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1211(夏至清莫书臣)by狸花

发布时间:2018-10-09 17:32

小说1211是作者狸花所写的,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爱情小说,夏至清、莫书臣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内容丰富,情节饱满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1211第19章莫母的伪装:如果说莫母只是做做样子,那她不会细心到记录她每月的生理期,定时带她去检查身体,在她和莫书臣发生矛盾的时候也总是偏向她。要这些都是作假,那莫母未免也太过上心。

1211

推荐指数:8分

《1211》在线阅读全文

1211第19章莫母的伪装

莫茜茜一边说着一边揩了眼角笑出的泪,脸上的得意是连接成片的疤痕也掩藏不住的。

“我说你啊,还真是蠢到无可救药,活活被莫家人骗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有个好婆婆,真是可怜!”

夏至清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她茫然的转向叶衍,在对上他那双冷静的眸子时,轰的一下红了眼眶。

她死死拽紧拳头,牙齿打颤,憋住眼泪不让它留下来。

“有话就直说。”她咬紧牙一字一句吐出。

她越是难受,看在莫茜茜眼里越是高兴,一扫毁容以来郁气,莫茜茜浑身上下都透着爽快。

“我的意思啊,就是伯母已经把你名下那套房子收回去了,你在莫家——一点也得不到!”

莫茜茜勾起嘴角,眼角的笑意显得刁钻,整张脸都写满尖酸刻薄。

叶衍对这一切似乎并不觉得奇怪,他牵起夏至清的手,手上微薄的茧子在她细嫩的手心划过。

“呵,这就走了呀,不多留会儿?”莫茜茜吊着嗓子尖声示威,“房子不能给你但家里不要的破烂给你带回去还是行的,你说是不是呢,书臣?”

莫茜茜朝莫书臣抛了媚眼,莫书臣浑身一寒,厌恶地别开脸,“够了,适可而止。”

“你是不是还对那贱人余情未了?”莫茜茜注意到他得躲避,瞬间变脸,“我要去杀了那贱人!”

“我给过你机会,但你没有把握好。”

莫书臣说不出失望还是庆幸,准备索了夏至清命的是他,但听到莫茜茜没有得逞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那一瞬难言的惊喜。

就像是失而复得,劫后余生。

莫书臣不再和她多言,起身缓缓走到落地窗前,两指夹烟,白色烟圈中他神色莫测,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窗外的两人携手离开,莫书臣狠狠抽了口烟,嘴里发出声咒骂。

“夏至清,老子非得干死你不可!”

而他口中的夏至清端坐在车上,神情麻木,嫩白的手心掐出惹眼的红痕。

叶衍踩下油门,从后视镜中瞥了眼她,冷声安慰。

“跟你说了莫家没一个好人。”包括她那个婆婆。

“可她对我的好不像作假。”这是夏至清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

如果说莫母只是做做样子,那她不会细心到记录她每月的生理期,定时带她去检查身体,在她和莫书臣发生矛盾的时候也总是偏向她。

要这些都是作假,那莫母未免也太过上心。

叶衍敲了敲方向盘,修长的食指搭在上好的皮质上,无端透出一种精贵。

夏至清难受至极的情况下也没克制住被分去了些目光,心情刚好转,叶衍下一句又把她打入深渊。

“因为别有目的,所以当然得扮演好她好婆婆的角色。”

叶衍也不得不佩服起莫家这一家子人来,要是奥斯卡能生活化,怕他们一家子就要包揽影后和影帝。

一个莫书臣,一个莫母,两个的戏都好得很,也不怪夏至清斗不过他们。

而夏至清敏感的听出他话里的另一层意味,“你早就知道这件事?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反而是要陪我白跑一趟?”

叶衍转动方向盘拐了个弯,眼睛瞟着前面的行人,嘴也没有闭上。

“让你死心,还有”抓到他们的把柄。

话说到一半,夏至清突然猛地尖叫出声,指着迎面撞过来的大卡车大声喊道,“啊!车!前面的车撞过来了!”

路上的行人纷纷失声尖叫,退到安全的地方躲好。

叶衍盯着那辆卡车,车身极速后退,方向盘一个大转弯,猛地将整辆车甩得掉转头,油门踩死,车身咻的声射出。

后面卡车里的男人狞笑一声,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做好了同归于尽准备。

两辆车在公路上你追我赶,人烟渐渐稀少,眼看大卡车慢慢落后,夏至清悬着的心落下。

“好险,差点就没命了。”

叶衍盯着表盘,眼神变了变,抽空回她一句,“你这心放得早了些。”

“啊?”夏至清一听连忙转身朝后看,蓝色车身的大卡车的确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

她不解道,“难道他还能赶上我们?”

“快了,也就一两分钟的事情。”叶衍又看了眼表盘,淡淡说道,“油已经耗尽了,等会儿我一停车,就下车往树林跑。”

不给夏至清思考的机会,叶衍已经停下车,踹开车门。

两人往树林里跑去,蓝色大卡很快赶上,从车上下来三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胡子拉碴,满面凶相。

“他们快追上来了”夏至清体质比不上叶衍,大声喘着粗气全靠他拽着跑。

她挣来他的手,极力表现得镇定,“他们的目标主要是我,你一个人逃,不会被他们抓住。”

叶衍盯着她看了三秒,突然停下不跑了,以一股破罐子破摔的气势坐在草地上,一脸淡然。

“不想跑就不跑了,来,坐下来休息休息。”他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夏至清看得瞪大两只眼睛。

“你有病吧!刀都快驾到脖子上了你还坐在这等死?”

夏至清焦急的泄出哭腔,满脸焦急地拽着让他起来,叶衍稍微一使力,把她拽到自己的身边坐下。

“别动。”他按住她的肩膀不准她起来,强制的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你看这风景多美。”

夏至清看了眼漫无边际的荒草和鼻间若有若无的腥臭味,没法说出附和的话。

眼看三个壮汉越来越近,她这小胳膊小腿的也跑不过人家,夏至清索性放弃,挥开叶衍精壮的手臂盘腿望天。

“怪我害了你,你心里是不是在怨我?”她轻声问道,声音飘忽忽的,像天边的云朵,又轻又软。

“你是不是觉得愧疚?”叶衍像是突然发现了好玩的事,撑起脸来看她。

夏至清心里像是被细针一扎,眼里露出深沉的难过和愧疚。

“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会把命陪给你。”

叶衍倏地一笑,叼了根草含在嘴里,二郎腿朝天翘起,悠哉悠哉地晃着腿。

“其实不用下辈子。”

“嗯?”

叶衍一掌把她拉下来和他并肩躺在草地上,悠悠道,“你要愿意,这辈子赔我一个人就行,虽然这辈子也没多长久。”

夏至清心里的愧疚更甚,哪怕知道自己不应该答应,还是心软了。

“嗯,只要你说,我能做到都答应。”

“包括嫁给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