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刘小贺赵燕王三梅by小葱花_绝品风流村官

发布时间:2018-10-10 15:02

已完结小说绝品风流村官是来自小说阅读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小葱花,绝品风流村官小葱花精彩节选:郭大善首先夹了一块火烧,他闭着眼差点老泪纵横,“真他妈好吃!”就这样桌子上的人基本都是划拳喝酒,唯独郭大善一个人在猛吃,什么最肥吃什么,他吃的不亦乐乎,都忘了这是刘小贺的婚礼。很快一桌子的菜就被他一个人扫光了,等刘小贺想夹个菜润润口这时候桌子上的人才发现已经光了。“我靠,你饿死鬼投胎吗?”刘小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绝品风流村官

推荐指数:8分

《绝品风流村官》在线阅读全文

绝品风流村官第五十二章 好兄弟

“郭专家,真是不好意思,你看这忙的晕头转向都把你给忘了。”刘根生拉着郭大善的手道歉,“走,上桌坐着。”

郭大善任由刘根生带着走到主桌,桌上的人赶紧腾挪出一个位置。

郭大善一坐下,肚子就开始不停翻腾,他两眼睛看着满桌子的大鱼大肉差点哭了。

刘根生给郭大善倒一杯酒说:“来,老汉我先给你赔礼,我先干了。”

郭大善左手拿起杯子,右手已经攥起来筷子,他一口喝完说:“没事,没事,是我自己来晚了。”

郭大善首先夹了一块火烧,他闭着眼差点老泪纵横,“真他妈好吃!”

就这样桌子上的人基本都是划拳喝酒,唯独郭大善一个人在猛吃,什么最肥吃什么,他吃的不亦乐乎,都忘了这是刘小贺的婚礼。

很快一桌子的菜就被他一个人扫光了,等刘小贺想夹个菜润润口这时候桌子上的人才发现已经光了。

“我靠,你饿死鬼投胎吗?”刘小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刘根生也被吓了一跳,他赶紧叫人又重新上了一桌子菜。

郭大善打了个饱嗝,他现在吃的差不多了,他觉得自己以后应该跟刘根生一家打好关系,哪怕是为了吃的好点。

郭大善笑着举起手里的杯子说:“刘村长,今儿是你的好日子,我敬你一杯。”说完就干了。

刘小贺今儿高兴,酒的喝的晕乎乎的,他笑着对郭大善说:“老郭,今儿你能来,我高兴,我喝。”

郭大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我先自罚3杯,以前有对不住的地方就随这酒全部下肚子。”说着接连干了三杯。

“好。”刘小贺本来就不是斤斤计较的小人,他摇摇晃晃的举起杯子说:“老郭,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有用的着的地方吱一声。”

郭大善在城里就是个搞关系的能手,很快两人就称兄道弟,好的简直一塌糊涂,郭大善发现跟刘小贺这群农民在一起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别扭,他现在是完全融入其中,甚至在一闪念间真把刘小贺当兄弟了。

刘根生见儿子跟郭专家一起搂着喝酒心里也是高兴,他可知道儿子这个村长要当踏实,要是没有郭大善的帮忙根本不可能,首先这人是郭书记的堂弟,以后村里出了什么事,郭书记肯定是要问他这个堂弟的,要是这郭大善在书记面前胡说八道,那儿子可就惨了。

酒席直接吃到旁晚,正好接着开晚上的酒席,这也是农村吃酒席的习惯,连着吃,还好刘小贺的青阳诀修炼到了小成,要不这么拼命的喝,非得出毛病不可。

郭大善笑着跟桌子上的人划拳喝酒,他现在就是打个饱嗝都是猪肉味。

晚饭也吃到月亮高高才算完,很多人都喝的不省人事,全都由他们家的媳妇负责送回去,刘根生也早就喝趴了,刘小贺还在桌子上战斗,郭大善坐在凳子上左右摇晃,看样子也快不行了。

郭大善没有人送,他站起身来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开始往外面走,他脚下好像羽毛一般轻飘飘的,他在走到刘小贺家的西瓜地时就倒下去睡着了。

主桌上只有刘小贺一个人还坐着,其他人都被他喝倒,很多人被他们的家人送回去,刘小贺迷迷糊糊的开始往新房里走。

燕子听见外面有声响,她赶紧出来扶刘小贺,这时候一群小孩见刘小贺进新房,都跑进去要红包,燕子赶紧掏出一沓红包还有喜糖,分给这群小家伙才算完。

燕子把刘小贺扶到床上躺好,他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男人,脸上一阵笑,一阵又哭,她从来没像今天这样高兴过,一个女人一辈子不就盼这么一次吗?

而这时在村的另一头,却有一个人生不如死,这人就是郑凡,他把自己关来房间一天,他心爱的燕子今天嫁给了别的男人,今天也是郑凡死心的一天。

郑凡他爹知道儿子的心情,就没有打扰,早早的关了房门,郑凡躺在床上咬牙切齿,不知不觉间他就起身走到了院子外,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他还能怎么办?

“燕子已经嫁人了。”他在心里告诉自己。

郑凡一个人走在田间小路上,一路上不时能遇到从刘小贺喝酒回来的人,没人注意到他。

郑凡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刘小贺家的院子外,院子里剩下的都是隔壁村做酒席的人,其他吃酒的都已经各自回家,刘小贺的母亲还有几个女人在收拾桌子上的残羹剩饭。

郑凡突然看见一群闹新房的小孩鬼鬼祟祟的往院子后面跑,他心想这群小家伙八次是去听墙根的,这农村有这个习俗,允许小孩子去听新婚夫妇的头一晚,据说这样可以多子多孙。

刘小贺在床上躺了一会就醒了,现在他的青阳诀小成,醒酒也是越来越快,他躺在床上打量着自己的妻子。

燕子正坐在床边出神,刘小贺伸手在燕子的屁股上拍了一把,燕子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这么快就醒了?要不要喝点茶?”燕子关切的问,以前他爹醉酒醒来就要喝茶。

刘小贺伸手在燕子的翘臀上轻拍,:“燕子,你今天真漂亮。”

燕子把屁股往外面一挪说:“小贺,外面有人呢?”

刘小贺知道燕子说的墙外面的那群小孩,小时候他也去偷听过,这没什么,按老一辈人的说话这样才能生的多。

“燕子,你想不想早点给我生儿子?”刘小贺双手不停的问。

“想啊!”燕子邹着眉转身说:“要是生个女的咋办?”

“那更加好。”刘小贺伸手去解燕子的衣服,“要想早生娃,就得不停的施肥浇水。”

燕子羞红着脸可她档不住刘小贺的两只手,不一会燕子就被扒的光光的,燕子双眼柔情看着自己的男人,刘小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墙根处的一群小孩都在外面起哄,说里面怎么还没有动静啊?没有大人回去管他们,村里人都相信新婚第一夜一定要有小孩听墙根,这是大吉。

小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其实根本就对听墙根没有兴趣,因为收了刘小贺他妈的红包才来的,苗翠花是想早点抱孙子。

屋内刘小贺已经提枪上阵了,他故意抱起燕子走到墙边,原来外面的小孩都在吵闹,突然一下子就静声了,紧接着他们大叫着跑开了。

太吓人了,那群小孩哪里听过如此凶猛的声音,就在刚刚墙角处突然爆发一阵密集的雷声,吓的他们四处乱窜。

郑凡在外面见那群听墙根的小孩都吓的跑了,他觉得奇怪,便自己向刘小贺院子后面走去,当他走到墙外又听到了上次在西瓜地的雷声,他现在不悲不怒,就这样静静的在外面听着,这声音如同最后的哀乐,像好比一个死去的人葬礼上的声音。

不过现在听声音的可不止郑凡一个人,虽然那群小孩子跑了,却还有一个人也同样在听,她也是在那群小孩子跑开后好奇跑来的,此刻她就站在郑凡的不远处,如果郑凡稍微能清醒一点就能看到这个人,一个女人。

没错就是一个女人,她是隔壁村的,这次是随家里人来给刘小贺家办酒席的,她就是张晓婷,隔壁村做席面老张家的小女儿。

张晓婷这还是第一次见郑凡,或许他们小时候见过,不过两个村子来往不多,是非倒是不少,她在不远处的黑暗中看着这个男人在流泪。

“他在哭什么?难道他也喜欢燕子姐姐?”张晓婷心想。

屋内的燕子与刘小贺已经双双达到了青阳诀第一重“云上的呼喊”,墙外也已经炸雷满天飞,张晓婷被这动静吓的瑟瑟发抖,她还是第一次听墙角,她不知道原来男人跟女人做这种事的时候声音竟然那么大。

燕子的呻吟声伴随着雷声在墙角处飘荡,声音越大郑凡哭的越厉害。(你说这人是不是个变态(╯▽╰))

张晓婷现在只盼望郑凡快点离开,因为她想赶紧离开这里,可郑凡挡住她的路了。

“砰…”房上的瓦片接二连三的掉在地上,张晓婷不可思议的看着整栋摇晃的房屋,她甚至以为发生地震了。

一阵剧烈的摇晃之后很快平静。

郑凡在声音停下来的瞬间也清醒了,他徒叹了一口气,现在他是不会再有任何的妄想。

在他准备离去的时候,他看见了蹲在地上的张晓婷。

黑暗中的晓婷也再看着郑凡,她脸颊羞的绯红,哪里有大姑娘家来偷听墙根的?

郑凡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他向前走了几步,蹲下来。两双眼睛就这样子黑暗中对视。

晓婷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你来这里干嘛?”郑凡觉得奇怪的问。

张晓婷红着脸半天才说:“你来干嘛我就干嘛。”

即便在黑暗中郑凡还是看到了张晓婷通红的脸庞,他这次意识到自己也是在听墙根,不过他真没想到会有姑娘来听。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