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周勋苏念君小说_周勋苏念君情深几许我

发布时间:2018-10-09 16:31

这本连载中小说情深几许我的后半生讲述了主人公周勋苏念君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芒果千层的倾心巨作,情深几许我的后半生精选篇章:院子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像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可他的身影又那么的高大,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情深几许我的后半生

推荐指数:8分

《情深几许我的后半生》在线阅读全文

情深几许我的后半生017 是周勋救了我

龚珊的手瞬间涌出鲜血。

她撕心裂肺地叫着,在安静的别墅里显得格外凄凉悲惨。

我却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不是我心狠,实在是她害我在先,如果不是周勋救了我,现在我的手肯定早就废了。

龚珊惨叫道:“臭婊*子,不就是傍上了周先生吗,也不自己照照镜子,就你这穷酸丑样,也配跟周先生在一起?!你就等着被抛弃吧!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我没搭理她,往她手心里再刺了一刀。

她没说错,我此刻能毫无顾忌地报复她,是因为周宁在这里。

而周宁是周勋放在我身边保护我的。

说到底,我还是在仗周勋的势。

可我并不想和龚珊废话,就让她去嫉妒好了。

龚珊还在大叫:“古小姐可是周先生的未婚妻,你巴着周先生不放,就不怕她生气?”

刚刚她晕了过去,还不知道古琴已经被赶出了周家,更不知道周勋已经和古琼解除了婚约。

我也并不打算告诉她,木然地听着她叫骂。

直到她精疲力尽,只剩下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力气,我才开口,道:“我问你,我在周家的消息,是不是古小姐透露给你的?”

龚珊否认:“哼,花临这个地方,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我一脚踩在她手指上:“不说实话是吧?”

她手指和手掌本就被我刺了几刀,再被我踩住,立马痛叫起来。

我挪开脚,道:“愿意说了吗?”

龚珊这次老实了,期期艾艾道:“是……是她……”

果然是古琼。

估计她就是想借龚珊的手,把我弄走。

我回头看了周宁一眼。

周宁神色微动,似乎在思索。

我琢磨着,我的目的应该达到了。

周勋明摆着在帮我,古琼倒好,还给龚珊通风报信,这也就意味着她在跟周勋作对。

我确实是在挑拨她和周勋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我隐约觉得事情恐怕不简单。

也许古琼还答应了苏石岩和龚珊其他事也不一定。

我这也是给周勋提个醒,我相信周宁会转达的。

龚珊蜷缩在地上,可能是受不了痛楚,晕了过去。

我蹲在她跟前,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就此放过她。

可如果不放过她,难道把她囚禁在周勋家里?

说真话,被她和苏石岩逼到这个地步,我是真的恨不得她去死。

但实际上我还真没想过要杀了她,顶多是想把她弄进监狱。

我突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周宁似乎看出我的迟疑,道:“苏小姐,你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我看了看他。

他冲我点头。

我便道:“那麻烦你了。”

之后我便回了二楼。

在上楼之前,我回头看了眼,周宁已经叫手下把龚珊弄醒了。

龚珊满眼的仇恨,像是要吃人一般。

我莫名有些不舒服。

古琼是想直接把我弄死,龚珊却是想把我拆成几块,慢慢地折磨我。

这两个人,说不上谁更狠毒,但她们都不好对付。

我暗暗咬牙。

反正已经得罪她们,我也不会退缩。

庆幸的是,还有周勋帮我。

我不知道我妈到底给过周勋什么帮助,让周勋如此关心我。

但我很清楚,没有谁会对另外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好。

所以我心里很感激周勋,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他。

我回到房里,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到龚珊被保镖扔进车里,很快车子就开出了别墅。

过了片刻,我听见外面响起脚步声。

房门被敲响,周宁走了进来。

他道:“抱歉,苏小姐,我之前有点事出去了……你没受伤吧?”

我摇头。

他来得很及时,我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我向他道谢,顿了顿,道:“你叫我念念或者念君吧,叫苏小姐太生疏了。”

周宁迟疑了下,道:“好的。”

我笑了笑,问他:“昨天晚上,是你把我从精神病院救出来的吗?”

周宁的表情有些古怪:“是三少亲自带人去的。”

我不由瞪大了眼睛。

当时周勋不是去了帝都吗?

周宁道:“三少有事耽搁了,后来得知你被龚珊抓住,便叫人查了你的行踪。”

所以,是周勋亲自救的我?

我心里一时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当然有感动,但还有许多别的说不上来的心情。

周宁道:“三少今天才回帝都。”

我讶然地看他。

他却不再多言,只道:“你好好休息吧。”

我看着他走出去,脑袋里在想,他是不是在告诉我,周勋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接下来周勋果然没有出现,就连周宁也很少看到。

好在别墅里有不少佣人,我也不至于住得发慌。

周宁不在,却派了保镖保护我,让我也觉得心安。

医生每隔一天来给我检查,说是我的手在慢慢恢复了,再休养半年就能好。

那两个女孩子和阿姨有时间便来陪我说说话。

更重要的是,或许是碍于周勋的威慑力,不管是苏石岩和龚珊,还是古琼,都没再来找茬。

在周家的这几天,算是我这段时间过得最顺心的时候。

但我心里其实一直有些焦虑。

被苏石岩和龚珊抓住把柄,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学校那边也回不去了。

我感觉前路迷茫,甚至都不敢回芙蓉苑那个家,害怕再次被龚珊抓住。

期间我给珺瑶和唐老师都联系过。

珺瑶不知道我跟我爸闹翻了,我也没和她多说,只说家里有点事。

唐老师那边,估计是猜到了一些原因,安慰了我很久。

最后她道:“我会再给你去争取,把学籍留下,等你把事情解决了,再回学校来。”

我心下感动不已,向她道了谢。

趁着没事做,我花两天时间把论文写了,发给了唐老师。

可惜的是没法做临床实验,交不出报告。

忙完论文,我想起苏石岩和龚珊结婚的事,找周家的佣人打听了一番,得知他们照常举行婚礼。

龚珊伤得那么重,竟然没把婚期推迟。

我有点烦闷。

他们结婚,就相当于是在打我***耳光,我无论如何都没法看着他们的婚礼顺利进行。

可怎么样才能破坏婚礼呢?

我一个人,肯定进不去现场……

看来又得请周勋帮忙。

我敢笃定,就算周勋救了我,就算龚珊在周家受伤,就算苏石岩攀上了沈家,苏石岩也还是会给周勋请帖,因为他就是那种欺软怕硬的人,一定不敢得罪周勋。

可惜一周过去,周勋还没有回来。

我想找周宁问问他的行踪,又怕周宁觉得我多事。

如此又过了两天,某天半夜,我忽然听见院子里响起汽车声。

我刚好睡不着,便跑去阳台上。

结果便看到周勋从车里下来。

院子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像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可他的身影又那么的高大,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我怔怔地瞧着他。

恰巧这时,他突然抬起头,直直地朝我望过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