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莫书臣夏至清by狸花_一缕相思一寸愁狸花小

发布时间:2018-10-09 18:31

连载中小说一缕相思一寸愁是来自火豚中文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狸花,一缕相思一寸愁狸花精彩节选:夏至清对她的道德绑架不置可否,只是再次提醒,“你要求的我做了,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去牵连无辜的人。”莫母心知肚明她讲的是什么,笑着应下,转身就去筹办宴席,说是宴席,其实只是在酒店里摆了两三桌,邀请的都是些亲朋好友,以及叶衍。叶衍进了酒店,视线扫一圈,直直看向夏至清。

一缕相思一寸愁

推荐指数:8分

《一缕相思一寸愁》在线阅读全文

一缕相思一寸愁第27章 最毒不过妇人心

夏至清想得很清楚,嫁一次也是嫁,嫁两次也是嫁,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那还不如嫁给莫书臣换父母一个平安。

莫母听到夏至清后高兴得恢复了最初的态度,眼里眉梢都是笑意。

“清清啊,妈就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夏至清对她的道德绑架不置可否,只是再次提醒,“你要求的我做了,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去牵连无辜的人。”

莫母心知肚明她讲的是什么,笑着应下,转身就去筹办宴席,

说是宴席,其实只是在酒店里摆了两三桌,邀请的都是些亲朋好友,以及叶衍。

叶衍进了酒店,视线扫一圈,直直看向夏至清。

夏至清回他一笑,并不觉得心虚或是愧疚。

男人呐,信不得。

莫母率先迎上去,领着叶衍在主桌坐下。

莫母端着主人的姿态,和他打了招呼,然后说道,“清清啊常在我耳边念叨叶先生如何如何好,所以今天冒昧把你请过来,还希望叶先生见谅。”

叶衍双眼盯着夏至清,腔调冷硬,“莫伯母客气了。”

随后当着众人的面直接问夏至清,“你真要嫁给他?”

“嗯。”

叶衍出现时,夏至清不可避免的走神了,她以为她难过,但那只是她以为。

她突然释怀,那些潜藏在心底意味不明的情愫都驱散离开。

“还希望能得到叶先生祝福。”

夏至清举杯朝他敬酒,半路却被莫书臣截下来,“这杯我替她喝。”

叶衍嗤笑一声,眼角发红,一口饮尽。

辛辣的白酒呛得喉管火辣辣的疼,可再疼,也比不上左胸处一抽一抽的疼。

还没拥有,就已经失去。

“夏至清,最毒不过妇人心,在你身上我总算是领教透了。”

“你能原谅他千百次,却不肯原谅我一次。”

“你说嫁就嫁,哪怕顾忌到我丝毫的感受,都不会做出这种决定!”

他双眼猩红,低声嘶吼,像笼中的困兽。桌上的人都看着他,静默无言。

良久,莫书臣抬眼道,“我送他出去。”

两个男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夏至清犹豫了会,没有跟上前去。

宴席结束,莫书臣和夏至清回到莫家,而莫父和莫母则回了顾宅。

他喝得不少,看得出他今天是真的高兴,脑袋沉沉的搭在她的肩上。

夏至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扶到床上,刚松开手,却被他拉到床上。

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黝黑的眸子在夜里隐隐发光,他直勾勾地盯着她不挪眼,呼吸间酒气洒在她的脸上。

“不要后悔,夏至清,就算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你也只能认了。”

他低下头吻她的眼,呼吸渐渐交缠在一起,空气中气息变得灼热而暧昧,在昏暗的房间里此起彼伏。

夏至清不敢说自己不会后悔,只是事到如今,这是最好的选择。

他突然停下,微抬身细细打量着她的眉眼,抚摸她白皙莹润的肌肤。

“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在夜色下,他的嗓音格外低沉,“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事实。”

事情都过去了,其实夏至清并不执着于事实的真相,或许潜意识里,她早就知道。

一室春光,很快过去。

小日子就这么过着,但看似平静无波的生活,实则暗流涌动。

临近探监的日子,莫书臣在早饭的时候提起这事,“吃完饭我们去看看她。”

夏至清对莫茜茜实在不喜欢,摆摆手拒绝,“你自己去,我留在家里就行。”

莫书臣手里的筷子和餐桌发出清亮的碰撞声,他放下餐具,抬眼看她。

“她也许会被保释出狱,医院鉴定出的确患有精神病。”

不提还好,一提起精神病夏至清就想起一件事。

她眼珠转悠几圈,落在他身上带着审视,看了会儿才收回眼,扯扯嘴角也没说出什么伤人的话。

不过——“你的意思是接她出狱,在今天?”

莫书臣不置可否,眼皮向下微阖。

这是等于默认了。夏至清瞬时没胃口,扔下筷子转身离开。

莫书臣叫住她,声音又冷了下来,“一起去。”

“呵。”夏至清头也没回,笑得讽刺,“不可能。”

“莫茜茜是什么货色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没必要勉强自己和这种女人继续打交道。”

她顿了顿,再开口时语气里的厌恶更加明显,“明明心里厌恶极了,还要牵着她的手装作姐妹情深,抱歉,我做不到。”

莫书臣敲了敲桌子,似乎在思考什么,食指微曲在桌面上敲打出节奏,不缓不慢,只是每一下都让人心颤。

过了会儿,他在意料之中的妥协了,“既然你不愿意去那就不去,以后也不会允许她进莫家的门。”

他说着眉毛轻抬,有意无意在献殷勤。

夏至清忍着没有回头,径直回了楼上。

秋去冬来,莫家渐渐变得不安宁起来,警察一波又一波,来得越来越频繁。

莫家被翻了个底朝天,莫书臣一怒之下,索性重新买了一套房子放在夏至清名下,两人住进新家里,免了警察的打扰。

其间夏至清也遇到过叶衍几次,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也不为过。

叶衍会问她,“夏至清你是不是高估了自己的价值?”

然后他低叹一声,会狠绝的硬声说道,“我不可能放过他。”

她不嫁,他不会手软。

她嫁了,他更不会手软。

好在夏至清和莫书臣一开始就没有对此报有希望,一直以来都是莫母揪着放不下。

叶衍收集证据是个漫长的时间,他已接近疯狂,有次林简知道他蹲在莫家墙角蹲了几个小时,没忍住去问了他。

“叶警官啊,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夏姐啊?”

叶衍没有回答,抠着指缝处的泥,板着脸面无表情。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