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野花香(张威柳依)by梧桐树下

发布时间:2018-10-09 16:02

小说野花香是作者梧桐树下所写的,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爱情小说,张威、柳依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内容丰富,情节饱满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野花香第七章庸医拒救人:这个李瘸子,仗着自己是整个村子里面唯一一个懂西医的人,平时看个病就趾高气昂好像要别人求着他他才肯给人看病的样子,今天来的是张威,他一听到张威声音,就更不耐烦了。

野花香

推荐指数:8分

《野花香》在线阅读全文

野花香第七章庸医拒救人

这下糟了。

意识到自己踢到了什么,张威很是抱歉地收回腿,希望毛晓莹不要放在心上,他也不是故意要踢她那儿,磕磕巴巴喊了一声:“婶、婶儿。”

毛晓莹也愣了一下,被踢到的地方有点疼,心想这小子怎么长大了还是没点长进,老是这么莽撞,但看向张威时的眼神还是温柔的,也注意到了他背上的人:“这还怎么了?”

这会儿柳依和郭春花也跟上来了,从李家到诊所的小路不好走,外面有事大太阳的天气,两个女人的脚程当然赶不上张威的速度。

“毛姐,快让李瘸子帮我看看,我公爹给摔倒了,快点!”柳依冲上来,声音急得都飘起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她亲爹呢。

毛晓莹看她们着急得很,赶紧招呼张威把人给背进去放在木床上:“瘸子还在休息,你们先等一等,我去叫一叫他。”

为了节省时间和房子,他们平时都是住在诊所里面三间小屋一件拿来看病和放一些可能会用到的药,一些拿来给那种需要输液待很久的村民用,而最后面那间房就是他们日常生活的地方,在诊所外面又搭了个棚煮饭。

张威把人放下,看毛晓莹半天没把李瘸子叫出来,柳依在病床边儿上急得都快哭了,一时间情绪也受到了感染,心里升起一股火气。

“婶儿,能快一点吗?”张威走到他们的房间门口喊了喊。

屋子里立即传来李瘸子骂骂咧咧的声音:“二栓子,你脑子有病是不是,大中午闹什么闹,还嫌这鬼天气人不够燥的?给我滚蛋,老子就是给畜牲看病也不给你看,立即给我滚!”

嘿,这李瘸子今儿是吃了火药是不是!

张威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想着还指望李瘸子给老李头看个病,面上没想回嘴,心里早就不客气地问候了李瘸子祖宗十八代。

“李瘸子,你可不能见死不救,赶紧出来,要不然人死在你这儿,你在咱村里的招牌可就砸了!”张威换了种方式叫人。

“滚蛋,老子的招牌哪儿这么容易被砸烂!”

这个李瘸子,仗着自己是整个村子里面唯一一个懂西医的人,平时看个病就趾高气昂好像要别人求着他他才肯给人看病的样子,今天来的是张威,他一听到张威声音,就更不耐烦了。

谁让张威无依无靠的,在村子里名声又不是很好,李瘸子对他态度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张威想跟对方理论理论,被毛晓莹叫了一声安静了下来,又听见屋子里毛晓莹跟李瘸子说了点什么,过了两分钟,李瘸子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经过张威身边的时候还不忘瞪了他一眼:“下次你要是出事儿老子肯定不救!”

“呸呸呸,老子身体倍儿棒,用得着你救吗?”张威也被李瘸子这莫名其妙的针对给弄生气了,语气不太好。

“李瘸子,你快别跟个小屁孩儿争个长短了,赶紧看看我公爹,他人都已经昏迷好一阵儿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说着说着,柳依眼睛都红了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张威心痒痒,要不是有人在场,他就要抱着她好好安慰安慰了。

看了柳依的表现,他才更加肯定那句“女人是水做的”的话其实很有道理,像柳依这样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水做的,但凡事有个例外。

张威的视线落在郭春花的身上:就比如她,哪里是水做的,压根儿是水泥混凝土!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张威摇摇头,表示叹息。

“二栓子你那什么眼神,给我滚出去。”郭春花看到他的动作就知道他心里没想好事儿,顿时要揪着他胳膊上的肉往外撵。

“春花,别闹了,还嫌事儿不够多是不是?”

柳依一说话,郭春花也没好意思继续撵人了一个人嘟嘟囔囔站在旁边,跟着着急地看着李瘸子在老李头身上摆摆弄弄,反正他们也看不懂。

“人不是摔晕的,是中暑了,不是太大的问题,我给他输个液等人醒了好好休息两天就没问题了。”李瘸子不耐烦地放下手里的工具,让毛晓莹去拿了吊瓶给老李头挂上。

感情是中暑了,也是,最近天气就是张威一个年轻小伙子也觉得承受不住,更何况老李头整天没事儿就往坡上跑,时不时挑水去土里,生怕自己家里那点粮食被干死。

得知老李头没有大碍,柳依松了口气,感觉腿都软了一下,无意间往张威的怀里靠了靠,但也就一瞬间的事儿,她又站稳了:“谢谢你,李瘸子真的谢谢你。”

“来都来了,就顺便跟我过来,把上次的药费一起结了。”李瘸子不咸不淡地开口,他早就不想给老李头看病了,辛苦忙前忙后又拿不到钱多没劲。

果然,一提到钱,柳依神色露出几分尴尬:“那个,总共欠了多少钱了,我回头想想办法。”

“加上这次,五百块钱。”李瘸子比了个五的手势。

“这么快?上次不是才三百吗!”

李瘸子拧了拧手腕,漫不经心:“我说了,是加上今天的药费,我手里这瓶水可是很贵的。反正你现在把钱给还上,要不然我没法儿给老李头输液。”

柳依顿时犯了愁,她上哪儿去凑钱还啊,现在人都昏迷了根本等不及她把钱凑到的时候。

“这……李瘸子,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就不能先救人?”柳依说话很没底气,她的脸皮儿薄,被两个小辈知道自己的窘迫,脸瞬间就红了。

“没钱看什么病,滚蛋滚蛋,别打扰我休息!”李瘸子早就不耐烦了,一个劲儿把人往外赶。

“我会给的,真的会给的,李瘸子你不能见死不救,我答应你,等今年谷子收了我一有钱马上还给你!”柳依咚的一声朝着李瘸子给跪了下来,大概因为不好意思,一直把头埋着,着急万分地恳求,“我就公爹这么一个亲人了,你救救他!”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