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龙牙村少张福德姜媛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4:02

连载中小说龙牙村少是著名作家再战天涯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张福德姜媛,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现情小说龙牙村少精选篇章:洪八的家显然比我想象中更大,也不知道他在村子里欺男霸女占了多少便宜。我不由得摇头无语,毕竟这偏远农村的厕所,一般都又原始又不干净,可是洪八家确完全不一样,简直和城里人家的装饰一样。这种隐形炫富,让人莫名其妙的不爽。

龙牙村少

推荐指数:8分

《龙牙村少》在线阅读全文

龙牙村少第13章 酒肉朋友

到了第二日日上三竿,我才起床,好在王寡妇还算有眼力劲儿,桌子上早就放好了香喷喷的饭菜,但是人已经不见了,想必是为了避嫌,早早离开。

走到桌前,也不知道这炒鸡蛋的原料是不是王寡妇自己带来的,我发泄一般的狠狠咬了一口,一边吃着一边想着,这个王寡妇对自己挺在意,单单从这一手好菜就看的出来。

但是接下来我就有些发愁了,不知道该干什么,从此刻开始,没有人会逼着我天不亮就出去放羊,做各种杂事,这样一来发现闲的蛋疼。

虽然昨天村支书让我做了宣传主任,但贸贸然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再说若是去了碰上洪八,想起那张老脸就让人难受。

我这边没有决定要不要去,洪八那边倒是有了动静了。

本来刚吃完饭又没什么事情,我回到床上躺着,思考今后的发展,却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原本以为是那王寡妇意犹未尽,又打道回府,斜眼朝着门口一瞄,居然是张慧。

合着这小姑娘没有回省城啊!

看她那不情不愿的样子,多半来找我也是被强迫的,否则她咋知道我住在这里?

“村长找你,让你晚上去他那里吃饭。”张慧自顾自地走进来,丢下这句话,就跟避瘟神一般离开。

她走得快,让我连个考虑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无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待到日落西山,王寡妇烧的菜就算有剩下,现在也凉了,既然叫我过去,恐怕这洪八还没有无聊到举行鸿门宴的地步。不知道他有什么花花肠子,既然村支书才刚任命我,想必也不会这样不给村支书面子,找我麻烦。

我随手拿了件衣服换上,毕竟昨天那衣服。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外走。时间不是很长,就来到了洪八的院子门口,门口的人看到我来,没有像以往那样无视,而是恭恭敬敬地将我迎了进去。

难道这洪八还真的改变了对我的态度?

被人带到宅子里的一个厅中,桌子上摆满的美味佳肴,比那天让村民参加的婚宴好上许多。

我抬眼看了看坐在主位上的洪八,他眼神中的鄙视倒是收敛了不少,不过这样的迷魂药对我没用,他以前怎么看我,还有之前那一顿蒙头打,我可不会忘记。

洪八见我只是站在门口,没有坐下的意思,半晌才抬了抬手,而我身后的人才拉开位置,恭恭敬敬让我坐下。

得饶人处且饶人,反正今天本来就是想看看洪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有必要给他难堪。

我最终耸了耸肩膀,在靠着洪八不远处的位置坐下了。

“今天请你来吃饭,主要是为了赔罪的。阿斗啊,你也知道我这老脾气了,容易冲动,之前的事情你可别放在心上啊!”

这话说的让我几乎怀疑眼前的人到底是谁,打量了半晌确认洪八没问题,忽然想到,莫非是因为村支书对我的提拔,让洪八有其他想法了?

果然,洪八见我疑惑,继续说道:“村支书对你评价这么高,我之前都没有发现,恐怕是我眼拙,没看出来,你这小年轻,应该不会跟我计较吧。”

这都把年龄搬出来压人了,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端起面前的一杯酒,我朝洪八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说道:“村长是哪儿的话?我怎么会和村长过不去?这杯酒,就代表我的诚意。”

洪八也没想到我如此干脆,愣了愣,哈哈大笑起来,一拍大腿说道:“果然年轻人就是有头脑!村支书说的也不完全,既然你这么机灵,这东西你怎么也得收下,算是新官上任的见面礼!”

说着,洪八示意一旁的人,那人便殷勤地从怀中掏出个红色纸包,推到我面前。

居然让我收红包,我有些诧异地看了眼洪八,只见此时洪八眼睛里带着几丝狡黠,他宠着我咧嘴笑着。

我算是明白了,这红包不仅仅是所谓的赔罪,多半是拉拢收买的意思。

这不收,就是不给面子,洪八就会认为在村里,就不受他控制,他肯定会想办法报复,看来眼前只有一种选择。

我做出贪婪的模样将红包收下。不过就洪八远近闻名的吝啬劲儿,我根本没有指望着红包中有多少钱,但还是要做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笑着说“以后有事尽管吩咐。”

显然洪八相当满意,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着类似“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话,我们两人这样推杯换盏中,很是和谐。要不是我脑袋中的弦还绷着,这洪八说的“兄弟之情”,恐怕在酒精的催化下,都会让人当真了。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我们这一顿饭是啤的白的一起来。

“咣当”一声,洪八居然栽在酒桌上,把我吓了一跳,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洪八的酒量居然比不上我,何况我平日里根本不怎么喝酒。

不过洪八倒下也是好事,我根本不想继续陪他喝下去了。

站起身子,此时洪八没醒着,其他人显然也懒得管我。我乐得清闲,但是身下的尿意越来越明显,问了问其他人厕所的方位,他们也是不耐烦的一指,我便顺着方向离开了。

洪八的家显然比我想象中更大,也不知道他在村子里欺男霸女占了多少便宜。我不由得摇头无语,毕竟这偏远农村的厕所,一般都又原始又不干净,可是洪八家确完全不一样,简直和城里人家的装饰一样。这种隐形炫富,让人莫名其妙的不爽。

在厕所里处理完,从外面的通道走回去,必然要经过洪八的餐厅,我没打算这么简单离开,反正那些人都在忙着将醉酒的洪八照料好,此时一人闲逛根本没人管。

很快,我看到一间不起眼的狭小房间内透出灯光,里面是女人的轻喘,若是说洪八家的女人,第一反应便是彭柳。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