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霍震霆杜安安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10-09 18:31

已完结小说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是著名作家可可西里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霍震霆杜安安,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精选篇章:“我说先生,你们的事不论谁对谁错,在我这儿不重要。但是你不能打女人,打女人就是你的不对。”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

推荐指数:8分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在线阅读全文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第4章 恶心的笑话

他恨她,毁了他心中美好的期许。

再加上,他知道杜安安的母亲勾引自己父亲,所以才导致父母一起出车祸死亡,这样的打击让他难以承受,更逼得让原本精神矍铄,身体强健的爷爷突然间中风住进了医院里。

他便将所有的恨转嫁给了杜安安,他恨她,恨极了她。

失去亲人,他才懂得何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他有很多心事还从来没有和父母讲过,他们就已经永远地抛下他了。

若爷爷身体安康,父母亲健在人世,他也不会被迫回来接管霍氏的华源集团。他的梦想在部队,从普通士兵做到年轻的少校,他付出的是别人想象不到的,可还是杜安安毁了他的梦。这一切都要怪到杜安安身上。

带着不信任,霍庭深将杜安安推到了医生面前。医生看着强势又霸道,还冷酷无情的让人抗拒的霍庭深,无奈地摇头。

“赶紧给她检查,是不是怀孕了。”霍庭深又岂是在乎别人眼光的人,他冷冷地说道,吓得医生连再看他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

医生给杜安安做了验尿,验血等等五项常规检查,也拍了B超,确认杜安安已经怀孕第六周。

“既然已经怀孕了,你们是打算要生下来吗?”医生问道。

杜安安知道自己吃药,或许孩子根本就不能要,再加之旁边凶神恶色煞的瘟神霍庭深不会那么轻意的放过她,她便保持了沉默。

霍庭深却开口说话了。“医生,胎儿在肚子里,能不能验DNA,能不能判定孩子的父亲是谁?”

霍庭深根本不在意肚子里的孩子,更不在意杜安安的身体状况,他只想知道他心中的疑虑。

医生在听见霍庭深问话时,皱头拧成了麻花。

“我不得不告诉你。孕妇身休状况似乎不是很好,不太适合做穿刺验DNA。我要了解一下,你们采取的避孕措施是什么?”

“避孕药,每次完事儿都服。”霍庭深麻木不仁地道。

“是药三分毒。常期的服药让孕妇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估计孩子有问题。是留是堕你们要考虑清楚。”医生用职业态度称职地提醒道。

“你还没告诉我,能不能验DNA。”霍庭深不依不挠。

“为什么一定要验DNA?这样很危险,毕竟孩子还没成型,验了或许也不是很准。”医生友善提醒。

“如果她肚子里怀的不是我的骨肉,我怎么可能容忍她给我再次戴绿帽子。这个女人行为不检点。”霍庭深像在说旁人的闲话一样轻松地说着杜安安的不是。

医生原本友善心疼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年轻人,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毕竟对下一代是有影响的。”

“所以我一定要验一下她肚子里怀的是不是我的孩子。”霍庭深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继续诉说。

“呃,我还是劝你们商量好了再说。”医生虽然对杜安安的人品鄙夷,但人命关天,她也不敢开玩笑。

“你又何必当众羞辱我。你觉得这样很意思吗?”杜安安心里唯一的念想也没有了。

她很绝望。

为什么霍庭深可以这么绝情,不相信她,怀疑她。

还要当众无情地羞辱她。

毕竟肚子里装着的可是霍庭深他的孩子呀,为何他就不能关心一下孩子的健康,不关心一下她的身体状况呢?

霍庭深面对杜安安的质问,眼中毫无悔改,更无怜惜之色。

“你这样的女人不配我同情怜悯。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找的。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或许我还能有一点点的改观,至少觉得你还敢做敢当。”霍庭深依然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

“我已经没有必要和你说了。”杜安安绝望了,她不想再和霍庭深扯下去,扯得越多,在别人面前就越难堪,像两个小丑一样任人看笑话。

“你这是明显的心虚。”霍庭深冷哼着。

杜安安被气得脸色骤变,从白到苍白。医生担忧地看了一眼杜安安。将旁边的椅子搬了过来让给她坐。

毕竟女人还是同情女人的,尤其是孕妇。就算她有诸多不是,但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大人之间的争吵不应该以伤害孩子为代价。

杜安安难以置信地望着振振有词的霍庭深,她竟然无言以对,面面这样的男人,她只怪自己瞎了眼。

人说生孩子是女人的一场劫难,更是检验自己在男人心中地位的最佳时刻。然而她不用检验,答案便早已经大白于天下。霍庭深的无情,将杜安安留在心中仅存的那点希望都催毁的丝毫不剩。

“你就这么希望我肚子里怀着的是别人的孩子吗?你为什么总是用你的思维来想我。我对你一直以来都一心一意何曾和其他男人有过接触,我这两年来不都是被你限制了自由,哪里来的机会去和别人怀上孩子?”杜安安怒视着霍庭深,她想要霍庭深看到她眼中的愤怒,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跟着愤怒。

“哼哼,你这女人还真有意思。你对我一心一意,你对我忠贞不渝。那是哪个贱人背着我和别人当众牵手咬耳朵?还跑去开房?不是你出轨,怎么还跑到美国去了。这些事情你已经忘记了吗?果然你已经不要脸到可以任意扭曲事实。”霍庭深冷笑着,他原本就不是君子。不会非得装作纯良优质男青年的样子,想到杜安安曾经的背叛,霍庭深的心里更加的过不去。

这道坎已经在心中横着摆了好几年。

“你胡说八道。明明是你和时家大小姐搞暧昧,你只不过是为了依靠时家的权力,让你更快往上爬,才向我发分手信的。”

杜安安知道霍庭深一向冷傲,但她没想过他竟然还有编撰故事的能力。

这故事明显的就是在抹黑她,一心想把她逼上绝路。可是事实明明是他先出轨,却还能这样心安理得的乱讲,她再也受不了了。

他可以不接受孩子,可以恨她。但是他绝不能这样诋毁她。杜安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语言反驳只不过是为了否决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

她刚站起来脸上便火辣辣的疼,在她起身的同时,霍庭深的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啪!”一声脆响。

“贱人,你自己做过什么事儿,你不知道吗?干什么还要拖旁人下水。”

霍庭深认识的时玲,正如她的外表一样美好。她自小便被家族打造成的淑女名媛。懂得修身养性,且极有涵养。虽然偶尔的言谈举止间多出一丝,身为官二代的优越感,但她的一颦一笑总能适时的渗入人心。

霍庭深在失去杜安安后,都是一直由时玲陪伴安慰。再加上时玲的懂分寸知进退,正是霍庭深所需要的。

不知不觉中她便在霍庭深心中占了一席位置。成功的做了霍庭深的红颜知已。

一直以来时玲和霍庭深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现在杜安安这样诋毁时玲,霍庭深当然不依。认准了杜安安自己下贱还要作践别人。

霍庭深怒极失控,想要再甩一巴掌扇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然而刚想扬起的手,被医生拦住了。

“我说先生,你们的事不论谁对谁错,在我这儿不重要。但是你不能打女人,打女人就是你的不对。”

医生充满着正义感,将霍庭深和杜安安分开。

“她哪一点像女人?她一家全是贱人,除了勾引人再没有其它本事。”

霍庭深容不得杜安安狡辩,更不愿把时玲那样聪慧机敏的姑娘说成横刀夺爱,和杜安安一样抢人男人的形象。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