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周勋苏念君小说_周勋苏念君情深几许阅

发布时间:2018-10-10 14:32

这本已完结小说情深几许讲述了主人公周勋苏念君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芒果千层的倾心巨作,情深几许精选篇章:但我身上确实不太舒服,之所以撑着身体来办离职手续,是想试探沈子衿,现在什么都没打探到,我只想快点回家。

情深几许

推荐指数:8分

《情深几许》在线阅读全文

情深几许第59章是你太低估自己的魅力

毕竟是我妈妈的遗物,当然是我陪着他们去一趟最合适。

但我身上确实不太舒服,之所以撑着身体来办离职手续,是想试探沈子衿,现在什么都没打探到,我只想快点回家。

最后我和陶知州约好两天后见。

那个时候我应该也休息好了。

之后我和周宁回了别墅,没想到周勋也回来了。

我仔细打量他。

他眼底透着淡淡的疲惫,可能是昨晚上没休息好。

这种时候面对他,我其实是有些尴尬的,但又不得不上前打招呼。

他朝我看过来,应了一声,神色温和,看不出喜怒。

我脑袋一时有些空壳,不知道跟他说点什么好。

他似乎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我只好说起沈子衿,把当时的情况和他说了,道:“我觉得他挺古怪,但我什么都没问出来……我可能打草惊蛇了。”

周勋看我一眼,道:“不碍事。”

我瞧着他的表情。

他道:“沈子衿很聪明,你问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所以他就早料到了这个结果。

我越发不好意思,支吾道:“是我把事情弄砸了……”

他打断我:“也不算是坏事,起码让他觉得你是信任他的,让他放松警惕。”

我愣了愣。

所以他才没阻止我去找沈子衿吗?

周勋又道:“沈家和沈子衿我都会派人盯着,你不用担心。”

我点点头。

随即想起和陶知州的约定,我迟疑道:“周叔叔,后天我要回一趟苏家……是和陶队长约好的。”

我把陶知州查到的消息跟周勋说了。

案件当然应该保密,不过陶知州既然能把这事告诉我,想必也不是什么机密要事,我也就没有隐瞒周勋。

周勋听完后,没有多大的反应,只道:“后天我陪你去。”

我应了好。

他便道:“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去楼上好好休息吧。”

我确实有点累,身体不太舒服。

这时候宁姨端着个盘子从厨房出来,道:“先生,好了。”

我看了眼,又是燕窝和炖得黑黢黢的汤,这两天我每顿都在喝。

周勋笑眯眯地望着我。

我默默地把这两碗东西都喝完,苦着脸看他,表示我都喝完了。

周勋低低地笑,在我脸上亲了一口:“乖。”

我被他的动作弄得发懵。

家里佣人多,周宁也在不远处站着,他竟然……对我做这种亲密的举动。

可他……不是要和我保持距离吗?

我百思不得其解,又有点不自在,只好低下头。

他柔声道:“去休息吧,我和阿宁谈点事。”

我闷闷地应了一声,转身跑上楼。

直到回房,我还是没想通周勋到底是什么意思。

偏偏我却因为他一个细小的举措,就乱了心。

更让我诧异的是,他晚上还主动进了我的房间。

白天他又出去了一趟,直到晚餐时才回来。

我们一起吃过饭,我向他道晚安,打算回房。

他却起身,道:“我送你。”

原本以为他只会送我到房门口,结果他却跟我走了进去。

我很是惊讶,也有点忐忑,低声道:“周叔叔,还有什么事吗?”

他的视线缓缓从我脸上扫过:“没有。”

我:“……”

他唇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早了,去洗漱吧。”

我抿着嘴巴,没动。

他眉头微挑:“想让我和你一起?”

我:“……”

不知怎么,我突然就想起上次在浴室里,他把我按在墙上的情景,我脸一下子就像着了火,头也不回地跑进了盥洗室。

身后传来他低哑的笑声。

我的脸更烫了。

直到洗完澡,我都磨磨蹭蹭的,不敢出去。

再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脸色通红,眉眼都带着紧张……

可我不能在浴室里待一辈子。

我深吸口气,终究还是拉开门走了出去。

周勋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大约是听见我的声音,他抬起头来,定定地望着我。

我局促地站在门口,用干毛巾使劲擦着头发,企图缓解自己的窘迫。

周勋放下书,突然站起来,一步步地朝我走近。

我吞咽着口水,忍不住后退。

可他一直在逼近,直到将我抵在门框上,他低笑着亲了我一口:“你先睡吧,我去洗澡。”

我瞪大了眼睛。

他……他的房间在隔壁,为什么要在这边洗澡?

这是……要和我一起睡吗?

我目瞪口呆,忘了反应。

而他已经走进浴室。

听见身后传来哗哗的水声,我才回过神来。

我机械地擦拭着湿发,思绪早就飘到九霄云外。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勋出来了。

我愣愣地看向他。

他穿着和我同一块款式的睡袍,露出精壮的长腿,他的头发是湿的,有水珠顺着鬓角滑落在颈上,再低落在胸口。

那样子,不知多诱人。

我不敢再看下去,赶忙收回目光。

他朝我走近,突然将我抱到他腿上,接过我手里的毛巾,道:“晚上头发要擦干,不然第二天头痛。”

我吓了一跳。

他……他竟然抱着我……

我感受着他大腿上紧致的肌肉,还有他宽阔坚实的胸膛,整个人都愣住了,嘴里胡乱地应着,实际上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唇角勾着淡淡的笑意,轻轻地给我擦着头发。

我还是没忍住,悄悄地打量他。

他下巴的线条柔和,鼻梁高挺,眉眼俊雅……没有一处不好看。

我不知不觉就看待了。

等他给我弄干了头发,我才如梦初醒般,拉住他的衣袖,道:“我……我也给你擦……”

他凝视着我。

我有点羞怯,但还是鼓起勇气和他对视。

他眼眸变暗了些,没有拒绝,将另一条干毛巾递给我。

我便从他大腿爬下去,跪坐在沙发上,帮他擦头发。

他的手掌紧紧地扣着我的腰身,避免我摔下沙发。

这是一个十分亲密的姿势,我脸上的热意就没有消散过。

终于弄好了,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赶紧跳下沙发。

哪知道他长臂一捞,又将我揽回去。

他低低地道:“别摔了。”

我绞着手指头,支吾道:“头发都干了……你……你不回房吗?”

闻言,他抬眸,目不转睛地瞧着我。

我咬着唇瓣:“我……我要睡了……”

他眸光一点点转黯,在灯光下闪着明明灭灭的光。

几秒后,他蓦地一把打横抱起我,往床边走去。

我下意识揪住他的衣襟。

他把我放进床铺里,而后也拖鞋上床,将我压在身下,道:“一起睡。”

声音沙哑,暧昧无比。

我睁大了眼。

他又补充:“以后都一起睡。”

我瞠目结舌。

他修长的手指将我的发丝别到耳后,似笑非笑地瞅我:“怎么,有意见?”

我们紧紧地贴在我一起,他灼热的呼吸就喷薄在我的脸上,我试图推他,可他却纹丝不动。

好半晌,我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你……你不是躲着我吗……昨天晚上你都没回家……”

说完才发现语气里带了些莫名的委屈。

他捧起我的脸,看我一阵,轻轻叹息道:“小傻子,我都是为了你好,你还怪上我了。”

我不明所以。

他沉沉地道:“昨天,我确实是故意躲着你……你都被我弄成那样了,我哪里敢再碰你。”

我皱起眉,还是没明白。

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嘶哑着嗓音,道:“是你太低估自己魅力了……昨天我是强忍着才没碰你,就怕你今天下不了床……”

我错愕地望着他。

所以,他……是怕控制不住他自己,才刻意和我保持距离,并不是打算从此以后疏远我?

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他……

他贴着我的嘴唇,近乎呢喃地道:“宝贝,我一直让你涂药,你今天应该好些了吧?”

我睁圆了眼。

他这是……这是要继续那天做的事吗?

我不可思议地瞪着他。

他在我的眉心印下一个吻,嘴唇往下移动,落在我的脸颊和嘴角,低低笑道:“看来我可以开吃了。”

我还没从震惊中回神,他已经解开了我睡衣的带子。

接下来便是一阵阵地攻城略地。

我只能闭上眼睛,柔顺地抱住他的脖子,接受他的肆掠。

上一次因为中了药,我脑袋昏昏沉沉,所有的感受都不太清晰。

这次却像将所有感官都放大了一般。

他汗湿的额头,重重的喘息,扣着我腰身的坚实手臂,有力的腰臀……无处不在提醒着我,他正在我的身体里……

我简直情难自禁,只能跟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地呻*吟。

后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大约是两次,还是三次,他终于放过了我,抱着我去浴室洗漱。

我巴着他,迷迷糊糊地叫他周叔叔。

他又掐着我的腰,在浴缸里来了一次。

结束时,我叫得嗓子都冒烟了,四肢累得都要散架,最后实在支撑不下去,靠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在入睡前,我模糊地想着,他说得不错,如果昨天他就碰我,我今天肯定是爬不起来的。

反正经过今晚这一出,我明天肯定是没法下床了……

半夜我被渴醒,胡乱地摸索着想去找水喝。

刚动了一下,身边的人就醒了。

他将我抱回怀里,哑声喊我:“念念?”

我瓮声瓮气地道:“渴……”

只说了一个字,我嘴边便多了一个杯子。

我咕噜地喝下大半杯,满足地叹口气,又缩在男人胸口睡了过去。

……

第二天醒来,我就感觉浑身都像被车子碾压过,只稍微一动就酸痛不已。

外面的阳光正好,透过白色窗帘照进来,满室倾城。

周勋早就醒了,正倚在床头看文件。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脸,道:“还好吗?”

我将脸埋在他腹部,没作声。

他大约是看出了我的羞窘,捏了捏我的耳垂,低笑道:“是我不好,不该一直要你。”

……这话听着也太暧昧了些,而且他根本就不像是道歉的样子。

我只好用头撞他的肚子,无声地抗议。

他轻笑了一声,将我抱到身上,温柔地吻我的脸:“上午我哪里也不去,就陪你休息,好不好?”

我闻着他身上的薄荷香气,觉得浑身懒洋洋的,便点了点头。

他又亲了我一会儿,直到我彻底醒了,才摸摸我的头,道:“你肯定饿了,我去端早餐上来。”

我唔一声。

他走到门口,忽然又回头,道:“宝贝,记得涂药。”

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