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一缕相思一寸愁莫书臣夏至清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8:31

连载中小说一缕相思一寸愁是著名作家狸花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莫书臣夏至清,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一缕相思一寸愁精选篇章:夏至清手一抖,银行卡啪的声掉进垃圾桶中。她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卡……是我的?还有,你说有多少钱?”“几千万吧,少的话应该也有两千多万。”

一缕相思一寸愁

推荐指数:8分

《一缕相思一寸愁》在线阅读全文

一缕相思一寸愁第29章 怀孕

莫书臣为了关住想出墙的红杏,甩了两张银行卡给夏至清让她去挥霍。

夏至清接过银行卡,怀疑的瞥了他眼,“你的卡……还能用?”

正在喝水的莫书臣手一顿,杯里的水险些撒了一地,“我的卡的确不能用。”

“那还给我。”夏至清嘟囔一句,刚准备把银行卡扔进垃圾桶里,莫书臣淡淡开口,“但这两张银行卡是你的,里面加起来一共有几千万。”

夏至清手一抖,银行卡啪的声掉进垃圾桶中。

她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卡……是我的?还有,你说有多少钱?”

“几千万吧,少的话应该也有两千多万。”

夏至清翘着手指把两张银行卡捡出来,神情变得凝重。

莫书臣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自嘲一笑,“放心,这些都是干干净净的钱,我最近几年在商场上赚的钱都在这卡里。”

夏至清觉得是自己矫情了,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

正巧此时手机响了一下,夏至清掏出手机掩盖自己的心虚。

但当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脸色骤然一变。

莫书臣注意到了,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夏至清收起手机,长长叹了声气,“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么快?”莫书臣有些惊讶,按道理来说,叶衍手脚再快也不可能现在就能对他下手。

在他的预估中,至少还得有一个月的时间。

他眉间的愁意变重,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之中,变得棘手起来。

夏至清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也不解释,跟着他感慨了声,“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唉。”她又叹了声气,摸着肚子感慨,“没想到已经有一个月大了。”

她昨天觉得身体不适,就到医院做了个检查,没想到竟然是怀孕了。

初为人母的夏至清在这一瞬间,真切的体会到

莫书臣怔住,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神来,再开口却让人如置冰窟。

“打掉。”

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夏至清只觉得从头皮寒到了脚底,她身子微僵,低垂着头,额边的碎发挡住她小半张脸,只露出一点细白的肌肤。

她张了张嘴,像是被堵住了嗓子眼,重复几次才艰涩发出声音。

“不可能。”她眼也不抬,目光却坚定如钢,“你可以不陪他长大,但你没有权利剥夺他的生命。”

“夏至清,不要太高估你自己。”一个孩子不是一样东西,正因为是血脉牵连,莫书臣才不愿意她留下这个孩子。

“呵,高估谈不不上,只是还有点良心在。”

夏至清隐隐知道他的想法,但让她打掉孩子,那是不可能的事。

莫书臣没有看她,拨通了电话,“喂,准备好流产手术,明天我会带人过去。”

说完他啪的声挂掉电话,决绝到令人感到害怕。

夏至清攥紧拳头,下一秒松开手,也拿出了电话。

“妈,我怀孕了,但他不要。”

说完她挂了电话,面无表情的与他对视。

最后莫书臣也没有说服她打掉孩子,因为她的一个电话,把怀孕的事通知了莫母。

莫母雷厉风行,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家里,进门先狠狠瞪了眼莫书臣,随后拉着夏至清离开。

顾虑着夏至清有了身孕,莫母特意找了个环境安静的地方坐下,双手覆在她的手背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肚子。

她看着红了眼,抽泣几声,唇边的法令纹深刻。

夏至清神色复杂,这一刻她才清晰的感受到莫母的老太,毕竟是为人母,曾经再厉害的人物,当褪去一身利刃,也只是个忧心儿子的母亲。

“清清啊,谢谢你。”莫母揩了揩眼角的湿润,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夏至清仍旧不知道如何面对莫母,她略微僵硬的点点头,垂头不再说话。

莫母知道她心里还有隔阂,也不勉强她,只是拍拍她的手。莫母一直温柔的瞧着她的肚子,似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能看出个大胖小子。

夏至清被她盯得坐不住了,才不得不开口,她怕再这样下去莫母能盯着她的肚子看个整整一天。

“妈,我准备在酒店住几天,等他想清楚了再回去。”

莫母这才恋恋不舍的移开眼睛,抬头拍拍她的手说不用。

“你等着吧,那臭小子过不了多久就得来求人。”

莫母对莫书臣的性情了如指掌,所以她不相信莫书臣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真正的原因怕是其他。

莫母不愿意去想那个原因到底是什么,只想过好眼前的日子。

但两人等了几个小时,从大中午到天边渐黄,也没有等来莫书臣。

秋冬交替,南方还是多雨水,招呼也不打一声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莫母一瞧这架势,有了新的主意。

她打了个电话给莫书臣,然后起身离开,留夏至清一个人在咖啡馆里。

大雨瓢泼,窗外的行人在雨中狼狈的奔跑,夏至清就这么盯着他们,直到路上只剩下偶尔经过的行人。

“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服务员走过来,指了指墙上的钟表,已经晚上十一点整。

“好的。”

夏至清走出咖啡馆,庆幸自己带着身份证,不然怕是真得流露街头。

她抬头望了眼还没停下来得雨,心想莫书臣心狠,不仅对别人,对他自己一样,甚至更甚。

街道昏黑,夏至清贴着墙边走,想到拐弯的路口打车。

墙壁冰冷,刺激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眼看到了拐弯处,一只手猛然伸到她的眼前。

夏至清蓦地僵直身体,脸色惨白,尖叫声还没来得及出口,那只手的主人出现在她眼前。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