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薛郎墨芸的小说_男女主是薛郎墨芸

发布时间:2018-10-10 14:32

由寒冬九月全力打造的新书《战王归位》的出现,一度引起了热议,而这本小说故事,又是否足够精彩,带给各大书友不一样的惊喜呢,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小说哦。战王归位第0014章美丽的谎言。借车,邵胖没有犹豫,非常大方的将钥匙扔给他说道:“年前开回来,别耽误我去县里送礼。”

战王归位

推荐指数:8分

《战王归位》在线阅读全文

战王归位第0014章美丽的谎言

薛郎笑着说道:“放心吧,耽误不了事。”

他说的虽然轻松,心里可却极为的沉重。不敢多停留,驱车直奔国道。

薛郎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临到腊月二十五了,才返回粮库。

这中间除了偶尔的短信给邵胖报平安,其他人都没有联系,连崔颖,白小归的短信都没有回,似乎很忙的样子。

失踪将近二十天,接到薛郎回来,在四S店的电话,邵胖心里咯噔一声,以为自己那算得上新车的凌度肇事了,忙骑着摩托赶了过去。

看到脸黝黑,满是风尘的薛郎,邵胖一边支摩托一边问道:“人没事吧?”

“没事,啥零件也不缺。”

薛郎说着,将手里的钥匙扔给邵胖。指了指里面说到:“车在里面,马上完事了。”

邵胖接过钥匙,也没再问,几步进了S店,一眼就看到了刚刚洗过,崭新瓦亮的爱车。

不像有事的样子啊……

邵胖狐疑的看了眼薛郎,走到车前扫视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位置有磕碰后修补的痕迹,连轮胎的护圈都锃亮。

薛郎待邵胖看了一圈后说道:“轮胎刚换,旧的在那呢。”

邵胖这才注意到轮胎连起码的擦痕都没有,一顺水的新胎,不由笑骂道:“你个败家子,有钱烧的啊,干嘛换新轮胎。”

薛郎略带忧郁的眼神里飘过一丝歉意,笑了笑说道:“跑的有点远,旧轮胎还能用,留着当备胎吧。”

跑的有点远……

邵胖还没消化完这个信息,薛郎接着说道:“滤芯、机油、防冻液都换了,一会试试车。”

“试个屁啊!”

邵胖一听不愿意了,“车不就是开的吗,干嘛花钱又换轮胎又保养的,你这可过份了啊。”

薛郎笑了笑说道:“也该保养了,我不做也是你来做,别叽歪了,我先把摩托骑回去扔车队,一会往家赶。”

不等邵胖再说啥,薛郎转身就离开了保养间,背着略显破旧的登山包,马达轰鸣着,绝尘而去。

直到离去,他都没有说谢字。这个谢字,这些天他听到了太多,让这个字在他心里份量格外重。至于人情,一旦离开粮库,只能以后再还了。

追出来的邵胖顿了顿,没有喊他。

今天的薛郎给他的感觉有点怪怪的,尤其脸上的风尘让他看到了些沧桑,或者说成熟。

搞什么……

嘀咕了句,反身回到了保养间。

他刚回来,正好最后的打蜡完活,修理工见邵胖回来了,擦着手问道:“师傅,轮胎装后备箱里?”

邵胖看了看换下的轮胎,摇了摇头说道:“一会我让粮库的小翻斗来拉。”

说着,打开车门就进了车。

刚坐下,习惯的看了眼工作台,突然睁大了眼睛。

他的车借给薛郎的时候才两千多公里,现在里程表上已经一万六千公里了。

“卧槽!环球旅行吗?”

邵胖这才明白为何保养,为何换轮胎了,感情这十七八天,一天平均快一千公里了。

邵胖的疑惑中,薛郎到了车队,把钥匙扔给了刘忠,没回应晚上搓一顿的提议,简单的聊了两句,匆匆赶奔站点。

大客上,薛郎非常安静。可俊朗的脸上那跟年龄不相符的沧桑,看向窗外的忧郁眼神,却让车内的几个小丫头频频投来目光。

飞驰倒退的树影里,薛郎忧郁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困惑,一丝痛苦。但这些只是一闪,就又恢复了之前的忧郁。

陇西,两千多公里,他仅用了不到三十小时就赶到了,按着地址,找到了战友的遗孀,吕寒梅。

看着这个坚强的普通女人,薛郎的心一阵阵的疼痛。他强压住复杂的情绪,用吕寒梅丈夫战友弟弟的身份,用非常了解他丈夫的信息取得了吕寒梅的信任,跟着他去了医院。

经过检查,吕寒梅只是营养不良,加上劳累过度导致的中气不足,并没有大病。但医生告诉了,长此以往下去身子就空了,一旦病了,恐怕救治都难。

几个小时里,薛郎了解了一切,得知为了让小叔子能结婚,她倒出了唯一像样点的房子,带着孩子离开了家乡,骗家里人说去部队看丈夫。

可没有一技之长,还要带着孩子,她一个普通的女人只能拾荒来度日,还要攒钱给家里病着的公公邮回去买药钱。

眼眶湿润中,薛郎悄悄的留下了两万块,心情沉重的离开了陇西。

他不知道这两万块够不够帮到战友的一家人,他兜里有十四万顺自李树武的巨款,但他不能全部留下,他要去看看其他战友家里的情况。

半个月里,他驱车跑了五个省,见到了除了崔广义的家人以外的所有战友的家人。

看着战友的弟弟妹妹在大冬天,光脚穿着漏脚趾的鞋,身上的衣服连那些行乞骗钱的专业乞丐的衣服都不如;甚至有的连原来的颜色都看不出来了,更别提上学了。

看到战友的父母在穷苦中煎熬,大多身体已经不支,看到一个个家穷的家徒四壁,却依然乐观的战友的亲属们,薛郎的心一抽一抽的疼痛。

薛郎留下了给邵胖保养车,换轮胎的钱,剩余的,除了过路费,油钱外,那十万多,他都分别留下了。理由,只是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哥哥托战友的弟弟捎来的。

这是个美丽的谎言,但薛郎却不知道这个谎言他能维持多久。因为维持需要钱。

回来的路上,他不断的思考,寻求一个能帮助战友家里,帮助他们的弟弟妹妹完成学业的稳妥办法。

办法倒是现成的,可薛郎没经过商,想赚钱不是一撮而就的事情。直到回到家里,薛郎还是没有想出一准能赚钱的事情。

到了家,热闹中他掩饰的很好了,却不料还是被爷爷看出了有心事。

待人群散去,爷爷拿过使用了多年的酒瓶说道:“小狼,来,晚上爷爷没喝好,再陪爷爷喝点。”

“好的爷爷。”

薛郎答应着端出花生和酱肉、泡菜,坐在了炕上。

爷爷端起薛郎刚倒上的酒抿了口问道:“小狼,有心事?”

“没。”

薛郎掩饰着,一口干了杯里的酒,抄起筷子,还没等夹着花生,爷爷放下酒杯说道:“说说看,爷爷帮你出出主意。”

薛郎见爷爷认定了自己心里有事,但他怎么能跟爷爷说自己想离开粮库,单干呢?那是爷爷的心血换的工作,他真没法说。

爷爷夹起粒花生慢慢嚼着,半响才说道:“小狼,爷爷是从你吃奶的时候一直看着你长到现在的,你有心事瞒不过爷爷的,说说看,爷爷虽然老了,还不糊涂。”

见爷爷执意要刨根问底,薛郎倒上酒笑着说道:“爷爷,在粮库我进车队开大车了,工作不错,只是感觉挣得还是少,啥时候能买楼娶媳妇啊。”

“买楼?”

爷爷浑黄的眼睛里突然迸射出精光,转瞬,又恢复了浑浊,抿了口酒慢悠悠的说道:“如果是养家糊口,那粮库比一般的单位要强,民以食为天,粮食的储备是国家重中之重,黄不了;尤其是车队,捞点小钱,比做买卖安全,还准成,稳稳当当的干,三四年,买栋楼不是问题。”

“有您说的那么玄乎吗?还三四年……”

薛郎说着,心里直嘀咕,那的房价虽然不高,可也一千多一平,随便个户型也八..九万,一年岂不是要三四万的收入?

“你不信啊,爷爷给你说道说道。”

爷爷抿了口酒,继续说道:“车队,是单位里活钱比较多的,修车要开发.票,换件除了开发.票,还要把旧的拿回去,加油,自己有加油站,也要现金结账和发..票,只要是发..票,多开点,少花点,换件,在修理铺要个废件顶上,哪个月不弄个几千?”

看到似乎薛郎来了兴趣,爷爷继续说道:“跑长途,加油的发..票修理是一回事,捎脚,那就是干的,好活一趟就弄个三五千。”

“爷爷,你这不是教我贪污吗……”

爷爷瞥了薛郎一眼,慢悠悠的说道:“这是小老百姓靠山吃山,正常活着的方式,跟贪污不是一会事,历朝衙门都这样,有句话说得好,单位有啥家有啥,家里没啥单位拿,公家的东西,拿了也不是什么上纲上线的罪孽。”

好吧……

薛郎一阵无语。

他受到的教育可不是这回事,军人,哪有灌输这个的?

可他没想到,转过天,五爷爷和八爷爷借着教他绝活的由头,按着他给他灌输了一大堆的请客送礼,分钱的诀窍,让薛郎惊叹三个爷爷人情世故如此圆滑老到,就像混迹社会的老油条之余,也让他一阵的头大,第二天早早的就带着家里的大黄狗上山苦练去了,再不敢露面。

不过,爷爷们说的他记心里了。

做生意就跟上学一样,没有个过程,极少数的人才能无师自通。

所以,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先在车队干着,慢慢寻找赚钱的路子,以便解决三个高中生,两个初中生,两个小学生,还有一个刚大一的弟弟妹妹们的后续生活费,学费。

只是他并不知道,车队的收入堪比大城市的白领,甚至更高。否则,车队的司机怎么一顺水结婚买楼,家里的条件也不见得都好。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