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方长卿于乔by九狸_阴柔夫君花式宠爱九狸

发布时间:2018-10-10 18:34

连载中小说阴柔夫君花式宠爱是来自微阅云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九狸,阴柔夫君花式宠爱九狸精彩节选:于乔正好也要和方长卿说话,一转头就正对上他的眼睛,那双漂亮的黑眸深邃的好像要把她吸进去一样,于乔明明什么事都没做错,却莫名有些心虚。

阴柔夫君花式宠爱

推荐指数:8分

《阴柔夫君花式宠爱》在线阅读全文

阴柔夫君花式宠爱第九章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她刚才好像隐隐看见了一丝寒光,但定睛一看却又不见了。

“这是你的剑?”于乔忍不住开口问道,手伸过去摸了摸剑,这才发现上面看似雾色的那一层并不是灰,而是剑原本的样子。

于乔对于冷兵器也算有些了解,古代的铸剑师铸剑,一般都会尽量制造出光彩夺目的剑来,这样的剑看上去更像是随手扔在炉子里造出的。

方长卿任由她拿着剑东摸摸西瞧瞧,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早年从地里挖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她就说一个在村子里长大的男人,连走路都不行,怎么会有一把剑。

于乔看了好一会,也没琢磨出什么,加上这马车来回颠簸的让她有些不适,索性把剑还给了方长卿,靠在窗户边假寐。

从村子到洛阳,虽然不如上京那么远,但也要一个多月的时日。

于乔虽然什么苦都吃过,但真正坐马车还是第一次,刚开始还好,到后来就一股股恶心感往上涌,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基本上除了吃饭就是在睡觉。

“到了。”

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于乔条件反射的直起身子,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靠在了方长卿的肩膀上!

她顿时脸上有点像火烧一样,急忙跳下车,然后隔着帘子偷偷看了方长卿一眼。

他脸色很平静,似乎刚才的事只是她的错觉。

于乔这才想起他们现在是夫妻,孩子都有两个了,这样靠着当然不算什么。

她掩饰般的咳嗽了一声,掀开了帘子:“我扶你下车。”

方长卿伸出手,借着于乔的力道,还有几个已经走出来的衙役,很快就将方长卿扶到了轮椅上。

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年轻男子走出来:“在下是这里的师爷,姓宋,各位远道而来,想必已经累了,我已在前厅备好了茶水,几位随我来。”

宋师爷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只是眸中的精光不容小觑。

李员外倒是一脸殷勤,于乔跟在后面,还看见他偷偷的往宋师爷的衣袖里塞了一个袋子,沉甸甸的,想必里面都是银子。

宋师爷颠都没颠一下,就暗自收了起来。

于乔最不喜这些行贿受贿的事情,偏偏人在屋檐下,还要靠知府大人赚钱,只能将视线移开当做没看见。

好在宋师爷脚下没有停顿,很快就把他们带到了前厅。

“各位在这里稍作休息,我们老爷马上来。”

宋师爷说完就走了,看来是去告知知府了。李员外一屁股坐下,喝了口茶吃了几块点心,口中还不断赞叹着好吃。

“这洛阳就是和我们那种破地方不一样!”李员外啧啧嘴,“可惜了不在京城,那天子脚下,定然是更加繁华。”

于乔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厌恶的皱了皱眉,转头看向正慢条斯理喝茶的方长卿,顿时觉得自己的丈夫简直越看越顺眼。

茶水都添了三次,知府才姗姗而来。

于乔初看见他,心中震了一下。

虽然这位知府样貌生的不错,但脸色蜡黄,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眉宇间一团黑气。

如果不是之前李员外告诉过她,说要她看病的是知府的娘子,她还真以为要看病的是面前这位知府大人呢。

李员外急忙起身朝着知府行礼。

于乔看了他一眼,也站起身来,僵硬的朝着知府俯了俯身,知府蹒跚着走到中间的高椅上坐下,疲倦的冲着他们压了压手:“不必拘礼,坐吧。”

“这位想必就是于大夫吧。”

知府的视线落在于乔那张恬静的脸庞上:“听闻于大夫医术高超,希望你能给我娘子看一看病。”

“大夫一词不敢当,不过是略通医术罢了。”于乔来到这里,不过就看了几个村民的病,治疗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抓伤。她还不知道知府的夫人是什么样的症状,自然也要说的谦逊一些,免得给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知府似乎看透了她心中所想:“于姑娘不必介怀,我娘子已经病重许久,很多大夫看过都束手无措,若姑娘能治好自然是极好,治不好也是我们命该如此,与他人无由。”

他倒是很平易近人。

于乔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她刚来到这里,可不想这么快就掉了脑袋。

“现在天色已晚,姑娘不如先回房休息片刻,明日再来给我家夫人看诊。”

知府提议道,却被于乔直接否决:“我现在就去看看她。”

于乔有自己的考量,一是病越拖越久,就越不好治,其次她来回就要十日,也不知道家中两个孩子如何了。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做为母亲,对孩子是如此牵肠挂肚,也不知道是这具身体本身残留的母爱,还是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她真的有一种作为人母的感觉。

方长卿淡淡看了她一眼。

于乔正好也要和方长卿说话,一转头就正对上他的眼睛,那双漂亮的黑眸深邃的好像要把她吸进去一样,于乔明明什么事都没做错,却莫名有些心虚。

“你去吧,我在房间等你。”

方长卿看她盯着自己出神,先开口道。

磁性的声音传入耳中,于乔才回过神来,暗恼自己怎么总在他面前失了方寸,哗的站起身来:“麻烦大人带路了。”

知府看她坚持,也不再说什么,命人带方长卿和李员外下去休息,领着于乔去了内室。

看着两人前后离去的背影,方长卿收回视线,眼睑遮去了眸中的情绪。

宋师爷亲自送他去了客房,站在房间里盯着他看了半饷,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方公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到过?”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张脸好似有些眼熟。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