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靳谨言董伊by由来_酷少猛宠请节制由来小

发布时间:2018-10-10 19:03

已完结小说酷少猛宠请节制是来自微阅云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由来,酷少猛宠请节制由来精彩节选:董伊急忙的拉过被子遮在身上,就在刚刚,她看到了身上那一朵朵的红痕,虽然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关系,但是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酷少猛宠请节制

推荐指数:8分

《酷少猛宠请节制》在线阅读全文

酷少猛宠请节制第十六章 我们做个交易吧!

早上董伊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靳谨言那俊朗的脸庞,她捂着头疼的额头,昨晚的记忆好似潮水一般向她袭来。

“怎么醒了?”靳谨言语气微凉,嘲讽中透着几分奚落。

“谢谢。”董伊道过谢,起身朝着浴室走去,刚刚坐起身,被子滑落下去,她赤裸的上半身就直接曝光在了靳谨言的眼前。

他清朗的眸瞬间变得深邃,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间,身体再次有了反应。

董伊急忙的拉过被子遮在身上,就在刚刚,她看到了身上那一朵朵的红痕,虽然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关系,但是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你是该好好感谢我。”靳谨言靠在床头,点燃一支烟,想着熄灭心头那不断浮起的躁动。

“谢谢,我该去上班了。”董伊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如果第一次发生关系,是意外,那么,昨晚呢?虽然她不得不承认,因为有他的帮助,她才逃出魔抓,才解了她身体中的药效。

但是,他是有未婚妻的人,她深切的体会到了那种被人破坏幸福的痛苦,所以,她断然不会做那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

“我给你请了假。”靳谨言不咸不淡的开口,转头看向她的眼神,更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董伊深深吐出一口气,在抬头看向他的时候,眸中满是坚定。

“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她不认为他是那么好心的人,会体贴的给她请假,他这样做,无疑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事情要和她谈。

“果然是聪明的女人。”靳谨言说话间,吐出一口烟雾,董伊心里十分烦躁。

“给我一只烟。”靳谨言眸色一亮,没想到她也会吸烟?

他随手从床头柜上抓过烟盒,直接丢给了她。

男人烦躁都是吸烟解闷,她拿出一根烟,含在口中,拿起打火机不熟练的点燃,刚刚吸了一口,就直接呛得眼泪都掉了出来。

原来,烟吸进肺里,却痛在心里。

“你这女人,还学男人,瞎逞能。”靳谨言简直无语,悠哉欣赏着董伊那呛得不住咳嗽的样子。

董伊直接将烟递给了靳谨言,有些事情,明明看着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是太难。

“昨晚,你去那里干什么?”靳谨言好似无意间问起。

“王总要早理财顾问,帮助理财。”靳谨言听到,直接评价。

“要钱不要命。”他将自己那根已经燃烧到烟蒂的烟熄灭,接着就抽起了董伊抽了一口的那根。

“那个王总,在业界是出了名的笑面虎,表面上给人敦厚老实的感觉,实则手段……哼哼,你已经领教过了。”靳谨言说着,看了看董伊那已经消肿,却留下红痕的脸颊。

他嘲讽的笑容彻底的刺激了董伊,她紧紧的裹住被子,转头看向靳谨言,眸中瞬间盈满了泪水。

“你们都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怎么能够体会到我们小人物的喜悲,你就算什么都不做,就丰衣足食,但是我不一样,我什么都要靠我自己,不工作,我和女儿就要和西北风,你可以嘲笑我的愚蠢,但我不是自甘堕落的下贱货。”

在靳谨言的面前,她卑微如蝼蚁,并非他的践踏,而是她自己清楚他们之间的差距。

靳谨言看着她激动地样子,一时间无语。

“我们做个交易吧。”靳谨言见她情绪激动,直接切入主题。

“交易?我有什么可以和您做交易的筹码?”董伊嘲讽的问着,她,除了自己和女二,一无所有。

“我要你。”靳谨言眸中满是认真,董伊听到,却不由得冷笑。

“靳少想要什么样的恶女人没有,你就不要来愚弄我了,之前你散布消息说我是你未婚妻,已经让我成为桐城的名人了,我只想带着女儿安静地生活,所以,靳少,求你放我一马,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见。”董伊说完起身拖着被子就进了浴室,身后,靳谨言那灼灼的眼神,始终注视着她,直到浴室门关上,才阻断那让董伊如芒刺在背的视线。

“放你一马?你没机会了,你会答应的。”靳谨言勾唇自信一笑,深深吸了一口烟,将烟蒂在烟灰缸中熄灭。

事件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一次,她依旧穿着靳谨言的衬衣离开,只是,这一次,没有无孔不入的记者蜂拥而出。

既然靳谨言请假了,她直接回了家,陆浅在公司,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下午。

她反复的想着事情,所有人都要将她逼上绝境,而她,要活着,要活给所有人看,她会好好地。

傍晚,陆浅接着葵黄回来,董伊已经收拾好情绪做好了饭。

陆浅看到董伊脸上的伤痕,担心的问着,董伊只说是血压低头晕摔到擦伤的。

陆浅半信半疑,见她不说,也没有纠缠。

饭后,陆浅好似闲聊一般,和董伊说着新鲜事。

“伊伊,老总是不是让你去跟进瑞达王总的案子啊,听说是罗伊人举荐的你,我跟你说,里不要接这个案子,罗伊人根本就是要害你,下午我看新闻,那个王总借着公司业务的由子,可是没少祸害小姑娘,东方窗事发,王太太霸气出手,找人就把他直接给揍进医院了。”

董伊心头猛然咯噔一下,这才恍然大悟,老板怎么会把这么大的案子突然交给她,原来是罗伊人从中做鬼,不顾,这个王总,也是活该,相信王太太知道,这其中和靳谨言脱不了关系。

“浅浅,剩下的你收拾吧,我去哄葵黄睡觉。”说完她擦干手,就回了房间。

陆浅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眸中满是担忧,她明显有事瞒着她。

董伊躺在床上搂着葵黄,满脑子都是靳谨言说的话,他明显盯上她了。

而她清楚,靳谨言于她并非有感情,就像他说的,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她,始终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就像提线木偶一般,被他们操控。

就在这时,陆浅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满脸惊慌失措的看着董伊,颤抖着嘴唇说着。

“伊伊,不好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