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黄海川何丽小说_黄海川何丽纵横兵场阅

发布时间:2018-10-09 19:01

这本已完结小说纵横兵场讲述了主人公黄海川何丽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叼西人的倾心巨作,纵横兵场精选篇章:“没事,人家确实有显摆的资本,说的也是实话。”黄海川笑着摇头,垂在大腿侧的双拳用力的握紧。

纵横兵场

推荐指数:8分

《纵横兵场》在线阅读全文

纵横兵场第17章显摆

“何丽,你准备上哪去?”车子已经上了街道,黄海川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上一次直接被何丽‘拐’到风景区的场面仍让他尤为深刻,若是何丽今天再来这么一出,他现在人都已经上了车,还真是有些胆战心惊。

“怕跟上次一样被我卖了?”何丽笑着瞥了黄海川一眼。

“我这么大一个人了,卖了也不值钱,现在人贩子可都得喜欢小孩子。”

“那可不一定,只要市场有需求,什么都有人敢卖,现在可是有不少深闺怨妇喜欢你这一类的精致男。”

“我纯粹就是粗人一个,说我是什么精致男,那真要让人笑掉大牙了。”

对何丽言语上的挑逗,黄海川无动于衷,心里面却是不停的念着清心咒。

车子到了离墨香茶座不远处的锦江酒店停下,这让黄海川稍稍松了口气,至少何丽没有失言,“这一次应该只是想一起吃顿饭。”黄海川心里如是想着。

何丽熟门熟路的要了一个包厢,就带着黄海川要往三楼走去。

“何丽,就我们两人,随便在大堂吃一下,没必要上包厢吧,不要太浪费了,我吃饭在哪都一样。”黄海川迟疑道。

“我说你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你不讲究我讲究,我没在大堂吃饭的习惯。”何丽似乎是被黄海川勾起了火气,眼睛微微瞪了起来,却是另有一番娇媚。

“那就随你的意了。”黄海川耸了耸肩。

“这不就对了嘛,瞧你这一路上都一张脸都跟啥似的,好像我会吃了你一样。”何丽刹那间就是笑靥如花,原本走在前面的她微微往后撤了撤脚步,一只手伸出来就要挽住黄海川。

“呦,这不是海川跟何丽嘛。”楼上突然传来了一个笑声,何丽的手伸到半途中的手顿时缩了回来。

从楼上下来的赫然是两人的大学同学费仁,现市地税局的一名科长。何丽一看到对方,脸上闪过一丝厌恶,旋即就笑了出来,“呦,原来是我们班的大官来了,可真是巧。”

“咦,你们俩怎么会?”费仁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奇怪的指了指何丽和黄海川,在他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年轻人,都是黄海川和何丽不认识之人。

“哦,我们俩……”黄海川莫名的有种心虚的感觉,急着想要解释,何丽已经打断了他的声音,抢在前头道,“海川帮了我一个小忙,这不,我请他吃顿饭,还他的人情。”

“是这样啊。”费仁点了点头,疑惑的看了黄海川一眼,就他所知,黄海川那个部门根本就没啥权力,能帮到何丽什么忙,见何丽面色平常,倒也无暇去多怀疑什么。

“大科长,要不要一起来?”何丽笑着看了对方一眼,邀请道。

“先不了,待会还有事。”何丽如此一说,费仁心里的一点怀疑登时也放下,若不是何丽在大学时就已经艳名在外,其实费仁也不至于看到两人走到一块就去多想别的。

“费哥,这是你朋友?怎么不介绍介绍。”费仁旁边一年轻人突然出声道。

费仁笑着瞥了身边的人一眼,道,“这是我大学同学,何丽,这是杨明,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公子。”费仁说着颇有些炫耀的看向黄海川。

其实以费仁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无需再跟黄海川摆谱或者炫耀什么,双方的差距摆在那里,一个是家里有官居区委副书记的老爸照拂,前途一片光明的地税局科长,一个是家庭普通,父亲是普通中学教师,母亲是事业单位的普通职工,现在在政研室里得过且过的混着的副主任科员,双方普一踏入社会,彼此间的距离就瞬间拉开,同样的起点,完全不同的境况,家庭的背景与权势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得到最好的诠释,人与人之间因为出生、身世的不同,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折射出不一样的现状。

“这位是我们局长的大少。”费仁说着同时笑着给两人介绍身旁的另外一位年轻人。

“费哥,瞧你说的,什么大少不大少的。”那位年轻人笑了笑,朝黄海川和何丽两人则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张平。”

年轻人简单的说了自己的名字,神态语气间自有一种养尊处优的高傲。

“这位也是我的大学同学,黄海川,以前可是我们班的大才子,现在在市委工作。”费仁的话明显让杨明和张平两人看向黄海川的目光中些微重视了起来。

黄海川努力的挤出一点笑容,朝两人点了点头,心里已经有些预感费仁接下来要说什么。

“费哥,你这同学是在市委办公厅高就?”

“不是,在市委政研室。”费仁的言语中带有着一种莫名的笑意。

杨明和张平两人微微一愣,随即就把目光移开,杨明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何丽身上。

费仁的心里享受着自己都说不清的快意,他其实也不知道为何喜欢在别人面前贬低黄海川来抬高自己,兴许是大学的时候黄海川风头太甚,只要是班上的同学在一起,黄海川经常会成为焦点,这让自认为除了学习外,各方面条件无一不比黄海川优秀的费仁心里一直对黄海川有着一种潜意识的排斥,在大学的时候他不学无术,成天逃课出去鬼混,自然也无法跟一直都是学院里佼佼者的黄海川相提并论,踏入社会后,双方之间的地位和差距迅速颠倒了过来,大学之间一直就隐藏着的那种排斥心态终于在现在让他畅快淋漓的发泄出来。

“走吧,刑秘书估计要到了,咱们还是先出去等。”张平催促道。

费仁和杨明两人点了点头,杨明临走前双眼仍不时的往何丽身上扫来扫去。

“呸,不就是投胎了个好家庭嘛,没有他老子的关系,我看他现在指不定在扫大街呢。”何丽朝着费仁的背影啐了一句,“海川,你也别在意,我看他就是喜欢到处显摆,压低别人抬高自己,跟这种人动气,还嫌掉了自己身价。”

“没事,人家确实有显摆的资本,说的也是实话。”黄海川笑着摇头,垂在大腿侧的双拳用力的握紧。

“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位刑秘书是不是刑天德。”黄海川注视着几人的背影,默默的想着,在整个宁城市里,姓邢的秘书据他所知也只有宁城第一秘刑天德。

“海川,走吧,还站着干嘛。”何丽拉了拉黄海川,她的动作突然间亲昵了不少,沉思中的黄海川却是没发觉。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