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陆赤闫宋鳕霖by遂初衣_情莫恋余温遂初衣

发布时间:2018-10-10 11:02

已完结小说情莫恋余温是来自优阅小说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遂初衣,情莫恋余温遂初衣精彩节选:陆赤闫寒着一张脸从外面进来,已经是隆冬,男人一身萧瑟肃穆,气息比天气还要冷,挺括的铅灰色呢子大衣肩头上还带着白雪的痕迹。

情莫恋余温

推荐指数:8分

《情莫恋余温》在线阅读全文

情莫恋余温第4章 滚烫身体

陆赤闫寒着一张脸从外面进来,已经是隆冬,男人一身萧瑟肃穆,气息比天气还要冷,挺括的铅灰色呢子大衣肩头上还带着白雪的痕迹。

“军长。”

下属恭敬。

男人点了点头。

下属道:“小姐下午就发起高烧了,一直让我们打电话让您回来。”

男人一边往里面走,一边仍旧极其冷漠的“嗯”了声。

挺括的背影,和这个男人一样的森沉。

楼上卧房里。

宋鳕霖躺在床上,浑身烧得滚烫。

陆赤闫走到宋鳕霖身边,寒着脸伸手摸了摸宋鳕霖的额头,“阿闫……”宋鳕霖睁开眼睛,“我头很疼……送我去医院……”下午,宋鳕霖脱了衣服,大冷的冬天里,她在浴室里淋了冷水,之后在阳台上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冷风,体温便以难以预料的速度开始上升。

陆赤闫双手穿过宋鳕霖的后背和膝弯,将宋鳕霖从床上抱了起来。

宋鳕霖闻着男人熟悉的气息,感受着男人温热的体温,她突然把头轻轻靠在了陆赤闫的肩头上:“阿闫,我很爱你,真的真的很爱你……”这个夜晚,女人将眼泪泅进男人的衣领里去,但是那个被宋鳕霖深爱的男人,却全程是无动于衷。

车子载着两人一起往医院赶去。

车上,宋鳕霖斜靠在男人怀里。

陆赤闫坐得很端正,即使是坐在车里,他也是最标准的坐姿,宋鳕霖目光落在男人左手无名指那枚戒指上。

宋鳕霖伸手轻轻触碰上那枚戒指……心里像被剐过一样的疼。

她和他的爱情,像是一场逃亡,她努力逃跑躲避,只是为了一个他的孩子。

这爱,是毒,是劫!是灾难!而她,在遇到他的那天开始,注定在劫难逃!医院。

“重度肺炎,烧得很厉害,需要住院。”

是之前宋鳕霖住的那家医院,虽然是陆家的私人医院,但是好在医生是之前就被苏书打点好了的。

宋鳕霖躺在急诊室里,陆赤闫去办理手续去了。

“听说了吗?躺在里面的是我们医院的少奶奶。”

“真的是啊?不是听说当年是用卑鄙手段上位的吗?陆军长并不喜欢她。”

“可不是,你是不知道,陆军长是喜欢自己那位收养的妹妹,本来是要和自己妹妹结婚的。”

“是吗是吗?稀事埃”

“前几天陆军长还来医院,问了我们院长子宫移植的事情。”

宋鳕霖没有听墙角的习惯,这个时候也不免竖起了耳朵。

“对,移植子宫,哪见过这种稀奇事,而且你知道吗,我听这个手术团队里的医生讲,陆小姐的子宫不好,陆军长要把自己太太的子宫换给自己妹妹!"

“姐!姐!"

大概十来分钟后,从那种怔愣里,宋鳕霖才反应过来。

“啊?”

苏书已经站在了宋鳕霖的面前,脸上还是那样温温柔柔的美丽模样,她叫了三声宋鳕霖,宋鳕霖才反应过来。

“姐夫刚刚接到电话,说晴晴的飞机今晚上到了,他给你办完手续就往机场赶去了。”

宋鳕霖的心似被刀子在割着,她终于明白心被撕裂是什么感觉!也明白陆赤闫说的那句“等晴晴回来”是什么意思!也明白陆赤闫的不要离婚是什么意思!她离了婚,谁去给陆晴换子宫啊!宋鳕霖忍不住地就笑了起来。

真好真好!她怀着孩子,陆赤闫却要来要她的子宫!她当年就不欠陆晴什么!凭什么要把自已的子宫给了他们!.苏书不着痕迹地嘴角露出得意和低嘲的笑容……刚刚的护士就是她安排的。

她就是要让宋鳕霖知道所有。

并且用宋鳕霖的子宫去换给陆晴的主意,也是她想办法透露到陆赤闫身边的人,以及买通了医生办到的。

从三个月前,宋鳕霖告诉她已经怀上了孩子开始,她就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把所有宋鳕霖和陆晴相匹配的资料都送到了陆赤闫手里,陆赤闫也当真有了这个想法。

所以最终也不能怪她。

毕竟是陆赤闫讨厌宋鳕霖,要用宋鳕霖的子宫去换给自己的妹妹,和她没什么关系。

这样想着,苏书不免更加得意。

外面的天气异常的寒冷,那个愚蠢的女人手抓在她的手腕上,苏书觉得自己手腕都快被因为从医院逃跑而紧张的宋鳕霖给扭断了。

穿着厚厚冬服的两人,在深夜的雪地里艰难的前行。

原本是有车子的,但是半路上,苏书一早准备的车子竟然抛了锚,宋鳕霖怕自己逃出医院的事情被陆赤闫知道,很快就会追过来,宋鳕霖也不顾了天气的寒冷,推开车门下车就想跑。

豫城是一座港口城市,苏书已经联系好了,叫了船只在港口接应她,只要她能跑到港口坐上船离开这里,陆赤闫就再不能找到她。

她必须走,必须离开!一颗跳动的狂热的心,仿佛是在被这雪夜气息一样的冰冷现实,给一刀刀地凌迟,疼得她痛不欲生!然而她才刚跑到港口边,哈气成雾的空气里,港口边早已站立着一个人。

男人肃穆挺立地站在那里,浑身都是暗沉的气息!宋鳕霖顿住脚步,眼睛像充血了一般,她也紧盯着陆赤闫!片刻,宋鳕霖转过头,带着质问的眼神看着苏书。

“姐,我也没有办法,你想托我去找的季柄医生,我也没办法找到,你肚子里他的孩子,你只能请其他的医生帮你解决了。”

宋鳕霖愕然看着苏书“你说什么?!"

宋鳕霖怎么都没有想到苏书会背叛她,可惜她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就被陆亦闫粗暴的拽上了车。

宋鳕霖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这个男人,曾经是维和部队的单兵之王,他的力气一般人都对抗不了,更何况是宋鳕霖!宋鳕霖在他的手下,更像一只孱弱的小鸡。

“陆晴不是回来了吗?你怎么不去陪她?”

宋鳕霖嘲讽着说道。

她爱陆亦闫,爱到心疼可是这个陆亦闫不爱她啊,不仅不爱她,还害她。

他想要她的子宫,给他的妹妹陆晴。

她什么都不欠陆晴的,他却要她给陆晴还账!宋鳕霖才知道,自己的爱,一直这么卑微!她自己卑微得简直像只蝼蚁!她已经不想当这只蝼蚁了。

宋鳕霖突然就在摇摇晃晃地车子里,跪了下来。

跪在陆赤闫的身边,以最卑微的姿态。

“你放了我,我把你让给陆晴,可以吗?”

车里足够宽敞,宋鳕霖颤着身子,把头低下去,头磕在车面上,磕在陆赤闫的脚边。

他要践踏她的尊严,把她踩进泥土里,她就去做。

她自己把自己踩进泥土里!陆赤闫微微低下头,手指轻轻抬起她的脸:“晴晴是被人强暴的,你是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