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九煞禁墓小说道门老九_九煞禁墓小说在

发布时间:2018-10-09 16:30

有很多书友喜欢看一本由道门老九著写的《九煞禁墓》的小说,这本是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李叮当四姑娘,本站为大家带来了这本九煞禁墓小说的阅读地址,快来点击阅读吧。本站为你带来九煞禁墓第十八章 发丘中郎将。“对了老陈,你刚才怎么死都不肯按照四姑娘说的做,难不成这里有鬼?”

九煞禁墓

推荐指数:8分

《九煞禁墓》在线阅读全文

九煞禁墓第十八章 发丘中郎将

刚才四姑娘在我不好问,这会儿赶紧问陈驼子。

“对啊,我们之前口渴的症状似乎真的消失了,我说老驼子你可别错怪了人家一片好心!”胖子也在一旁插嘴道。

“哼,看他亮的兵器,应该是当世唯一的发丘中郎将,但是今个儿见他行事诡谲,哪里有半点规矩?要我说,他是苗疆邪术的传人才是真。”

陈驼子一脸冷笑着说道。

据说发丘中郎将的兵器,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用,平时下墓点穴全靠十根手指。

每个发丘中郎将的手指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训练时要准备一个炭火烧得正旺的铜盆,铜盆里放一些鸡蛋,然后用双指在铜盆里夹鸡蛋,练完五年以后,继续用手指甲盖敲核桃,敲橄榄核,一击必碎才行。所以发丘中郎将的手指都坚喻钢铁,可以刺穿棺木,夹出陪葬品。

但发丘中郎将里却有个严格规矩,那就是每趟只能夹一次陪葬品,夹完以后,不管成没成,哪怕棺材里还有数不清的宝贝,都得闪人。

这是发丘中郎将的规矩,我听我爷爷说过,其实发丘中郎将的规矩比起这些明面上说的要繁琐得多,这些祖师爷定下的规矩一定要遵守,而且还得发毒誓。而随着‘土活’越来越难做,发丘中郎将的传人几乎已经绝迹了。

陈驼子继续说道:“不能碰棺材里的尸体,这是谁都知道的。而在粽子身上滴血,让粽子接触到新鲜的血液味道,才是大大的禁忌!”

陈驼子阴沉着脸摇了摇头,说到这里就没继续了。

我听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陈驼子这个说法倒也不是吓唬我们,我看过一个湘西赶尸人的笔记,他们赶尸就是用自己的鲜血为引,然后让尸体在后面跟着跳。

若是平时,这种邪门的方法我当然是不屑一顾,但是在刚才的那种情形之下,我几乎是六神无主了,几乎是四姑娘说什么就做什么。

“管他娘的什么吉不吉利!明天咱爷几个就天高皇帝远了,这大粽子吃了胖爷的血记住了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坐飞机过来咬我,切。”

胖子一屁股坐在村长的床上,完全没把陈驼子的话当回事,才一会儿这胖子就鼾声震天,陈驼子很快也睡着了。

“我去外面转转。”

王援朝朝我点了点头,就走出门外,这是他的习惯,没有彻底放松的时候。

我呆呆地坐在床上,一点困意都没有。

我看着我爷爷留给我的东西,一份地图,一本日记,还有一张相片。

从头到尾,我仿佛都在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是别人事先安排好了一样,我感觉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陷阱里,但具体情况却又说不上来。就像四姑娘和明叔,他们两个人对当年的事情一定知道很多内幕,但是他们却又从来不肯多说。

“我说叮当啊赶紧睡觉了,你他娘的还能从相片里看出个媳妇来。”

胖子翻了个身,然后迷迷糊糊地说道。

“相片?”

我眼睛的视线落入了那张相片中,在最中间是我爷爷,我爷爷右边是曹四指,左边是明叔,我继续看着周围的人,突然之间,我看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我见过。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泛起一种极为强烈的熟悉感,这个人我见过,而且是近期见过!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双手挡住了那个人的头发,又仔细看了一遍。骤然之间,我浑身犹如堕入冰窟之中,我终于明白那种被算计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

“胖子,老陈你们快起来!援朝你也回屋。”

我大声吼了一下,然后把旁边的胖子踢醒,胖子睡得正流口水,被我踢醒之后勃然大怒,揪住我领口就要打人。

“你他娘的别闹了,赶紧抄家伙!先把那老村长抓起来拷问一下再说,咱差点被这死老头耍了。”

我神色凝重地对胖子说道。

“什么情况?我说叮当你他娘的说清楚点,别整的我莫名其妙的。”胖子听的有些迷糊。

“快!先出发把那老头抓住先,我怕他溜走了。”我焦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

我们几个人风风火火地出门,然后在村子里疯狂地寻找老村长的踪迹,最后终于在四点多的时候,在一个村民家里发现了老村长的踪迹。此刻老村长正在屋子里啪嗒啪嗒地抽着旱烟,有个年轻人则是在床上睡觉。

我二话不说,对着木门就一脚踹过去,老村长有些浑噩地看着我们,模样呆呆的。

我一脸冷笑地对胖子说道:“胖子先把这老头给绑起来,我看他还怎么装疯卖傻!”

胖子虽然是给我搞的莫名其妙,但他还是熟悉我的性格,知道我这人除非是有理由,要不然做事不会这么干脆。

于是他配合地拿出麻绳,把老头的双手反绑起来,我们三个则是死死地盯着他,生怕他搞出什么事端。

不过老头却异常配合,丝毫不见有什么反抗的迹象。

“我问你一句,你跟李卫国什么关系?”我厉声喝道。

老头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那种略微恐慌的模样真的让人无法产生任何怀疑的理由,这人要不就是装疯卖傻多年早已成精,要不就真的是个傻子。

我一脸冷笑地说道:“你他妈给我老子继续装,死到临头了知不知道。”

“我再问你一遍,你跟李卫国是什么关系?”

我把相片猛地扔在了老头面前,然后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道:“要不要我帮你把你的位置指出来?”

这老头根本就不是什么老村长,他是当年我爷爷盗墓团队的成员之一:老金头!

我爷爷在相片背后用铅笔写了每个人的名字。

只不过他当年的发型,还有年纪和现在相差太多,所以这才让我们几个人都没有发现。我一直觉得在这个人似乎有点眼熟,刚才捂去头发的时候,这才发现了这个人居然就是哨子村的村长!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