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刘小贺赵燕王三梅小说_刘小贺赵燕王三梅

发布时间:2018-10-10 15:02

这本已完结小说绝品风流村官讲述了主人公刘小贺赵燕王三梅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小葱花的倾心巨作,绝品风流村官精选篇章:郭大善想起当年听墙根被狗追的狼狈摸样,自己躺床上笑了。今晚他的心里又痒痒了,好多年没有再体会过那种刺激,他在屋内左右走了好几圈,掐断了手里的烟,在夜色的掩护下出了门。今晚月亮很大,田间小路被照的清晰可见,郭大善在一棵老树下扳了一截树干,用手掂量了一下,他准备做一根打狗棒,以防被狗追。

绝品风流村官

推荐指数:8分

《绝品风流村官》在线阅读全文

绝品风流村官第五十章 郭大善的心思

郭大善躺在他的新房内抽着烟,月光直接撒在他的屋内,到晚上的时候他上屋顶将防雨布掀开,现在正躺在屋内看星星。

郭大善抽一阵烟又笑一阵,他想起来当年做知青的时光,“那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啊!”他在心里感叹。

当年的上山下乡知青,在伟大的领袖一声令下,城里的青年怀着崇高的热情洒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原以为那是天蓝蓝淳朴的地方,真去了才知道,那真叫一个苦,粮食不够吃,很多地方连牛都没有,耕田还是靠人拉,这些城里的娃娃哪里懂农村的苦。

当年郭大善就是第一批下乡的知青,他们一群人被分到了甘肃偏远的农村,去了才知道根本没有他们大展身手的地方,土地贫瘠,根本种不出什么,这群年轻人每天游手好闲,每天讨论的事情就是谁家媳妇又偷汉子了,村里寡妇耐不住寂寞又找谁谁,哪个村里又出了个破鞋…。

年轻的郭大善时常半夜去敲寡妇门,还跟城里来的女知青在破庙里做那事,憋急了也会去听别有媳妇人家的墙根。。边听边手动…。

郭大善想起当年听墙根被狗追的狼狈摸样,自己躺床上笑了。

今晚他的心里又痒痒了,好多年没有再体会过那种刺激,他在屋内左右走了好几圈,掐断了手里的烟,在夜色的掩护下出了门。

今晚月亮很大,田间小路被照的清晰可见,郭大善在一棵老树下扳了一截树干,用手掂量了一下,他准备做一根打狗棒,以防被狗追。

当年他们那群年轻人可没在这些土狗身上吃亏,还有被咬断腿的,以至于后来个个都练就一手打狗棒法。

郭大善对五星村不熟悉,他刚来2天,根本不知道谁家有年轻媳妇,哪间屋里有寡妇,他漫无目的的随着村里的小路走。

他路过刘小贺家的西瓜地,顺着路又走到钱顺发的果园子,钱顺发的果园子养了一条大黄狗,郭大善路过时听见狗叫马上就走开,凡是有狗叫的院子他都绕着走,看来对当年被狗追的事还留有心理阴影。

他来到了一户人家,这家人门前种了一排果实,郭大善先用石头丢进院子,听了一会没有狗叫,他慢慢的绕到屋后面,挨着土墙一寸一寸的把耳朵贴在上面听声音。

“啊…啊…。”郭大善终于听到了,他在黑暗中轻声淫笑。

郭大善用手掏了掏耳朵,整个人趴在墙上。

屋内的声音越来越强,郭大善赶紧把裤子脱了,这声音听着听着就不对了,郭大善疑惑的皱着眉。

“阿香,再去舀点猪食来,今天这几头猪真能吃,刚吃完又开始叫。”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屋内传到郭大善的耳朵里。

郭大善顿时石化,他边提裤子边在心里咒骂:“我去你妈的,居然是猪在叫。”

“别摸了,婆婆还没睡呢!”正当郭大善准备提裤子走人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早睡了,我刚刚就去看过了,阿香,我的好媳妇,我现在就要你…”

一阵脱衣服裤子的声音之后,“啊…。。”

郭大善脸上顿时洋溢着笑容,在黑暗中他又把裤子脱了。

“赶紧动啊,你个囊货,每次都这么快…。。”屋里的小媳妇在责骂他的男人。

“门前的梨树今年都还开两次花呢,你个囊货,每次都几秒钟完事,我他妈怎么嫁了你个没用的东西。”小媳妇声音越来越大,骂到后面都带有哭腔,“我告诉你,迟早我要出去找男人。”

屋内的男人一直没有坑声说话,郭大善觉得倒霉极了,他在心里帮着小媳妇骂:“真他妈没用。”

郭大善从墙上挪开身子,他心想今晚真是走霉运,遇到这么个没用的废物。

正当郭大善准备穿裤子离去的时候,他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动,他转身向后看去,黑暗中两团绿幽幽的东西正在打量他。

郭大善对这玩意儿再熟悉不过了,一条全身黑毛的大狗正在发出低低的咆哮声。

郭大善神经反应一瞬间也顾不得裤子,他转身就跑,他这一跑,身后的黑狗就狂叫起来追上去,郭大善不断的用手里的棍子阻止黑狗靠近,他跑一阵就会回头用棍子扫身后,黑狗的叫声一直在他身后,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看见前面有一块水田纵身一跃便跳了进去,黑狗终于停了下来,郭大善拼命的在水田里趟着走。

当他终于回到他的新房时,已经全身虚脱了,这样大量的运动,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郭大善光着屁股坐在地上抽烟,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复当年之勇,这要放年轻时候直接就把那土狗宰了拿回来炖一锅。

“生疏了,还得多练习才行。”郭大善抽着烟感叹。

“这小媳妇以后倒是可以多关注一下,说不定可以弄上床。”郭大善心想。

郭大善站起来点亮了屋内的一盏煤油灯,他苦笑着看向自己的下面,裤子都没来得及穿,光着屁股就跑了。

“哎呀,糟了,钱还在裤子里呢!”郭大善猛的想起自己钱还在那条裤子里。他赶紧重新穿了一条裤子出门。

等到郭大善回到那家人屋前时,心里又开始担心,要是那条狗还在怎么办?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这次来五星村带的钱都在那条裤子里,他知道农村并不淳朴,相反小偷小摸比城里还多,所以钱他都是随身携带。

就在郭大善刚刚被狗追的时候,屋里的小媳妇还有他男人都听到了屋后的声响。男人率先出了门到房后面查看,不过他看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听见远处追郭大善的黑狗叫声。

小媳妇阿香也跟了出来,男人说:“没事,怕是狗发春了。这死狗…”

男人说完就往回走,阿香眼睛尖一眼就看到墙角边上的一条裤子,她没有说话,走过去拿起裤子摸了一下。

“看来是有光棍来听墙根了。”阿香心里想。

她用手摸了口袋,从里面摸出来一沓钱,这时她男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干嘛呢?赶紧回来睡觉了。”

阿香也没顾得上数有多少,她现在心里跳的很快,刚刚她摸出来的钱最少都有上千块,全部都是大票子。

阿香躺在床上想那男人肯定会回来找裤子,她听见丈夫的呼噜声。

她轻声下床,穿好衣服就悄悄往外面走,她想看看这人到底是谁?阿香走到屋后面躲在墙角一处堆柴火的地方。

很快郭大善就来了,他手里拿着一根木棒,他焦急的在地上到处寻找他的裤子,现在他是真后悔今晚的行动,要是钱掉了,这以后吃什么?就是回镇上的钱也没有,这个村里他是一个人都不认识,前几天买的米也没多少了,他一次拿不了太多,难道要他去求刘根生父子吗?

郭大善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摸,他记得裤子明明就掉在这里,难道这家人发现给收走了?

他沿着墙壁下往前摸,越摸希望越小,很快他的手就摸到了阿香的柴火堆,阿香就这样盯着面前的那人慢慢的向自己靠近。

郭大善伸手在柴火堆里一阵乱摸,“咦…这是什么?…。”郭大善觉得自己摸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阿香用手捂着自己的嘴,郭大善心里也害怕极了,他以为自己摸到了刚刚那条狗。不过很快郭大善就释怀了,哪有狗会这么光滑这么软的。

郭大善决定看个清楚,他伸手把外面的一堆柴火移。

“居然是个人。”郭大善吓的差点大叫,阿香上前一步及时的捂住他的嘴。

“嘘…”阿香向郭大善轻声发出声音。

郭大善赶紧点头,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柴火堆里会有个人,还是个女人。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阿香轻声问。这也难怪当初小李送郭大善还有刘根生父子到村上时,阿香根本就没有去参加村大会,是他男人去的。

郭大善心想瞒是瞒不过去了,“我是镇上派来的农业专家。”

“农业专家?”这个阿香倒是听他男人说了,说现在刘小贺当了村长,镇上海派了个农业专家到村里。

“你来我家屋后面做甚?”阿香明知故问。

“我路过。”郭大善一时也找不到好的理由,他随口说。

“路过?”阿香贴着郭大善的耳朵说:“路过能让人把裤子脱了?”

郭大善感觉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对阿香说:“你捡了我的裤子?”

阿香把胸部紧紧的贴在郭大善的身上说:“你刚刚在这里都听到什么了?”

“我…我听到你说要出去偷汉子。”郭大善也感觉到了阿香现在的意思,他现在心里一方面担心自己的钱,一方面又想和阿香好,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该不该提裤子里的钱。

阿香看着郭大善的眼睛问:“你怕不怕?”

郭大善一把抱住阿香,用手使劲的在她身上乱摸,他边摸边说:“我怕个球。”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