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乡村乱情大哥大柱

发布时间:2018-10-09 10:31

最近有本由指狐大仙森著写的《乡村乱情》受到广大网友好评,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大哥和大柱之间的发生的故事,本站为你提供乡村乱情免费阅读章节,感兴趣的书友快来阅读吧。本站为你带来乡村乱情第一章 夜半三更瞎叫唤。又是一个黑夜的到来,这是一个静谧的小山村,每到晚上的时候,大柱就要开始忙活了,这是他的工作。

乡村乱情

推荐指数:8分

《乡村乱情》在线阅读全文

乡村乱情第一章 夜半三更瞎叫唤

偶尔几声,犬吠的声音传出来,给这静谧的小山村增加了一些氛围,显得这么一个小小的山村也不是那么的空旷无活力。

大柱八岁多便流浪至土堆儿村,几乎没什么来历,他也从不提起关于他的任何事情。

他第一次出现在这个小山村的时候,他才只有八岁,别人在问他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家里还有没有人的时候,他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根本就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说什么。

别人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这么大的一点小孩,到了这个村子里,却就这样安然的扎下了根,一直在这个村子里面,生活着,别人问他的名字,他也摇头,连个名字都没有,大家也不知道他姓什么,干脆就直接取名字叫做大柱,也就这样子,名字定下了,一直叫到了现在。

大柱今年已经整整十八岁,高高的身体,黑黑的皮肤,俊俏的面容,活脱脱一个农村帅小伙。

由于是由外地流浪而来,没有土堆儿村的户籍,所以在村中划分土地时,自然没有他的份儿。但土堆儿村村民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为了给大柱一条活路,经村委会研究决定,在村里给大柱安排一项工作,负责土堆儿村夜巡,然后将村口外的两间房子征用后,提供给大柱居住使用。

“哎哟,孩子他爹,你轻点。”村东张大田的西瓜地里,亮着昏暗灯光的瓜铺中,突然传来张大田媳妇王翠平的声音。

这让夜巡经过张大田西瓜地,已经十八岁半大成年的大柱精神为之一振,急忙竖起了耳朵。

由于正是西瓜成熟的时节,为了确保收成,土堆儿村的瓜农习惯在瓜田边上搭一个简易的瓜铺,并将瓜铺里面简单的布置,晚上睡在瓜铺看着自己的瓜田。

“孩子他妈,你忍着点,别喊那么大声,大半夜的。”张大田粗重的声音随之从瓜铺中传了出来,大柱听得兴高采烈。

“哎哟,你快点。”王翠平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听的夜巡的大柱血脉喷张,蹑手蹑脚的朝瓜铺走去,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在做什么,他这么悄悄的过去,无非就是想饱个眼福,瞅一瞅,看一看罢了。。

“别喊了,你忍着点,就快出来了。”张大田粗重的声音再次急促的传进大柱的耳朵。“哎哟,快点。”

“这夜深人静的,两口子玩的挺high啊。”大柱一边轻手轻脚的朝瓜铺靠近,一边用手捂着砰砰直跳的心脏,自言自语道。

距离瓜铺越来越近,王翠平的声越来越大,听的大柱全身血脉喷张,在这山底下的小村子里面,可根本就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一天到晚的,没事情干,遇见这么个事情,要是不瞅一瞅看一看的话怕是会后悔的。

“别喊了,夜深人静的,再让别人听到。”这俩人恐怕想不到,这个时候不光被人听到了,而且都快摸到跟前了。

大柱眼睛紧紧盯着闪着昏暗灯光的瓜铺,竖起耳朵听瓜铺传出的动静,精神高度集中。一边蹑手蹑脚的往前挪步。

当大柱蹑手蹑脚的来到瓜铺旁边时,王翠平的声音依旧没有停止,大柱透过瓜铺缝隙朝瓜铺里面观瞧。

“擦他八辈祖宗。”透过瓜铺缝隙,映入大柱眼帘的是,张大田在灯下拿着镊子帮王翠平拔刺,由于灯光昏暗,一次一次的拔不出来,每拔一次,王翠平便疼的大喊一声。

大柱恨不得将瓜铺拆掉,不就是长了几根小刺儿吗?叫唤的这么大声,搞得跟什么似的,白白的激动了一场。

“哎哟,啪嚓。”情绪大为失落的大柱,轻手轻脚的朝瓜田外面走,一不小心被西瓜秧绊倒,整个人立刻五体投地的趴在瓜地里,脑袋刚好撞在一个大大的西瓜上,将西瓜砸的粉碎,红色的瓜瓤沾了大柱满脸。

“谁。”张大田听到瓜田里的动静,手持一根长长的木棒,从瓜铺中冲了出来,“大半夜的,谁来我瓜地里偷瓜,给我滚出来。”

“张大哥,是我,大柱。”大柱一咕噜爬了起来,用手抹一把脸上的瓜瓤,走到张大田跟前,边走边大声的说道。

“大柱啊,大半夜不睡觉,来我瓜地做什么。”张大田一看是本村的大柱,便将手里的木棒放下,大声的问道。

“张大哥,你,忘了我负责咱们村的巡夜吗?今晚巡夜刚好走到你的瓜田,不小心被绊了一跤,你看我这满身的西瓜瓤,浑身都湿透了。”大柱看着面前站着的张大伯,心里恨不得骂娘,但嘴上依旧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嗯,年轻人对工作如此认真负责,好样的,没事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跟你嫂子还有事情要,做。”张大田说完,便重新钻进瓜铺。

“有屁事做,还不是给王翠平拔刺,害老子大晚上白白激动一把,还狠狠摔了一跤。”大柱一边朝瓜田外面走,一边弯腰揉揉摔得很疼的膝盖。

“你当老子不知道,王翠平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凭借不错的外表及身材,整天混在村里男人堆儿里,搔首弄姿,早晚有你这家伙的苦头吃。”大柱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中骂道。

大柱离开张大田的西瓜地后,回到自己的两件小屋,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心中激情澎湃,浮想联翩。十八岁正是年轻人火气比较旺盛的年纪,心中充满了对女性身体的幻想和渴望,这让刚才无意中被张大田两口子挑起激情的大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村里张寡妇,这个时间应该正在洗澡,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去看看。”大柱打定主意,一轱辘从床上跳了起来,穿好衣服,便朝村内走去。

由于大柱负责夜巡,所以他对整个土堆儿村各家各户晚上的作息习惯了如指掌。村里的张寡妇二十八岁,面容姣好,身材丰满,十分惹眼。

平日里穿着打扮也比较的潮流,为人脾气也比较火爆,性格有点强硬,丈夫李建设两年前由于意外去世后,再没有改嫁,独自一个人生活,住在村西头的李建设留下来的房子中。

由于夏天天气热,加上张寡妇特别爱干净,她总是在夜深人静之后,邻居都入睡之后,接一盆清水,在院子里冲个凉,然后再去睡觉。她的这个习惯,无意中被大柱发现后,大柱就经常悄悄地躲在她家矮墙边上,偷窥张寡妇洗澡。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