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九煞禁墓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9 16:02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由道门老九著写的小说《九煞禁墓》,小说主要讲述了李叮当四姑娘之间的爱情历程,小说内容十分精彩,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本站为你带来九煞禁墓第十一章 鬼村妖奇谈。“这他妈整个一群疯子。”胖子气喘吁吁的抵住门。

九煞禁墓

推荐指数:8分

《九煞禁墓》在线阅读全文

九煞禁墓第十一章 鬼村妖奇谈

“绝不是疯子那么简单!如果他们是疯子的话,应该会一直无视我们,或者一直攻击我们。我猜可能是我们刚才挖地的时候,触碰到了什么禁忌,有人‘下令’让那些村民来攻击我们的。”

我皱着眉头说道,突然之间我感觉有些毛骨悚然,这村子里莫非还藏着一个幕后黑手?

“老陈,你赶紧再说说,这座鬼村到底有什么来头。”

胖子拽了陈驼子一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不可理解。

“本来这事儿邪门,我不想跟你们说,胖子你之所以不知道哨子村,其实是有道理的。来的时候我还有点东西没跟你们透出来,一来是觉得无关紧要,二来是我心里也没谱……”

陈驼子慢条斯理的说道。

“得得得,挑重点。”胖子没好气地打断了。

“这就是重点!”

陈驼子很不爽自己的话被人打断。

“哨子村是在七十年代才被封锁的,那时候我老爹是第一批进哨子村的人,他们本来想调查出村民到底得了什么病,但是他们在当地呆了将近一年之后,却依旧找不到病根。”

陈驼子皱着眉头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回去之后一切还好,可半年后就发生问题了!我老母在睡觉的时候突然被老爹一斧头砍下了床,等我第二天去串门的时候,就看到老爹正在剁老母的尸体,肉碎的几乎只能看到一颗头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不敢置信,哨子村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我那时候小,完全不懂事,等我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去神经病院见老爹,老爹说,他脑袋里面住着一个人,每到深夜都会咄咄不休的跟自己说话,而那个人就是他从鬼村带出来的。”

陈驼子说完苦笑了一下:“这些话或许有些是我老爹瞎掰的,毕竟那时候他已经重度神经病了。但是我要提醒你们,这里的一切或许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为何这么一个民风彪悍的村子会迅速销声匿迹?为何李斯的墓会选择葬在这里?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何我老爹会变成那样。”

“这一切的根源就在哨子村,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哪怕是价值连城的青羊樽都滚一边去。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摸透这个地方,否则就算我们回去了,结局也是死路一条!”陈驼子说道。

我现在越来越头疼了。

哨子村变成这样,到底是因为爷爷当年打开了李斯墓,还是这里本就是一块被诅咒的地方?

其他的人也给陈驼子的一席话说的沉默不语,本来以为只是一次倒斗,但是现在看来大家都搭进去了。

“这种一个村子都遭殃的事情,你们听到过吗?”我打破了沉默,朝着陈驼子问道。

他毕竟是老杆子,对于这方面的东西,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

“九五年那会儿,都说成都出了僵尸,当时闹得那叫一个满城风雨。据说,成都考古队在一座墓里挖出了两具干尸,当时也没多想,照例是用卡车拉回博物馆研究,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尸变了!听说接触到的人全都变得丧心病狂,见东西就咬,跟感染了狂犬病一样。给叮当你这么一问,我这才想起来两者之间似乎有那么一点相像。”陈驼子说道。

“你他娘的是说,哨子村地底下也有僵尸?”胖子被吓的一个哆嗦。

僵尸这种东西,在土夫子的眼里比粽子还要凶。

粽子再厉害不过是咬人抓人,只要把黑驴蹄子塞它嘴里就完事了,再不济三五个壮汉用麻绳也能捆得住。但僵尸却是带毒的,而且刀枪不入,往往哪座墓里出了僵尸,土夫子们就是带了砍刀和猎枪都得全军覆没,而且一旦被僵尸咬了或者抓了,也得变成僵尸。

如果我爷爷当年真的挖出了一具僵尸,那跟成都事件一样,把哨子村的村民都变成了这幅鬼样子,似乎也说得通了。

“我们该不会被四姑娘耍了吧?按道理说他是曹四指的儿子,对这个墓冢应该比我们要熟。但他刚才让我们去挖土,引来村民围攻,分明是想害死我们啊!”

胖子突然说道。

我皱了下眉头没有说话,四姑娘这个人我从来都没见过,自然也谈不上交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听了他的话去挖地,就给哨子村的人攻击了。

“给耍了也没办法,哨子村的门道只有四姑娘了解。”陈驼子叹了一口气。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这个病发作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一旁的王援朝突然开口道。

我点了点头,一开始好像差不多一个小时,然而仅仅是一天之后,我每隔半个小时就要大口喝水,才能缓解那种燥热的感觉。

“他娘的再过几天,我们不是得趴在水沟旁随时喝水了?”胖子有些毛骨悚然地说道。

“不只是这样,胖子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没喝水的时候,那时候你的感受。”我脸色很差,因为我在推测的时候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嗯,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在身体里乱钻一样,疼死老子了。”胖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对,就是这样!随着时间推移,口渴的时间会越来越短。一旦我们有一次没有及时补水,那些东西就会钻入我们的大脑,然后就会变的跟这里的村民一样。”

我神色凝重地说道,这个村子不管男女老少,他们的精神状态似乎都有一些问题,很有可能源头就在这里。

胖子给我说的吓了一跳,说道:“李叮当,你他娘别光顾着吓人啊,有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

我想了很久,突然一咬牙说道:“我们现在还有一个主动权,地图在我手上,想解决身上的问题,那就先要找到当年我爷爷他们挖出来的东西!别管僵尸怪病什么的,挖出来先,有什么问题再说。”

“你的意思是我们自己动手去打盗洞,找李斯的墓吗?”陈驼子一下子站了起来。

“对!与其这样完全被蒙到鼓里,还不如主动去调查我爷爷他们到底挖出了什么!我有种预感,这个村子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肯定跟我爷爷当年挖出的东西有关,甚至很可能就是那口青羊樽。”我说道。

“娃子你是不了解其中的厉害,这样贸然行动,很可能把大家都搭进去了,还是等等四姑娘吧!”陈驼子摇了摇头。

“我赞同李叮当的话。”王援朝沉声说道。

“我也赞同!陈老头你要是对四姑娘那么有信心,就自个儿留在这儿,看他会不会来救你。”胖子嗤声说道。

“好,今晚等老村长回来我们就准时行动,哨子村的人平时完全是一副行尸走肉的模样,似乎是我们触碰到了什么禁忌才会发狂。我们今天把水带足,水壶水袋什么的都装满,等全村都睡觉了我们再出发!”

我拿出了地图,在我爷爷标记的那个巨大红叉上画了一个圈,这个位置应该就在上午那个磨刀妇女家的院子附近,离我们挖掘的地方并不远。

看着那个巨大的红叉,我心里有些发瘆。

一张地图上但凡用红墨水标注的地方,一般都代表危险。

但自从我们踏入哨子村开始,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