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薛郎崔颖by寒冬九月_战王归位寒冬九月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0 14:03

已完结小说战王归位是来自掌中云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寒冬九月,战王归位寒冬九月精彩节选:虽然两辆车都处理了,那里的痕迹和帕萨特上的追踪器在大火中也焚烧干净,开春后才会被发现残骸,后续的追杀不应该再有。但一个年轻女孩,没有身份证,没有手机,不知道家是哪的,在外飘荡很麻烦的。

战王归位

推荐指数:8分

《战王归位》在线阅读全文

战王归位第0017章捡来的麻烦

薛郎暂时没有好办法,在确认美女的智商没有受到失忆影响后,决定先卸完车再说。

虽然两辆车都处理了,那里的痕迹和帕萨特上的追踪器在大火中也焚烧干净,开春后才会被发现残骸,后续的追杀不应该再有。但一个年轻女孩,没有身份证,没有手机,不知道家是哪的,在外飘荡很麻烦的。

自己带着虽然也麻烦,可不能就这么扔下她不管。等抽出时间,查一下车牌,或许能找到她的家人。

此时迎春粮库灯火通明,每个卸粮点都排着长龙,为了应付检查,他们也真拼命了。

清河粮库的车有专门卸车区域,为的就是卸的快点,避免当地车辆加塞,所以这里没有排成长龙,只有五六台车。

薛郎的车刚刚跟上前面排队的加长停稳,还没等下车,刘忠就跳下车来,边走边咋呼道:“我艹!第十三趟了吧?你他吗的这么快,轱辘都跑飞了吧!”

薛郎笑着跳下车说道:“大玄,想快点还不简单,跟我跑将军岭吧,我罩着你,老把头肯定放行。”

刘忠走到车前,摇着头说道:“我特么的可不敢跑将军岭,万一老把头相中我当女婿,娘胎里的媳妇不是要改……”

话音未落,视线落在了刚下车的美女身上,后半截话一下子憋住,震惊的眨巴眨巴眼睛,一把搂住薛郎的脖子,猥琐的小声说道:“行啊,路子真野,又弄个美女当副驾,老实交代,在山上弄了没?”

薛郎一把打掉刘忠的手笑骂道:“弄你妹!别胡咧咧。”

“呦呵!想当我妹夫……”

刘忠话音未落,机器轰鸣中,一辆解放前四后八呼啸着从俩人身边开过,在俩人回头看时,刺耳的刹车声中,在刘忠前面的车刚动的一刻,刹车噗嗤喷气中,打斜停在了刘忠车头前。

“我艹!谁这么不讲究,我特么的才跑了八趟,居然还插我前面!”

刘忠说着,顾不上跟薛郎扯皮,在又一辆欧曼前四后八开上来的时候,直奔自己的车而去。

薛郎却在美女走近的时候皱了皱眉。这辆插队的的车并不是清河粮库的,而是迎春的。也就是说,这里,不是他们卸车的地方。

“你回车里,别下来。”

薛郎意识到可能会有问题,头不回的吩咐着,向前走去。

“不。你又想扔下我……”

美女执拗的说着,疾走两步,一把抱住薛郎胳膊。

薛郎顿了下,没有拒绝她跟着,任由她抱着胳膊,向刘忠的车走去。

刘忠这会已经看到不是车队的车,遂上前敲了敲车门:“兄弟,排错队了,这是清河的专头。”

“排错队?”

车窗摇下,一个刀疤横贯整个面颊,让面容狰狞,显得格外凶的家伙探出头来说道:“没错,这就是卸水稻的,没排错。”

“你!”

刘忠一怒,退后半步说道:“这里是清河粮库的专头,你们本地车在四区,在这排也白排。”

“你他吗的说白排就白排啊!老子就在这排了!”

彭彭的车门随着那家伙跳下车的一刻,一个个明显不是善类的青年跳下车,面色不善的围了过来。

“我艹!想打架啊!”

刘忠说着,一把拉开车门,伸手拽出一根一米多长的撬棍,面对六七个人,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跟来的美女被这架势吓到了,却迅速松开了薛郎的胳膊,虽然害怕,但却不敢离去。

薛郎扭头用眼神安慰了下她,快步向刘忠走去。

疤脸见刘忠拽出撬棍,盯着刘忠阴森森的说道:“你是找死!”

话音未落,一个健步冲向刘忠。

刘忠不甘示弱,撬棍一轮,就准备给疤脸开瓢。

疾步走来的薛郎看到疤脸的动作眼睛一虚,知道刘忠根本不是会两下的疤脸的对手,身子一晃,一闪,就到了俩人中间,伸手拦住刘忠,另一只手闪电般的探出,一把攥住了疤脸的拳头。

疤脸眼一花,拳头陡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束缚住,在看清面前的薛郎时,瞳孔一缩,奋力要挣脱对方的束缚。可一动,拳头仿佛被铁钳夹住一般,丝毫未动,这不禁让他大惊。

薛郎一手拦着刘忠,冷冷的看着疤脸。但他知道,既没必要伤了疤脸,也不能把事情闹大,否则麻烦会不少。毕竟只是个小纠纷,虽然很讨厌这个疤脸。

旁边疤脸带的几个人见状,纷纷抽出甩棍,眼见局面就要失控。

这就在这时,保管员拦不住疤脸的车,叫了区长从后面追来。

区长老远就喊:“二龙!别动手!!”

二龙狠狠的盯着薛郎,没有因为对方似乎是高手而胆怯,但却举起了另一只手,示意小弟不要动手。

区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了眼薛郎,转过头说道:“二龙,非常时期,这里是清河的专头,我安排你到四区排前面,不,去了就卸,给个面子。”

还没等二龙说话,马达轰鸣中,又两辆大车开来,停在了欧曼后面,紧接着跳下五六个人。

一个痞了吧唧的大汉摇晃着走了过来,老远就说道:“二哥,那瘪犊子几个意思?”

区长一看来人,头皮直发麻,带着祈求的目光看向二龙。

二龙知道今天恐怕不能在这卸了,眼睛虚了下,沉声说道:“好,今天的面子老子给你了。”

说着,收回气势。

薛郎见状,适时的松开了他的拳头。能不动手那是最好。

远处卸车那里,此时已经看到了这边的状况,搬运工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到是疤脸的一刻,立时议论纷纷。

“我艹!是二龙哥俩,清河的怕要吃亏。”

“听说二龙相当尿性,前几年一人打十五六个复员兵,这几个司机哪够他折腾的……”

他们的议论让帮忙卸车的司机也看到了这边的状况,在薛郎松开手的一刻,跳下车,边跑边挨个敲车门。

彭彭关门声中,前面的司机纷纷下车,拎着家把式跑向这边。

随着呼啦啦聚拢的人群围上来,二龙阴狠的盯着薛郎,头不回的一挥手:“老四,跟着庞区长去四区。”

“二哥……”

老四顿了下,没搞明白二哥怎么动手了还不削那小子。

他话音未落,目光陡然呆滞,张着嘴,哈气丝丝缕缕的冒着,整个人傻了。

大家顺着老四的目光,这才注意到薛郎身边的美女,纷纷呼吸为之一滞,脑海里翻滚出各种形容美女的词句。剑拔弩张的场面立时有点滑稽。

美女被这些赤果果的目光吓到了,下意识的向薛郎靠了靠。

短暂的安静,老四猛然回过神来,摇晃着走了过来,眼中闪烁邪意,下作的说道:“美女,今晚陪哥去太阳神乐呵乐呵,以后跟着哥,哥保证让你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

薛郎虽然觉得美女长得的确惊艳,却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冲击力。见状知道要麻烦了,眼睛一虚,身子一动,挡在了老四前面。

“你他吗的滚犊子!”

见有人挡路,老四嚣张的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劈头盖脸的扇向薛郎。

没等车队的同事反应过来,薛郎抬腿一脚,蓬的一声,老四二百多斤的身体凌空而起,翻滚着撞倒了几个跟车的,摔落在水泥地上,没了动静。

突起的变故让场面出现短暂的错愕,随之二龙怒吼一声:“我艹!敢动手!弄死他!”

“弄死他!!”

随着二龙的喊声,十来个跟车的呼喝着,纷纷扑了上来,手里自己加工的甩棍呜的抡起,劈头盖脸的砸向薛郎。

车队的同事在这一刻也反应了过来,轮动扳手撬棍,就准备混战。

就在这时,薛郎动了,身子一晃就冲进了人群,身影闪烁间,随之彭彭的声音不绝于耳,叮当的声音中,一个个身影翻滚而出,短短一俩呼吸,地上就躺了一片。

“草泥马!!”

二龙一顿,看清地上翻滚的都是自己兄弟的一刻,爆喝一声,噌的就拽出腰间的匕首,一闪,就扑向薛郎。

薛郎在匕首刺来的一刻,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脚下一错,两手环抱,一推一档,咔嚓一声,二龙手里的匕首诡异的一下子贴到了自己的手臂上。断裂的骨茬刺破了羽绒服,露出惨白惨白的颜色,呼吸着冰冷的空气。

“啊!!”

二龙痛苦的嚎叫一声,戾气勃发,左手就要去抓还没掉落的匕首。

薛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眼中精光闪烁,一股有若实质的气息瞬间包裹住了他。

额……

二龙猛地清醒,随之恐惧的盯着薛郎。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如此之近,整个人如坠冰窖,寒气从骨头缝里冒出,让他浑身冰冷。

薛郎冷冷的盯着二龙,没事人一样说道:“地滑,走路小心点,看你摔的,胳膊都断了。”

恐惧中,二龙不觉是调侃,反倒如蒙大赦,忍着疼痛,强自镇定的咬牙说道:“是……是没注意脚底……”

见二龙如此上道,薛郎收回气势,松开他的手腕,在同事呆滞的目光中,面带笑容的说道:“就是几个滑倒的,都散了吧。”

“对,对,我们不小心滑倒了……”

二龙一边说着,一边抱着胳膊,在区长和保管员惊诧的注视下,在小臂断处开始滴答血液中,头不回的向车走去。

在靠近车门的一刻,他脸上的疤痕蠕动着,眼中闪过一道怨毒的光芒……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