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古武兵王在都市苏北柳寒烟小说第21章_古武

发布时间:2018-10-11 10:03

二十七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古武兵王在都市,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古武兵王在都市,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苏北平淡如水的开车,不是不回答,而是不知道如何启齿,半晌才说出一个正确答案:“好好活着。”姜涛有些惊讶,她偷偷的注视着苏北的眼睛,那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苍凉感,还投射着一股坚韧,似乎再用倔强,锁住自己的心灵。

古武兵王在都市

推荐指数:8分

《古武兵王在都市》在线阅读全文

古武兵王在都市第21章 洪威的试探

洪总的办公室富丽堂皇,简直就是个行宫。更让苏北愤怒的是,在一个奢华的酒柜背后,有一张巨大的圆床,一个女人明目张胆的躺在上面,居然还在看家庭影院中播放的电影。

苏北听说过潜规则,这么毫无遮拦的潜规则发生在老总办公室内,所有人却充耳不闻,可想而知洪威根本没把柳寒烟放在眼里。

“别往被子里藏了,穿上衣服,别让我看着恶心。”苏北反锁房门,对床上的女人说。

女人冷艳羞臊的瞪了他一眼,不慌不忙的穿着衣服。

这时,洗手间里传来冲水的声音。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中等身材略显发福,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脖颈上挂着一块开光的菩提,一手拿着雪茄,一手端着红酒。

“哈哈,苏先生来了,快请坐。”洪威转头看了眼床上的女人,“赶紧去洗手间洗个澡,替苏先生倒茶。”

“不必了,你找我有事吗?”苏北没称呼他为洪总,整个柳氏集团都是柳家的,你不过是个老鼠罢了。

洪威对于锋芒毕露的苏北早有防备,笑着迎面走来,放下酒杯,坐在沙发上,说:“哎,苏先生你应该是当兵出身吧,公司里许多事情还不懂,你是怎么把董事长给得罪了,要不是我看到人事部的录用考核报告,罗秃子险些把你开除了。”

“哦?这事我倒是不知道。”

苏北有些反客为主,也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酒,心里却是一番苦笑,柳寒烟这个傻妮子,居然跟人事部打招呼,想通过下属来开除自己。

“抽烟?”洪威拿出一盒特供卷烟递给苏北。

“不习惯,算了。”

“不抽好,年轻人不要那么多恶习,抽烟有害健康,不像我们这些老骨头不把命当回事。”洪威是个心机极深的人,八面玲珑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洪威是和老董事长干起来的,当然知道柳家大女儿在部队当兵,而这个苏北,必然是柳寒雪请来的高人。所以全公司都会轻视苏北,甚至柳寒烟也不待见他,但是洪威这种人不会。

毫无营养的寒暄,洪威都是在向苏北表达好感。苏北也暗叹,这个洪威确实是个人物,不过想靠着这种方式,拉进和自己的关系,简直是痴心妄想。

“苏先生不是江海人吧,现在住哪里?生活上有困难一定要说,董事长工作太忙,难免会有照顾不周的地方。”

苏北面无表情的笑道:“多谢洪总好意,我在江海有些战友,所以生活中并没什么困难可言,我来柳氏集团工作,也只是为了生活丰富多彩一些罢了。”

苏北跟洪威说话,时刻要提防着他,这个老狐狸简直要成精了,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充满了陷阱,洪威明显是在变相的询问自己和柳寒烟的关系,甚至打探自己的嫡系。

“哈哈,那就好,年轻人总不能宅在家里,不过在公司里也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别让人背后下了绊子,这种事我都是经历过的。”洪威的老眼中闪烁着成竹在胸的精光。

“我的言行?我只会确保董事长的安全,当然有人对她图谋不轨的话,一旦让我发现,呵呵……”

洪威表现的像认识苏北好多年的朋友似的,朝着洗手间努努嘴:“男人的事我还能不了解吗,有人跟我打小报告,说什么你和董事长身边的秘书纠缠不清,当然我是不相信的。”

“是吗?”

苏北惊讶于洪威耳目众多,他才来公司几天,其实只和周曼吃了一顿饭罢了,他连这个都一清二楚,看来确实不简单。

老奸巨猾的洪威说话滴水穿石,苏北心里一片狐疑,和周曼的绯闻,顶多只有柳寒烟知道。如果不是有人背后说闲话的话,那么就是周曼……

苏北摇了摇头,洪威这人请自己过来,肯定不会是为了这种花边新闻,不能因此进入误区,被他掌控了节奏。

“对了苏先生,听说董事长和唐浩的婚约说话就要快到了,我想董事长结婚后,肯定会出去度蜜月,到那时你可就放了个大长假啊。”

“或许吧呵呵。”

苏北的脑子也在飞速旋转,马上得出结论,看来洪威心知肚明,自己这个保镖绝对不是冲着那点工资来的,他不是在拉拢自己,而是在打探自己的虚实。

两人喝了一会儿茶,苏北走出办公室,脑子里反复琢磨洪威话语中的漏洞,他反其道而行之,如果自己是洪威的话,为了完全掌控柳氏集团和柳寒烟的动向,会不会埋下一个很长远的地雷呢?

“苏北,你回来啦,洪总找你什么事?”周曼关切的站起来。

“没什么大事。”

苏北淡淡的一笑,躺在沙发上,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人的影子来,钟婶?对了,钟婶请假的这几天去了哪里,说什么丈夫生病了,完全是谎话。洪威是柳氏集团的老一代,会不会在柳家安插这样一颗地雷呢。

钟婶是从小抚养柳寒烟长大的人,更加容易取得信任,但是也更具危险,要知道柳寒烟的一举一动,甚至生病发烧,钟婶都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苏北忽然紧张起来,万一钟婶是洪威的嫡系,自己和柳寒烟同居的事他岂不是也知道,却还在故意跟自己装傻。

真是件头疼的事,苏北只是怀疑到钟婶,却没有证据,更无法劝说柳寒烟开了这个保姆。

“苏北你发烧了吗?”一只柔柔的手放在苏北的额头。

“没,没有。”

苏北尴尬的坐起来,心里苦笑道,怪不得洪威听到传言咱俩有事呢,董事长一出门,办公室就剩咱俩,这时候有人进来看到这个举动,谁会不多想。

挨到晚上快下班的时候,苏北去中元商厦接柳寒烟下班,走到半路上,却接到柳寒烟的电话,她的一个同学过生日,和安琪儿去参加生日聚会了,让苏北晚一些过去。

在回家的路上,苏北看到一个瘸瘸的人正茫然的站在停车场外。

“滴滴!”

苏北摇下车窗:“姜主管去哪儿,我送你吧。”

姜涛的脚扭伤后,正犹豫着要不要请代驾,罗秃子给她下了死命令,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她又不能得罪顶头上司,心里正烦躁时,回头看到了苏北。

或许在之前,打死她也不会相信苏北会开奔驰,但是经过浑浑噩噩的今天,她算明白什么脚狗眼看人低了,洪总不惜得罪公司重要的客户,也要接见的客人居然就是苏北。

“还是不用了,我自己打车,你忙你的。”

“别客气了,这辆车是董事长的,理论上我这叫假公济私,原则上你还是为公司办事,送你也是天经地义,何况你脚受伤了。”

被苏北这么一说,姜涛心里越发的自责,不上车反而显得自己很小气了。

苏北替她拉开车门,顺便搀扶了她一把,不其然感叹,夏天这个季节可真奇怪,女人穿得都这么薄,摆明了是让自己犯错。

那位刘老板第一眼就看中了姜涛,就很说明这个女人的吸引力,一套白色套裙捏一抹黑色的紧身衬衣,让这个年近三十的女博士显得更加成熟端庄。柔美的鹅蛋脸,一双水润的丹凤眼,有种慵懒却很迷人的气息。

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是无限放大的。即便没有遇到姜涛,苏北也在想,是否要提醒她一下罗秃子的预谋。

“姜主管,你脚上的伤还需要养着,你确定要去参加饭局?”

“本来我也不想去,但是罗总监的话你也听到了,我虽然在人事部负责,但是也一直想进入运营部,可是像运营部这种部门,想要做到负责人这个位置,手里是需要有资源的。”

“呃……”苏北意识到这是个刚烈的女人,而且是女强人,在人事部坐办公室不好吗,非要自讨苦吃。

“我也可以找借口推掉饭局,可是以后呢,我也得锻炼一下自己,在社会人脉方面,就是我的缺陷。对了,你呢,有什么奋斗目标?”

苏北平淡如水的开车,不是不回答,而是不知道如何启齿,半晌才说出一个正确答案:“好好活着。”

姜涛有些惊讶,她偷偷的注视着苏北的眼睛,那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苍凉感,还投射着一股坚韧,似乎再用倔强,锁住自己的心灵。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小保镖,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很幼稚的在以貌取人,没有对金钱和权势的渴望与追逐,如果不是经历过风浪冲刷,是不可能有这份蜕去浮华的淡然。姜涛辅修过心理学,相信这次没有看错。

“到了,需要我送你上去吗?”

“啊?”姜涛没想到时间过去的这么快,从胡思乱想中缓过神后,脸上有些发烫,她觉得自己刚才的走神,一定被他看出来了。

“不用了,我就在这儿下车就行。”

苏北看着她下车笨拙的模样,隐隐有些担忧,从车上跳下来,坚定的扶住她的胳膊:“正好我也没吃饭,一起吧。”

“那个,要不改天我单独请你?”

苏北笑道:“姜主管,说句冒犯你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单单是商务宴,罗秃子根本不会找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