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刑陆远陈沫燃小说在哪看_步步逼婚

发布时间:2018-10-10 11:0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刑陆远陈沫燃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刑陆远陈沫燃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当陈沫燃收到银行短信的时候,心里才真正松了口气,将所有拖欠的资金全部还了,拼命忽略心中哪一点点的怪异感。

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

推荐指数:8分

《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在线阅读全文

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第5章 306

“刑少,”财务捧着流程资料:“您看先在这签个字……”

刑陆远大笔一挥,一百万的支票即将汇入陈沫燃的银行账户。

想到不久前在酒店里发生的事情,他做生意一直是稳打稳算,所有决策基本没有什么,在陈沫燃身上竟然三番五次的被打破。

刑陆远眯了眯眼,倒是勾起他更深的兴趣。

当陈沫燃收到银行短信的时候,心里才真正松了口气,将所有拖欠的资金全部还了,拼命忽略心中哪一点点的怪异感。

凭什么她要用得亏心?

反观她之前被刑陆远莫名其妙占了第一次有多亏?

现在没了李先生,拿了支票后,至少也和刑陆远撇清了关系。

陈沫燃按照短信上面的地址,找到了这家医院。

“帮我查一下陈齐在哪一间病房可以吗?”

“陈齐……306,左拐第六间。”

陈沫燃拿着陈齐最喜欢的水果,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刚刚还在主治医师那里了解了一下陈齐的身体情况,得知已经恢复了大半,接下来住院几天就会完全康复,多少有点安慰。

虚掩着的门透出点点微光,隐约能看到医院的窗帘拉紧。

刚想推开门,里面就有对话传来:“手头紧?这几天八卦新闻你没看到,她和那个伟豪集团的总裁走得那叫一个亲密,我看陈沫燃风骚样,他俩早搞到一起去了。”

“亏得我叫她一声姐,出了事逃得比谁都勤。”陈齐吃了一口母亲递过来的水果,口吻嫌弃。

“还好,我所有债务都签的是她的名字,出了事也揽不到我的头上。”

陈沫燃手抖了抖,难怪经常有人到她咖啡厅里要债,莫名其妙被警察划分到重点关注对象,咖啡厅里的生意也因为她每况日下。

她从没怀疑过,所有的源头竟然只是因为自己的亲生母亲为了躲避债务,宁可将祸源推给她,整垮她苦心经营的小小门面,断了她所有的退路。

“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踢开。

陈沫燃冷眼看着这对母子,明明是应该最亲近的人,却像是第一天真正认识。

“你疯了?!没看到你弟弟在休息吗?!”吃惊陈沫燃竟然会来,陈母很快冷静下来,不在意刚刚陈沫燃有没有听到什么,她的第一反应去看陈齐有没有被吓到。

陈沫燃自嘲一笑:“是啊,我是疯了!”

将手中的账单甩到陈齐的床单上,无力又无奈的说道:“就算我是提款机也不能无限吐钞,如果下次在因为钱给我打电话,你们俩就去黄埔江里看能不能捞到我的尸体。”

陈齐面色铁青,对于一个已经成年的男人,这句简直是极具侮辱性,咬咬牙,露出露骨的恨意。

陈母看了看床单上的账单资料,果然是住院结算的治疗费用账单,一放下心就摆出架势要收拾不孝女:“混账!你给我站住!”

陈沫燃掉头就走,不管路上撞到多少路人,也绝不停下。

擦擦脸上的泪,看向不远处的咖啡厅,鼻尖又一酸。

或许小了点,或许破了点,但那却更像个家。

咖啡厅门面的房东正站在咖啡厅门口,望着眼睛通红的陈沫燃顿了顿,立刻在沧桑的脸上堆满了笑容:“陈小姐,你回来了?”

什么情况?怎么今天突然这么客气,就连她还上之前所有欠款的时候,也只是脸色缓和了一点而已,看自己的神情永远是打量过街老鼠。

“我当然回来了,怎么了?”陈沫燃走进咖啡厅。

“没什么,我想我们之间哦,”房东看上去有点手足无措:“存在了点误会,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坚强又善良的好姑娘。”

挑挑眉,陈沫燃心中困惑,突然这是怎么了?

“总之,我向之前对你不好的地方统统道歉,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谄媚的笑脸看得陈沫燃有点恶心,心想难怪别人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没什么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陈沫燃走到咖啡厅的楼上,打开保险柜,里面什么都没有!

惊得她心一跳,东西呢?

“你在找这个吗?”一个低沉的男音在身后响起,扬了扬手中的纸张。

“刑陆远!又是你,还给我!”陈沫燃朝他手中的纸张一抓:“你这叫私闯民宅你知道吗?!”

刑陆远好笑的打量了一下咖啡厅,顺手接下了扑过来的陈沫燃:“就这,也算民宅?”

“跟您豪宅是比不了,放开我!”陈沫燃呼吸间都是刑陆远的男士香水味,挣扎着起身。

刑陆远手上一空,纸张被陈沫燃起身的时候瞬间夺走,他不在意的放下手:“这张房屋证件,写的名字是你的父亲。”

陈沫燃猛地心跳加速,回头瞪了他一眼,下意识将纸张往身后遮着:“刑陆远,你到底知道多少?”

“真是冤枉,”刑陆远敲了敲桌子:“我刚来。”

陈沫燃显然不会相信他,向她投去疑惑的眼神。

“不过,”刑陆远抬眼看了看她:“证件我已经看完了,这个店,原本是你父亲留给你的。”

提到父亲,陈沫燃的视线模糊起来,匆忙别过头:“这不关你的事情,请你离开。”

“你宁愿牺牲自己,换来支票,也不愿意将这个店转让或者被收购,就是为了保护它。”刑陆远将她所有的行为原因都想通了,本来他是过来看看咖啡厅的,结果被他找到了这个小阁楼,也碰巧撞到了保险箱,让他发现了陈沫燃心中的秘密。

“这是你自己一厢情愿想的结果。”陈沫燃并不承认他口中的任何话,和刑陆远打交道,怎么着都要留一个心眼。

“是吗?”刑陆远起身靠近她,陈沫燃率先朝他踢一脚,却被他事先截住。

“同样的招数,用两次,就不管用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