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林一元叶薇竹天命绝卦_天命绝卦小说免费

发布时间:2018-10-09 17:02

最近有本由囚虎著写的《天命绝卦》受到广大网友好评,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一元叶薇竹之间的爱情故事,本站为你提供天命绝卦免费阅读章节,感兴趣的书友快来阅读吧。本站为你带来天命绝卦第19章:入院抢救。接过林一元递来的符纸,第一眼瞧去觉得颇为熟悉,细看之下叶薇竹恍然记起了什么,随即就是一声惊呼。

天命绝卦

推荐指数:8分

《天命绝卦》在线阅读全文

天命绝卦第19章:入院抢救

“薇竹,你认识这符纸?”躺在床上的叶父端详着女儿,疑惑询问。而叶薇竹则显得悲愤交加,抑制不住的愤怒化作可怖的表情呈现在脸上。

“爸爸,还记得昨天我与你说的事情吗?”见父亲神态疑惑,显然没想到是哪件事,于是叶薇竹解释说:“就是贴在我车上的迷魂符,与这个一模一样,都是红色的,差点把我和林大师害死,所以我印象深刻,绝没认错!”叶薇竹的语气斩钉截铁。

经过女儿一番提醒,显然叶父已经记起了昨天那茬,面色变幻不定,情感上似乎遭受了巨大冲击,一时有点难以接受。

“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世杰干下的?”儿子的忤逆行为让叶父如遭雷劈,沧桑的容颜陡然间又蔓延上一层死灰色,看得让人揪心。

“爸,您别难过了,既然找到了根结,那么您只需调养好身体,等到您康复了,哥哥和司马南就不敢再来暗害您,要是他们贼心不死,还有林大师坐镇,一切都会平安无事的。”

经过一系列事件,叶薇竹对林一元的依赖更深了,她不敢想象,如果现在林一元撒手不管,那么她将何以自处?

“薇竹,爸爸等不到康复那天了!”凝视着女儿的脸庞,叶父心里暗暗思忖苦笑,接着摆手道:“林大师,辛苦你了,待会让薇竹送送你,好了,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林一元看了看灯光下叶父的脸色,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再瞧叶薇竹强忍着泪水的眼眶,最终没有说出分别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叶先生您多保重!”

等到女儿和林一元双双离开卧室,叶父胸口一阵气闷,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脸色死灰的叶父喘息了片刻,接着打开床头灯,艰难地侧身弯腰,拉开床头柜抽屉,取出纸笔,回身靠在床头大口喘着粗气,一边顺气一边酝酿着该书写的内容。

过了好半天,一切都思量妥当,叶父执笔在纸上写下两个大字——遗书!

已近凌晨一点,劳累一天的林一元踏入家门,随便洗了洗就睡下了,眼睛刚闭上,就听见叮咚声,拿起手机翻看,是叶薇竹发来的短信。

“林大师,睡了吗?”

“刚躺下,你到家了吗?”

“嗯,到家了,可我睡不着,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不要胡思乱想了,放松心情,自我催眠,就比如数羊驼。”

过了片刻叶薇竹发来一个笑脸,而林一元实在困得不行,看着笑脸一阵傻笑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直到被电话声吵醒,拿起手机一看,是叶薇竹打来的,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抽泣声:“林大师,我爸他昨晚吐血了,现在在医院抢救,你快来看看。”

林一元睡得正迷糊,随口说道:“我又不是医生,去了也没作用呀!”

叶薇竹心乱如麻,所以才病急乱投医,找林一元过去也是为了保险起见,毕竟这段时间被叶世杰和司马南搞得有点草木皆兵,凡事都朝妖魔鬼怪这方面想。

“求你了,我怕是司马南的诡计,只要有你在边上我就觉得放心。”情急之下的叶薇竹丝毫没注意到自个的语病,把求人的话说得如同表白似得。

“好,我马上过去。”耳根子一软,禁不起央求的林一元顺口答应下来,问清楚了地址随即挂断电话。

洗漱一番带好装备出门,在楼下买了早点上了公交,一刻钟后,林一元抵达天海医院,找前台值班护士问清楚了叶父所在的楼层,而后乘电梯上楼。

“林大师!”手术室前,叶薇竹一直在踱步徘徊,瞧见林一元过来,赶忙迎了上去。

“目前情况怎么样了?”也不说废话,林一元开门见山直问主题。

“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没出来。”方寸大乱的叶薇竹摇头解释。

俩人正一问一答间,消失了一整天的叶世杰和司马南结伴走来,看到手术室前的林一元和叶薇竹,叶世杰并没有觉得惊讶!显然早已知道那晚俩人脱险的事了。

“叶世杰,你还有脸来医院,千方百计想置我于死地不说,居然联合司马南这个老贼对爸爸暗下毒手,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哥哥的出现让叶薇竹的情绪陡然失控,不顾形象大骂起来。

“什么暗下杀手?不就是中了几棵树嘛!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面对斥责,叶世杰咬紧牙关否认。

“对呀!九棵树寓意吉祥,能镇宅保平安,这可是大少爷的一番良苦孝心啊,叶小姐可不能瞎胡说,太让人伤心了。”司马南立马跟着帮腔。

“冷静一下!”见叶薇竹又要发火,林一元拉住其胳膊,接着附耳说道:“看样子他们俩还不知道黄皮子已死的事情,现在只要静观其变就好。”

事实如林一元所料想的一样,两只黄皮子被血色迷魂符控制,完全听从司马南的命令行事,不需要时时刻刻去控制,基于这一点,昨日设下九宫索命阵后,司马南和叶世杰就跑去花天酒地了,直到得知叶父住院的消息才出现。

“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大声喧哗!”手术室内走出一名小护士,蹙着眉头瞪着正得意忘形大笑交谈的叶世杰和司马南,毫不客气训斥,而后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走廊外的气氛凝固住,所有人都不再说话,都在期待手术室内的结果,不同的是,叶薇竹和林一元都期待叶父能够平安无事,而叶世杰和司马南则恰恰相反,恨不能叶父能立马归西。

嘎吱

过了有一刻钟,手术室的门被拉开,身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和无菌手套的医生走了出来,表情喜忧参半,扫视了一眼众人,问道:“请问谁是病人家属?”

叶世杰和叶薇竹同时疾步向前,可叶薇竹心里恼怒,一把推开叶世杰,问道:“我是他女儿,请问医生,我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叹息道:“病人体质严重亏空,另外急火攻心,致使脑部动脉血管破裂,脑中淤血已经被清除了,但仍旧处在危险期,能不能挺住就要看病人的造化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