我没说话,径直往前走,他安安静静的跟在后面,路灯的映照下,我看到我们的影子重合又分开,这也是龚伟宁曾经做过的小动作,我厌恶地加速了脚步。

时间是凌晨一点,进门的时候酒吧灯光昏暗,一大帮男男女女,看起来都是痴男怨女,成群结队簇拥成一团又一团的也有,形单影只的也有,兴许是因为太晚了,都在默默的喝酒玩手机,偶尔聊上几句,除了音乐在响,周围像是定格一般死寂。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