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我和姐夫的秘事第50章_我和姐夫的秘事

发布时间:2018-10-09 18:02

夫子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我和姐夫的秘事,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我和姐夫的秘事,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如果我把他杀死了怎么办?王凯知道方婷认出了他,警察迟早会将他缉拿归案,这才感到有些后怕。迷蒙中,他梦见凌峰变成一个厉鬼,张开血淋淋的双手找他索命;梦见警察将他抓进看守所后,法院判处他的死刑,警察将他押赴刑场,立即进行枪决时的画面。当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已是大汗淋漓,便去卫生间里冲了一个热水澡,就再也睡不着了。

我和姐夫的秘事

推荐指数:8分

《我和姐夫的秘事》在线阅读全文

我和姐夫的秘事第50章故事还在继续

昨天晚上,一路跟踪而来的王凯见方婷与凌峰在万达广场的林荫树下亲热的时候,妒而生恨,上前捅了凌峰一刀之后,撒腿就跑。

然而,他并没有跑多远便折回来,躲在看热闹的人群里观看,见倒在血泊之中的凌峰被警察送去医院,心里是一阵紧张。

于是,他不敢回到自己在市人民医院住院部那间高级病房里,而是关掉手机,在蓉城国际大酒店登记了一个房间,住在酒店里静观事态的发展。

是夜,他倒在床上,脑海里不时闪现出他将匕首捅入凌峰身体,凌峰倒在血泊中的情景,心里是惶恐不安。

如果我把他杀死了怎么办?王凯知道方婷认出了他,警察迟早会将他缉拿归案,这才感到有些后怕。

迷蒙中,他梦见凌峰变成一个厉鬼,张开血淋淋的双手找他索命;梦见警察将他抓进看守所后,法院判处他的死刑,警察将他押赴刑场,立即进行枪决时的画面。

当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已是大汗淋漓,便去卫生间里冲了一个热水澡,就再也睡不着了。

天亮之后,他怕警察找上门来,不敢回医院,也不敢去学校,更不敢回家,而是静静地躺在床上,直盯盯地望着天花板。

阵阵恐惧感不停地向他袭来,他终于难以忍受,便打开手机,给母亲王娅岚去电话,让母亲出面保他。

害怕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当王娅岚得知儿子果真是凶手之后,心里很是着急,在电话里劝他去警察局自首。

王凯告诉母亲,如果去自首,被警察抓进了看守所,被法院判刑的话,他被学校开除之后,这辈子就毁了。

于是,王娅岚动了恻隐之心,让王凯先在外面躲一躲,自己先去医院看看凌峰的伤情,争取和凌峰私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挂断王凯的电话之后,王娅岚电话打到了市人民医院住院部的护士值班室,在从一名护士小姐嘴里得知凌峰已经醒来,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之后,立即离开公司,前往市人民医院,凌峰那间高级病房。

当她走进病房的时候,李警官等人向凌峰和方婷做完笔录,知道王凯是犯罪嫌疑人之后,已经离开病房,前去缉拿王凯多时。

凌峰躺在病床上输液,带着一种复杂的表情看她。

小凌,你好些了吗?王娅岚带着一副关切的口吻问。

谢谢董事长的关心,我感觉好多了。由于有方婷在场,怕方婷看出什么猫腻,凌峰不敢表现得太激动。

王娅岚歉疚地说:对不起,我已经知道了,你是被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捅伤的,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这一次。

站在病床前的方婷想起王凯上次在帝豪大酒店1008房间里试图强奸她,这次又捅伤凌峰,心里很是气愤,急忙接过话问:

你儿子用匕首杀人的时候,他怎么没有看在你的面子上?

方小姐,我为儿子对你的无礼行为表示道歉,上次,他被凌峰打伤住院,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次,我希望你们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言下之意,凌峰上次将我儿子打伤,被警察抓进拘留所,我不但没有跟他计较,还把他保释出来,这次大家就两抵了。

凌峰见王娅岚的态度很诚恳,想起他们之间的事情,便向方婷劝慰道:婷婷,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王董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咱们也就到此为止吧!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方婷抱怨道:刚才警察来录口供的时候,我已经指证王凯了,如果警察不予追究,我也没意见!

……

王凯在酒店房间里与母亲王娅岚通完电话后,正准备离开房间时,房门口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呀?王凯心一紧,慌忙问。

服务员,打扫卫生,请开门!房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原来是虚惊一场,王凯紧绷的神经这才松弛下来,前去开门。

然而,他刚将房门打开,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便从房门口冲进来,不由分说地将他按倒在地板上,并将他的双手反扭过来,再用一把亮锃锃的手铐铐上了。

两名警察一左一右地将他押上了停靠在楼下一辆警车,再将他送进了看守所。

……

王娅岚刚离开凌峰的病房,方舒便风尘仆仆地从锦城赶过来了。

一见到凌峰身上缠着绷带,正躺在病床上输液,便装作他们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急忙扑到他的病床前,热切地问:

凌峰,你怎么啦?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的啊?

凌峰想起自己回家撞见方舒和一个男人在床上鬼混,方舒执意和他离婚时的情景,心里就来气,冷冷地说: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了,我的死活与你无关,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凌峰,我错了,方舒鼻子一酸,眼泪簌簌之后,哽咽道: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别这样对我,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份上,请你原谅我,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好吗?

说着,方舒双膝一软,一下子跪倒在地板上。

方婷一直站在凌峰的病床前,见姐姐表现得如此激动,心情相当复杂,心里是一阵酸楚,眼泪不争气地从眼角流出来,顺着脸颊滑落。

她不忍心这样继续看下去,便用手抹了一把眼泪,转过身,迈着艰难的脚步,朝着房门外走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