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林一元叶薇竹小说在哪看_天命绝卦小

发布时间:2018-10-09 17:31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林一元叶薇竹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天命绝卦,本小说阅读网提供林一元叶薇竹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第一次来到林一元的公寓,叶薇竹满怀着好奇,反手关门四下扫视,仅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笑了笑,不到六十平的房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独立厨房、洗手间,一应家具齐全,只是有点老旧。

天命绝卦

推荐指数:8分

《天命绝卦》在线阅读全文

天命绝卦第16章:桑与丧

次日一早天才蒙蒙亮,林一元还在床上酣睡,毕竟昨天太辛苦了,可谓身心俱疲,迷迷糊糊间就听见了敲门声。

“来了,谁呀?一大早扰人清梦太不道德了”左脚套右脚反穿着拖鞋去开门,嘀嘀咕咕跑去开门,门刚拉开眼前就一亮,倚在门框上的林一元醒了一半:“哎哟,原来是叶总。”

叶薇竹昨晚似乎没睡好,一双眸子周围虽然略施粉黛仍旧遮不住那淡淡的黑眼圈,柳眉微蹙道:“怎么还没起床,你可答应了我爸爸今早一起早餐的。”

林一元挠了挠蓬松的头发,恍然道:“哦,想起来了,昨个太累了,你先请进,在沙发上稍坐片刻就好,我洗漱一下。”说着话,林一元就转身朝厕所走去。

第一次来到林一元的公寓,叶薇竹满怀着好奇,反手关门四下扫视,仅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笑了笑,不到六十平的房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独立厨房、洗手间,一应家具齐全,只是有点老旧。

沙发上凌乱地摆放着一大堆黄符纸,茶几上放着毛笔架,边上有一只大的玻璃烟灰缸,里头装着红色颜料。

“这是朱砂,制符用的。”才不过两分钟,洗漱完毕的林一元就出来了,手里托着一只古朴的铜制酒壶微笑着站在叶薇竹身后。

“你也太快了,确定没忘记洗脸?”叶薇竹一脸难以置信上下打量着林一元,表情写满了怀疑。

“当然了,这就是效率,哪能让叶总久等呢!”林一元笑着解释。

“我看你是急着吃早饭!走吧。”虽才结识一天,但有了常人无可比拟的共同经历,所以叶薇竹说话也随意不少,转身就朝外走,后头的林一元腹诽道:“怕你爸等急了才是。”

林一元刚要迈开步子,叶薇竹突然转身说道:“要不要多带一点符纸,以防万一也好。”

林一元轻拍胸口笑道:“放心吧,吃饭的家伙哪能不带。”

此时还没到交通高峰期,保时捷跑车一路疾驰,路上没多少阻碍,闲聊间就来到了叶家别墅,才下车,二人就被院内的一幕弄迷糊了。

保镖们正在忙着种树,地点就是原先葡萄架所在的区域。

“植树节早过了呀!他们这是干嘛?”叶薇竹指着前方一脸迷茫询问。

“可能有变故。”林一元眉头紧蹙,眼神忧虑无比,接着又说道:“依我猜测,八成和你哥哥有关,主意是司马南那个老家伙出的,旁人想不出这么狠的招数,太毒辣了!”

听着林一元的叙述,忧心难安的叶薇竹愈发焦急上火,咬牙切齿道:“叶世杰这个混账,他不是我哥哥,与司马南合谋对我下毒手不说,现在还对爸爸起了杀心,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林一元冷哼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分来早与来迟,道门出了司马南这样的败类,不论他属于哪个门派,作为一名肩负使命的风水传人,我都不可能坐视不理。”

别墅内,叶父双眼无神坐在餐桌前,桌上摆满了菜肴,还有一壶酒。

“爸,您看林大师带什么来了?”看着父亲憔悴的模样,叶薇竹内心一揪,强颜欢笑拉着林一元来到餐桌前。

“你们,你们还敢回来?”一脸疑惑的叶父怔怔望了半天,而后突然发火咆哮,接着又一连串咳嗽。

“爸爸,我们怎么了?为什么不敢回来?”叶薇竹委屈道。

“还敢强词夺理,小杰说你们畏罪潜逃,还把公司大笔资金转移到了国外账户上,昨天说送酒,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跟这个不学无术的林大师私奔,是不是?”叶父如倒豆子一般怒喝道。

“私奔?林大师是我请来的风水先生,我们才认识一天,只是普通朋友,为了救您,林大师不辞辛苦,您却相信哥哥的鬼话,您知道吗?昨晚我和林大师险些死在哥哥手上,他的目的是为了谋夺家产。”

叶薇竹几乎快气疯了,可面前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只能极力控制着情绪。

“叶先生,请冷静一下。”示意叶薇竹不要说话,林一元把酒搁在桌上,大刺刺落座,微笑道:“我理解您的心情,但凡事得有证据,就像叶总所说的一样,昨晚我们险象环生,要不是运气好,恐怕您永远也见不到我们了,您可不能偏听偏信。再者,我是什么条件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家千金我可高攀不起。”

叶父释怀了不少,却仍旧质疑道:“你小子口蜜腹剑,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你用了什么花招来哄骗薇竹,但我警告你,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你一定后悔。”

林一元也气得够呛,一百头草泥马从心里奔走而过,但一看叶父的可怜样,也懒得计较,和煦一笑:“有您这话我哪敢呀!”

想起昨晚进入厕所后体内的躁动,叶薇竹稍觉脸红,不过她的情绪本就不太好,脸色一直没缓和,所以叶父没看出异样。

“昨晚你们发生了什么?”叶父想到了正题。

将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林一元审视着叶父的神色,皱眉道:“叶先生,恕我直言,看您脸色不佳,而且元气大伤,这是怎么回事?”

似乎被问到了什么难言之隐,叶父显得有些尴尬,顾左而言其他:“没什么,司马南说是火毒发作,必须要改善屋内风水,才能捡回一条命,所以一大早小杰就让人把树重新种上了。”叶父看着门外说道。

“改善风水,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林一元面色阴沉,突然问道:“您知道外面种的是什么树吗?”

本就精神恍惚的叶父犹如木偶似得摇着头,林一元解释说:“那是桑树,风水学中,门前本就不可有树遮挡,更何况是桑树,‘桑’和‘丧’是谐音,司马南这是盼着您登仙呢!”

得知其中缘由,叶父如遭雷击,神情陡然紧张起来,惊呼道:“对,对对,的确是桑树,这个我知道,你一说我就明白了,薇竹,赶紧让人把树弄走。”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