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女主文丝诺云静男主宋清雨的小说_爱你

发布时间:2018-10-09 11:02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爱你妙不可言,爱你妙不可言小说是作者荆冉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宋清雨文丝诺云静,宋清雨文丝诺云静小说精彩片段:宋清雨憔悴的两边奔波,实在不放心的他还是跟着他爸妈一起坐在床边看着我。

爱你妙不可言

推荐指数:8分

《爱你妙不可言》在线阅读全文

爱你妙不可言第7章 面目可憎,我们离婚

“宋清雨,你他妈疯了吗?”我大声的喊着,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跟静姐见面说什么了?我都答应你不去见她了你还想怎样?一定要逼死她,逼死我吗?”

什么?逼死她?就今天她和我谈判的态度,我会逼死她?

“这下你满意了,她自杀了现在还在抢救,孩子也没有了,你满意了!”

呵呵…我讽刺的后退着,全身无力的依靠在墙上,我满意了?那个女人…可真狠啊,这样的赌注都敢下,我真是自愧不如。

“我只是按照你说的打算给她一笔钱,是她自己不愿意打掉孩子,我什么都没有说,是她在演戏…”说道最后,连我自己都没有力气说了,因为我知道,他不会信。

果真,他疯了一样的摁住我的肩膀,眼神无比陌生,他说他从小和云静一起长大,她受了那么多苦都没有想着过自杀,要不是我刺激到了她,她怎么会走上绝路。

呵呵…真的很讽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动,我隐约觉得小肚子有些坠痛。

“清雨,你先别急,我肚子疼…”

我缓缓蹲在地上,小腹一阵阵的抽痛。

那个医生告诉过我,说因为一年之内吃过避孕药,而且还有吸烟的习惯,这个孩子不好留,我已经很努力的注意了,可肚子是真的痛。

宋清雨愣了一下,刚想扶我,门外又闯进来一个人。

那个男人看上去二十二三的样子,一身的痞子气和酒味熏得我头疼,他愤怒的看着我然后把宋清雨一把推开。“你这个混蛋,我姐要是有三长两短,我废了你们。”

我不屑的冷笑着,这样没素质的小混混,原来是云静的弟弟。

“臭娘们,你少在这装,你对我姐做了什么?”

那人突然抓住我的头发就扯了过去,我想反抗,可他的力气太大。

用力一脚踹在我的小腹上,瞬间我感觉整个腹部都开始痉挛。

“清雨…”

我求救的看着他,我浑身没有力气,还不了手…

可他就那么愣在那里,半天才用力把那个打我的男人推开。“云翼你疯了,你姐还在医院呢,你先去看你姐!”

那个男人果真呸了一声朝着我的肚子补了一脚,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临出门前还将我养在门口的迎宾莲推倒,啪的一声坛子中的水和花四分五裂。

宋清雨想要俯身扶我,却被我推开。

“丝诺,这次的事你就当个教训吧,好好休息。”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丝毫没有发现我凌乱的发丝下面已经颤抖的说不出话了。

“清雨,别走…”

他在门口站了会,还是头也没回的走了,

我无力的摔在地上,痛苦的颤栗蜷缩着身子,这个赌注太大了,我貌似输的一无所有。

感觉下身涌出大量液体,心底焦急的我只能拖着身体拨打了110。

这个教训,代价太大了…而我,承受不起。

警察是和救护车同时赶到的,他们来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知觉。

醒来以后,医生安慰的告诉我说孩子没有保住。

什么?我感觉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一样一下子劈在了我的头上,懵了一样的笑着,突然笑的很大声。

孩子还是没有了…

警察来录口供的时候,宋清雨焦急了跑了进来,那个时候他应该还以为我是装的吧。

“丝诺,这个时候你就不要给我添乱了好吗?静姐现在刚醒,你又想干什么?”

宋清雨激动的说着,好像在数落我的不是。

一旁的警察大哥都看不下去了,眼瞅着我眼神空洞的哭了出来,伸手用力推了他一下。

“这位先生,我们正在录口供,受害人情绪激动,您还是先注意自己的措辞。”

宋清雨皱了皱眉头看着警察。“受害人?”

“先生您太太已经流产,现在孩子没有了,我们会依法逮捕行凶者,还希望安静一下配合我们调查。”

这下他完全愣了,有些站不住的扶着床脚,我的泪水不停滑落,委屈的看着他,可他一张口却说,这是个意外。

“警察先生,这是个意外,我太太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没有行凶者。”

他慌乱的解释着,我知道他第一反应担心的是云静,云静刚醒,若是弟弟被抓肯定受不了这个打击。

“丝诺,你快告诉警察,这是意外,你是自己摔倒的。”

他紧张的想要靠近我,而我却突然失控的喊了出来。

“啊!”

瞬间的安静让我们都愣了,他低头一个劲的说对不起,而我却感觉心死的跟渣渣一样。

颤栗的抬了抬胳膊,指着自己的脸。“警察先生,医院的检查能说明一切,我的脸上还有伤,耳朵…也是嗡鸣的,他们这是谋杀,是谋杀!”

旁边的女警察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冷冷的瞥了一眼宋清雨,过来安慰的把我的脑袋按在怀中。“没事了,没事了…”

你看,多么悲哀啊,等我快死了的时候,安慰我的居然是个陌生人。

“丝诺…”

他还想说什么,但强行被警察请出去了。“病人现在情绪不稳定,事实情况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晚上的时候,公婆就都过来了,带着饭菜带着补品。

宋清雨憔悴的两边奔波,实在不放心的他还是跟着他爸妈一起坐在床边看着我。

我很安静的坐着,没有哭也没有闹。

“既然大家都在这里,那我就直说了,宋清雨,我们离婚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