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如你情深甜妻要抱抱花重_如你情深甜妻要

发布时间:2018-10-09 17:31

如你情深甜妻要抱抱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余靳淮和女主花语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余靳淮:“……”有点不想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把手里的雪梨火龙果汁递给小丫头,余靳淮拿过她手里的检讨书,略过顾致琛已经读过的两篇,后面的四篇,清秀端方自带风骨的字迹写了满满四篇的……“余先森,我爱你”。顾致琛显然是觉得这个小姑娘太好玩儿了,还想看看后面的,余靳淮却慢慢的把纸收了起来,“我记得,那批货还没有处理好。”

如你情深甜妻要抱抱

推荐指数:8分

《如你情深甜妻要抱抱》在线阅读全文

如你情深甜妻要抱抱第34章 余先生,我爱你

余靳淮:“……”

有点不想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把手里的雪梨火龙果汁递给小丫头,余靳淮拿过她手里的检讨书,略过顾致琛已经读过的两篇,后面的四篇,清秀端方自带风骨的字迹写了满满四篇的……

“余先森,我爱你”。

顾致琛显然是觉得这个小姑娘太好玩儿了,还想看看后面的,余靳淮却慢慢的把纸收了起来,“我记得,那批货还没有处理好。”

顾致琛:“……哪批货?”

“你女人想带走的那批货。”

顾致琛立刻道:“……你放心,我是不会因为她霸占了我的身体就对她屈服的!凤皖那里我会立刻解决!”

说完,一副找人火拼的架势,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了云水榭。

花语抿唇悄悄笑了一下。

就知道,余先生架不住这种撒娇攻略……

啦啦啦啦~

许是花语的表情实在太兴奋,余靳淮淡淡看着她,“你爱我?”

花语:“……你问的这么直接人家会害羞的……”

余靳淮:“爱我的话就今晚吃素,不接受反驳。”

花语:“……”

等等!余靳淮!我可以不爱你的!!

……

医院。

贺涵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林晚缘,激动地握住了她的手:“……缘缘,谢谢你,竟然愿意牺牲这么大来帮我……”

林晚缘摇摇头,“我们是好朋友嘛,我不是没事吗?不过我们这样做是是不太好啊?花语明明是无辜的……”

贺涵道;“别多想了缘缘,那个草包既然敢勾引苏甄筠,就得承受相应的代价!你快点好好休息吧,我一定会让花语再也没脸出现在一中!”

目送贺涵离开病房,林晚缘的表情彻底冷了下来。

“怎么?很伤心吧?你都这样了,苏甄筠也没来看你。”一个轻嘲的女声响起,穿着校服的韩绮悦拎着一篮水果,走进了病房,看着林晚缘:“林校花为了苏甄筠还真是舍得下血本,也不怕真把自己摔出毛病来。”

林晚缘疑惑道:“韩同学,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韩绮悦坐到椅子上,慢慢道:“跟我就不用演戏了吧?大家都以为你喜欢南涧,其实我知道,你真正喜欢的是苏甄筠,只不过表白失败后就不敢宣之于口罢了,林校花。我说的没错吧?”

林晚缘脸上的柔软娇弱瞬间褪去,“你想干什么?给你妹妹报仇?”

韩绮悦嗤笑一声:“她只是个野种罢了,根本就不配做我妹妹。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个草包最近聪明了不少。贺涵根本拿她没办法,你有兴趣跟我联手吗?”

林晚缘思索了一会儿,没说话。

韩绮悦又道:“不过林校花也真是了得,把贺涵当枪使,她还对你感激涕零,觉得你帮了她,殊不知只要东窗事发,你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毕竟谁会相信你竟然这么疯狂的拿命去陷害花语?”

林晚缘道:“韩同学不是也不差吗?让花语给南涧表白,不是你的主意吗?特意把她骗到校广播室,打开了话筒……”

韩绮悦笑了一下,“雕虫小技而已。林晚缘,只要你跟我合作,我保证,苏甄筠是你的。“

林晚缘眸光一顿:“……真的?”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

……

花语趴在沙发上看着校园网的热帖。

全是《新晋校花吃醋故意伤人?》《说说甄哥的那些风流债》《一个男人引发的凶案》《花语滚出一中》之类的标题。

花语简直无语了。

苏甄筠这孩子简直红颜祸水啊祸水!

正看得欢快,忽然肚子咕咕两声。

……晚上又吃了一顿青菜萝卜的胃在跟她抗议。

瞥了眼楼上书房的灯,花语偷偷的拿开电脑,为防有声音,没穿拖鞋,直接光脚下了地,摸向厨房。

冰箱打开,花语拿了盒牛奶,看了看,又拿了块芝士蛋糕,再看了看,一包芒果干,一个橙子,一袋小鸡腿……

“够吃了吗?”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凉凉的声音。

花语埋在冰箱里正欢快呢,下意识回答:“我还想吃块巧克力……”

一只骨节分明白皙漂亮到让人咂舌的手伸过来,指尖一块费列罗。

“啊呀原来在这里……”花语惊喜的转身,一回头立刻就觉得有哪里不对……

余靳淮单手抄在裤兜里,一只手拿着巧克力,黑色的圆领薄毛衣衬的他皮肤冷白,清隽眉眼带着一股子霜雪寒意。

那双纯黑色的眼睛正看着她。

花语:“……”

他他他他他他什么时候下来的???!

余靳淮面无表情道:“按照热量计算,这些东西吃完,你会胖将近一斤。”

然后,又将上蹿下跳的节食减肥。

花语默默的把东西塞回冰箱里,委屈巴拉的噘着嘴,身上兔子睡衣的耳朵就在头上晃啊晃的,充分的表达了主人的不满。

余靳淮单手拎住小姑娘头上的一只长耳朵,把她拽出了厨房。

花语不爽的趴回沙发上。

忽然,脸被人扳了过来,一个东西被塞进了嘴里,黑巧克力的丝滑和甘苦瞬间在味蕾绽放,花语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余靳淮嫌弃的给她擦了擦嘴角,“只准吃一颗。”

花语嗷呜一声抱住他胳膊,蹭了蹭:“余先生我爱你!”

余靳淮:“……”

想起岳母提起的让花语少吃点零食的事情,余靳淮忽然就觉得这是件很难的事。

这个小包子只要委屈巴巴的盯着他,他就忍不住想要喂她吃东西……

……

第二天起床,花语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

余靳淮已经坐在了餐桌上,在慢条斯理的吃早餐。

花语几步过去拿起一块三明治,余靳淮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佣人王妈震惊的下巴都要下来了。

诶?那个碟子里装的是二爷的早餐啊?洁癖到令人发指的二爷怎么会允许别人从自己碟子里拿东西,还是用手抓的??!

而后,她就看着自家年纪小小萌萌哒的少夫人把咬了一口的三明治嫌弃的丢回碟子里,皱着小眉头:“我不吃沙拉酱!”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