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情深几许第54章_情深几许54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5:02

芒果千层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情深几许,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情深几许,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我还是不满足,只觉得体内的火气好像被这两杯温水点燃了,我抓住周勋的手,难受地喊道:“热……周叔叔,能不能叫医生给我看看……我好热……”

情深几许

推荐指数:8分

《情深几许》在线阅读全文

情深几许第54章可不可以是你

围在我身边的保镖全部被拖走了。

我愣愣地抬头,看过去。

是周勋来了!

他正站在不远处,望着我。

外面的日光照在他身上,他周身仿佛染了一层光。

他一步步朝我走近。

脚步那么的沉稳,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神祇,填满了我整颗心。

他很快就停在我跟前,弯腰抱起我。

或许是因为终于有了依靠,我浑身都都松懈下来,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啪嗒地往下掉。

周勋轻轻抚摸我的背:“宝贝,没事了,乖。”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宝贝,声音轻柔得不像话,又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觉得心头发颤,更紧地缩在他怀里。

幸好……幸好他来得及时……

我外面的衣服快被撕碎了,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

要是再晚一分钟,我估计就只能结束自己的生命,来保持我的清白。

我后怕不已,心里藏着无尽的委屈,在周勋怀里哭得昏天暗地。

他动作越发轻柔。

我紧紧地抓着他的胸口的衣服,道:“周叔叔……我好怕……”

他温声道:“别怕。”

我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感觉药物在进一步发酵,让我脑袋变得昏沉,浑身也滚烫。

偏偏他身上还传来好闻的薄荷香味,不断地引诱着我。

我无意识地蹭着他的肩,呢喃道:“周叔叔,我好热……”

他拍抚我的动作停了一瞬。

我呜咽地哭着:“帮帮我……”

他的胳膊收紧了些。

我脑子已经不太清楚,没得到他的回应,我心里莫名难受起来,抱着他的脖子大哭:“你为什么不理我呀……”

恍惚中,我听见他低低地叹息了一声,接着耳边响起他低沉沙哑的声音:“你乖乖的,别动。”

我把脑袋埋进他怀里,哭得更厉害:“可我难受……”

他温热的唇印在我的额头上:“你乖,再忍一忍。”

我原本就浑身发烫,感觉胸口燃烧着一把火,被他这样亲昵地对待,我只觉得更加惹火浑身,忍不住低泣起来。

他用额头碰了碰我的脸,抱着我往外走。

没走几步,我便听见古琼凄厉地叫道:“周勋,你快点放了我!”

她被我刺在脖子上,竟然还能这么大喊大叫。

周勋仿若没听见,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古琼尖叫道:“你是不是真的要为了这个女人跟我们古家作对?”

周勋依旧没理她。

古琼不甘心地喊:“你别忘了,你大哥还被上面扣押着,要是没我哥帮忙,你大哥早就被判刑了!”

大概是这句话触动了周勋,他终于回头,淡漠地道:“我们周家什么时候要靠你哥帮忙?”

古琼安静了几秒,又开始大叫:“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等着古家的报复吧!”

周勋道:“我等着。”

说完,他便抱着我走出了仓库。

身后传来古琼歇斯底里的哭叫声。

我心里多少是有些痛快的。

但随即想到她被我刺了一刀,我不由抓紧周勋的衣服:“周叔叔,我……我伤了古小姐……”

周勋握住我的手,柔声道:“不要紧。”

他抱着我上车,让我靠在他身上。

我的脸贴着他的胸口,听着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心情安定下来。

大约是因为整个人都放松了,我体内的热度反而剧增,几乎要让我失控。

我感觉自己呼出的气都像着了火一般。

好在周宁很快就带医生过来了。

只是医生好像也束手无策:“三少,苏小姐是被下了药……这种药只能靠人为纾解……”

我脑袋昏昏沉沉,意识早就不清晰,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周勋又不说话。

我顿时焦急不已。

难道古琼给我下的药,当真无药可救?

医生道:“这个药是新出的,如果用解药,可能留下后遗症……”

我脑子还是不太清明,只好抬头去看周勋。

他轻轻蹙着眉头,眼眸深邃地望着我。

我越发迷茫起来。

医生顿了顿,道:“三少还是尽快做决定,这个药很凶猛,如果超过时间,会有生命危险。”

我瞪大眼睛。

周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我的背,道:“先回去。”

之后由周宁开车,一路往别墅里疾驰。

我只感觉自己好像被放在火架上烤着,越来越热,我只能紧紧咬着牙齿,让自己冷静。

可怎么能冷静呢。

我不舒服地轻哼着,胡乱地蹭着周勋的手掌,却还是没法消灭胸口的那一团火。

后来我实在撑不住晕了过去。

……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我的额头被什么冰凉的东西敷着,很舒服。

但这还不够,我身体里的火还在燃烧,几乎要灼伤我。

我不安地扭动着。

一转眼,便看到周勋正坐在床沿望着我。

我委委屈屈地喊他:“周叔叔……”

他握住我的手,柔声道:“先别说话。”

说着,他便端起一杯水,喂给我喝。

水是温的,一点也不解渴。

我喝完,忍不住道:“还要……”

周勋又给我倒了一杯。

我还是不满足,只觉得体内的火气好像被这两杯温水点燃了,我抓住周勋的手,难受地喊道:“热……周叔叔,能不能叫医生给我看看……我好热……”

周勋将我的手指包裹在他的掌心里,缓缓道:“念念,医生说,你中的这种药,只能靠人为纾解。”

我疑惑地望着他。

这是什么意思?

周勋深深地看着我,道:“我已经叫阿宁去找干净的男人,很快就来了,你再忍一忍。”

我瞪大了眼睛。

因为药物的作用,我的脑袋不太灵光,可他的意思我却听明白了。

他是要找男人来给我缓解……

但……这是我的第一次啊……我怎么甘心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

我眼泪刷地流下来,拼命摇着头:“不要……我不要……”

大概是情绪太过激动,我眼前一黑,差点又晕过去。

周勋沉默着没说话。

我拉住他的衣摆,啜泣道:“如果非要……非要这样……可不可以是你……”

周勋静了片刻,忽地幽幽地叹了口气。

他将我抱在怀中,定定地望住我,道:“你会后悔的。”

我摇头,几乎泣不成声:“我不后悔……我不想要其他人……”

周勋眸子渐渐变得幽暗。

可他却放开了我,往外走去。

我心头生起巨大的失望,仿佛整颗心都变得空荡荡的。

所以,他不愿意吗?

我趴在枕头上,将脸埋在手心里,不由得伤心地哭起来。

过了大约半分钟,头顶响起周勋无奈又温柔的声音:“哭什么,我只是去关好房门。”

我蓦地抬起头来。

他低笑一声,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道:“不关门,要是阿宁带人闯进来怎么办。”

笑声里带着调侃。

我呆呆地看着他,随即反应过来。

他这是答应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